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保卫乳房正文第八十章故地旧人新关系

2019-02-04 07:14: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八十章故地旧人新关系,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金枝这一路上都昏昏沉沉的,好在戴中天的这辆座驾是宽敞的VOLVO,虽然金枝身材修长,在这辆车中还是能够蜷在后座上休息一下,戴中天派来的两个人认真的驾驶着车子,并不敢后面的座位上多看,这个女人虽然惹火,可是身份的差异却让这两个人不敢生出哪怕一丝的非分之想来。

手里面攥着,上面明明显示着杨小阳的号码,可是,金枝真的不敢再拨出去了,多次失望之后,让金枝生出了一种畏惧,她怕,怕一旦还是不能接通,她还怕,怕的是接通之后杨小阳会说些什么呢?金枝后悔了,在江城的时候,自己跟杨小阳可算是水乳交融了,自从到了石城……有多久了?两个人多久没能躺在一起了?

昏昏沉沉的,虽然时差只有两个小时,耐不住的,还有一路的劳乏,可是金枝却不想睡,心中翻腾的酸痛,让她始终就这么似睡非睡。

车子开的很平稳,速度也很快,透过墙壁,看到路两边的景物飞速的飘向了后面,金枝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飘忽了起来……

。。。。。。。。。。

见到金枝的时候,苏浅柔震惊于金枝的憔悴,当打开门的那一刻,门口这位一脸疲惫的女人真的是曾经的金枝么?顾不得心中淡淡的那层敌意,也没顾得上理会背后直拉自己衣襟的乐乐,苏浅柔把这个为情所苦的女人让进了屋中。

微微有些眩晕,金枝靠在沙发上,直到此刻,看着苏浅柔那张平和沉静的面孔,金枝才彻底的放下了散乱的思绪,自己就在这里等他,不管那个小子躲在哪里,终归是要回到这里的,因为这里有他的浅柔姐姐,金枝知道,无论何时,苏浅柔都是杨小阳绝不割舍的最终牵挂。

“我找不到小阳……”金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这时候的语声中,已经带了哭腔。

“你去房间里面休息一下吧,小阳……他跑不了”……苏浅柔根本就不担心杨小阳能出别的事情,看着金枝老大不小却委屈的跟一个向哥哥要糖果不得的小姑娘,苏浅柔没好意思笑出来,曾经的不满,随着金枝的真情流露,变得淡无虚影了。

为什么呢?苏浅柔也曾经扪心自问过,小屁孩对自己的心思那是明明白白的,而这几个女人对小屁孩的心思更是清清楚楚,可是,苏浅柔感觉不到自己有嫉妒情绪,不想有这种无聊的情绪,杨小阳女人不少,可多少女人这种事情跟自己有关系么?就像是一个宠溺弟弟的姐姐,老公花心该杀,自己弟弟的艳遇么……好有本事!

只是为什么还有些不舒服?很简单,当自己好不容易鼓捣住一个好玩的物事,总喜欢跟人显摆一下,可是当别人因为喜欢而把这宗物事拿过去把玩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种舍不得的心思在内。

“阳阳哥哥不见了”?乐乐跳到了沙发背上,跪坐上面,盯着金枝问道,有些戒备,而语气则几乎是质问了。

“乐乐,让金姐先休息一下,你那混蛋阳阳哥哥不会走丢的”!苏浅柔拍了一下乐乐的小屁股,顺手给金枝递过去了一杯纯净水,示意乐乐不要乱掺和。

乐乐对金枝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也不光是金枝,连荦荦在内,这都是小丫头排斥的对象,见苏浅柔不让自己追问,老大不愿意的从沙发上溜了下来,对苏浅柔说了声就跑回家去了,阳阳哥哥肯定是出了事儿了,得告诉妈妈去。

“你……还是到房间里面躺下睡一会儿吧,不是去澳大利亚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金枝把一大杯水都喝了下去,接过了水杯,随口问道。

“昨天夜里的飞机”!昏昏沉沉的,就觉得头上被勒上了一个紧箍,束得头骨往里陷下,而太阳穴却是往外凸出,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就这么一会儿,金枝原本苍白的脸色被异常的火红给替代了,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苏浅柔赶忙放下水杯,又把手贴在了金枝的额头上,果然,滚烫的很。

“你生病了”!苏浅柔有点着急,昨夜的飞机,而现在就到了江城,可以想象金枝这一路上是怎么奔波过来的,少有的,苏浅柔心中有些感动,金枝,对杨小阳的感情比自己深的多吧,要是自己的话,混小子跟自己玩失踪,那就让他失踪呗,飞来跑去的追个什么?

