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客徒呓语第七十二章寻找记忆

2018-12-03 16:31: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客徒呓语 第七十二章 寻找记忆

列车飞驰,窗外冬季的景色别有一翻风味;

庄风出行习惯乘坐列车,而不喜欢搭乘航空器;虽然搭乘航空器的速度更快也更节约时间;但是庄风却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喜欢那列车奔驰在这缙国大地上所展现的江山无限美的风光;

江州开往萍州的列车上,庄风正跟包厢的窗口边上静静的坐着,手中习惯的燃着香烟,似乎正沉醉于窗外那所谓无限的风光;

徐卫杨霖则跟旁边玩着两个就可以玩的纸牌游戏;

徐卫跟那玩着纸牌,看了一眼庄风,转过头来低声的说道:“你说少爷这次又是去找什么人?”

“女人;”杨霖随口的回应着;

“废话;”徐卫跟那儿颇有些无语感的说着;

徐卫杨霖与庄风相处得太久太久了,虽然庄风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庄风那幅思念颇深的神情,这一路上的徐卫杨霖又不是瞎子,跟那儿早就看得出来,也猜想着庄风这次出行应该是要去找什么人的;

“难道真是去跟周少团年的?”杨霖回应着徐卫;

“找周少应该去庭州,我们现在坐在去萍州的列车上;”徐卫颇有些话不投机的模样;

“话都让你说了,还问我干嘛使?”杨霖反问着;

徐卫看着杨霖,跟那儿摆出一幅懒得理你的模样;

随着列车到站的广播声,列车到达萍州;

徐卫看着庄风还那样坐在那里,跟那儿站起身来,走到庄风的旁边,出声说道:“我们到了;”

“少爷?七哥?”看着庄风没有反应,徐卫又跟那继续的说着;

庄风终于是有了反应,收回思绪跟那儿问道:“到了吗?”

“到了;”徐卫认真的回答;

“那走吧;”庄风说道;

随着庄风说完,徐卫杨霖也随着动起来,收拾着行李准备下车走人;

庄风徐卫杨霖下车出站,杨霖便跑去租车;

在杨霖去租车的时候,庄风站在萍州车站广场上跟那儿自言自语的说感叹了一句:“我又回来了,你还在吗?;”

徐卫没有搭话,只是在旁边看着;

不多时间,杨霖租着车驶到庄风的面前;庄风徐卫也随即上车;

“去萍州师院;”上车之后,庄风跟那儿平静的说了一句;

随着庄风的话,杨霖也驾着车出发;

庄风到萍州来,确实如同徐卫杨霖猜测的那样,这确实是到萍州来寻找人来的,而且也确实是找一个女人;

四年前的庄风相识了一位名为采薇的女孩子;那时的庄风属于难得的有些悠闲的清静日子的过活着,而那时候的采薇则还是这萍州师院的学生;

庄风与采薇相识,莫名的或者说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庄风对采薇动了心;这是庄风在其妻子去世六年之后第一次对另一个女孩子动心,跟那儿还颇有些爱之深的味道;

或许吧,庄风欠下的风流债有些多,欠债多了那自然也会有着相应的报应的;以至庄风跟那儿动了真情的时候,偏就是那悠闲的生活结束的时候;

庄风在那个的夏季里又开始与人拼杀,也又一次的开始了颠沛流离;庄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处境,那样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庄风无法去追求他的挚爱;

庄风这人有时候就是太过的理智,在自己那颠沛流离的生存状中,认为自己无法给予采薇什么,于是跟那儿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的与采薇提出了分手的话语;

如果说只是庄风一厢情愿的爱着采薇的话,那庄风这样做也就是他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只是采薇也同时爱上了庄风,属于两情相悦;

这样一来,庄风的所作所为就不仅仅是自作自受,而且还将采薇得刺得伤痕累累;

世事不如意者十之九九,庄风这样做那也是不得已,或是流行的话说就是在最无力的时候遇到想要照顾一生的女人;

试想一下,那时候的庄风正处于被人追杀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而采薇还处于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时代;

庄风想要活着也需要活着,因为庄风如果被确认死亡的话,那么与庄风相关的那些还活着的兄弟友人亲属们将被缙都赶尽杀绝;

庄风必需得要活着,这必需得要的活着的庄风,又怎么去与采薇相守?或者说庄风将采薇引入到他那颠沛流离的生存状态之中?

