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御毒问天 第501章 狂秋子

2020-02-15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御毒问天 第501章 狂秋子

半空坠落的白衣男子,忽的袖口当中散落无数荧光种子,他脚踩天空,伸了一个懒腰,全身的骨头都发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响。

云书,醒了!

那巨大身躯的狂家老祖瞠目结舌,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伸出巨大如粗壮树干的手指,对着云书凌空一指,接连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明明已被我丢去十五年后的世界,你是怎么回来的?”

云书不想还好,一听这话,顿时怒火中烧,脸色阴沉,望着那身躯如山峰的老者,冷冷说道:“老不死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老者怒道:“告诉我,你是如何回来的!?”

“自己来体验一下吧。”云书轻笑一声,随后右手微微抬起,大拇指的指甲盖当中顿时散出一片透明的粉尘,被一阵风吹拂而去。

老者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太想知道云书为何能回归,竟是没有躲闪,任凭这些东西全都洒在了自己的老脸上。

这一刻,老者忽的全身剧烈颤抖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饶是如老者般强横,也不由在此时失态了。

因为他知道,对方用的是毒。

这些毒,并未对他的身躯产生任何的作用,却是让他脑海当中曾经所幻象的,曾经所记忆的东西发生了混乱。

狂家开山老祖留下的至宝,可让真假混淆,让人沉浸其中,直至死亡!

云书就在入界的那一刻,被带到了十五年后的世界当中。

那个世界是十五年后真实存在的,是真。但云书本身却并不属于哪里,无论如何对他来说都是假。

这样真假交错,哪怕再小心的人,也都有迷失自我的危险。

可云书却以毒破局,破开这一致命迷障,让自己回归肉身。

狂家老祖是恍然大悟,他是做梦也想不到,这世间从来都被唾弃的毒,竟可被玩得如此高深莫测!

他不由的伸出两手,相互拍打,巨大的手掌相互碰撞,传来一阵有一阵巨响,他称赞道:“若不是有那个孩子,你无疑就是当世之命人了。”

云书对于这点称赞则是嗤之以鼻,他开口问道:“我兄弟勾天鬼,可是你带走的?”

老者微微一愣,抚摸过膝白须,轻轻摇头。

云书又道:“你今日要杀我?”

老者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时,云书身后忽有一个人影一闪而来,见到云书之后,喜笑颜开道:“想不到你真的回来了,回来的好。”

云书转头望向那人,深吸一口气,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轻轻的作揖,说道:“关公子的恩情,我云书记下了。”

关公子摆摆手:“无妨无妨,不过这狂家的老狗狂秋子,乃是狂家最强一人,实力极强,你我恐怕都没有胜算,还是先想办法逃命吧,给我一些时间,我可撕裂开一条通道,让我们快速逃遁而走。”

云书听闻此言,总算将面前这巨人的身份弄清楚了。

只是他此行的目的是来寻人的,若是逃命,那勾天鬼怎么办?

他轻轻摇头,说出了一句让人惊愕的话:“这条老狗,我想杀杀看。”

狂秋子闻言,巨大的嘴巴张得老大,哈哈大笑,声音震耳发聩。

随后,他笑容猛然一收,露出狰狞面容,右手一指,喝道:“狂妄!”

关山月微微点头

,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说道:“他们狂家似乎有着某些狗屁规矩,你与你的那个弟弟,只能活一个。现在,你的弟弟正带领诸多狂家长老,与我义父在拼杀。”

这一次,轮到云书惊愕了:“你说什么,云戎可与你义父比肩不成?”

