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龙魄原型体第四百四十六章真正的魔法师与日从

2019-01-13 17:29: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魄原型体 第四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魔法师与日本武士战俘的事务

或许绝大多数人在经历过各种电影与游戏、甚至是国内络上绝大多数套路烂俗小说的影响,都以为魔法师、巫师、魔法使等等靠施放魔法为主的职业人士普遍身体羸弱,

龙魄原型体第四百四十六章真正的魔法师与日从

严重缺乏体能锻炼之类的,耗尽了魔力后的他们在单体战斗力上很可能连一个赤手空拳张牙舞爪的女人打不过。

然而事实证明,这些有着如此既定印象的人完完全全想错了,而且错得相当离谱:但凡能够学习魔法的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他们的身体必须能够对于周围无所不在的各系元素进行共鸣与产生感应,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通过冥想在自己的身体内存储各系魔法元素与经受得起施放魔法时相应的元素对于自己躯体的冲击......单单只是这些,真要是换成所谓“身体羸弱、体能差劲”的法师上来的话,分分钟会在施放魔法后轻则重伤、重则嗝屁,完全不是在开玩笑。

其他的魔法师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施法职业冯龙德不清楚,但他非常了解条顿帝国时期以及条顿帝国建国前那个被称为黑暗时代的岁月里,魔法师、往生法师以及神圣教廷的圣职者等等施法职业的人士都不约而同地拥有锻炼身体增加体质的相关训练,就强度与训练量而言也就比正规的骑士训练要轻松得有限......不光光如此,只要是需要施放魔法的职业的人士,他们都会跟骑士训练某种战技技巧一样不断反复练习某个魔法,除了要将其磨练到融合为自身本能的程度之外,为的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反复地经受不超出自己身体承受极限的元素冲击力道,渐渐适应越来越高强度的元素冲击力道: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施放更加高级的魔法或者更加大型的魔法时承受得住那种恐怖的元素冲击力道,顺利地将魔法施放出去而不是被汇聚在自己体内的各系元素引爆自己的身体。

所以由此就可以看出,甭管是魔法师、巫师、魔法使、往生法师还是圣职者,所有需要施放魔法的职业人士都需要他们自己拥有不错的身体素质,不然根本就承受不了各系元素――可能他们与长年累月专门锻炼自己的身体与训练战技的骑士或者其他职业的人士比起来还是差距很大,但绝对要比普通人强壮得多,不然按照那些人认知里的所谓法师特点,岂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以为每天做点俯卧撑就算辛苦锻炼的废宅全都可以去练习魔法成为魔法师了?哦,或许他们可以成为那种设定里的“魔法师”,估计还能修炼成所谓的“大魔导师”也说不定,不过真正意义上的魔法师就免了吧,真当自己不努力就可以各种DIAO炸天啊......

别的且不说,就冯龙德目前所了解到的与看到的,在条顿营地里,卡洛琳这个身为幽冥魔姬的自家老妹就是一个魔武双修类型的家伙,拥有无比伦比的魔法运用技巧的她在战技方面上也同样不俗,别忘了冯龙德最开始在战技方面的训练就是由她来指导的,那时候他没少被她打得满院子乱跑......巫妖法师们的情况也差不多,普遍都是铁皮巫妖躯体强度的他们就身体素质而言也不比亚尔曼等卫队骑士们差太多,多多少少都会一些冷兵器的相关战技,只不过他们更习惯使用各种各样的魔法进行战斗或者加持己方正面状态与给敌方人员加持负面状态罢了;除了条顿营地里的这些家伙们,冯龙德也见识过幻想乡里的那几个最为著名的魔法使,发现似乎除了魔理沙这个一直想着成为真正魔法使的还身为人类的准魔法使之外,像帕秋莉与爱丽丝在某种意义上都算绝大多数人以为的那种魔法师:帕秋莉有哮喘的毛病,有时候会因为哮喘发作而导致吟诵的魔法咒语发生错误从而施放不出魔法来;而爱丽丝自身的魔法水平只能说中规中矩,她最为擅长的是操控由自己制作而出的大批人偶进行作战,对手真要是能硬扛着她操控下的人偶各种攻击冲到她身边打近战的话,那么爱丽丝完完全全就处于挨打的处境了......

刨去这几位最为出名的魔法使之外,冯龙德还见识过的类似的施法职业人士也就只有灵梦那个无节操红白巫女了......虽然他与灵梦之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真正动起手来的时候,不过就凭冯龙德自己经历过好几次高强度战斗与大规模战争的经验来看,灵梦或许平常看上去懒懒散散的还特别贪财,但一旦认真起来的话,实力绝对没得说,毕竟博丽巫女的职责就是维持幻想乡的平衡与安宁,可能这一代博丽巫女在个人脾性上确实有很多问题......但这并不妨碍到她的强大,所以冯龙德一向对于这个平常看上去满脑子都是香火钱的家伙都很重视,而不是跟那些烂俗套路络小说里的所谓猪脚们只想到泡了,这种级别的家伙岂是能去泡的,没反被阴阳玉与御币揍成翔就很不错了.....

