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三十七章 决定辞职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三十七章 决定辞职

齐晓月和刘晃,也就是这个公司的余总余淮水,这两个人勾结在一起让王德厚深深感觉到了继续留在余氏企业,一定会有更多无形的灾难。

“恭喜你,余总。你找到了一个好助手啊!齐晓月女士的特长可多了,什么阳奉阴违、落井下石、恩将仇报都是齐女士最擅长的哦!呵呵,佩服!”

王德厚看着齐晓月,竖起了大拇指。然而这番讥讽的语言,对齐晓月这种厚颜无耻的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反而感觉美滋滋的,像是吃了蜜一样,仍然很得意。

“谢谢你的夸奖。”

齐晓月伸出右臂挽住了刘晃的胳膊,脸上洋溢着无耻的笑容。

“哈哈,我真应该带把尺子来,量一量你的脸皮有多厚?”

王德厚再次以讽刺的语气说。

“哈哈,脸皮的厚度是一种能力。我的能力让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嫉妒吗?哼!如果你也想要,可以让你那个盈儿来跟我学呀!不过,她虽然有一张好脸蛋儿,唉!可惜呀,谁会要一个精神病呢?!”

齐晓月走近王德厚,冷嘲热讽的嗤笑钱盈儿。没等王德厚回话驳斥她,一旁的刘晃突然感觉很意外。

“你刚才说什么?那个精神病是谁?她怎么会来这里?”

刘晃推开齐晓月的右臂,望着她的脸。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保住富二代的身份,他真的不想再见到钱盈儿了。

齐晓月有些惊慌了,她真的害怕刚刚傍上的余总会跑掉。

“我……我是说……他的女朋友。”

齐晓月吞吞吐吐的说着,眼神有些发怵。

“你女朋友叫什么?”

刘晃转过来问王德厚。

“呵呵,叫什么和你有关系吗?”

王德厚冷笑了一下说。

“哦,没……没什么……”

刘晃突然矢口否认,因为他不愿说出钱盈儿的事,也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想让钱盈儿远离自己的生活,以免泄露他穿越男的身份。

“我的余总,你也认识那个钱盈儿吗?你真花心,那样的神经病你也不肯放过呀?你还有多少女人呀?告诉我、告诉我好吗?求你了……”

齐晓月双手抓住刘晃的胳膊,使劲摇晃着,嘟起嘴装出一副撒娇的姿态。刘晃终于从齐晓月嘴里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他知道钱盈儿就是和王德厚在一起。

“哦,她真是一个精神病吗?”

刘晃问齐晓月。

“是,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穿着古装,连自己的家在哪儿都不知道。”

齐晓月说。

“是吗?”

刘晃吃了一惊,原来齐晓月很早就认识钱盈儿了。

“她前几天还在咱们公司当清洁工呢,不过,呵呵,我想……她以后不会再来了。”

齐晓月再次挽住刘晃的右臂,看看王德厚,得意又猖狂的笑容洒在她无耻的脸上。

王德厚听明白了齐晓月的弦外之音,想必储藏室的诡异事件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策划的。

“你……?原来都是你在背后装神弄鬼的?吓得盈儿失魂落魄。”

王德厚气得咬牙切齿。

“哈哈,怨她自己太笨,真假都不知道,吓死活该!”

齐晓月无耻的一笑,冷冷的说。

“好了,既然害怕就不要再来上班了。”

刘晃知道了齐晓月的卑鄙行为,并没有指责,因为钱盈儿离开公司也正如了他的心愿。

“你……你们……一对儿王八蛋!”

王德厚气得大爆粗口。

“你竟敢这样辱骂你的老板,看来你这碗饭是不想吃了?”

刘晃用威胁的口气说。

“哼!呵呵,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干了。明天,我会和盈儿一起来拿我们应得的报酬。拜拜,狼先生、狈小姐。”

王德厚说完很气愤的离开了。

钱盈儿还沉浸在昨天的恐惧之中,做事情总是心不在焉的走神儿。明明是在洗衣服,却把芹菜扔进了洗衣盆,水哗哗的流着,很快就从盆里溢到了地上,很快就“水漫院落”了。

“唉!孩子你在干什么?!”