“按照道理来说,他无论如何也不是我义父的对手,但到现在为止,我已察觉到许多义父收下的义子纷纷陨落,看来,狂家似乎是有备而来。”

那老头这时竟然出奇的安静,似乎在观察着云书,在思考着什么。

云书微微点头,说道:“我这一次因祸得福,御毒的能力又有所提升,只要给我时间,我便可染指天道气运,从而用毒找出勾天鬼的下落。”

关山月暗暗点头:“可当务之急,是眼前的这个人。”

“关公子,你做的够多了,你便先走吧,放心,若我不是他的对手,想走,他还拦不住我的。”

“这……”

“去吧。”

关山月看了一眼云书,又一次露出笑容,竟是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嘿嘿一笑道:“你是我算出的命人,你一定不会死,让我多抱抱,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云书则是一脸嫌弃的推开了他,说道:“滚。”

“哈哈哈……”关山月转头望向狂秋子:“老狗,大家都只知道命人被天道眷顾,几经磨难都可不死,这一次,你与命人为敌,你可想好了?”

“哼,真正的命人乃是老朽狂家后生,老朽给足了你们时间,该说的也都说了,云家小子,你是时候该上路了。”

“呵呵,老狗,你自求多福吧。”关山月鄙夷的看了一眼狂秋子,转身,与云书擦肩而过,小声嘀咕一句:“别死,到时候一起喝酒。”

云书小幅度的转头,望着关山月逐渐的远去,微微的点了点头。

“小子,你打算领死了?”

“再让我问一个问题。”

老者大度挥挥手:“问吧。”

“你们狂家,与桑国是什么关系?”

老者微微一愣,继而笑了笑,没有回答。

云书就从这一个笑容当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说也没关系,我等下,自己看。”

“老朽纵横虚海多年,遇到的狂傲之人不计其数,你气运确实极佳,几经危难而不死,但你不是命人,所以,今日你必死无疑。”说罢,这老者再没有耐心与云书多说什么,一记手刀从天而降,凶狠切向云书!

“轰隆!!!”巨响传来,大地颤抖。

长须老者猛然抬头,却见一个白衣男子从天而降,无数颗漂浮在其身边的荧光种子疯狂的汇聚,随着他大喝一声之后,凝聚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印记。

老者嗤之以鼻:“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云书在上方盯着那老者的脸,心中积怨已久的愤怒,好似决堤了一般汹涌而出。

这一道金光印记,狠狠的打在老者手背之上,但此人却是出人意料的皮糙肉厚,一击之下,炸出金光无数,却是丝毫没有伤及他的皮肤,让云书见了有些惊愕。

那老者大笑一声,如同拍蚊子一般,双手在空中猛然合十。

“砰!!”一声闷响只窜天边而去。

“小子,若不是狂家已陨落的开山老祖定下的死规矩,老朽当真想将你们兄弟二人收为我狂家所用,哎,可惜,可惜了……”老者缓缓将双手分开,定睛一看,一个一袭白衣已是被鲜血染成了触目惊心的鲜红色。

但这云书,依旧留有一口气在,眼神阴郁的很,充满了怒意,想要杀人的怒意。

“没用的,小子,你的那点挪移手段,对我来说就是笑话,否则关山月以其世间罕有的虚心,早就逃命而去了。”

诚如老者所说,云书在方才的那一刹那,是想利用搬山蛊进行挪移的,可这一次,搬山蛊失效了。

老者面无表情,双臂的力量猛然增大,手臂顿时粗壮了一圈,将云书向上一抛,身躯如螳螂捕食一般猛然向上一跃,双掌再一次合十,凶猛的一拍!

“轰隆……”这一声如炸雷般的响动,让老者彻底安心了,他双手合十,在半空掉落,重重落地掀起尘埃无数,他自是叹息一声:“尘归尘,土归土……”

这一落寞的表情,好似在可惜云书这一天之骄子就此陨落。

可就在这时,老者忽的脸色一愣,他合十的手心当中,竟传来了一股令人不敢置信的恐怖力道。

他的双掌,被一个在他看来细小如蚊虫的东西用力的给缓缓推开。

“这……”

鲜血如注的云书撑开老者巨大手掌,露出狰狞如鬼的表情:“我去你姥姥的!!!”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