“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我躺一会儿就好,嗯……苏……浅柔,你陪我说说话”金枝用手抚了抚额头,含混的对苏浅柔说道。

苏浅柔有些为难,金枝的额头可是滚烫烫的,这情形最是该去医院,可金枝那意思是真不想去……

“要不吃点退烧的药吧,乐乐?乐乐!”喊第二声的时候苏浅柔才意识到,小丫头刚才已经离开了,还是自己去一趟药房吧,想到这里就要换衣服出去,门口却响起乐乐的答应声。

“浅柔姐,我妈来了”!乐乐一边答应着,一边对苏浅柔说道。

欢欢也是觉得今天有些不舒服,嘱咐着两个店员看店,自己想在家里偷一会儿懒,没想到却接到了乐乐的,在里面只说是阳阳哥哥失踪了,把个欢欢吓的惊了一头的冷汗,不过,原本闷闷的脑瓜,现在倒是清醒了,等到乐乐之后,马不停蹄的打车来到了苏浅柔这里,欢欢还是矜持些,还寻思怎么措辞问杨小阳的事情呢,乐乐已经指着沙发上的金枝说话了:“妈,就是她说的,说阳阳哥哥不见了的……”

“怎么回事”?欢欢对金枝和荦荦的敌意最浓,虽然后来对荦荦算是解开了一些,但是对金枝,欢欢是最不看好的,她的脾气,当然不会去跟金枝问,觉得有这么段时间了,苏浅柔也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只管苏浅柔讨消息。

“我还没问呢,放心吧。那么大的人了,丢不了”还有一层意思没说,苏浅柔已经从金枝的行为举止间发现了些许的端倪,这应该是两个人不知什么缘故别扭上了,杨小阳不见金枝,肯定不是失踪这么严重的事情。只是,一个远在澳大利亚,一个在国内,两个人跨着大洋闹腾的是什么?

“什么呀,石城可不是咱们江城,那里的人都……”

“呵!石城的人怎么了”?门口响起了一个洪亮的男声,齐奉捧着一个大袋子和几个盒子站在了门口,听了欢欢的一个话尾巴,接口问道。

“齐大哥,你这是……”那几个袋子和盒子明显就是女式的衣服和鞋子,苏浅柔可不认为齐奉齐大警官会给自己买衣物,有些发愣。

“哦,昨天从石城回来,这些是小阳让我带给你的,你们刚才说到石城,石城怎么了?是不是小阳出事儿了?”齐奉问的有点急,昨天还在一起的,今天怎么了就?

“什么?你们昨天还在一起来着”?欢欢跟齐奉也算是熟人了,而齐奉对欢欢这个爽朗的女人也没什么恶感,平常见面算是点过头吧。

“是啊,我去石城办事,正好碰到小阳,还在一起住的……这不是金枝么?怎么回来了”直到这个时候,齐奉才看到靠在沙发上的金枝了,这一下齐奉可真着急了,把手里的东西往旁边的鞋架上一搁,就想过来问金枝,这些人当中,齐奉比欢欢还要不看好金枝。

“没事……”苏浅柔拦了齐奉一下,齐奉对杨小阳怎样,苏浅柔最清楚不过了,他真怕齐黑子霸道劲上来折腾金枝,这个时候,苏浅柔有些可怜金枝了。

“怎么回事”?齐奉见苏浅柔拦他,也没硬闯,虎着脸问道。

“两个人别扭呢”!苏浅柔轻声说道,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自己在家呆的好好的,猛然之间就热闹到现在这种情形了。

“别扭,别扭就对了”杨小阳跟金枝的那点事情,齐奉只要想知道就会知道,内心中齐奉不在乎杨小阳跟这个女人上床,但是齐奉却不愿意杨小阳跟这么一个北京复杂的女人在一起,杨小阳的这些女人中间,齐奉还是愿意杨小阳与妇威成为一对,可是傅威那边麻烦还真多,至于苏浅柔,齐奉很欣赏苏浅柔,可他认为两个人之间就是亲近的姐弟关系,就像那时候的刘茜一样……

金枝靠在沙发上假寐,多半是因为赶路累得,全身无力,脑袋嗡嗡响,忽然间屋子里面出现了这么多人,而且都和杨小阳有着不浅的关系,这让金枝有些嫉妒,人缘好真是没办法。

“看看阳阳哥哥给浅柔姐姐买了什么”?乐乐不管别的,阳阳哥哥没有出事最好,看到门边鞋架上那一堆盒子袋子兴奋劲上来了,窜过去想抱到沙发边去看,可是那堆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哗啦一下散了下来,赶忙招呼欢欢:“妈,帮我弄弄啊”!

