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大风起兮云飞扬正文第十章床下二

2019-02-26 19:02: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我是老小白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全集阅读正文第十章床下(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周瑞是酒桌上的司令,才喝两杯,就嫌杯子小,喊来春花,换上大海碗。冯剑惦记床下三人的安危,所以只是拚命劝酒,不肯多言。张涛等哪里猜到这一层?虽说都觉得这个皮义明跟以前有些异样,只是想到他将要迎娶王国汉的丑闺女,肯定心情不好,懒语在所难免。又因他逃婚半年方才回来,知道他对这桩婚姻极为反感,所以大家都对这件婚事避而不谈,只是吆喝着喝酒。其实,冯剑是怕说话多了,露出马脚来。周瑞领头,卷胳膊捋袖子,把出酒桌上的手段来,几个人划拳行令,喝了个昏天昏地。冯剑见周瑞喝了一斤白酒,舌头涩滞,说话已不利索,便说啥也不让他喝了。周瑞诧异道:“大皮球!你家是没酒了咋的?我喝起酒来,就得喝醉。”哪知冯剑是怕他喝醉不走,跟他打通腿,所以才不敢叫他多喝。周瑞赌气,又要来一瓶酒,打开独自猛灌了一气。冯剑阻拦不住,暗暗叫苦,又不敢强劝,只好由着他们的性子喝,盼着他们喝过快走,此时他最担心的是景志刚的病情。这酒喝了两个多时辰,酒桌上醉倒了好几个。周瑞活跃,喝得最多,此时早已没了先前的威风,瘫倒在桌子底下,呕吐了一地。梅河早就把内服外抹的药拿来了,这些人赖着不走,冯剑无法给景志刚施治宝宝鼻塞流鼻涕怎么办
,心里急得象火煎似的。心里虽然着急,却还得陪着笑脸。冯剑说话不多,却在默记大家的姓名。

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师掌柜走了进来。他进门看了看冯剑,又看了看喝得烂醉如泥的公子哥们,眉头微微一皱,叫道:“各位公子,大家喝得差不多了,该打住了。”七、八个人,本来就醉倒了四、五个,只有彭吉祥、张涛还在瞪着眼划拳,听见师掌柜说话,当真起身就走。谁知刚行了两步,两人便一起栽倒在地上。师掌柜只好叫来梅河、盛世成,挨个送他们回家。

只有周瑞说啥也不走,非要跟冯剑打通腿不可。说是半年不见,有好些话要说。冯剑吓了一跳,真是“怕鬼有鸡撅子!”担心的事终于来了。冯剑那里敢留他?只是催促梅河、盛世成赶紧把他抬走。无奈周瑞借酒发疯,赖在地上就是不走。纠缠了半天,梅河、盛世成拖不走他,束手无策。最后,连师掌柜也笑模笑样地劝道:“少爷!他既然不愿意走,就跟你打通腿吧!你俩又不是头一回打通腿。”冯剑气鼓鼓的,心中暗骂:“谁跟这个狗日的打过通腿?我认得他是谁呀?”哪里肯依,嚷嚷着非叫梅河、盛世成二人把他送走不可。梅河、盛世成去拉周瑞,周瑞打着坠儿,坐在地上象死狗一样。梅河本来就气不顺,鄙夷道:“这种人管他干啥?来一回发一回酒疯!依我说,拖出去扔到大街上,关上门睡咱的觉呢。”师掌柜道:“不能说气话!推辆独轮车来,把他绑在车上送走。”周瑞一听,抱住院中的一棵枣树,死不松手,又哭又闹。纠缠了许久,大家都没了主意。师掌柜无法,只好道:“少爷!就叫他在你屋里将就着睡一夜吧!”冯剑担心继续拒绝被师掌柜等人看出破绽来,到底怀着鬼胎,只好勉强答应。于是,梅河、盛世成把周瑞架到屋里,扶到床上躺下了。周瑞到底是醉了,一倒身便呼呼大睡。春花、秋月两个丫头把桌子上狼藉的杯盘收拾干净,从厨屋弄来灰烬来垫在呕吐物上,又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最后,拎来满满一瓶凉茶,倒了一碗水,连同茶瓶一起放在桌上。叮嘱冯剑别忘了喝水,才和师掌柜、梅河等人一起,回自个屋睡觉去了。