或许有人说为了爱情什么都可以抛弃,包括生命;或许吧,年轻时候的庄风相信这个说法,因为庄风与他的妻子就是共同经历生死走过来的;

也或许正是因为庄风与他的妻子共同经历过生死才走到一起,那样的经历太过伤痛,所以庄风不会再去连累其他的人,特别采薇这位让庄风在其妻子去逝多年后唯一动了真情的女孩儿;

庄风着实做不到打着爱情的旗号将采薇带进那颠沛流离的生存状态中去,于是庄风也就自然而然的注定会失去采薇,那份感情也会随之逝去;只是庄风的心中却无法放下,无数次的想着有一天能够再次见到采薇,将其拥入怀中;

当然这只是一种呓语般的奢求而已;或者说庄风也知道自己伤得采薇过深,并没有去奢求能够继续的拥有采薇,只是奢求在有生之年再见采薇一面,将其拥入怀中一次,那么些生就再无遗憾;

时隔多年,世事变化,庄风重新回到江州,重新撑起庄氏家族;庄风也得到了暂时的平静生活,当年那样的奢求,庄风想要去实现她;

庄风带着那无数次呓语采薇的梦,在这个冬季里终于再次到达萍州;

萍州师院,庄风与采薇相识的时候,采薇还在这里念书;

庄风再次到达萍州师院,看着那些熟悉的事物,心中颇有些复杂的滋味;

校园依旧,寒假期间有些冷清;原本这里养着的些动物也不见了踪影,颇有些清冷的味道;

庄风没有说话,只是燃着烟,沉默的走在校园里,打量着那些熟悉的景物;

看着庄风的沉默,徐卫杨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靠近庄风,而是处在让庄风在他们视线范围的距离里跟着;

徐卫远远的看着庄风站在食堂哪儿燃着烟,跟那儿与杨霖说道:“你说少爷要找的人会不会是我们的新女主?”

“不是;”杨霖随口的说着;

杨霖的话让说得颇有些肯定的模样,这让徐卫有些疑问;

“十年的时间里,少爷是怎么过来的,虽然没有跟我们说过,但是我们是怎么过的,你应该知道吧;我想少爷那十年过得很难,比我们还难;在那样的生存状态之中,怎么可能会留得住一个女孩子;”杨霖颇为认真的说道;

徐卫明白杨霖的话,从庄风到达这校园,就换着一幅颇有些沉重或是思念颇深的神情;徐卫从庄风的神情看得出庄风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颇深;

十年的颠沛流离,庄风是不会让一个还处在学生时代的女孩子跟着他去过颠沛流离的生活的;

“我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女孩儿;”沉默中,杨霖突然跟那儿说了一句;

徐卫看着杨霖突然说这么一句,似乎并不惊讶,跟那玩笑似的说了一句:“看不出来霖子你还是个多情种啊;”

杨霖笑笑,颇有些苦涩的模样,没有再说什么;

“十年呢,谁没有遇到过呢;”徐卫看着杨霖那有些苦涩的笑笑,跟那也是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随着徐卫的话语,杨霖看了看徐卫,难得的看到徐卫没有平日里那不太正经的模样,而是一幅与庄风相似的神情;

徐卫也看着杨霖,学着杨霖堆起一个颇为苦涩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随着庄风继续的逛着校园;

庄风逛这校园看得很仔细,花费了半日的时间才走完,天色也暗了下来,进入了夜晚;

入夜,庄风与徐卫杨霖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似乎是受庄风的影响,是夜并没有闲聊过多,只是各自安顿休息;

清晨,庄风与徐卫杨霖再次出发,按着庄风的说法是去萍州下边的一个县府;

杨霖驾着车,徐卫在副驾上沉默着,庄风习惯的将头枕在车窗边上;

到达县府,庄风领着徐卫霖到达一所乡镇中学,然后庄风又跟那儿仔细的逛了一圈;

如今的采薇就是在这间乡镇中学做一名教师的;虽然庄风离开,却并未放下,偶尔也会去探听一些关于采薇的消息,也就知道采薇在毕业后到了这间乡镇中学做了一名教师;

采薇成为一名教师,这也算是在庄风预计之中的,萍州师完毕业,除了做教师,其他的选择并不算太多;

庄风跟采薇工作的地方逛完之后起程去了萍西;

“去萍西要不通知周少一句?”在去萍西的路上,徐卫跟那儿问了一句;

萍西已经处在萍州的边境,与庭州相连;所以徐卫才会有此一问;

“不用,在萍西住一晚就去庭州;”庄风回应了徐卫的疑问;

庄风说完,徐卫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次出行对徐卫来说,那是跟着庄风出行以来最沉闷的一次;

傍晚时分庄风与徐卫杨霖到达萍西,按着庄风给的地址,杨霖将车停靠在路边上;

