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霸道少爷恋上我正文番外灵之永殇

2019-02-03 22:06: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霸道少爷恋上我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爹孩儿是受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霸道少爷恋上我全集阅读正文番外灵之永殇,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地上的人抽搐的厉害,喉咙里“嗬嗬”有声,面部扭曲狰狞,像厉鬼一般,临死之人大抵便是这幅模样,终于他的手无力地划过空气,永远的垂下......沐灵冷冷地看完,转身而去,原本极为宽敞的走道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刚才混战中留下的尸体,她从容地跨过,丝毫不回顾,这样的场景她自小便看过无数次,人早已变得麻木不堪,然而这次却不同,她或许很快就会变成这其中的一个。

今晚的海面并不宁静,就像现在的情景,处处酝酿着杀机。沐灵漫无目的地走着,船身猛然一个颠簸,她站立不稳,一个趔蹶差点摔倒。她扶住墙壁,艰难地直起身来,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了一抹鲜艳的红,那是她身上的血,腹部的枪伤痛得钻心,她死死地咬住嘴唇,把那剧痛生生忍了下去,她知道,一点点的声音都有可能引来敌人,然而,她更知道,再这样躲躲藏藏下去,即便k组织的人找不到她,她也会因为重伤不治而毙命。

横竖都是个死,她惨然一笑。她并不害怕,沐家的人铮铮铁骨,岂会畏惧死亡?然而心里总有一份牵挂,挥之不去。她闭上眼睛,自从沐家出事以后,哥哥心如死灰,一蹶不振,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瑞宁有孕在身,兼之茂一昏迷不醒,也不宜太过操劳,雪琦虽然能干,可是经验却少,难以挑起大梁,一直以来,沐家里里外外都是由她来打理,如今若是她也出事,沐家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毁了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无数个怎么办盘旋在脑海里,根深蒂固,她的头像要裂开一般。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

沐灵的指甲深深地掐入肉中,对于未来,她有太多太多的迷茫,自己危在旦夕,还要在这些事情上操心,好累,真的好累!她不愿再想这些事情,沐家再落魄,也总比她这个快要死的人好,她自嘲地想。

吃力地继续行走,这艘游轮异常豪华,造价数亿元,是林雨泽送给她的订婚礼物,如今却死气沉沉的像一座奢华的坟墓,她的坟墓。

人人都说林雨泽格外爱她,就算沐家遭此大劫,或许再无翻身的可能,也义无反顾地要娶她,真是感动的让人声泪俱下,堪称世间情侣的表率。

可是这终究只是世人所看到表象而已,他们的婚姻,撕开这温情脉脉的面纱,只剩下残酷的现实。

这场婚姻,无关爱情。

她早就知道林雨泽不爱她,可是这并不影响着她喜欢他,从小便是。依稀记得小时候,他们在一起玩耍,林雨泽总是那么的安静,不像她的哥哥沐睿宸,每隔几天就可以闯出一个滔天大祸来。他总是静静地拉小提琴,画画,而她,总喜欢这样看着他,看着他柔美的侧脸一点一点地融入和熙的阳光中,她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的融化,偶尔他转身,对她浅浅的微笑,或是轻轻的唤她,小灵。那样的温柔,似水一般。

他们的长辈(尤其是松江婆婆)从不避讳在他们的面前谈起他们的婚事,每每到这时候,她的心里总会涌起一阵异常的喜悦,她是豪门千金,知道喜怒不形于色,心里再甜蜜表面上也会装成若无其事,林雨泽也是淡淡的,淡淡的,好似真的不在意。那时的她总是想,他的心里也跟自己一样欢喜的很吧。

渐渐的,这场婚约成了一种默契,彼此心照不宣。

如果没有蓝静儿,这一切都不会生,她,林雨泽,哥哥,纱织......他们将会踏上另一场潮起潮落的人生。因为蓝静儿的出现,她才惊讶地现,原来温润如玉的他,也会为爱痴为爱狂。她从来没有看过林雨泽这样,那么温柔的眼神里,只装着一个女孩。

她看着他为了那个出身卑微的蓝静儿做出一件一件与他性子不符的事情,看着他跟哥哥反目成仇,看着他不顾生命的保护蓝静儿,看着他一次一次地受到巨大的伤害,看着他低头垂眸对自己说,小灵,对不起......

因为这,她生气,伤心,怨恨,甚至.....嫉妒。

蓝静儿毫不珍惜的那份守候,是她沐灵一辈子都渴求的温柔。

在哥哥跟静儿的感情里,他从来都只是一个牺牲品。

他伤心,她比他更伤心,每次看到他黯然神伤的模样,她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她多想上前去安慰他,抱住他,告诉他她有多爱他,可是在最后关头,她总是狠心离开。

她不是玉树纱织,她不会因为爱一个人而变得丧心病狂,不择手段,也不会毫无尊严地乞求对方的爱怜。

因为她是高傲的,这份高傲,对待爱情也是如此。

记得那次从云南回来后(第一部结局的剧情,寒假把第一部补完。),他向自己求婚,她的心里是快意的,他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然而,她却扬起了小巧的下巴,告诉他,“等到你真正爱上我的那天我才嫁给你。”,然后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那时她总以为时间还长,她可以等,等多久都没关系,他总会有忘记蓝静儿爱上自己的那天,她要他完完全全的只属于她一个人。

可是,这一天,她永远也等不到了。

想到这里,沐灵的鼻子一酸,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很少哭泣,即使是没人看到,她也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脆弱。她慌忙用手去擦,不经意间,看到了手上的订婚戒指。

