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万古邪帝第33章武林大赛扑苍

2018-11-08 17:20: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万古邪帝 第33章 武林大赛 扑苍!

三十六号擂台的观众,明显要比其他擂台沉默了许多。

因为擂台上的周朝阳,在裁判刚宣布开始后,就朝所有人展现了他高傲的一面。

三招之约,如一记当头霹雳,劈得所有人不得不噤若寒蝉,抬头仰望太阳一般的周朝阳。

周家在汴梁,甚至在整个宋国都很出名,实际上,周家才是宋国真正的武林第一世家,因为周家所有的男丁,几乎都是三大派的弟子。

这样一个融合了三大派的家族,其武学兴旺程度绝不是寻常世家可比的,即使三大派规定不许将本派功法外传,但切磋行不行?

这一切磋久了,即使不知道功法,也知道如何应对,如此一来,周家子弟眼界之广,武学涉猎范围之深,远远超过寻常的三大派弟子,这种深厚的底子,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想象的。

周朝阳,十五岁,蛮力境九层,周家这一代武学天赋最好的天才,本来去年他就能被三大派之一的刀魄门特招入门,可他拒绝了。

“我想要的,自己去拿!”

这句话传遍了汴梁城,刀魄门不仅没有生气,反倒给足了周朝阳面子--拿下比武大赛第一,将你作为刀魄门少门主培养。

这是一个承诺,但在汴梁城武者眼里,这是早已确定的事,哪怕周家上头还有个许家,可许家除了许展堂,没人能与周朝阳比肩。

所以,整个汴梁城都将周朝阳当作了内气境以下第一人。

沉默的气氛中,邪****周朝阳走去,习惯了节约使用体力的邪天,走得老老实实,步子稳得不像话,仿佛每一步都想在地上踩一个窟窿。

在众人眼中,这种沉重的步伐,只能说明邪天功力不到家,真正的高手,迈步如猫,行路如虎,脚踩浮萍,却重逾千斤。

当邪天走到周朝阳身前五尺时,就连中立的裁判都不由自主地微微摇头,光从邪天走路的方式来看,战局已定。

让观众留下来继续观看的,绝对不是邪天能否将周朝阳打得晃一下,更不是邪天能否上演惊天大奇迹,将周朝阳击退半步,而是想看周朝阳在承受三招的过程中,会用何种精妙花哨的招式,在装逼之余,将邪天击败。

盼望着周朝阳最耀眼的一击,三十六号擂台更显沉寂,沉寂之外,却是逐渐变粗的呼吸声,光是这种等待,就足以让所有观众热血沸腾,浑身颤抖。

这就是周朝阳的魅力所在。

见钱眼开的贾老板,是唯一不看周朝阳的观众之一。

他心不在焉地看着邪天,一会儿抱怨周朝阳赔率尼玛太低,只够赚回早饭钱,一会儿又担心邪天受伤,今晚摇不成骰子,纠结片刻之后,他双眼一亮,仿似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顿时扯开破喉咙喊道:“打一拳就成,输得漂亮一点!”

“三招?”邪天回头看了眼贾老板,随后看向周朝阳,确定道。

周朝阳罕见地皱起了眉头。

却不是他从邪天身上看出了什么,而是他武学知识非常人能及,看出邪天元阳极度匮乏,显然是早早就破了童身,这种人若打自己一拳,很大可能会被自己震成重伤。

“算了,本公子素来一言九鼎,今日却要为你破例!”周朝阳不爽地摇摇头,指着邪****裁判喊道,“这小子元阳匮乏,小爷怕三招下来他自己被震死了,改成一招吧,若我身子晃了,我输!”

邪天微愣。

就在这时,裁判台上高坐的宫老忍不住站起身来,踌躇片刻后,他无可奈何地再度坐下,精光四溢的眸子,死死盯着邪天。

他眼里没有邪天,只有一只缓缓站起身来的,撼天之熊。

三十三号擂台上,陈勤兴奋地握了握拳头,在裁判宣布自己获胜之后下台,会同陈强,朝三十六号台跑去。

“邪天的对手是谁?”

“不清楚,不过我相信邪天会赢。”

“哈哈,那是,邪天只能败在我陈勤手上!走!”

邪天平静地看着周朝阳,嘴唇微微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可最终他没有选择开口,而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寸,两寸……

他退了四寸半的距离,仿佛觉得这个距离最合适,不由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空气挥舞了几拳,不知是在热身,还是如其他武者般,开始前都会耍一套花架子装逼。

周朝阳脸色通红,仿佛在忍受什么,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赶紧举手喊道:“裁判,暂停一下!”