庄风下车,四处打望了一下,习惯的燃上烟;原本颇有些凝重的神情也换作了期盼模样,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四处走走;”庄风燃上烟,跟那儿出声说道;

随着庄风的话,徐卫杨霖也随着庄风,跟那街头上随意的闲逛着;

庄风没有说要找什么人,徐卫杨霖也只能是跟着有些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庄风看似闲逛着,却不停的打量着周围走过的每一个人;

是的,庄风是在寻找采薇;庄风其实并不知道采薇的家庭地址,只知道大概在这个周围,就如同庄风无数次呓想的那样,在这里寻找,如果有缘的话,或许会遇到采薇;

大多数人都会有一个晚餐后散步的习惯,庄风正跟那儿祈求采薇也会在晚餐后出来散步,然后让他给遇上;

庄风带着徐卫杨霖一直逛到深夜,并没有遇到采薇;这让庄风颇有些失望;

入夜已深,想来采薇已然是睡下;庄风也放弃了继续去偶遇,让杨霖就近找了个酒店住下;

“有话就说;”晚餐时庄风看着徐卫杨霖那幅欲言又止的模样,跟那儿问着;

“这是找人?”徐卫有些迟疑的问道;

“找位美人;”庄风回答;

看着庄风似乎不再那样的沉重模样,徐卫也来了兴致,跟那儿继续的问道:“谁?”

庄风看着徐卫那好奇的模样,也就将他与采薇的事说给了徐卫杨霖听知道;

“我这样做是不是很傻?”庄风说完与采薇的事,跟那儿问着;

“是挺傻的,连人家的具体住址都不知道,就在这个范围里去偶遇,而且还是在这大冬天的;”徐卫不客气的说着;

“我也觉着挺傻的;”庄风笑笑,并不介意徐卫的话;

杨霖看着庄风那笑笑的模样,跟那儿有些不忍的模样,却并没有说什么;

庄风确实挺傻的,不知道采薇具体的住址,只是凭着记忆中采薇大概说过的距离如今庄风所在位置几分钟的学校地理环境,然后就跟那儿去偶遇,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傻;

几个钟的路程,听上去似乎并不远;可是以这几分钟的路程为半径辐射出去的范围那可就太宽广了,那能够偶遇到的机率着实太小太小;特别是庄风甚至都不敢确定采薇在这寒假是否有回家,如果没有回家,那庄风这做法,可就真是让人懒得说了;

庄风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寄希望于采薇有在这个寒假回家,而且还有那么半丝的兴致会到她曾经学习生活过的地方逛一逛;

“如果她有别人了,怎么办?”杨霖在沉默中突然说了一句;

随着杨霖的话,徐卫最先反应过来,随手就是一个巴掌拍在杨霖的脑袋上,同时嘴里还说着:“乌鸦嘴;”

“霖子,你想多了;小薇本就有其他人了的;”庄风笑笑的说着,只是怎么听着都是有些苦涩的模样;

庄风其实一直都知道采薇已经有了其他的人,这也正常,青春正盛的女孩子身边总是会有着许多优秀的男孩子环绕着的;

“那还要去寻找?”杨霖没有理会徐卫,跟那儿继续的说着;

“从我说出断绝那一刻开始,就再不奢求能够继续,只需要再见一面就成,那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庄风平静的说着;

“无聊;”杨霖罕见的跟那儿说了一句与平日里不一样的话语;

“我也觉着挺无聊的;”庄风笑笑的说着,似乎并不介意杨霖的话;

“反正也是无聊,就陪着七哥无聊一回;”杨霖似乎是有了徐卫附身的感觉;

随着杨霖的话,庄风跟那儿笑了起来,笑得颇为的高兴;

“原来霖子也不是天生就那样啊,也会这么不正经的;”徐卫看着庄风笑着,跟那儿打趣着杨霖;

杨霖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对于徐卫的打趣没有做出反应,只是继续未完的晚餐;

吃过晚餐,庄风与徐卫杨霖都各自休息;

清晨徐卫杨霖又跟着庄风出去偶遇;

第一天没有偶遇到采薇,第二天也没有偶遇到采薇;第三天,第四天,……

整整一周的时间也没有偶遇到采薇;

一周的时间里也没有偶遇到采薇,这让庄风颇有些丧气;

“或许我们没有缘份吧;”庄风坐在车头上,燃着烟,跟那儿颇有些丧气的话语;

“谁说的?”徐卫跟着接了一句;

“七哥说的;”杨霖接着;

庄风听着徐卫杨霖的话,知道是在为庄风支持着,跟那儿也笑着,继续打量着走过的每一个人;