他们一走,冯剑赶紧把门关上,见床上周瑞象死猪一样,已打起鼾声,便悄悄走到床前,低声叫道:“他们都走了,你们也出来透透气吧!”林之波首先从床底下钻出来,叫道:“我的娘也,可把我憋死了。皮家咋养了这么多蚊子呀?床底下都成了蚊子窝了。”冯剑赶忙指指床上,摇摇手,悄声道:“你小声点!”林之波吓得吐了吐舌头,回身和冯剑一起把景志刚从床底下拖了出来,章老三也跟着钻出来。冯剑低声道:“这里有伤药,快点给他搽上。”递过药来,章老三、林之波二人给景志刚伤处搽上伤药。冯剑端过水来,把内服的退烧药给景志刚喝了。章老三对冯剑道:“你身上也搽点。”冯剑笑道:“我那点伤算啥?”章老三正色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抹上是给他们看的。”冯剑这才恍然大悟,便往身上伤处搽上药,又在显眼处胡乱抹了点。章老三、林之波早就渴了,从荼水瓶中倒了几碗水喝了。林之波道:“呆在这床底下不是个办法,憋也能把咱们憋死,咱得想办法逃走呀!”冯剑小声道:“我想好了,等他们都睡熟了,夜深人静时咱们就爬墙出去,一起逃走。”章老三到底老谋深算,忧郁道:“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王国汉能是好哄的?没抓到人他能善罢甘休吗?外面肯定设有埋伏。”林之波打了个寒战,惊讶道:“是真的吗?”章老三郑重地道:“看目前的情况,差不多呀!白天没抓到人,今夜外头肯定布满了哨兵!”林之波顿时六神无主,问道:“那咋办呢?依你说今晚是出不去了?”冯剑也焦急道:“今夜要是逃不脱,赶明还知不道咋样呢!”

就在这时,床上周瑞叫道:“皮球,皮球。”冯剑赶紧起身应道:“哎!哎!你有啥事?是想喝茶吗?”示意二人躲进阴影里。周瑞翻了个身,呢喃道:“皮球!你说实话,娄家的二小姐是不是叫你拐跑了?”冯剑一愣,问道:“那个娄家呀?”周瑞却没应声,翻身又鼾声如雷发高烧全身发热怎么办
。冯剑见他又睡着,刚要跟章老三、林之波谈话,门外却传来轻轻的扣击声。林之波、章老三与冯剑迅速对视了一眼,忙拖着景志刚重又钻进了床下。冯剑见他们藏好,清了清嗓子,问道:“是谁呀?”门外传来秋月甜甜的声音:“少爷!是我呀!我是秋月!”冯剑不耐烦道:“都半夜了,你咋还不睡觉?有啥事吗?”秋月娇嗔道:“少爷!当然有事了!你快点开门呀,我有话给你说。”冯剑蹙眉道:“有啥急事,赶明说不成吗?”秋月急切地道:“少爷!外边蚊子都把人咬死了,你快开门呀!”冯剑听她说话紧迫,不知出了何事,赶紧上前把门打开了。

秋月也不进门,倚在门框上,望着他“吃吃”地傻笑。冯剑见秋月衣衫不整,头发散乱,两腮红扑扑的,娇艳可人,倒大吃了一惊。冯剑刚要开口问话,秋月亮晶晶的两眼看着他,嗔道:“你这个死人,还不快点跟我来呀?”不由分说,上前拉着他就走。冯剑见她如此,不知她有啥事。虽说不放心屋里几位,还是决定跟她去看看究竟。于是,冯剑回身关好门,并落了锁,带着一肚子疑问,跟在她后面而去。秋月也不说话,领着冯剑拐弯抹角,来到后院一间低矮的草房里。月光正好,四下明如白昼,冯剑见这是一间牲口草料房,更是疑惑不解。

