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御窑金砖

2019-03-28 19:46: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御窑金砖- 一个故事,一种人生;一段文章,一种生活;看世间百态,品人情冷暖,每个故事、每一篇文章,都诠释活着的价值和不同的人生。

林小卉是一名新闻记者,这天文化部的同事简阳来找她,要她帮个小忙。

简阳最近在做一档《寻觅被遗忘的民俗》栏目,想拍摄津田之前大户人家埋响满的风俗。埋响满是指铺地砖时,地砖下铺一层敞口钵盆,里面放些铜钱之类,这样走上去一路回声不断,寓意金钱连绵不绝。林小卉外公家就在津田,记忆中的老庭院青砖黛瓦,地上铺着一尺见方的水洗石板,走上去咚咚作响。

简阳愁眉苦脸地说,现在埋响满的老宅子不好找,希望林小卉领路去她外公家拍摄。林小卉也是很久没见到外公了,恰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因而答应下来。

出发前,她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结果是秘书接的,说是林副市长正在接待重要的客人。林小卉不再等了,随着简阳和摄制组赶到了津田。

外公见到林小卉很是高兴,得知来意后却默然不语,似有一丝顾虑。“这是什么地砖?玉石的吗?”工作人员纷纷赞叹。林小卉这才发现外公家的地砖不知什么时候换过了,水洗石板早已不见踪影,现在的地砖细腻如玉,触之清凉莹润,叩之铮然清越,竟有金石之声。林小卉问外公地砖是什么来头,外公含糊其辞:“要拍就赶忙拍吧,我也不大清楚。”简阳非常兴奋,顺利完成了当天的拍摄。

节目播出以后,古雅灵秀的地砖反倒抢了响满的风头。不少观众在网上截图,公然讨论这地砖是什么材质,有个懂行的网友一口判定那是早已失传的御窑金砖。这类金砖在唐宋时就有,由于工艺复杂,极为难得,有“一两黄金一块砖”之说。如今现存的只有几千块,都在故宫太和殿铺着呢!这户人家不知使了甚么神通,竟然能用金砖铺地!广大网友很快扒出户主是林副市长的岳父,纷纭呼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林副市长虽然没受到影响,但处境变得奥妙起来。

林小卉没料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心里非常懊恼。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网上很快出现一篇新贴,赫然写着“副市长以权谋私强买金砖,御窑人突出意外命丧山沟”。

林小卉一惊,急匆匆往下看,发帖人称自己是御窑金砖的后人,说节目里的金砖就是林副市长利用职务之便,找他爷爷和父亲强迫订做的。烧制金砖要经过大小几十道工序,尤其是筛土和制坯,能累掉半条命,封窑烧制时更是寸步不能离,糠草、片柴、棵柴、松枝柴各烧一个月,一窑砖烧制出来要一年多的时间。发帖者控诉说,正是在极度劳累下,他爸爸在给林副市长送砖时开车栽进了山沟里!

林小卉如遭雷击,第一时间给外公打了电话。外公对金砖的来路三缄其口,却默许那的确就是御窑金砖了。林小卉一颗心沉到底,外公退休前是大学历史系教授,一生最沉迷的就是古代家什器皿等物,以他的脾性见到御窑金砖,怕是甚么都顾不得了。

林小卉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林副市长向来对岳父百依百顺,是愚孝令他做出这种事的吗?

林小卉下班回家后,意外发现父亲竟然在家,平时这个时候他还在外面忙工作。林副市长见她一脸疑惑,神色如常地笑笑:“组织上让我休息几天,恰好我也有件重要的事得亲自办。”林小卉的眼眶一下红了,既惭愧自己的鲁莽,又担心真相真像她推测的那样。

“爸,那些事……是真的吗?”林小卉鼓起勇气问。林副市长没有经常痛经怎么办回答她,反而问:“你还记得你为什么要当记者吗?”

