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绝世剑魔第七十二章冤家路窄

2018-12-03 16:28: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绝世剑魔 第七十二章 冤家路窄

随便聊了几句后,四人同往天机楼,行到一半,江余只觉自己丹田之中灵气翻涌,心绝带来的灵气如同水一样,倾泻而空。而强用心绝带来的后遗症也爆发了,江余觉得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更可以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痛苦远胜第一次使用形销之后。

难过之时,江余忽觉身后一股暖流流入身体,温润四肢百骸。回头看时,原来是苏羽儿以给人疗伤的仙法压住了他的后心,以她的灵气,化解自己的痛苦。

“你的灵气也不多了,能省则省吧。”江余回头轻声说道,他很清楚,方才苏羽儿使用六灵障消耗也是极大。再者,江余不喜欢欠人太多。

“我没事,把这两个吃了。”苏羽儿说话的时候,递给江余两颗丹药,一颗恢复体力的地字中品白鹿散,一颗玄字商品的化神丹。前者恢复体力,后者治疗伤势。江余接过后,看也没看就吞了下去。

“以后你要尽量克制,不要这样连续使用枯残七绝,对身体的损耗太大。”江余方才吞下丹药,剑灵就浮了出来。

“我知道。”江余应声道。

周平性子持重,本就不是一个太爱说话的人。江余和苏羽儿疗伤之中,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而秦傲却是一个压抑久了的,好不容易见到可以说话的人,一路上嘴巴几乎就没停过,东南西北,什么都说。浑然不管周平是否爱听,也没注意到江余那边已经受了伤。

四个人一路走到天机楼门外,江余、苏羽儿、秦傲三人进了天机楼,却发现周平还站在外面。

“周兄,怎么了?”江余回头看向周平。

周平道:“还有几个人,我需要接应下。天机楼进去了,就不能再出来了。所以你们先去吧。我稍等个一日两日,再进去不迟。”

“那周兄你多加小心。”江余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帮不上什么忙,与其留下来矫情,不如离开反而让周平放开手脚,他相信来试炼的人里,能正面打的过周平的人不多。况且这是天机楼附近,周平也不是傻子,若真的敌不过,便直接进来,料想对手也是无可奈何。

江余、苏羽儿、秦傲三人一同前往内院弟子所管辖的登记处报道。秦傲率先走过去,从腰包里倒出一大堆的玉牌,各种颜色的都有,凑在一起,刚好九种颜色。

管理的登记的内院弟子,拿着玉牌左看右看,尤其是那黑色的玉牌,几乎都要把那玉牌看出花来了,还用鼻子闻了闻,夸张的不得了。

看到这一幕,苏羽儿回头看着江余,目光凝重。江余点点头。江余很清楚苏羽儿的意思是什么。

妖火烧死了大批的妖兽,如今这事想必已经惊动了明玉坛中的人,那人如此仔细的观看,尤其只看黑色玉牌,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登记一下!”秦傲登记过后,江余走上前,此时他身体孱弱,走路也是要靠苏羽儿的搀扶才可以。他颤巍巍的从包裹中,取出九色玉牌,那黑色玉牌,偏是一个烧的几乎焦掉的。

“这……”看到那黑色玉牌,苏羽儿感觉身上瞬间凉了,心说难道江余没理解自己的意思。如此这样将烧焦的黑色玉牌交出去,不是徒惹人怀疑。

“命好就是不同啊。”那内院弟子打量打量江余。那黑色玉牌也没仔细端详,便帮着江余登记名姓。明玉坛算是世外之地,虽然在白月国境内,但是白月国却无任何权利插手明玉坛的事,所以江余直接用了自己的真实的名姓。

看着那内院弟子的态度,苏羽儿恍然大悟,心说自己刚才忽略了一个极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江余的修为。江余现在看上去只是个灵气境七重的人,这样的人如果拿出一块完整无缺的黑色玉璧的话,那反而会引起人们的怀疑和注意。毕竟以灵气境七重的人去挑战被削弱的一阶妖兽,已经是十分的困难,去挑战二阶的简直是痴人说梦的了。

而如今江余拿一块烧焦的玉牌出来,倒是会让人觉得,江余只是运气好,在被烧死的妖兽身上找到的黑色玉牌。

江余登记完毕,轮到苏羽儿登记,苏羽儿却只交了八块玉牌,并没有黑色玉牌在其中。

“喂……”江余方要提醒她,苏羽儿却示意江余不要说话。待得苏羽儿都弄完了。江余和苏羽儿走到一边。

“怎么你没有用黑色的玉牌?”江余纳闷的问道。江余记得苏羽儿原本的玉牌只有五块,其他的自己帮她补足了,可苏羽儿还是没将黑色的玉牌登陆在内。

苏羽儿看看左右,没什么人注意,才低声道:“以我的修为,不足以成为正式弟子。”