秋月到了门口,不假思索,一头钻了进去。秋月见冯剑站在门口不进,急道:“你看你!还磨蹭个啥呀!还不快点进来。”冯剑小心翼翼地跟着进去,房内闷热难当,蚊子横飞。冯剑不知秋月把他领到这草料房里干啥,满腹疑虑,正要开口询问,秋月摧促道:“你快点呀?”把冯剑闹糊涂了,急忙问她:“干啥呀?”秋月小肉拳头捣了他一下,羞赧道:“你真该死。”冯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闹不清他是咋“该死”的。冯剑又问道:“你半夜里把我叫来,到底要干啥呀?”秋月妩媚一笑,嗔怪道:“你说干啥呀?又不是头一回,明知故问。”说着,就急忙脱去身上的衣裳。秋月身上的衣服并不多,她三下五去二,便脱得精光,纵体依偎在冯剑怀里,先亲了一个嘴,就急不可耐地解他的裤腰带。冯剑就是差八个心眼,这时也知道她要干啥了。他没想到是他哪个祖宗烧了高香,叫他半夜里有这种艳遇!少女赤裸纵体入怀,女人身上发出的沁人心脾的幽香熏得他差点昏厥过去,就算还有一丝儿清醒,当不住那个不争气的部位经不住考验,硬邦邦地挺起一根铁打的棍子,差点把裤子顶个窟窿。冯剑是个健康的毛头小伙,哪里还顾得上考虑这时的危险?少女在怀中抱着,这时就是天塌下来,也顾不得管了。冯剑顿时失去了理智,象猛虎啖吃羔羊,两手合抱,把秋月紧紧搂进怀里,感到酥胸滑润,妙不可言。冯剑只觉热血沸腾,不顾一切地把秋月紧紧抱住,按倒在草堆里,霎时脱光身上的衣裳。两人抱在一起,刚要做事,突然门口出现一人,遮住了射入的月光!两人均大吃一惊,显然没想到这时会有人来,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动作。两人抬头一看,只见月光下一人杏脸桃腮,秀眉倒立,正是那春花丫头!

春花冷笑道:“我当是有偷牲口的呢,差点去喊人逮贼,原来这里正在上演”鸳鸯配“呀!”秋月把冯剑从身上推下来,翻身坐了起来,也冷笑道:“我咋听这话酸溜溜的?啥叫”鸳鸯配“呀?你也来表演呀?谁又没说不叫你表演!真不中,换上你还不管吗?”说着,麻利地穿上衣裳,气哼哼地从春花身边侧身出门,转眼便消失在夜幕里。春花冲她背影喊道:“你给谁脸看呀?”愣了一阵,自觉没趣,也不管冯剑,转身悻悻地也走了。冯剑急道:“你们俩咋都走了?”没想到白白忙活一回,累出一身臭汗,别说吃肉,连点腥味也没闻到。他此时就象坑边上的馋猫,眼睁睁地看着到口的鱼儿游走了。冯剑见她们俩都走了,直气得鼻子孔冒烟,极为沮丧,感到窝囊极了!他站在草房里又足足喂了半小时蚊子,幻想着秋月、春花能回来一个,继续刚才的好事。谁知被蚊子咬了个半死,也没等回来一个!冯剑只好悻悻地穿上衣裳,极不情愿地走出草料房。出得门来,回头望着那间草房,竟有些恋恋不舍。冯剑垂头丧气,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回头,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抬头见月光皎洁,近处绿树掩影,再看院墙却不甚高,怪不得章老三、林之波架着景志刚也能翻墙进来。冯剑心里一动,先不忙着回屋,便在附近找来几块土坯放在墙下,垒在一起,站在上面往外观看。不看不知道七个月宝宝第一次发烧
,一看冯剑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街头上影影绰绰有几个人影,端着枪来回巡逻,枪端的刺刀在月光的照耀下,闪出阴森的冷光!冯剑擦试着头上冒出的冷汗,寻思道:“看来章老三说得没错,他们是有埋伏,幸亏没贸然出去,不然就是自投罗了。”刚要下来,只听有人叫道:“少爷!小心摔跟头。”冯剑不禁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只见梅河、盛世成手握齐眉棍,正站在墙下看着他。冯剑心里一凛,知道这两人也是监视自已的,便从墙头上下来,也不说话,赶快回屋去了。