房东奶奶走过来,着急地问。

“哦,哦,奶奶。对不起,我……”

看见房东过来,钱盈儿才从沉思中走出。

“孩子,告诉奶奶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房东奶奶望着钱盈儿阴郁的脸色,关切的问。

“没事儿,我很好,您放心吧。”

钱盈儿微笑了一下说。

房东奶奶没再多问,只是摇了摇头便回去做饭了。那天,小宝和思盈是自己从学校走回来的。房东奶奶送来了好多饭菜,钱盈儿不肯收下,但小宝和思盈却馋得直流口水。

“哈哈,孩子们喜欢吃吗?”

房东奶奶看着小宝和思盈,笑着问他们。

“嗯。”

小宝和思盈急忙点头表示喜欢。

“好,那就只给你们吃,不管你姐姐。”

房东奶奶把那些饭菜,统统都放在了他们那张小饭桌上,转身离开了。

小宝和思盈很开心的吃了一顿可口的饭菜,但没有忘记那个好哥哥和疼爱他们的姐姐,留了足够的饭菜给哥哥姐姐。

王德厚终于回来了,他今天心情很糟。但他不想把自己的坏情绪带给钱盈儿,因为那样盈儿会更不开心的。他爱她,所以她的开心就是他的快乐,她的幸福就是他奋斗的目标。

“嗨!我的宝贝公主,我回来了。”

王德厚一进门就隐藏了心里的烦闷,换了一张喜笑颜开的脸。

“哥哥好。”

正在看电视的小宝,急忙转过头来向他敬重的哥哥问好。

“嗯,你们好,我可爱的弟弟妹妹。你们的姐姐呢?怎么不来迎接我啊?哈哈!”

王德厚环视四周没有看到钱盈儿,于是问两个小孩子。

“睡觉呢,她烦我们吵闹

,所以自己去里屋睡了。”

小宝用手指了一下里屋的门,压低了声音说。

王德厚蹑手蹑脚的走进了里屋,看着闭目躺在床上的钱盈儿,他走过去在她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

钱盈儿睁开了眼睛,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呵呵,看来一个吻的力量好大呦,我的公主真的醒了。”

王德厚又用一贯的幽默方式,来哄钱盈儿开心。

“我不是公主,我昨天差点儿被吓死,差点儿变成了幽灵。”

钱盈儿说着坐了起来。

“幽灵?好啊!那咱们就一起变成幽灵吧!呜──我来了……来了……”

王德厚伸手关掉了墙上的开关,灯熄灭了。他把她按倒在床上,声音颤颤巍巍的怪叫着。钱盈儿吓得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明天咱们一起去辞掉工作吧,顺便要回咱们应得的工资。”

他吻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说。

“可是,我……需要……”

钱盈儿还是有些不忍辞掉工作。

“看着我,有我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离开那个余氏企业,咱们照样可以生活,不受他们的窝囊气了。”

他捧起她的脸颊,很认真的说。

“你说什么?余氏企业?那家影视公司也是余氏企业?”

钱盈儿脑子“咯噔”一下,突然警觉起来。

“是的,听说余董事长是个好企业家,只可惜有个胡作非为的败家子呀!”

王德厚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这个刘晃,可恶,太可恶了!”

钱盈儿非常气愤,情急之下说出了刘晃的名字。

“刘晃?刘晃是谁?”

王德厚有些纳闷儿。

“哦,我说错了。是……那个余淮水。他真是人如其名,果然一肚子坏水儿。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为什么要用恶作剧吓我?”

钱盈儿急忙改了口,生气的说。

“不止是他,还有那个齐晓月,他们狼狈为奸。”

“什么?齐晓月?这个坏女人怎么又和刘……哦,余淮水。他们怎么混到一起了?”

听了王德厚的话,钱盈儿决定第二天就去找刘晃。

...

巢湖性病医院哪家好
辽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威海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巢湖性病医院排名
辽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