他们最终还是要结婚了,在他还没有爱上她的时候。因为沐家,她是沐家的女儿,为了家族的复兴,她必须走这一步,饶是她再高傲,在家族面前,也不得不低头,世事真是无常,变着法子作弄大家。

订婚那天,他亲自给她套上了戒指,她却矜傲地告诉他,这次婚约只是逢场作戏,不算数的,事成之后,我们就得离婚。

还有句话她没有说出口,除非,你爱上我。

远处隐隐有人声,沐灵不得不拖着步子继续行走,还能坚持多久?她不知道。绕过几个门,她来到了甲板上,海风格外的凛冽,吹到脸上像刀割的一样,腹部的伤又剧烈地痛了起来,她打了好几个寒战。远远望去,墨蓝色的海面上空无一物,只有游轮上的灯暗暗的亮着,像她的生命,即将消逝。她抬头看天,灰暗的天空中,有一颗星子在天边闪着清冷的光芒,那颗星,多像他的眼睛,纯净又温柔。

她忽然一下很想他,她想起,今天与他的分别。

这次出行,是为了去找寻爷爷的一个故交,请求他的帮忙,为了掩人耳目,才乘坐这艘游轮的。早晨临别时,他满是担忧的嘱咐着她注意安全,他还对她说,等你这次回来,我们就结婚,这样我家的人也不会有异议了.......宸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一定要让他重新振作起来,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要......他有点犹豫,然而还是说了下去,我们还要救回静儿......

她突然一下很烦腻,重重地甩开他的手,不顾他无奈的面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讨厌从他的嘴里听到那个名字。

没想到,这竟然是他们的永别。

林雨泽是不会因为这个生她的气的,她知道,不管生什么事情,不管她有多么的任性,他都会包容她,或许正是因为这点,她才会在他面前这般肆无忌惮......

她现在很想跟他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

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原来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在伪装坚强。

林雨泽......真的.......好想......好想......跟你在一起...

好想.......好想......跟你.......结婚.....

.好想.....好想.......对你说......我爱你......

“oh,sheishere!”一声粗犷的声音赫然响起,已经有人现她了,沐灵看到两个强壮的男人向她逐渐逼近,她按住伤口费力站了起来,身为黑道小姐,她的拳脚功夫是极好的,即便她如今受了重伤。

这次她下了狠招,这两个金碧眼的美国佬很快便躺在了地上,气息全无。但是她知道,刚才的动静大的已经足够引来所有的敌人。剧烈的打斗让她一时缓不过气来,她趴在围栏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海浪如同凶猛的野兽一般,一浪一浪拍打在船身上,连带着游轮也一阵阵摇晃,脆弱的她无力地倚在栏杆上,像秋风中一只无助的蝴蝶。

自己就会这么死了吧?一定是这样的,可是,总觉得有那么一点遗憾,失血过多的她已经无法细细思索这份遗憾究竟是什么。

恍惚中,有什么东西碰到了她的脚,沐灵低头一看,是一部,仿佛是刚才那美国人的身上掉出来的。她沾满鲜血的手轻轻地拿起那台,那是一张生活照,一家四口人在一起,很幸福的样子,这份幸福,刚才被她亲手毁灭,在这场斗争中,有多少家庭因此而支离破碎呢?她摩挲着屏幕,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像春日里滋生的青草一般,迅地控制了她的整个思维。她站起身,飞快地在上按下了那串烙在自己记忆深处的数字。

她想要给他留言,他的号码设置了语音信箱。

有很多很多的人向她靠拢来,对她大声喝叫着什么,有无数把抢对准了她,她也毫不在意,她现在只想告诉他那些深深埋藏在她心底的话。

林雨泽!她大声地喊。

风声,海浪声,喧闹的人声都掩盖不住她的声音,有人开了枪,她不躲,腿上中了一枪,她却不闻不问,她只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喊,林雨泽!我爱你!很爱很爱很爱你!!!!

这句话,她在曾经在心里说过无数遍,如今终于.....有机会可以对他说出口。

无力地松了手,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无心去想他听到这条留言时的模样,她已经把她该做的全都做好。

爱他,就应该大声地告诉他。

漠然地扫过前面的敌人,往后一仰,整个身子飞出了栏杆之外。

即使是落在你们的手中,再无活路,我沐灵也是自行了断!!

死在海里,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吧!

整个人在空中飞翔,沐灵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轻松过,她觉得自己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开这个世界。

有人说人在临死前可以看到自己整个人生生的所有事情。

她看到了。

那些熟悉的画面一幕幕地浮现在了她的眼前,飞快地闪过她的脑海,像一部电影,只属于她的电影。渐渐的,那些画面变得模糊起来,她又看到了那片广阔的天,还有那颗明亮的星,两种场景交替着出现,慢慢地幻化出了林雨泽的脸,沐灵几乎要伸手去抚摸他了,他是那么温情地对她微笑,他对她说,小灵,别怕,我带你回家。

好,她轻轻地吐出这个字,终于笑了......

xx年xx月xx日,沐灵落海,下落不明。

后记:那日过后,king的手下回报,他说:“沐灵在最后的时刻,纵身跳入海中,我们前去打捞,可惜风浪太大,在海上整整一天都没有现她的踪影。”

king的手重重的往桌上一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是......”那个手下停了一停,“海浪那么大,水性再好的人也坚持不住,周围也没有船只经过,更何况。”他的话音里已经有了狠绝的意味,“那一块海域时常有鲨鱼出没,她还中了三枪......”

king毕竟明白他的话,微微地笑了出来,不再追究这件事。

我终于忍不住,掩面痛哭了出来。

---------------------------------------

沐灵的所有出场完毕,哦也~~~虐死一个人感觉真爽。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咸阳代理记账批发价格
星力九代
防汛移动泵车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