“你是乐乐”!期房把杨小阳的事情放在了一边,这种事情,就是他再不喜欢杨小阳跟金枝产生交集,也是插不进手的,见乐乐小小的身子对付那一大堆的东西,就像是一只不自量力的小蚂蚁,好笑的问道。

“嗯”乐乐答应了一声,蹲下去拿起了一个盒子端详上面的文字:“鼓鼓丰胸仪……?”

拿起那个盒子跳起来,在身边的几个女人身上扫了一圈,笑嘻嘻的递给了苏浅柔,凑到浅柔的耳边小声的说:“浅柔姐姐,阳阳哥哥这是要改造飞机场呢?”

“呀,要死了”苏浅柔这一刻完全丧失了原来的淡定,屋子里还有齐奉这么一个大男人呢,这死小阳……“你不是整天的嚷嚷自己光长个不长肉么,给你用了”。

“呵呵,这一堆是小阳在石城的时候买的,嗯……也不光是给他姐一个人的,还有乐乐,嗯,就是你了,再有就是欢……欢”……不很确定,齐奉干脆从衣兜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纸条,顺手捅给了乐乐,“喏,上面写的就是,都是谁你肯定知道,交给你了”

屋子里面遍地的女人,让齐奉很不习惯,刚才是因为杨小阳的消息着急还没什么,这一静下来,实在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加上杨小阳这家伙买的东西也实在是尴尬,想起在商场中陪着杨小阳买东西的窘困,齐奉赶忙交代清楚走人。

“麻烦你了,齐哥”苏浅柔把齐奉送到了门口,身后却已经传来了乐乐欢呼的声音了:“妈!这个肯定是杨小阳给我买的”!

“嗯,先收起来吧,小阳心细,上面不都写着名字呢么?”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欢欢心说,这小子还算是有良心,在石城那边风流快活的却没有忘记这些故人。

“你好点了么”?现在自己算是主人,苏浅柔不好像欢欢母女那样把金枝视若无睹,回来的时候,关心的坐到了金枝的旁边。

“好不了”!整拿着一串七彩水晶挂饰端详的乐乐接口,“心病还须心药医,没杨小阳那个大药丸子,某个女士的病体是很难……”

“去,就你多话”欢欢不喜欢金枝,可也不能让女儿肆无忌惮,挡住乐乐往下要说的话,接下去肯定是越来越难听。

“妈,这么一大堆东西,怎么拿嘛,对了,我的东西倒是不用拿了”小女孩对你礼物最热心,况且这一堆东西里面,属给她的最多,小小的虚荣被杨小阳很随意的就填了个满满。

“日!Vanti也有”!乐乐不嫉妒傅威,不嫉妒苏浅柔,甚至不嫉妒杨小阳手里其余的女人,但是对同龄的Vanti却不能不嫉妒,口不择言之下,被身后的欢欢在脑壳上打了一下,“大家都有,怎可能就没有人家Vanti的”?

“滥情的杨小阳,这是要把我们一打尽呢,妈,你说杨小阳这样儿的要是做了皇帝,肯定全国的男人都打光棍,而全国的女人都会成为他的后宫”!这一刻,亲爱的阳阳哥哥立马成为史上最最种的种马了。

“你这丫头越来越不说好话了”欢欢真的败给了女儿的大嘴巴,无奈的在乐乐腰里的软肉上掐了一把,却舍不得用力,倒是弄的乐乐嘻嘻的笑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妈妈,凑到耳边对欢欢说:“砍竹子挖竹笋,这家伙肯定上到四十,下到十四都不放过”!

欢欢脸红了,砍竹子挖竹笋这句话意思可是母女一起抓,上到四十,下到十四……貌似自己也是范围之内的……

“看乐乐高兴的”!苏浅柔和金枝说了几句话,转过来招呼这对母女,“Vanti的东西,乐乐给她带过去吧,金枝在这里又生了病,我就不给她送过去了,嗯,给欢欢姐买得这条裙子真好看呢”。

“都是这丫头胡说话,巴巴的赶来,倒好像是来分小阳的东西的”看着盒子里面的那条裙子,欢欢也很高兴,小混蛋并没有忘记自己,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次未遂事件,心里痒痒的。

“小阳啊,是咱们大家的,大家都这么爱护他,他这么做也是回报呢”不觉的有什么不妥,苏浅柔已经习惯了跟旁人的时候总是从杨小阳的角度说话。

“小阳是大家的”……沙发上的金枝听了这句话,眼睛顿时亮堂了许多,苏浅柔……这是你真的想法么?

河南冷却塔电话
云南角钢厂家
不锈钢屏风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