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道尊战魂 888.第八百八十九章 苦衷

2018-11-09 18:39: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道尊战魂 888.第八百八十九章 苦衷

百花谷,源于魂巫学院的东南部。这里常年百花盛开,乃是不可多得的天然花谷。

同时,这里也是巫族盛产草药的地方,很多高品质的丹药药引,都是取自于这里盛开的百花,固这里也是巫族的百宝囊,在平时,这里更是被列为巫族的禁地。

然而就是这巫族昔日的禁地,如今却是没有任何人把守,原因守在这里的人都已被巫云鹤调回魂巫学院了。

这时,一个身穿黑衫的美丽女子端坐在百花谷之外的一处空地上。她将美眸默默的注视着面前一望无际的花海,心中一片茫然的感慨。

她本是一国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旷世佳人,却不料天生异变,让她在这时承受了无尽的孤独。

如今,她只盼望那梦中的郎君快些赶来,陪她面对不知所措的一切。

“轰轰轰…”

脚步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滚滚传来,她知道,她要等的那个人终于来了。

于是,她在期盼中抬起了头…

当视觉中出现了那走在人群最前方的白发身影时,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如黄河决堤般瞬间崩塌。然后她化成一道黑色的光线,在万众举目之下投进了他的怀抱。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你怎么才来啊,呜呜,你怎么才来啊…”

此刻,能从幻妃口中说出的完整话语,就只有这含糊不清的一句了。

轻轻的抚摸着前者柔顺的长发,云战轻柔的说道:“妃,别哭,你哭了,我会心疼。”

“你讨厌,云战,你是最讨厌的人,呜呜,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

云战的话,就如同一道催泪的符咒,让幻妃的哭声更大了,与此同时,幻妃举起的粉拳也如同雨点般落在了云战的胸膛之上。

云战知道,若不是怀中可人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她绝不会像个小孩子般躲在自己的怀中哭泣,这时云战唯一能做的,便是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哭个够,哭个彻底。

也许,这个姑娘真的遭受太多的委屈了,不然她不会哭的这般伤心,这是所有人这一刻一致的想法。

对于幻妃,现场的很多人都很熟悉。她有着坚强倔强的外表,巫族的七系魔法天才,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却不料这个往日坚强无比的姑娘,却在今天哭的淋淋尽致,所以一些昔日熟悉幻妃的人都知道,她一定是遭受了不为人知的伤害,不然她断然不会如此的。

因此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成全了现场这一对有情人的深情拥抱,以及那令人肝肠寸断的莫名哭泣。

慢慢的哭声小了,可能是发泄够了吧,幻妃的哭泣也不在像先前那样大声,不过她还是在小声的坠泣着。

“好了,妃,既然我来了,有什么话就对我说,相信你的相公会为你抵挡下一切前途的风暴,好吗?”怀抱着倾世佳人,云战轻声说道。

“嗯。”

幻妃如小女孩儿般的轻嗯了一声,而后缓缓的抬起了头,道:“夫君,如果我让你下令撤兵,你会答应我吗?”

语不惊人死不休,幻妃的话,顿时惊起了现场的一片哗然,同时,一些先前跟随玲花大军的弟子开始不满的发言了。

“你说撤兵就撤兵吗?妖女,你可知道巫云鹤是如何对待我们大师姐的?”

“是啊,快叫那个天杀的巫云鹤滚出来,他当时不是很威风吗?为何此时却做了缩头乌龟躲在巫族里,只让你一个小姑娘前来应对?难道他怕了吗?怕了也不行,我们发过誓要为大师姐报仇的。”

“巫云鹤,滚出来受死…”

一时间,魂武大军中随处可闻热烈的愤然声,都是谩骂巫云鹤的,可见巫云鹤已经让魂武大军愤怒到了何种程度,那绝对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闻言后,幻妃委屈的撇着美唇,眼中的泪水再一次不争气的直流而下。

话说云战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真汉子,唯独就怕女人的眼泪,尤其还是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所以即便是幻妃先前的话也让云战升起了丝丝怒气,这一刻也什么怨气都没了。

“都他妈给我闭嘴,”就是这一声虎吼,顿时镇住了所有的人,只听云战接着道:“好了,怎么做我自有分寸,你们先在原地休息片刻吧。”

不得不说云战的话还是相当有威严威慑力的,就是这么几句话出口以后,所有人都没有一点怨言的坐了下去,好像先前云战骂的不是他们,纵观他们的表情还有点沾沾自喜的,这不是传说中的‘贱皮子’吗?

