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灰塔的黎明第三百四十九章女巫的消息

2018-12-01 11:58: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灰塔的黎明 第三百四十九章 女巫的消息

老魔法师点了点头,“从你的叙述和这本日志上的内容来看,你曾经在溪谷城碰到的拥有智慧的鼠人应该是这位药剂师瞒着他的主人留下的后门。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后来的事件里,我们没有再看到这样的鼠人,我想一定是那个‘它’察觉到了这些特殊个体的存在,及时修正了瘟疫的效果。”

“这不是做到了比我还要厉害的事吗…”想起那个因为天赋不足不惜将灵魂卖给恶魔的药剂师,起司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要知道,法师在萨隆领所能做的也只是消除了鼠人瘟疫的传染性,想要重新赋予鼠人思考的能力,也就只有像救治葛洛瑞娅那时候一样一个个慢慢来。可,这位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的药剂师却做到了这一点,作为一名研究者,起司自认不如对方。

罗兰看了法师一眼,他并不清楚起司在感叹什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下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这个‘它’的真身。从这些文字里推断,最开始和药剂师达成交易,并且将鼠人瘟疫的原型交给他的家伙,正是‘它’。只有找到这个存在,我们才有机会拿到瘟疫初始的样子。归根结底,这些混乱的根源还是瘟疫,只要你能想办法解决这该死的诅咒,一切都还有机会挽回。”

灰袍法师点了点头,就像最初打算的那样,只要能得到瘟疫的原型,起司就有信心让鼠人从无脑噬血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可是,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它”做事完全不留痕迹,要不是这篇日记中的只言片语,恐怕法师连得知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的方法都没有。这样的对手,要怎么做才能把他从阴影里抓出来呢?起司的眉头紧锁着,思考着可能的办法。

“叩叩”就在客厅里沉默下来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罗兰知道陷入思索的法师不容易被这样细小的声音惊醒,于是在抬手示意斯派洛不要轻举妄动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老人顺手将椅子上的大帽子扣到头上,理了理身上衣服的褶皱走向门廊。

“有什么我这个老头子可以帮您的吗?”魔术师一边把门打开一条缝隙露出自己的半张脸一边向外看去。不过当他看到门外的人时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在这个王都里,没有几个人,尤其是女人,会习惯性的戴着一张乌鸦面具。门外的希尔无声的行了一礼,她身上的长衫虽然是男性的款式,可是女医生的身材还是无法轻易的遮掩起来。若不是王都现在人心惶惶,恐怕在这个遍布着粗鄙水手的港口区这样的女人早就会引来大量的别有用心者来请女医生“喝一杯”。当然,如果他们能在看到摄魂怪的真容后不被吓晕过去的话。

“午安,罗兰先生。我奉爱米亚女士的命令来此找起司大师。希望没有打扰到您。”一般来说,身为摄魂怪家族的领袖,希尔虽然不至于见风使舵,可是也不会对一个普通人如此恭敬。但是之前老人在女巫之家中指挥若定的身影已经让摄魂怪医生发自肺腑的敬佩门后的这个人。这种敬佩与力量的强弱无关,纯粹是对长者的尊敬。

“打扰?怎么会呢!您的声音总是能让我这个老头子感到宽慰。快进来吧,医生。”罗兰说着将房门打开,邀请对方进入,在之前的事件中,这位沉默果决的女性同样给老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至少,要说在王都诸多黑暗势力里最信任谁的话,希尔和闪电都会是罗兰榜单上的前几位。

噬魂怪走入了门廊,捎带手关上了大门。“您叫我希尔就可以了。从存在的时间上来说,您比我年长一些。”罗兰挑了挑眉毛,从袖子里掏出烟斗抽了一口,“哦?是吗,可我听说您的种族可以活……”“我的种族让我能看到一个人灵魂的年龄。您知道,这往往比肉体上表现出来的年龄准确。”魔术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医生打断,不过希尔很快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言,立刻低头说道,“抱歉,我不是有意窥探您的灵魂。”

老人轻轻吐了一口烟气,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别在意,让你看到这么苍老丑陋的东西是我的不对。好了,我们别在这里站着了,你不是要找起司吗?”随即带头走向了客厅。希尔歪了歪头,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她觉得有些问题还是不要现在问出口的比较好,于是女医生无声的跟在罗兰的身后进入了房间。

小麻雀在看到有人跟着魔术师走进来之后本能的跑回稻草堆上抱紧了自己的膝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想要在一个摄魂怪面前躲起来,他的方法显然并不正确。“斯派洛,这位是希尔医生。以后你生病了的话可以去找她治疗。”罗兰用烟斗指了指身后的女人,随意的说道。

或许是小孩子的本能吧,虽然斯派洛并不清楚希尔面具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他在看到乌鸦面具上两个暗色的玻璃片眼睛之后下意识的把身子又向稻草里躲了躲。对魔术师的话,这孩子也只是点了点头,同时内心里下定决心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大病,绝对不会去找这位医生。

老人没有去管小麻雀的反应,他示意希尔随意之后自己就走回了刚才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时他才注意到,趴在珂兰蒂脚下的费尔根从摄魂怪进屋后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他不禁怀疑起这具岩石魔像能起到的作用。

和罗兰不同,希尔一进屋注意力就被躺在毛毯下的珂兰蒂吸引住了。她走到年轻的女巫身边,在转头看向老人得到一个默许的眼神后小心的撩开了毛毯检查起珂兰蒂的身体状况。“爱米亚女士会很开心看到自己的女儿平安无事的归来。”这是女医生完成简单的检查后做到椅子上时说的话。至于女巫身上的那两个红印?吸血鬼的咬痕并不会留下伤疤,如果不是刻意做出记号,这种痕迹会很快消失。

“看起来费尔根认识你?”老人不着痕迹的询问着对方自己好奇的事情。他不相信起司对费尔根的控制会出现偏差,那么魔像的反应就只有一种解释,即早在起司拥有这栋房屋之前,女医生就是费尔根眼里的“朋友”了。

“我的家族一度无法在这个王国中生存下去。是葛琳女士资助了我们,因此我们全体族人会为她和她的女儿效力。”摄魂怪不卑不亢的回应道。确实,摄魂怪这种生物虽然不至于如食尸鬼般人人喊打,不过能像苍狮的摄魂怪们一样自然的融入人类世界却并不常见。可如果一位资历丰富的女巫担当了它们的顾问,这件事情就好解释的多了。

罗兰吸了一口烟斗,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用眼睛瞥了一下仍然在思考中的起司,说道,“看起来我们的法师先生还需要一点时间。能不能先告诉我爱米亚女士叫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希尔没有犹豫,在她看来眼前的这位老人和起司一样可信,“杰森,爱米亚女士从这个叛徒嘴里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她认为起司大师应该会对此感兴趣。”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