“靠,自己TM的怎么老是想着想着正事就想跑偏了......”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已经大号彻底完毕的冯龙德把马桶冲干净后站了起来把裤子提上,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现在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去处理,还是赶紧多想想它们好尽早都解决完吧,不然今天就别想休息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吃完早饭也洗漱完毕的冯龙德扫了一眼自己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确认自己房间内的卫生与收拾都整理完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重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而没有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假寐着继续在灵魂之心内通过与自己属下的所有往生者的灵魂联系来处理其他事务。

战利品的事情刚刚解决得还算圆满,但很快又一个问题挤到了他的面前:关于那数百名的日本武士战俘的一系列事情同样令人相当头大,还好算不上头疼的程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些日本武士战俘并没有想着逃跑或者企图攻击守卫的行为,只不过还是有很多相当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说不上是好是坏,但绝对令人觉得够折腾的。

首先就是这么一大群日本武士战俘的安置问题――冯龙德让他们投降的时候就说过,只要投降,就会享受到符合他们地位的待遇并保障生命安全,再加上盐月川那个率领他们的年轻大名亲自下的投降命令,所以这么数百号的日本武士才能够顺利地投降。

然而最开始的问题就出在把他们安置在什么地方住宿了:目前条顿营地第一层要塞城墙内的各种建筑设施都齐全了,而第二层要塞城墙内的各种建筑设施还在紧张地施工中,就连第二层要塞城墙都才刚开工,所以负责押运他们的卫队骑士们与条顿士兵们就只能先临时把他们安置在条顿士兵们的营区内,反正那里空着的营房到处都是,正好用得上,结果岔子就出来了――见到自己等人居然会被安排与他们眼中的“足轻”住在同样的房间内,有不少日本武士俘虏就开始抱怨了,不过很快亚尔曼这个卫队长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让有可能会引起骚乱甚至暴动的幺蛾子及时平息了下去。

身为一名昔日的条顿侠义骑士旗队长,现在还是君王卫队的卫队长,亚尔曼自然能够理解这些身份性质跟骑士有些相同的日本武士战俘的想法;不过理解归理解,条顿营地内现在符合他们条件的住房确实没有,总不能把他们安置到那大批空着的民房里吧?那里房间的条件也就比条顿士兵们住的营房好一些方便一些,真要是安置到那里的话保不齐会不会把个人去骚扰条顿领民们去......也不能直接丢进总部堡地下室内的地牢里去,且不说这么干会违背自家不死君王的誓言的问题,亚尔曼可是很清楚这么一大群日本武士战俘可是自家不死君王想方设法收编到自己这边用来增加军事实力的,自然不能按照那些同样被俘虏的敌方足轻一样的待遇来对待他们:现在为条顿营摆正自己的心态地的整体建设添砖加瓦的诸多工作人员与劳动力中就有他们的身影,虽说也算不上有严重的虐待或者恶整什么的,不过繁重的工作依旧让他们叫苦不已,反而那些被俘获的随军民工要更加习惯这种重体力劳动,并没什么怨言,或者说已经没有反抗的心了。

亚尔曼的处理方争赢了式就是带着他们中几个抱怨最厉害的家伙先去了一趟他们卫队骑士们居住的地方去看了看,让他们知道即便是实力强悍还拥有贵族身份的卫队骑士,在居住条件上也跟普通的条顿士兵相差并不是很大(其实是因为条顿营地建设住房的时候就没有太多的区别待遇,应有的功能像供水供电都有,要不是冯龙德带来的那些从外面世界弄过来的现代化物品顶多够他与自己的死党们用的话,天晓得他手下的条顿士兵们与卫队骑士们会不会开始享受到现代化生活......),现在身为战俘的日本武士们就更没资格要求太多了。

事实证明,这种处理方式很成功,尤其是建立在亚尔曼表示不服可以来比划比划的情况下......所以关于安置问题很快就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这些日本武士战俘在条顿士兵们的指导下也知道该怎么在分配到个人的房间内使用那些新奇的东西,比如说可以自由获得新鲜的纯净水的水龙头什么的,像供电方面的就只需要知道别乱碰省得被电死即可......

像安置问题只是最先出现的问题罢了,今天这些日本武士战俘的问题主要是饮食习惯的问题:与其说是问题,倒不如说是有点小骚动而已,因为即便是这些拥有低级贵族身份的日本武士战俘们,以前也很少能够吃到过于丰盛的食物,结果在负责看守关押他们的条顿士兵们按人头分发今天的早餐后就惊呆了......负责看守关押他们的条顿士兵们还挺奇怪,平时再常见不过的作为早餐的夹着火腿片与煎蛋的三明治、热牛奶、大米粥或者水煮蛋之类的食物居然能让这群抡起身份地位也该也不比卫队骑士们差多少的日本武士战俘们如此激动,总归不会是一直吃不饱饭吧?

其实这些这些瞎胡乱想的条顿士兵们算是猜对了一半,虽说在日本战国时代,低级的日本武士们抡起伙食标准的话还真比不上同时期欧洲的骑士们好,但也最起码吃得饱肚子;然而问题就出在双方开打前的那几天了,在大到没边的森林里可没有完整的后勤补给来源,哪怕是尊贵的日本武士们,吃到的东西也就是比手下的足轻与随军民工们好得勉强有限与管饱罢了......这么几天折腾下来再经历了昨天一番恶仗,现在能够吃到种类丰富、分量十足还热气腾腾相当新鲜的食物,这些日本武士战俘们能不激动吗?要知道当初窝在森林深处等待着自家主公进一步的命令的期间,有把个日本武士还因为吃到毒蘑菇而上吐下泻甚至毒发身亡,对于把荣誉看得比自个儿生命还重要的这些家伙们而言,他们宁肯抄起一双筷子向敌人发起冲锋都不能那么窝囊地死去。

对于现在还时不时出现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的日本武士战俘们,冯龙德也只能安排亚尔曼这个卫队长来全盘负责此事――毕竟亚尔曼在以前也是条顿军事贵族中的伯爵,对于贵族方面的事情再熟悉不过,用来处理这群日本武士战俘们正好合适。

“希望现在的投资在不久的将来能迎来第一批回报吧......”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头皮,躺在床上的冯龙德皱着眉头开始把注意力转向了其他事务上。(未完待续。)

徕卡ts09plus
折叠床垫好不好
什么是植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