“怎么说?”江余不解。

苏羽儿咬了咬嘴唇道:“羽儿也很想成为正式弟子,但是我听说在明玉坛成为了正式弟子,平时的试炼会更加的多,羽儿不想拖人后腿,更不想白白牺牲,想着先当一年的杂役,用这一年的时间,尽可能的提高自己,再当外院弟子不迟。”

“这样……”江余心说若果然如苏羽儿所说,那自己原本的计划也要落空了。他原本打算将多余出来的黑色玉牌给周家的众人的,如今看来,如果真的给了他们,可能反而是害了他们,因为如果本身根本不合格,即便勉强当了正式弟子,那面对试炼时,可能死的更快。

“少爷,是江余啊!”一声喊,引得江余和苏羽儿注意,二人侧目,就见在登记处不远的地方,站着一撮人,他们的衣着装饰江余再熟悉不过!

天风城江家的人!

那群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已经灵水境三重的江家族长江中烈之子江穆。凭借实力和运气,他弄齐了九种玉牌。

九种玉牌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直接成为明玉坛外院的弟子,还意味着令人羡慕的荣耀。如今天机楼当中的人虽然多,但是交齐了九种玉牌的人,可以说屈指可数,加在一起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个人。江穆正在为自己弄齐了九种玉牌而洋洋得意之时,远处来了一个只有灵气境七重的人,竟然也交齐了九种玉牌。

此时的江余他们已经不敢认了,只因江余半年不见,从几乎废人到灵气境七重,这种飞跃,几乎是他们无法想象的。而且江余的气质已经变化太多。若不是他们听的江余的声音,如何敢认?

一想到江余竟然也能弄到九种玉牌,一个几乎废掉的人,竟然和自己这个天才并驾齐驱,江穆眉头紧皱,咬了咬牙,迈步带着江家的众人靠了过来。

“还真的是你,命挺大的么,果然命贱天也不会收。”江穆走过来,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江余。

苏羽儿本来以为那些人认识江余,会是江余的旧时朋友,可是这伙人上来,凶神恶煞,开口就说这样的话,傻子也知道这是仇人见面了。想到这里,苏羽儿蹙上眉头。

江余闻听他的话,回道:“你和你爹不死,我怎么舍得死,你若着急披麻戴孝,改天我成全你。”

“哼,我杀你,就如同杀死一只臭虫一样简单!”江穆眉头一凛,以极快的身法飞纵而上,便要挥掌解决了江余。眼见情势不好,苏羽儿早就准备好的咒诀施展了开来,一道灵气屏障护佑在她和江余的面前。

一声脆响,江穆的攻击被挡了下来,可是挡住他的不是苏羽儿,而是另外一个人。

秦傲!他登记过后并没走,一直在附近转悠着。眼见江穆出了狠招,他及时出手,挡住了江穆必杀的一击。

“想不到你仇家也不少啊,哈哈!”秦傲大笑一声,回头看看江余。此时江穆的手腕,被他给死死的扣住了,想要挣脱根本做不到。眼见江穆受挫,那些江家的子弟便要一拥而上。这是就听远处走了两个内院弟子,直接呵斥道:“那边的,叫什么名字,天机楼内打架,直接取消资格!”

听到这样的呵斥,秦傲回头哈哈一笑,松开了江穆的手,道:“我们不是打架,只是切磋一下活动下筋骨,免得技艺生疏,要是切磋一下也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先不练了。”

“是这样么?”那两个内院弟子明知道秦傲多半在扯谎,但他们也懒得多事。江穆愤恨的看看江余和秦傲,无奈的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只是切磋一下。”

那内院弟子打量打量秦傲和江穆,道:“等进了门,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切磋,现在都老实点,下次再让我们看到,就不是分辨就了事的。”

“知道了,哈哈!”秦傲哈哈笑着。同时看看脸已经铁青的江穆。

“江余,你就祈祷吧,别让我找到机会。”江穆带着人离开,路过江余身侧的时候,恶狠狠的说道。

“同样的话奉还给你。”江余看着江穆的眼睛,对视的刹那,江穆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寒意,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那寒意说白了,就是恐惧。他可不傻,江余在半年之中,修为竟然直接到了灵气境七重,这种练功的速度即便是他也是望尘莫及的,更别说他享受着江家大量的资源,而江余不过孑然一身的孤子。

江余与他们父子有大仇,若江余有朝一日修为大成,必然不会放过他们父子,他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便要在江余还没成势之前,扼杀了他。否则他怎么敢在这里贸然动手,他何尝不明白在这里杀人,是要冒着被除名的危险的。

汗蒸房加盟
办公家具厂家
3M灯箱布贴膜画面制作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