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保卫乳房正文第十七章寂寞的飞速光阴

2019-02-04 07:43: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十七章寂寞的飞速光阴,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江城的雪经过一夜融化得差不多,到了下午见不到半点白色的痕迹。背着书包上学的学生一个个蛮不开心,他们期待这样的大雪能下得更久更长,最好从此一雪到底。

像迫不得已回到学堂的小学生一样,新上任的“华城集团”总经理在办公室里也是闷闷不乐,老上级徐宏民终于倒台带给他的震惊和压抑不住的喜悦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傅威的不辞而别打消得无影无踪。集团公司的有心人通过徐宏民的事情看出傅林涛巧妙的暗示,虽然傅林涛看似对公司过问越来越少,但他恰到好处的发威提醒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谁才是“华城”的真正主人,更通过无声的警告点出傅威傅大小姐的地位,所以傅威的缺席令总经理头疼不已。他不敢冒失的询问傅林涛,生怕傅先生以为他才能有限居然对一位姑娘束手无策,更怕傅威的离开让傅林涛认为大小姐受了气。

整整一天,总经理呼叫了傅威无数次可惜全无回音。到了临近下班惶惶中思前想后的总经理只得打给傅林涛,老老实实说大小姐失踪了。傅林涛呵呵笑道:“好你个老薛,当初我们一起创业的精神头哪里去了?为一个女娃战战兢兢不是你的作风。”

老薛心底里苦笑:徐宏民和你一起创业的友情比我深还不是说踢就踢开了。他沉思了一会说道:“傅大哥,让小威坐正我们扶持她吧,我保证我们一批老人会像当年新建‘华城’重振‘华城’一样全心全意。”

那头的傅林涛没了声响,好一阵老薛才听见他说道:“很久很久没听你这样称呼我。”

傅林涛怅然说道:“虽然我们发达了有钱了,但彼此讨心置腹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

老薛不语,傅林涛又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你来我家聊聊天说说话。”

在“敦煌”内衣店打工的傅威才不为两位长辈操心,她这两日除了面对苏浅柔时有些说不出的别扭而外一切满意。外表冷漠肃然的苏浅柔回来处理收养点点的事情,她的出现令傅威感到了威胁,不仅点点对她发自内心的欢喜,更因为杨小阳看苏浅柔的眼神使她心伤。

那种眼神傅威并不陌生,她常用它偷偷观看杨小阳。不过不管如何苏浅柔有救命之恩,懂得报恩的傅威伤心的想道:难道要自己退出让出杨小阳成全他们才是为人之道?患得患失自怨自艾的心情在律师到来后达到顶点,小妇人般的傅威看着围绕苏浅柔的点点和杨小阳欲哭无泪,要知道律师是她家的私人律师,福利院答应破例也是看在傅家的面子上,他们为什么就不念叨自己的好处呢?

“感谢重要还是感情重要?”水蛇般走路的蔡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春雨润物悄无声响却沁人心脾。好妹妹,你要懂得臭男人习惯一个人才是喜欢一个人的开始,而一见钟情时常无疾而终。”

傅威瞧瞧一副爱情专家表情的蔡华,发自内心的感谢他。蔡华很有风度的弯弯腰:“我们是好姐妹。”

欢欢姐在一旁看着分成两块聊天的两拨人暗想他们之间关系真是复杂,只可惜傅威傻丫头看不出蔡华是为了缀合张维翰和苏浅柔方才鼓励她。不过,这样不是很好吗?她觉得杨小阳和同样天真的傅威才是天作之合。

苏浅柔收养点点不是水到渠成的容易事情,多亏傅林涛在江城的声望才使福利院开一面。苏浅柔拿到那几张文书破天荒办了一桌酒席宴请大家,在宴席上举起酒杯对傅威说道:“谢谢!”

“感谢重要还是感情重要?”微笑的傅威用蔡华的话谢绝了苏浅柔的赞美之词,她的话令杨小阳眼神大变。

没心没肺的杨小阳当即叫道:“威威姐姐从哪里剽窃了这样经典的一句话?”

脸蛋一片赤红的傅威娇斥他:“我要杀了你,杨小阳!”

“威威妈妈和柔柔妈妈一样酷!”点点拍手称赞。

席间大家嘻笑言欢,杨小阳很开心的喝酒,他不知道这场和睦的宴会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了。

所有的变故从傅林涛十万火急地要傅威回家开始。

傅威跨进家门,进门就闻到浓浓的烟味。不等女儿发问傅林涛说道:“我挪用了公司大笔资金炒期货,但现在亏损严重。”

不懂资金运作的傅威傻乎乎问道:“亏了不做就是。”

苍老了一头的傅林涛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女儿半响无语,他挥了挥手:“算了,你去休息吧。”

傅威这才感觉失态不妙,她一再追问下傅林涛回答道:“公司的流动资金和二十的股份被我亏空了。”

傅威惊诧的说:“您这是经济犯罪!要坐牢!”

傅林涛摇摇头:“坐牢不至于,你爸爸在这里多少有点关系,可我很可能失去‘华城’。”

“那是您的心血。”傅威叫道。

“但不是你的。”傅林涛难得的激动起来,“我知道你对商业不感兴趣,想给你留下一笔现金让你以后衣食无忧,起码保证三代人不愁吃穿。但现在完蛋了,我一辈子不投机,唯一的一次却落得如此下场!”

傅威抱着一脸颓废的傅林涛大哭起来:“我不想要您的钱,我只要一个健康、开心的爸爸!”