到了屋里,只见周瑞半欠着身子,吐得地下都是秽物,恶臭迷漫。周瑞嘴里直叫:“水、水。”冯剑知道他想喝水,便拿过茶水瓶,晃晃还有半瓶,便倒出半碗水,把碗递在他的手上。谁知周瑞酒后疲乏,那碗刚刚凑到嘴边,一个手滑,连碗带水掉在了地上。白瓷碗在地上方砖上一磕,摔成了两半。周瑞又呕吐了一阵,还是不肯睡,又要水喝。冯剑巴不得他这就睡着,好把新发现的情况跟章老三、林之波说说,商议下一步对策。偏巧这屋里仅有摔破的这一只碗,再找不到盛水的家什来。冯剑无法,只好把茶水瓶嘴对嘴喂他。周瑞这酒醉得沉了,只能斜躺着,用茶水瓶没灌进他嘴里一滴水,反倒把水撒了他一脖子。周瑞喝不上水就不肯睡觉,冯剑急出一头汗。

正犯愁,冯剑突然看到一物,不觉大喜。冯剑把床脚下那个怪模怪样的陶瓷壶拿上桌来,把水瓶里的茶水尽数倒进那把怪壶里,端到周瑞跟前,嘴对嘴地喂给他喝。这壶因有嘴,那嘴虽说大点,果然比茶水瓶要强得多。周瑞张开大嘴,咬住那怪壶上的瓷嘴,“咕嘟咕嘟”连喝了几大口,方才昏昏睡去。冯剑这才松了口气,赶紧把那个陶瓷壶放在桌上。

冯剑把章老三、林之波两人从床下叫了出来。章老三见他出去许久,很是焦急,连忙询问。冯剑顾不得解释缘故,慌忙把情况说了。章老三脸色凝重,忧虑道:“果然叫景大哥猜准了,王国汉真的把咱们当作诱饵,吸引两股会上钩的。”林之波眉头紧蹙,惶惶问道:“那咱们该咋办呢?”章老三道:“咱们得赶紧给两股会报信,别叫狗日的阴谋得逞。”冯剑惴惴道:“外边封锁得这么严实,咋可能出去呢?”章老三叹了口气道:“你们俩也别急,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目前咱得给景大哥治伤才对。”冯剑冷笑道:“既然他们啥都知道了,不就是一条命吗?豁出去了,要杀要剐随他,咱还怕啥呀?”林之波气道:“你说得倒轻巧,俺林家可就我这棵独苗,我还没娶上媳妇呢!等打跑了日本人,我还想过好日子呢。”章老三道:“冯剑也不能意气行事,只要他们不说破,咱也装糊涂,就当没这一回事。你还是当你的少爷,俺们还是躲藏在这间小屋里,熬一时算一时。说破了反而不好,立马就会被抓进大牢里,王国汉这个狗日的还能饶了咱吗?不打死咱也得脱层皮。”林之波噤若寒蝉,脸色都变了。

冯剑点头赞许道:“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看这师掌柜不是个好东西,他要是非叫我娶王国汉的丑闺女咋办?”林之波讥讽道:“叫你娶你就娶吧!睡他娘的两夜,拔腿就跑,只要不撒下种子,还有你的亏吃吗?”冯剑赶紧摇手,沮丧道:“你别操我了,哪有哪么多便宜占呀?听说王国汉的闺女是个丑八怪!要是长得跟天仙一样,皮义明就不会逃婚了。”林之波嗤之以鼻,挖苦道:“你还嫌好道歹的!真不中换我去!该死的人了,还这么穷进究!我不嫌她丑,就怕你舍不得。”章老三拦住林之波的话头,喝斥道:“别开玩笑了,说正事要紧。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找个机会把林之波送出去。”林之波一愣,诧异道:“这是弄啥呀?你俩这是外着我呀!要走咱们一起走,要留咱们一起留。有福同亨,有难同当,干啥就我一个人逃命?”章老三悒悒道:“叫你逃出去是送信的。冯剑是被盯紧了的,他根本走不了;景大哥更不用说了。我年龄比你大些,自认为考虑事情还比你周全,由我留下照顾景大哥!你逃出去以后,就按景大哥说的暗号,到李寨集寻找两股会的耳目,把这里的情况说清,叫他们千万别上王国汉的当。”林之波听了,心情特别激动。冯剑担心道:“外面搜查正严,夜里都有人守候,白天盘查肯定也松不了,林之波恐怕出不去。”章老三胸有成竹,微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如果真要是王国汉故意设的圈套,他的目的是诱引两股会上勾。我敢说,他们这会巴不得咱出去报信呢,好叫两股会前来皮家救人,他们才能把两股会一打尽。所以,林之波出去报信,王国汉不但不会阻拦,说不定还会提供方便。”冯剑虽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却也不敢苟同,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换个话题道:“你们也抓紧时间睡一会吧!马上就要天亮了。”林之波道:“在床底下窝了半天,早就睡足了。”三个人又商议了许久。到了下半夜,景志刚的烧渐渐退了,大家心里感到异常兴奋。

