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不良少夫正文第185章羊入虎口

2019-02-04 05:11: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85章羊入虎口,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少阳昨天夜里就走了,去恒远拜访三省古董商会的使身边没人,未少昀还是降低了声调。

“恒远?那么远的地方也能管得着云宁的事么?”

“不是管,是寻求合作,未必知一旦稳定下来,还是能作为筹措资本的,少阳希望找到一些外来的资金增强我们的实力,我们要通过正当的商业手段让卫无暇心服口服,让他知道,未必知老板的位置并不是谁都能坐的。”

赫连容失笑,看昨天他们答应时的痛快模样,还以为他们真的准备放弃了,谁知转身就商量了对策,这两个人啊,还真都是不诚实的个性呢。

“少阳走了,如何向卫无暇交待?他要是知道岂会令你们如愿?”

未少昀摇摇头,“我始终觉得他这次回来不是为了未必知,所以你也得小心,好好照看奶奶,她好像听天由命了似的,我怕卫无暇让她磕头认错她都肯做。她年纪大了,就算以前做过什么事,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也不应该再受这样的对待。”

“我明白,”赫连容笑笑,尽量轻松地拍拍他,把奶奶交给我你还不放心?”

“就是因为有你在我才放心,无论多糟糕的情况你都有办法的,对吗?”

赫连容将笑容放大了些,点了点头。

其实她心里是没底的,面对着卫无暇,她始终没有胜过,除了那天晚上的“惊喜”。

但那样地胜利来得过于惨痛。赫连容不想再试一次。她要尽全力保全老夫人。同时又不能令自己受伤。

所幸。她知道卫无暇心里是愧疚地。对她有着一丝令人讶异地愧疚之情。这或许会成为她地一张王牌。她一直以为像他这样每走一步都要精心计算、都要规划安排地人居然也会有这种感情。他会伤害到人。从他决定展开报复地那一瞬间。他就应该明白。

为方便照顾老夫人。赫连容搬到体顺斋去。不想当天晚上。便见有下人搬着生活用具进了体顺斋地一间厢房。

赫连容问了问。却没人回答她。

未府原有地下人被卫无暇裁撤一空。现在在这里地都是他后带进来地。虽然换了新人难免令人不太习惯。但赫连容也不必再做什么当家。冷防地闲下来。倒还真有点不适应。

老夫人对这一切都无所表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在佛堂中诵经。看来她己经准备要接受卫无暇地打击报复了。

卫无暇到底什么时候住进体顺斋的赫连容也不知道,只在有一天起床后突然见着他从房间出来,微笑着同自己打着招呼。

赫连容本想上前说一两句义正言辞地逐客令,比如这里是女眷宅院,男子最好回避那类的。但后来想想,一来未府现在来说是人家地产业了,严格来说自己才是客,没什么立场同主人要求什么;二来卫无暇既然己搬进体顺斋,那就说明这是他己经决定的事,又怎会因旁人的一言半语改变主意?说不定他正等着自己说什么,然后趁机发难呢。

所以赫连容放弃了这一想法,不过两天之后,她不得不重新考虑。

其实这两天卫无暇的表现非常不错,每天上午出去,下午就回来喝喝茶、看看书、抚抚琴,一日三餐是一定不会缺席的,没有什么手段也不见什么报复,还偶尔在饭桌上说笑两句,没有表现出丁点恶意。

老夫人也不再像以前似的把自己关在佛堂里,甚至会主动关心卫无暇,就像他以前在府中做客时那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赫连容才更为担心。

老夫人时不时地问起萍娘的情况

卫无暇小时候地过往,甚至问及那个差点死在她手卫无暇自然一一作答,赫连容却明白这是老夫人在惩罚自己,不断地让卫无暇提醒自己,她当年地所作所为,对另一个家庭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所以赫连容不得不找卫无暇谈谈,希望他能搬出体顺斋。

“如果你只是想看奶奶愧疚,你己经达到目地了。”

卫无暇却失笑,“我要她的愧疚做什么?你以为提起那些事,我的心里会好过么?”看赫连容蹙起眉头,卫无暇朝赫连容走近了一步,“如果你早一天搬出体顺斋,我自然也不会时不时地在她面前出现。”

“我?”赫连容不解到极致。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定要留下老夫人?”

任谁看来,卫无暇的行为都是为报复,可现在摆明了不是,最起码,就算要报复也不是对老夫人。

“你……”赫连容心中动了一下,却不敢放任自己继续想下去,曾经体会过的危险感再次降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看来你己经知道了。”卫无暇满意地笑笑,“这样就好了,不然我一直不知该怎么开口同你说,你对我视而不见的样子,让我很难受。”

“那么……你当初提及嫣儿,是故意让我们误会你对她有恶意么?”赫连容挺直了后背,不让自己流露出丝毫落入圈套的惶恐。

卫无暇挑了下眉稍,算是默认,“我既然没除去她采女的身份,便不会自找麻烦,我那个皇上姐夫还是蛮喜欢美人的。”

“这又是你的掌控么?”赫连容泄气地轻笑一下,“果然啊,这就是你,没有目的的事情从来不做。”

卫无暇倒反问,“没有目地的事……为何要做?”

赫连容耸耸肩,“谁知道,或许为了有惊喜呢?”

提起惊喜,卫无暇的脸色明显差了些,轻抿着双唇,再欺上一步,“如果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惊喜呢?”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危险,赫连容急着后退,卫无暇也不追击,停在安全范围之内,“那件事……真的第一次让我感到后悔。”

“我很高兴你还有些人性。”赫连容不敢让自己放松,身子绷得紧紧的。

“所以我改变了主意,我会把未必知全部还给未家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明明是一个好消息,听在赫连容耳中却是那样的遥远而不真实,“你……想要什么?”

“不是要,是给,你该问,我想给你什么。”

“我不想从你那得到任何东西。”赫连容只觉得一阵心慌,“我要离开。”

“可以。”卫无暇踱上前来,在赫连容退开前伸手扣住她的手脑,“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去。

赫连容挣扎两下,便放弃了这种徒劳无功的作法,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到底是哪里不正常?是不是未家拥有的你都要夺走?你以复仇为名做了这些,你自己又得到了什么?”

卫无暇却摇摇头,“什么时候是报仇,什么时候是弥补,我分得一清二楚。”

“弥补?”赫连容几欲失笑,“谁想要?”

“你不想要,但不代表我不能给。”卫无暇温润一笑,“我卫无暇想做到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我可以逼你,老夫人、未必知、甚至是未少昀,他们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但我不想那么做,我要你心甘情愿的,接受我的弥补、习惯我在你身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ad/

正规星力客服
铝艺大门厂家直销价格
新凯德去毛刺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