傅林涛摸着女儿乌黑柔软的发丝唉声叹气:“威威啊,你太懦弱,爸爸想在有生之年为你铺平道路。。。。。。”

傅威骨子里的倔强被父亲的关怀激发出来,她大声问道:“我们卖了别墅卖了一切值钱的东西,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您曾经重振‘华城’一次就能第二次让它屹立不倒。”

“但我老了。”傅林涛放开傅威跌坐在沙发上,“我老了啊~~~”

“我年轻!”傅威站在父亲面前斩钉截铁的说道,“您教我,我来做。”

傅林涛欣慰不已,他颤微微的说道:“你耐得住寂寞吗?”

傅威不解。傅林涛解释道:“任何付出不见得都有回报,但任何付出都有代价,没人理解的寂寞就是步入商场第一个代价!”

傅威顿时想到了杨小阳,她将失信于杨小阳,她将没有时间和杨小阳相处,她将在商场里和各型各色的人周旋,她将失去杨小阳吗?傅威这时才发觉做一件事情不是说几句话那样简单,茫然迷惘的她仿佛看见无边的大扑面而来,令她再不能自由的呼吸快乐的生活。

*******

多日的低温天气仿佛终于徘徊离去,太阳把光芒散播在江城大大小小街道的时候也是点点的快乐时光,星期六一大早乐乐上门接她到游乐场玩耍。心中挂念傅威的杨小阳送走两位女孩提前开了店铺的门,不到半小时红发的荦荦出现在红瓦街二十七号门口,她笑着和杨小阳打了招呼,注意到男孩有些心不在焉。

荦荦把店子里的彩灯全部打亮,一个个文胸内裤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精致美观。九点来钟,门口出现了一名穿戴洋气的年轻女人,她看见有两名逛街的妇女走进“伊人”急忙跟了进去。

清扫了店铺垃圾的杨小阳走向街边的垃圾箱,笑着介绍产品的荦荦眼角余光看见了杨小阳,轻微瘪瘪嘴。生意人开门不打扫店铺是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们认为朝外扫的不是垃圾而是整整一天的财运。荦荦一边鄙视得罪财神菩萨的杨小阳一边退后了一步,好让最后进来的年轻女人向两名顾客吹嘘店里的货物如何美轮美奂物有所值。在“托儿”的诱惑下,本无意购买胸罩的女顾客动心了,她们在皱眉心疼的荦荦做出大幅度让价后高兴的买了两条淡黄色文胸。等到上钩的鱼儿走后年轻女人笑道:“牵牵姐,这次赚了多少?两百还是三百?”

“去你娘的。”荦荦笑骂道,“快去换你姐来,今天天气好又是休息日,千万打起精神来。”

年轻女人拈着两指在荦荦鼻子下做个手势,红发女人顿时变了脸色:“大清早要钱你怕不能霉我没生意,快滚蛋!”

不乐意但没办法的年轻女人打个哈欠嘀咕着走出店铺,荦荦在她身后骂道:“吸吧吸吧,早晚死在毒品下!”

杨小阳不知道“伊人”店里的一幕,下午正和蔡华说这天气怎么又变得冷了,昨天晚上突然告辞而去的傅威打来约他见面。蔡华阴阳怪气的说道:“别以为女人送是看得起你,那是绳子,拴牛鼻子的绳子!”

“你懂啥?”杨小阳无力的反驳一句不顾蔡华的埋怨来到那家冷饮店,他不明白傅威急忙忙离开宴席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再在里要于他单独见面。坐在冷饮店里的杨小阳胡思乱想,傅威不去内衣店打工在意料中,就算威威姐姐愿意,她那位顽固的富翁老爸也不会同意。

如同一个人被蝎子咬后经过几毫秒才能做出缩手的动作,傅林涛的投资失败并没有第一时间影响公司的运转。站在总经理办公室落地窗前的傅威俯瞰身下的世界,上班的职员像小小的甲虫慢慢进入“华城大厦”,他们不知道这座巍峨的建筑正在被毁灭性的风雨侵袭,摇摇欲坠。

“这是资金流向流量报表。”“华城化工集团”总经理老薛把厚厚一大叠文件递给傅威。他的眼中充满担忧,仿佛不相信年轻的姑娘能像当年的傅林涛使得“华城”凤凰涅槃,破茧重生。

傅威理解老薛的担忧,傅林涛在一片废墟上重建“华城”用了整整八年,那时的中国允许他用不懈的努力废寝忘食的弥合创伤,但如今是瞬息万变的新时代,傅威明白留给她的时间所剩无几。

“这是最高机密。”傅威冷峻的说道,“薛叔叔,只要你为你的车子、票子、房子、妻子、儿子有一丝的关心,就要全力以赴帮助我。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公司没有太多的时间,您同样没有太多的时间瞻前顾后。”

老薛一时间有些恍惚,眼前说话果断干脆的人就像当年穿着被大火烧破大衣,站在工厂废墟上号召大家团结一心的傅林涛。他摸摸两鬓花白的头发,头发白了还能染黑,但机会失去不能重来。

“我约了分行的老杜,他应该能贷点款子。”老薛说道。

“年底了。”傅威轻轻叹道。

“是啊,年底了。”回神过来的老薛也发出一筹莫展的哀叹。年关的资金就像这年头寻找有貌有才的处女,那是难上加难的难事。

“你要见见杜行长吗?”老薛问道。

傅威楞了楞苦笑道:“只怕我这个年轻人的出面会让他的态度更暧昧。”

老薛深以为然,他的问话并非是真诚的提议,而只是避嫌似的礼节性问候。傅威一眼看穿老薛的小算盘,她暗地为已经不纯洁的公司高层担心。她挤出一个笑容扭头继续俯瞰楼下,心道今天我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我要见一个比行长更重要的人

无缝管厂家直销
好玩的捕鱼游戏
优质工程换气扇厂家批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