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紫血圣皇 第104章,欺人太甚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紫血圣皇 第104章,欺人太甚

烤什么肉呀,等什么人啊,看什么戏,

这是小胖子心底一个惊叹与两个疑问,他觉得少族长实在是个败家玩意,但他却不敢说出口,因为怕被打,

随着时间的过去,肉已经烤的外焦内嫩,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都灵不知从哪里弄來的石凳,坐在条案旁边,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烤肉,

秦墨为了感激都灵救回了部落里那么多战士,便决定让她提一个要求,

都灵二话不说,便提出要烤肉,而且要管够,吃饱才行,可不像在青江边一样,还沒吃饱就沒了,

也就是秦墨说的烤肉,等人自然是等天妖部落,看戏是为了小胖子,他觉得这是一场大戏,小胖子看了会对他以后有帮助,便带着他來了,而且他觉得小胖子与李小虎的性格相似,莫名的产生一种信赖感,

可是,小胖子还不懂,但看到都灵一直在吃,而且真的一串都不给他,他心底又委屈了起來,口水流了一地,

看着时不时给都灵递着烤肉的秦墨,小胖子不由心底想到,少族长你这是从哪里带回來的媳妇啊,也不管管,明明有小孩子在旁边,却吃的这么香,也不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以后怎么持家,怎么……

心底正念叨着呢,都灵突然回过头來,胖嘟嘟的脸上露出一个诱人的微笑,手里拿着烤肉,问小胖子,道:“你想吃吗,”

小胖子心底的念头立即都消失了,眼里只剩下那串香喷喷的烤肉,而后用力的咽了咽口水,重重的点了点头,可他刚要开口,却见到都灵把烤肉塞进了嘴里,

细细的咀嚼了一会,便慢慢的咽了下去,紧跟着便拿起酒壶,饮了一口,脸微红的对小胖子笑道:“嘿嘿,今天的烤肉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哦,”

说完,又拿起一串,香喷喷的吃了起來,小胖子傻愣在了一旁,口水流了一地,心也碎了一地,他心想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坏的姐姐呢,

可小胖子忘了,都灵的样子看起來并不大,有时候的心性也和小孩子一样,比他还要小孩子,

一个小孩在另外一个小孩子面前讨糖吃,后果当然只是被刺激一番,然后更加眼馋的口水流的继续看着另外那个小孩吃糖咯,

小胖子是那个小孩,都灵就是另外一个小孩,

一旁的秦墨看了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可他答应了都灵,今天只给他一人烤肉,所以烤出來的肉,就是他一个人的,秦墨自己都只能咽口水,除非都灵开口,不然他也不能吃,

虚空中,天鉴司与白胡子老头看到这一幕,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天鉴司更是道:“殿下还是这般模样,只是,这家伙暴殄天物,把牛魔肉与鬣猪肉就这么烤成这副模样,真的还能吃吗,”

“能,而且很好吃,”白胡子老头盯着那些烤肉认真的说,然后他扭过头,看着天鉴司,道,“如果都灵殿下不在,我宁愿用一个条件,与他交换那些烤肉,”

“你……”天鉴司不知该说什么好,但他也闻到了那股香味,知道这烤出來的东西肯定不差,这才有之前那一问,

实际上他的意思是,你有沒有什么办法,弄一串烤肉上來,我们一起尝尝,

白胡子老头也明明白白的答复了他,即便有万般能耐,也使不出來,总不能腆着老脸,凑过去说:喂,我们刚才在偷窥你们,正巧看到你们在烤肉,要不你们发扬一下尊老爱幼的传统,给我们两个一人一串呗,

这话他们当然不会说,哪怕饿死都不会说,堂堂天鉴司,堂堂混沌古器,乾坤罗盘,怎么能说这话,

于是,天上的两位也开始流口水了,比小胖子更加难耐,

天很渐渐的黑了下來,秦墨烤了一天肉,却丝毫不见乏力,这时候都灵拍了拍撑起來的小肚子,看了看条案上摆满的烤肉,以及口水都快流干的小胖子,这才发起了善心说道:“真的想吃,”

小胖子沒说话,心想这不是废话吗,赶紧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吧,”都灵叹了口气,说道,“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给你吃吧,”

小胖子立马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冲到了条案旁边,抓起一把烤肉在手里,生怕都灵会反悔似的,就往嘴巴里塞,

然而,他还沒塞到嘴里,都灵的声音再次传來,道:“只许吃一串,”

小胖子的脸顿时黑到了极点,望着手里那一大把的烤肉,眼泪都快流出來了,等了一天了

,口水都流干了,好不容易等人吃饱了,剩下的烤肉总该轮到我了吧,谁想到居然只给吃一串,只给吃一串啊……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老子一定要……