当然,他们不是贱皮子,他们也不是没事儿找骂型,关键是云战太有威严了,即便做出的决定是错的,他们也心甘情愿的听从,终归到底,还是云战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太高了。

“妃,能给我一个撤兵的理由吗?你知道的,巫云鹤伤害了我师姐,所以这个兵我不能撤。”云战知道幻妃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所以在沉思过后,缓缓的说道。

“相公,我求求你先撤兵好不好,妃儿给你跪下了。”说着,幻妃竟然真的给云战跪了下去。

“相公,我求求你了,我是真的有逼不得已的苦衷啊,呜呜呜…”

这一下可给云战弄得慌了手脚,急忙伸出手来去扶幻妃,奈何幻妃已抱定了破釜沉舟的心,任由云战怎么搀扶也不起来,就是一味的跪在那里痛哭。

“妃,你快起来啊,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啊,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的,别这样好不好?”

“是啊公主,有什么事起来再说,你可是一国的公主,这么做不合适的。”水玲珑也跟着焦急的说道。

“我现在只是云战的夫人,并不是一国的公主,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过份,逼迫相公做不愿意做的事,但是相公请你相信我,妃儿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的,相公你答应我好不好,求求你了,好不好啊,呜呜…”

幻妃的话,直让人肝肠寸断,同时众人也从幻妃的话语中明白,其实她也不想这么做的,而且她也知道这么做为难云战了,但是她又不得不这么做,也许她真有自己的苦衷吧。

这一刻,所有人都开始莫名的同情起这个美丽到极点的姑娘了,也许换成是他们,无论什么理由,他们都做不到给人下跪。

那是他们不懂一个母爱的伟大,如果把他们换成是幻妃的话,也许他们也会一般无二的,甚至犹有过之。

试问对一个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加痛苦,更何况是刚出生的婴儿,便脱离了母亲的怀抱身在虎口,作为一个母亲,能不竭尽所能的去救吗?

是的,幻妃是一国之公主,万人之上的女神,但是别忘了她也是一位母亲,一位伟大而又慈祥的母亲,一位可以为了孩子连性命都不要的母亲。这就是母亲,超出天地间至爱的存在。无人可以剥夺这一份母爱,即便是云战…也不行。

“传令下去,撤军五百里驻扎。”无奈,云战还是做出了这个心痛的决定,当然,这一切在不知明之下,全部是为了幻妃。

于是浩浩荡荡的魂武大军,在云战的挥手话落后,便自主退军五百里……

“相公,谢谢你,谢谢…”

眼看着绝尘而去的魂武大军,幻妃露出了喜极而泣的笑容,满脸激动的说道。

“妃,你这次胡闹了,你让我下了一个违背良心的决定。”看着幻妃那因为哭泣而红肿的眼睛,云战实在不忍心责怪,却又不得不责怪的道。

“对不起相公,妃儿实属无奈之举,如果妃儿无意间的举动伤害了相公,还请相公担待妃儿这一次的无理取闹。”幻妃将头靠在云战的胸膛,如梦呓般的说道。

也许在这一刻,这个胸膛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怀抱,更因为这个胸膛有着帮他抵挡下一切风暴的实力。只要依靠在这个胸膛之中,幻妃就如同找到了依靠,不再孤单。

“好了妃儿,我没有怪你,而且我们是夫妻,所以别再把谢谢挂在嘴边了,我不习惯,”云战爱怜的帮幻妃擦到眼角处的泪痕,体贴的说道:“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吧,只要我活着,便会与你一起面对。”

也许这段时间以来,这是幻妃听到的最暖心的话了,此刻,她将一切烦恼抛于脑后,甜蜜充满心间。

是啊,在委屈无处宣泄的时候,有什么还能比情郎的那一句‘只要我活着,便会与你一起面对’的深情语言来得更实在呢?

这句话不包含任何的智慧,单纯发自内心的言语,却在这时听起来是那么的浪漫,那么的让人陶醉。

短短的一句话,足胜过了世界上的一切千言万语。

“公主,你别只顾着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点说啊,有云公子为你做主你还怕什么呢?”有着急性子的水玲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仅比当事人还要着急起来,催促幻妃道。

“好,我说。”

整理了一下有些浑浊的情绪,又仰天做了个深深的呼吸,幻妃才低下头来看着云战那双期盼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对不起相公,我把我们的孩子弄丢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