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脑残游记

2019-05-18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我脑残。”说这话的是陈导。别误会,他可不是什么大牌的影视导演,只是我在欧洲旅行时认识的一个导游。据说他是真的脑残,年轻时当过兵,训练从器械上掉了下来,撞到头,定为十级伤残,而且有国家颁发的残疾人证书。

前些年,有两个复原的战友以他的名义在成都开了一家快捷酒店。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脑残,可以少纳税。而他自然也乐得在帮助战友的同时,为自己牟些小利。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陈导的脑残与智商绝对无关。但他没有说谎,他摘下帽子给我看过,头顶确实有道很长的伤疤,再也没有长出头发。

有些人磕到头后确实会傻,有些人磕了后却极为开窍,陈导无疑就属于后者。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还是个很会经营的人。或许是比较投缘,还没上飞机,他便和我聊起了自己的经营之道。

所谓经营实则是一个国际搬运工的角色。国外的许多奢侈品,在国人眼里几乎都卖成了白菜价,不是因为‘白菜’便宜,而是因为国内的‘白菜’实在太贵。而诸如手机存储卡等小型电子消费类产品,相比之下在国外的价格却贵得令人咂舌。因此,按陈导自己的说法,一来一往,他都是‘贼’不走空。

第二天,在许多人还未能倒过时差而睡眼稀松时,习惯以我脑残为开场白的陈导,便开始积极向大家介绍自己的生意经,而此时我也终于幡然领悟到了陈导昨日与我促谈的深意。

陈导的目的不过是为我们添点‘菜’,为那些尚未下定决心大肆抢购‘白菜’的人加点佐料。其实,导游与购物之间的利益关系大家都懂,只是陈导采取了现身说法的方式,而这种方法比较含蓄,远胜于直白的鼓动或强迫。

他告诉你自己是如何赚钱的,而一旦错过,吃亏的是你。相比那些强迫游客购物,或因辱骂游客而被曝光的导游,陈导的手段确实是高明了许多。以致你会希望他多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多选几棵逞心的‘白菜’放进菜篮。而当你看到‘驴’牌专卖店门口涌动的人群时,也会明白许多欧洲人为何会将走出经济危机的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

当多数人还在老佛爷百货里忙碌奔波时,陈导已经悠然地坐进了街边的咖啡屋。我没有看到他脸上流露出过份得意的笑容,却能体会到他内心的喜悦。因为一边品着香浓的咖啡,一边欣赏着巴黎的街景,正是许多小资们追求的梦想。

他没有像以往一样催促我们按时集合,因为对他来说多给大家一点购物时间,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不仅自己能够忙里偷闲的享受一份惬意,还能得到一份应得的丰厚回报,而双赢也更契合现代小资追求的理想。

陈导的小资情节不仅体现在他喜欢端着杯咖啡,故作悠闲的坐在路边,还体现在他喜欢当众标榜自己的品味。而小资的品味与大款有着明显的不同,小资在强调品味的同时会注重价格的实惠,大款在注重品味的同时却更强调常人无法企及的价格。

因此,小资手上戴的是欧米茄,大款戴的是劳力士。小资会告诉你他脚上穿的鞋质量很好,穿起来很舒服,是什么牌子,在哪里可以买到。大款会伸出脚,让你看到他脚上的鞋是什么牌子,但他通常不会告诉你在那里可以买到,因为他知道你买不起。

陈导就是这样一个小资,喜欢不时卖弄一下自己的品味,让我们小小的羡慕一下;喜欢谈论一下红磨坊的歌舞,让我们这些未能成行的人留有一点遗憾;喜欢渲染一下塞纳河畔夜色的浪漫,让我们这些匆匆的过客留下更多畅想。

除去‘我脑残’这句开场白之外,陈导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就是‘那个美啊’,甚至会不厌其烦的一连重复数遍。‘那个美啊’是他用来形容旅途风景的。卢瑟的山水确实很美,布鲁塞尔充满怀旧气息的街道确实很美。这些风景他看了不知几百次,在讲解‘那个美’时却依然富有激情。但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人和事,让他着实美不起来。

陈导最怕遇见的人是“余则成”,我不知道十年来他遇到过几个余则成,但我确信每次遇到都会让他感觉抓狂。因为余则成善于潜伏,一旦潜伏就很难找到。而用他们的行话讲这叫潜水。

