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随身空间之田园小神医 第一百二十七章 坐月子

2019-11-13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随身空间之田园小神医 第一百二十七章 坐月子

京市秦容和欧漫漫刚从商场血拼回来,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在客厅,瞬间堆得沙发边没有落脚处。

“妈,这么些小衣裳这么可爱,两个小宝宝穿上一定很好看。”欧漫漫再次掏出,看看被设为主屏幕上,小包子可爱的像片,软萌的小包子可爱得令她想抢过来抱。

秦容微笑的摆弄着一件件小衣裳,摇头道:“早知道当晚就生了,我就在那儿再住一晚了。这样我就能抱到他们了。”

苏宏颢听着走进来,惊讶的看着快放满客厅的东西,匆匆结束了道:“你们两个这是把整个商店都搬回来了?”

“母婴店里的东西,我觉得每一样都是宝宝们能用到的,就全都买回来了,反正两个小宝宝呢,交替着用。”欧漫漫头也不回的答着丈夫的话,拿起手中一套小熊连体小衣服,想像着宝宝穿上的样子,把自己萌得满脸血。

“哎,两位?你们不是想现在就回去吧,那可不行哦,年底是最多酒会的,至少要等几个重要的酒会开完。”苏宏颢咬苹果的动作一顿,看他妈和媳妇这一副恨不得飞过去,抱到孩子的样子,不得再三的交代。

“知道了,所以我想让毅跑一趟啊。”秦容翻了个白眼幽怨的道,下定决心要让他给拍些视频回来。让她们提前过过瘾,家里已经好多年没有软萌的小包子出现,家里的小孙子渐渐长大了,都不爱在她面前撒娇了,现在还练上武术,整天把自己弄得臭烘烘的。

哪有软萌的小宝宝可爱啊。现在喜欢的后辈一下子生了两个可爱的小包子,自己却不能抱到手,她表示很不爽。

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苏宏毅目光柔和,自从上次签了合同之后,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再见过那个小女人,是他特意为之的。

他不允许自己受一个女人的影响那么深,所以选择快刀斩乱麻,远离那个稍稍靠近就让自己心乱的源头。

可是,这几天,听着母亲和嫂子,谈论宝宝们的话题,心就直不住痒痒的。那个女人给所有人都发了像片,连司机小李都有,就是他没有。想到这里他双手握紧了方向盘,赌气的想着,既然你不发给我,我自己过去看。

当母亲让他给她送东西时,他就闪现出这个念头,当时阴沉了几天的脸色,瞬间转晴,惊得母亲连问是不是碰到什么好事了。

腊月的北风呼啸起来,刮在窗子的玻璃上,带来叩叩的响声。刘书晴的房间里开着空调,调到暖风的档位,整个房间暖烘烘的。

坐月子的时光并不无聊,Q讯里的好友们,一有空就联系她,和他们聊着天,日子很容易就过了。

看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一点多,估计她妈和奶奶可能在午睡,趁着房间里没有人,将房门反锁住,一左一右抱起两个小包子,闪身进入空间里。

一进空间,怀里的两个小宝宝显得活跃了不少,嘴里哦哦的,发出单音,小手乱挥着。

“安安,乐乐,来了吗?”妙妙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稀罕的拉开它们的小被子,摸摸它们红扑扑的小脸蛋儿。

“房间里开着暖气,空气太干燥了。进来空间透透气。顺便给它们洗个舒服的澡。”刘书晴微笑的说道。

妙妙听到小包子们要洗澡,兴奋的举起手道:“我来洗,我来帮他们洗。”

刘书晴将其中一个宝宝递给妙妙抱着,妙妙嘴角的笑容咧得大大的,伸出两根指头往空气一划,唰的几下,出现一个磨盘大小的木制大小的浴盆。

小包子们进入水里后,小手小脚就扑腾了起来,无齿的小嘴咧得大大的,显然很喜欢洗澡这项游戏,小模样特别可爱。

为小包子们洗完澡,放在三楼房间里的床上,交给妙妙看顾。刘书晴也洗了个澡,距离上次洗澡还是前天呢。

当时刚洗完出去,就被人老为精的奶奶发现了,狠训了她一顿,说是坐月子里的一个月都不能洗澡的,更何况她还洗了头。

直到刘书晴将刘奶奶带入空间里,得到另一个小孙女妙妙的保证。保证河水加一点灵泉水加热后的水,非但不会令月子里的她,落下病根,还有修复她身体伤害的作用。奶奶才停止念叨,不过还是约法三章,让她隔一天再洗一次。

老一辈的人可是很在意这个的,称月子养得不好,会让女人下半辈子受罪。

洗完澡,回到房间里,妙妙正托着腮趴在床边,望着两个小包子。刚出生的小包子,特别嗜睡,几乎睁眼一小会儿,一转头就呼呼大睡了。

大宝宝安安比较安静,小宝宝乐乐就活泼娇气多了,兄弟俩手臂上都有一个枫叶状的胎记,像小鸭子走过雪地后留下的印记一样,不同的是兄弟俩一左一右各一边

,记得当发现时,把石兰萌得尖叫,在她看来小宝宝全身都是萌点。

“姐姐,小宝宝们脑域开发得很完善,将来一定是很聪明的人。”妙妙点点乐乐的小脸蛋,开心的告诉刘书晴。

“怀着他们的时候,每天吃那么多东西,再加上吸取一些我修炼的真气,能不聪明吗?”刘书晴擦着头发,走到床边坐下来道。

妙妙赞成的点点头,继续对小包子们东摸摸西摸摸的。

边擦着头发,刘书晴视线盯着包子们手臂上的胎记发呆,记得刚发现小包子手上的胎记时,她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那个早晨,她惊慌失措逃离那个房间时,那个背着他的男人的右手臂上,就有个这个一模一样的胎记。

原主好像是特意忘记似的,她一直都没有这个印象,直到重新见到这个胎记,记忆才像潮水般涌现出来。

她心里也恍然,两个小包子的胎记,恐怕是遗传了他们的父亲,连五官也只是有两三成像自己,其他的估计也像他们那未曾谋面的父亲。真是气人,分明拼死拼活,生下他们的是自己,怎么也不遗传多一点她的特点呢。

在空间待了一段时间,刘书晴就抱着两个小包子出去了。

将两个已经喂饱的小包子盖好小被子,刘书晴拿起前辈的病志看了起来。

苏宏毅将车子停在刘家新盖的楼房外,按了下啦叭,通知里头的人。

打开车门,呼呼的北风真冷,拢了拢身上的长款羽绒服。看见开门的是刘启华,微笑的冲他打招呼。

“宏毅,好些时间没来了啊。快进来,今天太冷了,别冻坏了。”刘启华看见这个跟他切磋过的小伙子,笑着上前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刘叔,等一下,车上还有呢。”看见刘启华只提着他随带着的挎包,忙叫住他。在刘启华疑惑的眼光中,打开后备箱,露出满满一箱东西,这还没完,再打开后排座,更是塞得满满的。

刘启华不赞同的说道:“你带东西来我没意见,可是你也不能带这么多啊,你批发啊。”

苏宏毅不在意的笑笑道:“都是我妈和嫂子买给孩子们的,孩子们还好吗?”

听他问起小包子,刘启华不自觉的就咧开嘴笑,把好几袋窜在一起,双手各提一串,领着同样提着大包小包的苏宏毅往里走。“好着呢,两个小家伙特别好带,除了吃拉,都在睡着觉,不哭不闹的。”

兖州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台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信阳治疗性病的医院
保定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邹发美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