又一周的时间过去,庄风依然没有能够偶遇到采薇;

“年节将至,他们应该会出来采购过节的物品;”随着时间流逝,杨霖依然坚持着支持庄风;

“对啊,去附近酒楼看看有没有订购年夜饭;”徐卫似是想起了什么,跟那颇为兴奋的说道;

“我知道采薇,不知道她的父母;”庄风跟那儿说着;

随着庄风的话,徐卫颇受打击;

“也可能是她去订购;”杨霖继续的扶持庄风,跟那儿说着;

还没有等到庄风或是徐卫接话茬,杨霖又继续的说道:“我负责去查看酒楼;”

“年夜饭一般会在家里自己做的;”庄风看着杨霖跟那儿蠢蠢欲动的模样,又跟那儿接着说道;

随着庄风的话,杨霖也泄了气,一幅没精打采的模样;

“再等一段时间吧,等到开学小薇去上班了都还没有遇到的话,那就真的算是缘份尽了;”庄风看着泄气的杨霖,跟那儿说着;

徐卫听着庄风的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跟那儿出声说道:“为什么不去学校?”

“影响不好;”庄风平静的回应了一句;

庄风曾经无数次呓想着再见采薇一面,自然也是有呓想到去采薇工作的学校的,毕竟比之在采薇的家乡附近去偶遇,那在工作的地方更容易寻找;

只是庄风自身的情况自己知道,以庄风的身份贸然的闯去学校,那样对采薇的工作影响太大;而且庄风并没有更多的奢求,只是希望再见一面,如果闯到学校这样的环境里,着实有些不太妥当;

庄风的话,徐卫听得明白,杨霖也听得明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庄风看着徐卫杨霖不说话,跟那儿燃完烟之后,出声说道:“走累了,上车;”

随着庄风的话,徐卫杨霖也随即上车,还是由杨霖驾车,跟那儿绕着圈儿的逛着;

年节将至,街上的人们也都开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人流量也比之前一周要来得更多;

庄风没有与平常那样有气无力的将头枕在车窗上,而是跟那儿燃着烟,聚精会神打量着视线范围里的每一个人;

“停;”杨霖正驾着车缓慢的行驶着,突然间听到庄风的声音,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随着庄风的话语,杨霖跟徐卫都打着精神四处观望着周围的人,想要找到庄风需要找寻的人;

庄风突然叫停,想来是看到了他所需要去寻找的人,这个徐卫杨霖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反应过来,然后就四处打望,因为没有见过采薇,这四处打望,也没有什么结果;

打望没有结果,徐卫杨林好像是才想起什么来着,跟那儿下了车,走到庄风的车门边上,然后顺着庄风的视线看过去;

这次徐卫杨霖倒是找到了庄风所需要寻找的目标;

人来人往的街头上,人们提着大小的包装礼品,有自己用的也有年节用来走亲访友的;

顺着庄风的视线,徐卫杨霖看到了一对情侣模样的一男一女;

那男的虽然只是在街上随意的走着,却也身形挺直,步履沉稳,手里提着大大小小那不少的物品,却显得颇为的轻松,看那身形似乎是位军人;

那男人的身旁随行的走着的女孩子,属于那典型的青春正盛的美女,与那男人随意的走着,同时似乎还在说着些什么,脸庞洋溢着颇为幸福的感觉;

徐卫杨霖看到之后,跟那儿在心中有些失望;还以为庄风是遇到了什么惊为天人的仙女级别的美人,结果却也普通得紧;

虽然徐卫杨霖也知道庄风所要寻找的就是那位美女,看上也确实挺漂亮的,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看着也颇为的清雅,只是这样的美人在徐卫杨霖看来,那也是属于普通级的人物;

徐卫杨霖心中的想法,却没有敢说出口;因为他们发现庄风已经完全的沉迷进去,如同失了魂一般,连手上的烟头都烫着手指了也没有反应;

许久,那对情侣就快要消失在庄风的视线之中的时候,庄风才跟那儿反应过来,出声说道:“跟上他们;”

随着庄风的话,徐卫杨霖也随即上车,还是由杨霖驾着车缓慢的跟随着;

“七哥;”杨霖驾着车,徐卫跟那儿出声说着;

“说;”庄风盯着采薇,头也没转的说道;

“不过去见见?”徐卫继续的说着;

随着徐卫的话,庄风终于算是从那迷恋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庄风习惯性的燃上烟,在烟燃过半的时候才出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该怎么相见;”

做标书公司
玻璃钢仿古瓦
分板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