裁判一惊,以为周朝阳怎么了,赶紧奔上擂台,刚上擂台,他便听到了震耳欲聋的爆笑声。

蹲在地上的周朝阳,因为邪天挥舞的那几拳,肚子都笑痛了,好半晌,才在邪天与裁判呆呆的注视下站起来,抹了抹眼泪,颤抖道:“开开,开始吧。”

殷合也被三十六号擂台上的诡异搞懵了,喃喃问道:“那两小子搞什么呢,一个古怪后退,装逼挥拳,一个莫名其妙大笑,真让人不省心。”

宫老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眸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多,此时此刻,他有种冲动,那就是宣布周朝阳的一招之约无效。

直到周朝阳呼吸平缓,裁判才缓缓下了擂台,邪天知道裁判是想让周朝阳恢复正常,否则本就不公平的战局,就变得太不公平了。

“开始!”

周朝阳闻声,双手护腰,双腿如柱,光是下蹲之势,就弄得擂台上尘雾滚滚,尘雾散去之后,观众眼里没有了周朝阳,只有一个矗立大地数百年不动的囚牢。

此功法名为,囚魁马!

邪天闻声,仰头闭眼。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头仅靠后肢而立的熊。

熊首也学着邪天模样,仰望苍天,并嗷嗷叫着。

于是邪天也学着熊,默默对天地说出了两句话。

“地有不平,老子就碾平你!”

“天有不公,老子就掀了你!”

话音如雷。

轰得邪天战意颤身!

轰得邪天气血激荡!

轰得邪天,睁开了那双无天无地的眸子!

周朝阳脸上的轻视,在他看到这双眸子时,僵硬了。

随风起舞的尘雾,在邪天睁开眸子时,凝固了。

宫老颤巍巍地站起身子,颤抖地伸出右手指着擂台上的邪天,嘴唇也抖动着,仿似要说什么,可突然降临的震惊,让他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知是何物,突然降临宋国帝都汴梁城比武场,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所有人的心,控制了所有的人的呼吸。

三十六号擂台周围的人,感觉尤甚。

就在众人感觉憋闷之时,清亮的声音响起,解开了束缚众人的枷锁。

“扑苍!”

邪天平举的右掌,就这般平平淡淡朝周朝阳胸口推去,如同他老实巴交走路的模样。

可就是这种模样,让一种撕天裂地的气势,自擂台扑腾而起!

瞬间污水池堵漏
,三十六号擂台之上,厉风呼啸,飞沙走石!

呼啸的不仅是厉风,还有一声蕴含无穷惊愕、恐惧的惨叫。

飞走的不仅是沙石,还有一个矗立大地数百年不动的囚牢。

惨叫,出自周朝阳之口。

囚牢,乃是周朝阳所立。

收回右掌,邪天静立,看着空中的周朝阳下落,噗通一声掉落在地。

他目测了一下,按照周朝阳的一招之约,自己赢了,因为周朝阳退了三十二个半步,按照擂台的比武规则,他也赢了,因为周朝阳掉下了擂台。

所以他看向裁判,等待结果。

可惜,没人在看他,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周朝阳的身体,先是一上,然后一下,最后,呆若木鸡。

陈勤和陈强也看着一具人体,从他们头上飞掠而过。

“他好强,又有人被他打飞了。”陈强看着昏过去的周朝阳,羡慕道。

“很正常。”陈勤有些兴奋,瞥了眼周朝阳,淡淡道,“像这种不经实战的汴梁富家公子,就是如此不经打。”

不知天高地厚的两句话,如雷一般劈开了三十六号擂台的僵局,可惜邪天还是没有受到关注,所有人,包括裁判,都看向了大言不惭的陈氏二人组。

一个蛮力境七层的普通少年武者,一个蛮力境五层的残废,他们说宋国武林第一世家的第一天才周朝阳,是不经打的富家公子……

当众人看清二人的修为时,不得不用莫大的毅力赶走脑袋中强烈的晕眩感,但下一刻,他们就发现二人说的好像没错,周公子刚不就是被人一掌打飞了么……

直到此刻,三十六号擂台周围的无数张人脸,方才唰唰唰转向,齐齐看向面色平静的邪天。

裁判瞪大了双眼,张了张嘴,想说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周公子怎么可能输等等之类的话,可惜他说不出口,因为周公子的落败,已将他的魂魄吓到了九霄云外移动篮球架

他仿佛还记得,邪天上台之时,他怜悯地看了眼对方,他仿佛还记得,周朝阳说三招之约时,他想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周公子厚道仁义,不占便宜。

周朝阳真的没占便宜,因为只一掌,对战便有了鲜明的结果。

邪天疑惑地看着裁判身子朝后倾斜,就要摔倒,等他想过去拉一把已经迟了,不过不用担心,陈氏二人组很贴心地接住了裁判。

“喂,裁判,究竟是谁赢了?”

裁判的嘴唇翕张了几下,结巴道:“邪,邪,邪……”

“哈哈!邪天,你胜了!”

陈氏二人组咣当一声将裁判丢在地上,会同下了擂台的邪天,兴高采烈地离去。

“邪,邪,邪门儿了……”裁判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昏死过去。

裁判台上,宫老回头看了眼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不可置信的殷合,摇了摇头,沉重地叹了口气全自动凉皮机

“三十六号擂台,周朝阳落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