然后,小胖子乖乖的把大部分烤串放了回去,只留下了一串最大的在手里,可怜兮兮的转过身去,开始细嚼慢咽起來,

看到他那模样,都灵笑的肚子都疼了,可她却沒有丝毫多给小胖子一串的心意,继续烤吃了起來,开玩笑,吃一天就吃饱了,那也太小瞧她的肚量了,

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秦墨,却沒有安慰小胖子,他本來就不是请他來吃烤肉的,更何况他自己都还饿着呢,

最后,他只能拿起桌上的苦酒痛饮了一口,感觉喉咙火辣火辣,身上像是有一股火燃烧起來了一般,

这时候他突然目视远方,只见一个黑影朝他们这边而來,且越來越近,秦墨放下酒壶,道:“终于來了,”

都灵放下了烤串,望着远处,皱起了眉头,小胖子的烤串吃到一半,也望了过去,不由惊讶的问道:“少族长,那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古兽吧,”

会飞行的古兽锤石部落不是沒见过,却绝对不敢招惹,这些古兽一旦飞到空中,锤石部落最好的弓箭手都奈何不了,

“这就是我带你來看的好戏,”秦墨说完,再次拿起酒壶,走到香案前一边喝着酒,一边等待了起來,

见到这情景,小胖子转身就往锤石部落跑去,然而刚跑沒几步,就被都灵抓了回來,问道:“干什么去,”

“去报信啊,这是敌袭,敌袭,说不定是异族呢,”小胖子惶恐道,

“说你怂,你还真怂了啊,”都灵不满的说道,“我家师父都对付不了的敌人,你把部落的人叫來有什么鸟用,”

小胖子回头一想,是啊,要是少族长都对付不了,把部落的人叫來有什么鸟用,送死吗,

他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却也打消了去报信的想法,可是让他不能容忍的是,都灵居然又回去吃肉了,丝毫不担心接下來会出现的敌人,

身为少族长未來的媳妇,怎么可以不为少族长考虑呢,这样沒心沒肺的媳妇,少族长怎么就带回來了呢,

虽然都灵一直称呼秦墨为师父,整个部落也都知道两人是师徒关系,可却沒有人把这当真,尤其是部落里那些正直青春靓丽的少女们,觉得这不过是都灵这个“小**”接近少族长的噱头罢了,等她长大了,身材长好了,脸蛋细致了……

“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小子胸有成竹呢,”天鉴司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不明摆着的事吗,”白胡子老头笑着道,“看來他等的,真的是天妖部落,”

“要不,你算算,他是怎么知道天妖部落会來的,”天鉴司询问道,

“不算,”白胡子老头坚定的摇了摇头,而后有些忌惮的看了看都灵,又说道,“这样不是更好吗,不用我们算,他就会曝光那件混沌古器了,”

距离锤石部落越來越近,本來应该越加兴奋的厉行知却沒有兴奋之色,他心底有些慌乱,因为那不详的预感越來越强烈,

乾元同样有如此想法,若不是知道对付的只是一个二星部落,怕早已退却了,这样的感觉绝对是有事要发生,

“一百里外,就是锤石部落了,”乾元突然开口说道,他其实是话中有话,在征询厉行知的意思,若是此刻撤退,还來得及,

“一定是白凤城在捣鬼,说不定此刻他已经在锤石部落等着我们了,”厉行知想到了青云大寨,在这里能够阻挡他的,就只有青云大寨了,

“青云大寨,”乾元有些奇怪,想了想,又点了点头,说,“这到是很有可能,可只有白凤城一人,又有何惧,只要那位寨主不回來,我们……”

“不,”不等他说完,厉行知直接打断,道,“除了那位寨主之外,青云大寨最可怕的是那些死侍,”

“死侍,”乾元一脸奇怪,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死侍,连听都沒听说过,

“你不知道也属正常,我也是得到五气朝元,才得到这个秘密,原來青云大寨一直都是……”说到这里,厉行知看了乾元一眼,又摇了摇头,止住道,“算了,日后你迟早会知道的,”

乾元点头,继续驱使御空楼船,眼看着越來越靠近锤石部落,突然在远处出现了一道火光,乾元有些吃惊,道:“族长你看,前面有人,”

厉行知心底一跳,顺着乾元所指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人族少年,站在御空楼船的几里之外,正好挡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

在这少年旁边有一堆篝火,他的身后之一张条案,条案旁边站着一个小胖子,坐着一个人族女子,

“停船,”厉行知面色凝重的说道,

宁波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忻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福建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宁波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忻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