林小卉点点头,她从小的理想就是当1名记者,揭穿真相,捍卫真谛。“那么,你想知道真相就该自己去调查寻觅,我的话能作为你判断的根据吗?要知道我不光是你的父亲,还是一个身处舆论浪尖的官员。”林副市长的话客观中立,林小卉一会儿觉得父亲清白所以坦荡,一会儿觉得或许父亲是为了把她脱离出来,不想连累她才故意说这话。

林小卉的心如在沸水滚油中翻滚煎熬,一整天都神思恍惚,只想找个人说说话,不知不觉来到简阳的办公室。这时候电视台已下班了,简阳照旧在电脑前专心工作,连林小卉进来都没察觉。林小卉一眼看到他正在编辑的内容,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简阳竟然正在网上煽风点火造势,抨击林副市长,而他的网络身份正是发帖者。

“你,你为何要这么做?”林小卉难以置信。简阳见自己被撞破,索性坦白承认:“我帖子里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御窑金砖就是我家的,死在山沟里的人就是我爸爸,你说我为何这么做?”

林小卉恍然大悟,怪不得简阳请她帮忙去外公家拍摄埋响满,原来他一开始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简阳安然承认整件事是他一手策划的,网上那些键盘侠也是他花钱请的水军。

“你父亲的死,我爸也不想的,你这么挖空心思,太可怕了!”林小卉十分愤怒。

“我可怕?是你爸爸欺人太甚!我爷爷那末大年纪了,还在拼着老命烧制金砖,一定要他也死在砖窑上吗?”简阳情绪激动,说他工作后很少回老家,结果前不久回去发现爷爷雇了几个人在烧制金砖。

林小卉有点意外,想了想说:“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就是我爸爸让他烧的!”

简阳嘲笑1声:“明天就是新金砖出窑的日子,林副市长如果是买主,一定会出现的,你敢去现场采访吗?&rd宝宝咳嗽怎么办quo;

林小卉想起父亲说还有件重要的事要亲身办,心里1哆嗦,却仍然倔强地抬起头,迎上简阳咄咄逼人的目光。

第二天一早,简阳和林小卉及电视台工作人员赶到窑场的时候,出窑仪式已结束。林副市长和几位外地客商目不斜视地看着金砖被一块一块传递出来,最后到了一名满面灰尘的老人手里经期前小腹胀痛,再由他逐一放进蓄满桐油的池中。简阳上前夺过他手里的金砖,大叫:“爷爷!我说过我能赡养你,我爸为这个已送了命,你也不要命了吗?”

老人愣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那次林副市长找到我,希望我能复活御窑金砖的制作工艺,造福乡里。我和你爸辛苦了一年多才烧出一窑,结果有个客商出大价钱,你爸就提早感冒咳嗽怎么好得快一天出窑卖给了他,在交货的路上,他喝了酒才出的意外。那窑金砖,你爸提早出窑了一天,又没用桐油浸,根本就不合格,出现了很多坑洼。林副市长考虑到你还在读大学,需要用钱,自掏腰包买了金砖。”老人说着红了眼眶,“林副市长为了御窑金砖重见天日,能吃这么大亏,受这么大委屈,我就不能出把力吗?”

简阳和林小卉都怔住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可是那院子里铺的确实是金砖啊!”

“是金砖不假,可背面都是坑坑洼洼的,1窑残品里就挑出那么几块能将就用的。”这时候,林小卉的外公竟然也在现场,走出来:“你爸爸刚才告诉我,这些成品金砖都是留给外地客商的,让我还用那些残品!”林小卉激动万分,梗咽地叫了声:“爸爸!”

林副市长赞成地说:“你今天能来,跨过了一个对记者来说非常重要的坎儿!”

“还有你,简阳。”林副市长对简阳之前做的事绝不介怀,苦口婆心地说,“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搞古建筑修复,御窑金砖千金难求。你年轻,脑子灵活,看看怎样缩短烧制时间,提高效率,才能规模化生产。”此时的简阳惭愧难当,巴不得就地挖个洞埋了自己,却又拼命点头,似乎下定了决心。

御窑金砖,感动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