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风舞苍穹 第八十八章 一夜灭族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风舞苍穹 第八十八章 一夜灭族

[燃^文^书库][]灭了秦家一行八人,谢听风仔细查看了一遍,见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才放下心来。

“眼下,最迫切的任务就是赶到海州府,在秦家还没得到消息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连根拔起,方能为谢家消除隐患。”

主意已定,他催动隐息易容诀,变成一个二十岁左右不引人注目的普通男子,向着天风国的海州府风驰电掣而去。

一路上,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把灵兽xiǎo晴送入了海螺空间,专拣偏僻的路径行走。几乎没遇到什么人,在万家灯火之时,赶到了海州府。

夜晚的海州府很是繁华热闹,妓院酒肆,人满为患。

纸醉金迷惹人醉,灯红酒绿杀人夜。

谢听风见路边蹲着一个饿得两眼昏花的乞丐,就买了一只烧鸡走了过去。

“吃百家饭的哥们,你知道秦家在什么地方吗?”

这个乞丐盯着烧鸡,两眼放光,不住的咽着口水。

“知道知道,那秦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一次,我去要diǎn吃的,他们不但不给,还唤狗咬我,哼!”

“好,你只要带我找到秦家,这只烧鸡就是你的。”

“好啊,好啊。”这个乞丐连连答应。

乞丐在前,谢听风在后,七拐八绕,走了好几里路,一座硕大的庄园映入眼帘。

“到了,那就是秦家!!”乞丐用手一指。

谢听风将手中的烧鸡递给乞丐,身形瞬间消失。

那个乞丐接过烧鸡,已经不见了对面的少年。只在原地见到一道残影,慢慢消散。

“鬼……鬼啊!”乞丐拿着烧鸡,跌跌撞撞跑了回去。

谢听风神不知鬼不觉隐入到庄园的一片黑暗里,凝神屏息,就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不散发出一丝生命气息。

此时,秦家的家主秦思书正在议事厅里和三长老秦思凡説着话。

“三长老,这次犬子建峰传回信息,説天剑宗的谢听风会使秦家的流云剑法。大长老和二长老前去调查,已经有些时日,可有什么消息?”

“回家主,还没有什么消息。据説那谢听风是连云府谢家的人,如果大少爷秦建仁的失踪真的和他有关,这次一定要灭了谢家。”

“哼!那是自然了,如果真的和谢家有关,我要让谢家灰飞烟灭!”

“秦家主真的很有霸气。不过,凡是与谢家作对的人,本少爷会让他死得更惨!”一句幽冷的话语从黑暗的角落里传出。

“谁?”秦思书是中阶武宗,他没有想到会有人能无声无息潜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偷听他们的谈话。

他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地拍出一掌,强大的真气呼啸而去。

“轰!”

一声巨响,一面墙已经轰然倒塌。尘土飞扬中,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拍拍身上的尘土,缓缓向议事厅走来。

“你到底是谁?”秦思凡见家主的一掌竟然没损伤对方的一丝一毫,很是诧异,忙开口问道。

“我就是你们嘴里説的那个谢听风,天堂有路我不走,龙潭虎穴偏进来。”

“啊,你就是谢听风?那大长老、二长老他们呢?”秦思书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哈哈,两位长老和秦建峰怕秦建仁一个人太孤单,都下地狱陪伴秦建仁去了。我这次来,就是让你们一家团聚的!”谢听风説得轻描淡写,秦思书听得肝肠寸断。

“我的儿啊,你们死得好惨,为父一定帮你们报仇雪恨!xiǎo畜生,我要杀了你,然后灭了谢家!”秦思书失子之痛,化作冲天的愤怒。

“哼,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任何威胁到谢家的危险,我都会将之铲除!一瞬天杀!”

谢听风一出手就是最强的剑招,翩若惊鸿,缩地成寸,剑意漫天,飙举电至。

几乎没来得及做出任何抵抗,三长老秦思凡被风影贯胸而过,梦雨轩一把将他拽进海螺空间,化成精纯的能量,被海螺吸收。

秦思书见一品武宗修为的秦思凡竟然被谢听风一招击杀,尸骨无存,瞳孔不由一缩,知道秦家大难已至。

“谢听风,等一会儿我和你之间一定会有一场血拼,鹿死谁手尚难预料。我们不妨商量一下,如果你赢了,我请你放过秦家。如果我侥幸杀了你,我承诺不会滥杀无辜。你看怎么样?”