“没关系,不用安慰我。”语气平静,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无奈。陈导向大家解释,自己只要按着公司规定的程序办,就没有责任。但他还是在原地徘徊了近一个小时,不断拨打着余则成的手机。而在一次又一次无人接听之后,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大巴车驶离凡尔赛返回巴黎的路上,陈导给我们讲述了许多关于余则成的故事。勇猛强悍型的、机智敏捷型的,多年来他遭遇了各种版本的余则成。但归根结底的一句话,腿长在人家身上,他管不了。他一个脑残的人,绝不会是余则成的对手,况且也犯不上去和余则成拼命。虽然,陈导的言语中更多是充满了一种自嘲,但任谁都听得出他对余则成的愤慨。

然而,戏剧性的是当我们返回酒店时,余则成居然意外的出现在大家面前。而酒店距凡尔赛足有几十公里,一句英文不懂的余则成自己跑了回来,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其实,唯一的奇迹是余则成根本没有想过潜水,他下车时把手机和行李丢在了一起,而自己却记错了集合的时间。幸好当地有不少华人,成群结队游览的中国人也很多,而机智的余则成找到了另一家与我们下榻在同一酒店的旅行社,便搭了别人的车回来。对于我们来说,这不过是旅途中一段意外的插曲。而对于不久前还在痛斥余则成的陈导来说,多半也只能自认脑残,虚惊了一场。

其实,相比那些自认脑残的人,我们这些自诩聪明的,有时才是真的脑残,而且往往会在不经意间,被脑残的人小小地忽悠一把。

在阿姆斯特丹有一个自费项目是游览花街。尽管荷兰盛产郁金香,但这里的花街却不是卖花的,而是红灯区。想必旅行社对完成自费项目有一定要求,同时导游也能从中赚取一份丰厚的回报。因此,在一家距花街不远的中餐馆用过晚餐后,陈导便开始不予余力的忽悠大家。

按陈导的说法红灯区在荷兰是合法的,与其他行业的经营者一样,照章纳税并受到法律保护。而在我听来,最不可思议的是那里居然也有一座宏伟的教堂,教堂门口还矗立着一尊由市政府出资建造的铜像,以纪念一位牺牲在工作岗位上的红灯区从业者。

诚然,好奇心是有的。毕竟我们这些出国旅行的人,原本就是想看看世界究竟有多少不同。但在我这个贾似道看来,红灯区终究不是什么太好的去处。而且自费项目需要绝大多数人赞同才能成行,对于一个年龄结构以老年人为主,不会抱有多少不切实际想法的旅行团而言,这样的机率很小。

事实也确实如此,经过一番颇为努力的忽悠,响应陈导号召的人依旧寥寥无几。然而,眼见大多数人选择了保持沉默,脑残的陈导却想出一个举手表决的办法。或许,最初你会和我一样,认为‘反对成行的人举手’与‘赞同成行的人举手’在表决形式上没有多少分别。但实际结果,却让我这个自诩脑袋不残的人大跌眼镜。其实在很多无关紧要、无伤大雅的问题上,我们都习惯了保持沉默。但沉默并不表示赞同,而仅仅是我们不想站到赞同者的反面。

显然,陈导比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更早认清了这一点。因此,他让沉默的大多数继续保持了沉默,让沉默等同于了默认。而我们这些没有举手反对的人,便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赞同者。而有时,沉默的代价要比反对高出很多,按着当时欧元兑换人民币约合1:10的汇价,我们这些自诩聪明的人,足足为那一刻的沉默,付出了一个无限接近250的代价。

我没有替陈导仔细计算过他那天获得的额外收入,但30个250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事后私下聊天时,陈导却为自己那天的表现大呼脑残。对此我表示了理解,因为那天只有他一个人是真正的赢家。而之后,许多不是那么着名的自费景点都没有能够成行,其中我们不免留下了一些遗憾,但他也失去了赢到更多的机会。

其实,无论那些自认脑残或自诩聪明的人都不脑残,这世界上真正脑残的人很少,而真正聪明的也未必很多。直到现在,我依然认同陈导最初提出的那个追求双赢的观点,虽然有时我们难免在利益面前动摇,但请相信我,在这世上真正大智若愚和大愚弱智的都是少数。(黄震)

内蒙古治疗白癜风要多少费用?怎样判断牛皮癣的四大类型?癫痫病大发作的症状
TAG:

上一篇:差旅行之小榄印象

下一篇:想啊想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中风前期征兆 建筑资质办理 扬州印刷厂家 订制职业装 订做西服 职业装定做 冲击试验机 摆锤冲击试验机 订做工服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定制职业装 订做工装 脉动疲劳试验机 定做职业装 拉力试验机 液压万能试验机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