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絕代有佳人全文閱讀

2019-05-22 07:01: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然而即便聽不懂這個藍眼睛的坻戎副使在唱什么,可是他邊唱還邊看向皇后的曖昧眼神還是讓元祀危險地瞇起眼睛,情敵特有的敏銳直覺立即觸動了警報。元祀嘴角掛起一絲冷笑,等坻戎副使跳完舞后,當著滿朝文武的面,一把將旁邊的柳芝蘭拉到懷里,挑起她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下去!坻戎副使的藍眼睛變暗了,而下首坐著的太子元瑕則手執酒樽,眼神專注地盯著里面微微蕩漾的酒水。他旁邊的太子妃王氏也驚訝地瞪大雙眼,一股寒涼從她腳底傳遍全身。其他大臣家眷捂著嘴輕呼,對柳皇后受寵的程度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至于魏王和楚王,則癡癡地看著被他們父皇吻著的女人,心里也火熱起來,只想著什么時候有機會能一親芳澤就好了。等停下來的時候,元祀看著懷里氣喘吁吁的皇后,還有下面那兩個眼睛冒火卻不得不壓制的男人,笑的十分愉悅,聲音也有些掩蓋不住的得意。"卿卿的唇,甚甜。"柳芝蘭的臉蛋"哄"的一下紅透了,不知是羞澀還是惶恐地低下頭,聲音結結巴巴:"陛下……您,您說笑了……"元祀看著她,一本正經地說:"實話而已,卿卿臉紅什么"柳芝蘭搖搖頭,怎樣也不肯說話了。見柳芝蘭不說話了,元祀忍不住得意地看向坻戎副使,對他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的模樣非常滿意,他笑著問道:"朕聽聞,坻戎草原上有一顆明珠叫鳳凰兒,面貌傾城,能歌善舞,不知與朕的皇后比起來如何"坻戎副使像是想起甚么,立即將自己臉上的怒色收了回去,坐在自己位置上一語不發。而坻戎主使聽到禮部翻譯過來的語言,對草原上的鳳凰兒居然已美名傳到襄朝皇帝耳中感到十分自豪,他哈哈大笑,然后說道:"雖然小使沒有見過,但是想必我國的鳳凰兒定然比得上襄朝陛下的皇后娘娘!"聽到這個答案,元祀尚沒說甚么,貪戀美色的魏王就迫不及待地問道:"什么鳳凰兒,美貌能比得上皇后娘娘"坻戎主使洋洋得意地介紹道:"鳳凰兒乃是我國尊貴的阿古王之女,本名妃妮珂絲。作為阿古王獨女,她一出生國師就算了一卦,卦象上顯示妃妮珂絲公主乃是天生的鳳凰命格,主天下沉浮,久而久之我們就稱妃妮珂絲公主為‘鳳凰兒’。"聽到坻戎主使的話,楚王翻了個白眼,當時就不屑地說:"一介蠻夷公主,也配稱鳳凰命格,主天下沉浮主你們坻戎小國的沉浮,本王還信幾分。"楚王這話說的著實不客氣,坻戎主使雖然聽不懂襄朝官話卻能看懂楚王的表情,知道他肯定在侮辱鳳凰兒,當場拍了桌子質問道:"鳳凰兒乃我坻戎下一任國師,你是不是說了她什么壞話侮辱我國神女"楚王也不知道坻戎主使說了什么話,但是看他表情兇狠地拍桌子,就覺得他拂了自己的面子,冷哼著說:"什么貨色也敢在吾皇面前囂張正該把他們趕出去才是,一會兒想和咱們打好關系,回去又掀起戰事,反復無常的蠻夷而已!"眼看兩方要爭斗起來,坻戎副使拉住主使,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坻戎主使才勉強壓下怒氣。而元祀也斜了眼氣焰囂張的楚王,聲音低沉:"來者是客,元瑜你的待人之道學到哪兒去了"楚王元瑜得了父皇批評,臉色馬上僵了,又拉不下面子來道歉賠禮,只能巴巴地坐回位子上。柳芝蘭見坻戎主使臉色不佳,想著自己作為皇后總要盡點職責,就笑著用坻戎話說道:“使者不要誤解,我朝楚王殿下并沒有侮辱之意,他只是對妃妮珂絲公主感到好奇,不知她是否真如您所言的那樣神奇"伸手不打笑臉人,坻戎主使本來怒氣沖沖的,但看到美麗的皇后言笑晏晏地問自己,立即被轉開了注意力,滔滔不絕地說起妃妮珂絲公主的事跡,直把她夸的是天上沒有,地上無雙。一場兩國間的爭吵就此打住,坻戎主使嘰里呱啦地說了1大通國人對公主的敬仰,柳芝蘭都笑著點頭應了。于是坻戎主使的心情更加愉悅,覺得皇后娘娘真是世上一等好人,固然,只比鳳凰兒差一點點。等坻戎主使說夠了坐回去,元祀看著她,眼神微妙:"他的話你全都聽得懂"柳芝蘭笑了,臉上是完美無缺的大氣:"當然聽不懂,但是只要他認為我聽得懂就可以了。"