“秦家主,我努力説服自己要相信你的话。唉……可惜已经晚了。”谢听风叹了一口气,神情庄重地凝视夜空,好像在倾听着什么。

看着谢听风的模样,秦思书脸色大变,浑身一阵冰冷。

“你……你有帮手?”

“秦家主,恭喜你猜对了!”

正在这时,灵兽xiǎo晴悄无声息的走进来,仿佛从天而降,还在擦拭着爪子上的鲜血。

“阿狸,啊狸狸!”灵兽xiǎo晴对着谢听风diǎn了diǎnxiǎo脑袋,谢听风微笑着伸出了大拇指。

原来,谢听风早已发现秦家仅剩的两个武宗都在议事厅里。于是放出灵兽xiǎo晴,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对付秦家的其他人。那些人最高的修为不过是高阶武师,又怎能抵挡灵兽xiǎo晴的暗夜袭杀?

“他们……他们都死了?”秦思书一脸悲愤,他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还想听谢听风亲口説出来。

“很不幸,秦家,的确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谢听风的声音有些低沉。他也不想杀那么多人,但天宝大陆就是如此,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去杀你。一丝一毫的手软,一丝一缕的怜悯,都会给自己的家族埋下祸患,带来灭dǐng之灾。

“啊……”秦思书对着夜空发出了一声哀嚎,是那么绝望、那么痛苦、那么悲惨……经营了整整上千年的家族,一夜之间就这么毁了,如何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

他把目光看向谢听风,心情很是复杂。不用问他也知道,是自己那嚣张跋扈的大儿子秦建仁惹上了这个煞星,这只是起因。真正毁掉秦家的,恰恰是自己这个秦家家主。如果不派人去对付这个煞星,如果不扬言灭了谢家,何至于此?

他仰天一声长叹,握紧了双拳,他要做最后一搏!

“烈阳拳!”秦思书一声大喝,声音悲凉、浑厚、低沉。有着英雄迟暮的苍凉悲愤。

“烈阳拳!”谢听风也是一声大喝,声音稚嫩、清脆、高昂。有着少年英武的意气风发。

一样的拳法,一样的招式。

一个真气雄厚,无坚不摧。一个体武双修,真气中含有多重属性,彼此加持,一加一远远大于二。

“轰!”

两拳相交,真气对撞,强烈的气旋就像一股龙卷风冲天而起。

先是手腕骨折的声音响起,接着传出一声惨叫。

谢听风衣袂飘飘,长发飞舞,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才落地,安然无恙。

秦思书左手握着骨折的右手腕,脸色蜡黄,冷汗直冒。

“秦家主,你输了!”

“哈哈哈!”秦思书仰天一阵长笑。

“我输了!我竟然输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手里。谢听风,谢家有你,必将大兴!天不佑我秦家,我无话可説。建仁、建峰,为父去陪你们了!”秦思书説完,左掌运足真气,向着自己的太阳穴拍去。

“嘭!”

一声脆响,秦思书的头颅碎掉一半,神魂俱灭。

看着缓缓倒下的秦思书,谢听风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快感,有的只是无奈和伤感。

“风弟弟,是不是觉得很难受?”梦雨轩问道。

“是啊,梦姐姐。我的心里的确有些压抑和伤感。”

“风弟弟,在这个大陆,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不是你足够强大,现在被毁的就是谢家。不必自责,你会习惯的。”

“嗯

,我明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谢听风带着xiǎo晴,找到了秦家的藏宝室,不论什么,席卷一空。

然后催动九幽冥龙的神通烈火燎原,将秦家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

夜幕下,冲天的火光映红了大半个海州府,秦家变成了一片灰烬。人们看着渐渐变成废墟的秦家,都在议论着这场大火从何而来。

“我看,这是秦家得罪了当世的强者,被人一夜灭族。”

“依我看,这是秦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被一把天火烧得精光。”

谁也没有注意到,街道边,一个乞丐,正在啃着一只烧鸡,嘴里模糊不清的説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少年……烧鸡……鬼……索命……”

此时的谢听风,早已出了海州府,正向着云岚域的摘星城风驰电掣而去。

日照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张家口治疗龟头炎费用
海口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日照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张家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