林之波知道自已能逃一命,心下一松,话特别多。章老三、冯剑心事重重,哪里顾得上理他?林之波百无聊赖,感到口渴,就问冯剑道:“还有茶吗?渴死我了。”冯剑一指桌子上的那个怪瓷壶,道:“那不是?叫周瑞快喝个差不离了,里面的茶多说还剩半碗。”林之波道:“有点就比没有强呀!喝两口润润嗓子。”伸手端过壶来,抑头灌了一大口。水刚下肚,林之波就觉一股强烈的尿骚味直冲鼻腔,呛得他咳嗽起来。林之波咂巴咂巴嘴,苦瓜着脸叫道:“这茶是咋治的?咋有一股尿骚味呀!”冯剑摇头道:“我也知不道,可能是茶叶霉了。”林之波骂道:“狗日的皮家是有钱的财主,却喝发霉的茶叶,怪不得叫”皮九寸“!真他娘屄的馊抠。”章老三定睛看了看那怪壶,忍不住笑了,问道:“你们是用它喝的茶吗?”林之波见他怪笑,看了看手里的怪壶,诧异道:“是呀!咋啦?”章老三喜得合不拢嘴,笑道:“这哪是茶壶,这是夜里撒尿的夜壶呀!”林之波吃惊地瞪大了眼,看到夜壶里煞白的尿垢,赶紧把夜壶扔在地上,蹲一旁恶心地呕吐起来。呕吐了半晌,还算有功,到底把喝到肚子里的尿水吐出来一些。

林之波大怒,指着冯剑骂道:“你狗日的不是东西,你操我!”冯剑一听这壶是撒尿用的,也感到意外,心里本觉愧疚,很是难堪。这时听见林之波骂人,一股无名火“腾”地从心头窜了上来,回骂道:“你这个小舅子揍的?我咋操你了?你咋出口就伤人呀!我要是认得那是个撒尿的玩艺,天打五雷轰。”林之波气极败坏道:“你不操我,咋用这夜壶盛茶呀?”冯剑脸红脖子粗,嚷嚷道:“又不是给你喝的?床上睡觉的这个家伙把碗打烂了,用茶瓶又没法喝,我才找到这个壶倒茶的。你还觉得窝囊,他喝得比你还多,人家咋不抱怨呢?”林之波差点没把鼻子气歪,悻悻道:“他睡得和死狗一样,你还怪会找借口呢!他要是知道你用夜壶喂他茶喝,还不活拆了你吗?”章老三忙打圆场,对林之波道:“小林!你这是弄啥呀?冯剑又不是成心的,你瞎叨唠个啥呀?谁叫你这么性急呢,也不管是尿是茶端起来就喝?跟八辈子没喝过茶似的。”边说,却也忍俊不禁好笑。

林之波委屈极了,撅着嘴埋怨道:“老章叔!你也笑话我,还是个长辈呢。”章老三莞尔道:“不笑咋的?该着你倒霉。本来是床上这家伙喝的,偏偏你口渴,啥巧事都叫你给碰上了,这能怪人家冯剑吗?”林之波一想也是,不觉苦笑道:“我真腌臜,今年该走败运,天上掉冰雹砸破头,真是该咱倒霉。”冯剑也自觉理亏,见他这样说,就赔礼道:“你别生我的气,我真不是成心的。”林之波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不是成心的。”他这么一说,冯剑反倒颇觉内疚,到底是自已无知,才出了这档子事。回想起询问这夜壶时春花、秋月害臊脸红,方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嘿嘿”地笑起来,咋舌道:“我的乖乖!有钱人真穷讲究,连夜里撒尿还有专用的家什。这才显出咱是个庄稼老冤,十足的土包子,连夜壶都不认得,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人家还不笑掉大牙!”心里还庆幸自已幸亏没用它喝茶小孩发烧吃什么药
。林之波涩涩道:“唉!说出去都丢人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