元祀"哦"了一下,語重心長:"朕倒不知,你還會說坻戎話。"柳芝蘭頓了一下,想起自己在邊境的日子,回答說:"在燕州待了一年多,那時候學了點皮毛。"元祀點點頭也不知信了沒信,摸著她耳邊的鬢發,淡淡地說道:"你的學習能力向來很強,既然如此,明日開始跟著朕學習如何料理國事吧。"柳芝蘭又一次驚倒了,紅唇微微張開,聲音也很是遲疑:"為什么突然這么說我一介女流之身,插手國家政事,只怕不妥吧"元祀定定地看著她,剛想說甚么,脫口而出的咳嗽阻擋了他的話語,他連忙用手帕捂住嘴咳嗽,緩下來后立即將手帕藏進自己袖子里。柳芝蘭拍著他的背部,發現他的鬢腳已經生出了一些白發,這才感覺面前這個威儀天成的皇帝也抵不過時間流逝,心里不由得有些蒼涼。夜色深沉,太極宮中的宴會已近尾聲,元祀先一步帶著柳芝蘭和元瑋離開了千秋殿,回到了后來新建的承香殿。柳芝蘭在沐浴之后,披散著頭發進到寢殿,看見躺在床榻上眼神灼灼地盯著自己的元祀,擦頭發的手都頓了一下。元祀伸出手放在她面前,眼神里流露出來的意思十分明確。柳芝蘭知道他想要做甚么,但是現在的她腦子里非常混亂,提不起絲毫興趣與他歡.好。見柳芝蘭轉身坐在鏡子前擦頭發,元祀收回舉起的右手,聲音低沉。"用回宮做條件,交換朕不追究元瑕私自屯兵之罪,這是你做的決定。既然已回宮了,你應當明白怎么做。"柳芝蘭停下擦頭發的手,聲音軟綿綿的:"我只是今天有點疲憊,想早點休息。"元祀從床榻上站起身,走到她的背后,有力的大手抓住她的肩膀,將她轉過身面對自己。他看向她那雙閃亮眼睛的深處,淡淡地問她:"是身體累,還是由于見到元瑕,你就不愿做朕的女人了"柳芝蘭被他話里的意思驚嚇到,連忙搖頭說道:"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柳芝蘭"只是"了半天也沒說出什么來,元祀平靜地看著她慌張解釋。他知道,她心里已經有了另一個男人,只是她自己還沒發覺到。一年癡心陪伴,竟抵不過燕州的兩三個月相處。盡管如此,元祀不會做提醒她,讓她醒悟過來的事,他只是狠狠地吻上她的唇,聲音發狠:"你是朕的皇后,瑋兒的娘親!與朕歡.愛,理所當然!"說完,他一把抱起柳芝蘭,將她扔在床榻上,扯開她礙事的衣裳,義無返顧地壓了上去。柳芝蘭被動地承受著他的怒火,一滴淚珠從她眼角滑落,滴在枕頭上。元祀邊動邊吻著她的眸子,察覺到她眼角的濕意,心里就像有只手揪著一樣難受。可是盡管如此,他也絕對不會放她離開。即使是死,她也只能是自己的皇后!因為彼此心里都藏著事,元祀要了一次就沒再繼續了。他將柳芝蘭摟在懷里,柔聲說道:"卿卿,咱們再生一個孩子和瑋兒作伴吧"柳芝蘭躺在他懷里,直直地看著他的胸膛,聲音疲憊:"一切隨緣吧。"這一晚,柳芝蘭真正意想到,自己只能是襄朝的皇后、元祀的妻子,和其他任何人再沒有一絲關聯。第二天,趁元祀還未醒來之際,柳芝蘭穿好中衣來到承香殿外,一個宮女模樣的人將一個藥瓶交給她,然后迅速離去。她從藥瓶里取出一顆藥丸,仰頭吞了下去。吃完藥后,柳芝蘭取出鑰匙,打開存放物品的雜物間,接著從懷里取出一塊樣子普通的玉佩,傻傻地看著。玉佩整體呈花朵的形狀,而聽到英雄唱的那首《草原上的山丹花》,柳芝蘭才想起來,這塊玉佩的形狀,正是她最鐘愛的山丹花!然而柳芝蘭不愿再回想以前那段燕州的日子,她也不想追究為什么元瑕知道她喜愛山丹花。她取出一塊素色手帕,將發出盈盈微光的花型玉佩包裹起來,然后放進箱子的最底層,接著把其余東西放回箱子里,最后將箱子用一把小銅鎖鎖上,任由玉佩留在不見天日的暗箱里。在箱子前站了一會兒,柳芝蘭轉身離去。隨著庫門的落鎖,她將自己左右徘徊的心,也扔在了里面。等回到寢殿時,元祀已醒了。看到她回來的身影,他眼里的狠厲才消失。"辰時初開始早朝,你快點梳洗,待會兒抱著瑋兒和我一起去兩儀殿。"柳芝蘭微微抬頭,笑容無懈可擊。"好,我這就去。"/br/brPs:書友們,我是瓊兮,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br/br

和佳软件携手深圳大乘网络公司比较国外软件业中国应如何发展贵州召开企业信息化高级论坛

现代氧吧WiFi云音响聆听天籁深呼吸图
男人的秘密 六点看穿男人是否偷吃
黑荞麦豆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