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有母亲的日子真好

2019-05-16 19:56: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赛诺发15年4G手机销量苹果第一谁第二
与设计师心意相通三星显示器CHG90掀美
国产手机最大悲哀离开日本寸步难行

母亲今年88岁了,她一直住在我乡下四哥家。前两年她因中风右手基本丧失了功能,连说话也口齿不清,甚至有时糟糕得大小便都失禁。好在四哥四嫂精心照顾,靠一只手生活的母亲,在许多困难面前,都顽强地挺了过来。

去年底的一天,四哥急急打来说,母亲近况极差,怕是没多少日子了。我一听,心里涌起一阵酸楚。母亲把我抚养了几十年,我一直没有好好尽尽孝心,在她人生最后的岁月里,我说我一定要陪她走一程。四哥起先说我工作忙没应允,听我在里急得舌尖打颤,才说了声:那你来吧!

元月2号,我和妻子一同来到四哥家。母亲软绵绵地瘫在床上,连抬腿走路的气力都没有了。我和妻子把她搀出房门时,她见四哥正在为她整理行李,还口齿不清地叮嘱四哥,天晴了把被褥拿出去晒一晒,明年我回来还要睡的。我和4哥心里都清楚,母亲此行很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但她全然没去想这,就像是去串趟亲戚似的,依然惦记着她的一切。

四十分钟后,我们的车停在了自家楼下,我把母亲扶下车,她还试着想爬楼,妻子赶忙在一旁制止,说:让正元来背您吧!我蹲下身,母亲显得很不好意思。我说,小时候您不是经常背我上街买东西吃吗,今天背您一次也算还个情呀!听我这一说,母亲没再说什么,我如同背伦敦高楼大火:17人确认死亡搜寻其他遇难者将需数周
小孩一样两手反托住母亲的两条腿,一鼓作气把她背上了四楼。

说实话,上四楼我没有费多大力气,由于母亲已经瘦弱得皮包骨了。倒是母亲落座后还在喘气不止。妻子倒了一杯茶让母亲喝下后,一看没什么事,便对我说要到她自己开的小店去看看回来,我点头同意了。

妻子走后,我正在为母亲整理行李,不料回头一看,母亲迈着小步正往洗手间挪去。我连忙上前,哪知仅离卫生间大便器一步之遥时,只听噗的1声,母亲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紧接着一股臭气扑面而来,我知道,母亲大便又失禁了。按理这事该妻子来打理的,可她此时又不在家。文在寅要不顾国会意见“强行”任命女外长?
无奈之下,我赶忙打开母亲的衣物找出内裤递给她,可她笨拙的左手怎样也用不好卫生纸。我索性一咬牙,硬着头皮替她揩干净后,又帮她换上内裤。再把她扶到大厅里,让电视陪她老人家消磨时光去了。

再次走进洗手间,我看着那肮脏的内衣、线裤摊在1地,心里很不是滋味。等妻子回来洗还要几个小时,我决定自己动手为母亲洗一次衣服。拧开水龙头先使劲地冲洗了几遍后,我又用热水、洗衣粉泡上了十来分钟,这才慢慢搓洗起来。我边洗边想,母亲她这一生的确不容易,[她三个月大就被丢弃在一个农户家门口被这位农户抱养,只留下了生庚八字,至今出身是谜],她一共生下我们兄弟姊妹7个,现如今只剩下我们弟兄三个和一个姐姐。我清楚地记得,那年我20岁的三哥正春刚从马山中学回来,一回生产队就参加了到洪湖清淤工程,1年后得急病去世。母亲当时伤心欲绝,双手刨地,她哭得死去活来。1990年,50岁的大哥正梅调到马山镇教育组,没多久又患胃癌离世,母亲又是几天不吃不喝,眼睛哭肿得几近失明。一生勤劳善良的母亲为我们兄弟几个操劳到老,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真是叫我心疼。此时还剩下的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伺候她,陪伴她走完生命最后的一段历程呢。

待我清洗终了,把母亲的亵服,线裤一起挂在了阳台上。母亲望着我点点头,舒心地笑了,我也笑了。

母亲朝我微笑的镜头永久定格在我的脑海。由于有母亲的岁月,是这样的美好。

一岁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比特币走势突现逆转:暴跌19% 本周大跌近1000美元
get="_blank">一岁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