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龙魄原型体第一百六十三章喝醉撒酒疯的后果

2018-12-06 17:56: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喝醉撒酒疯的后果

ps:当前收藏为2985,再有2135或者更多收藏就更额外加更了~话说昨天各项数据上升得很慢啊,难道说条子提前在六点多更新的话结果大家还以为条子没更新吗?条子是那种人吗?希望大家在今天多多收藏点击推荐并安利推广一下本书吧,当然了,能订阅就订阅能打赏就打赏一下,目前均订是五十点一,达到一百之后也能额外加更的~还是老生常谈的那些话,条子能做的就是这本书坚决不断更和不掉质量,或许节奏慢,但绝对不会水文外加烂俗套路化,而大家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力挺一下条子了,现在条子的生活相当忙碌,从今天起条子的主要码字时间只能安排到晚上与半夜了,不过条子也不会放弃的~最后再啰嗦一句,条子与这本书比不上其他比较老牌的作者与书,但也希望在成绩上别拉太多,因此大家各自都加油吧~

一个酒量一般的人,如果喝醉酒还是喝多了特别烈性的烈酒后会有什么反应?

就通常意义上来讲,人喝醉了也就是以下症状:神智不清胡言乱语大呕大吐说话含糊不清来回重复行动迟缓;有些人喝醉了后胆子会变得奇大无比,真要是喝高了的话还特容易发酒疯;当然除去第一种大部分喝醉酒的常态与第二种少量喝醉酒容易发狂的类型之外,还有第三种:一旦喝醉就地昏睡,绝对不给周围添麻烦,最多就是呼噜声比较吵人而已。

冯龙德以前也不是没有喝醉过,曾经被谢大老爷们儿硬灌烈酒导致喝高了的情况基本上每年几次的小团体聚会上都会经历,普通级别的宿醉对于冯龙德而言也就是脑袋难受一小段时间就完了;但这次冯龙德醉酒的情况比较特殊:加强版的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不仅仅是比原装的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更加醇厚与烈性,而且星熊杯不管给什么酒提升品质都会带来一个副作用,那就是提升过品质的酒如果喝多了,很容易陷入狂暴躁动的状态之中。

因此鬼族的酒很少有人能喝得下以及能喝得多的缘故就浮出了水面:对于天性好勇斗狠的鬼族而言自族产的烈酒的副作用充其量就给她们一点精神上的兴奋作用,但对于其他妖怪与人类而言就相当于掺了大量强效兴奋剂的高度烈酒,这没有喝死人就算便宜的了......

冯龙德这次最大的失误就是同意了萃香与勇仪关于提升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品质的提议。其结果就是把自己给坑了这些某种意义上提升成鬼族超烈酒的加强版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把他整得神志不清不说,这货已经开始把自己的精神状态提升为丧心病狂模式了。

如果单纯地就是秀秀自己的伪装能力让妖怪妹子们惊呼一下的话倒也没啥,目前就有不少妖怪妹子们相互谈论着冯龙德的伪装能力,不少看热闹的还主动从自己头上拔下几根秀发想让冯龙德接着试试能不能完美地变成自己的样子不;然而冯龙德处于发酒疯的状态。于是乎他开始要瞎人狗眼了......

人喝醉的时候除了之前说过的以上症状之外,还有一些人会浑身发热,感觉自己就跟刚蒸完桑拿一样:冯龙德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而且还觉得身上厚实的条顿式哥特板甲压着自己似乎都没法自如活动了,因此就开始笨手笨脚地脱去自己身上的重型铠甲部件。

去掉条顿式哥特板甲的冯龙德身上只剩下一件贴身的长袖衬衫与直筒长裤。以及脚上蹬着一双厚棉袜子:这些铠甲内的内衬衣物都是冯龙德自己用罗恩病毒来构建出的血肉服装,只不过这种类似第二层皮肤的身体结构冯龙德会在构建时去掉神经分叉,不然比如灰尘洒上面衣服起褶皱什么的都能感觉,那冯龙德岂不是会被这些繁琐的感觉给烦死......

估计还嫌这不够凉快的,冯龙德浑身笼罩着密密麻麻的血雾不知道在做什么,而所有妖怪妹子们也很期待这个条顿男人会继续变成谁除了灵梦这个被冯龙德伪装模样的真.无节操巫女对自己被伪装了看上去有些不爽与无语之外,包括卡洛琳以及亚尔曼等条顿人也对此有所期待。

在所有人好奇而期盼的目光中,冯龙德总算撤去了自己身上的血肉之雾,呈现出的形象直接让卡洛琳与亚尔曼等条顿人灵魂波动暂停绝大多数妖怪妹子捂眼以及灵梦直接吐血倒地:冯龙德这丫,居然直接**了

也不算是彻彻底底的光溜溜。想必是不想搁脚,冯龙德起码还用罗恩病毒变化出一双黑色长筒马靴以及厚棉袜子......但问题就是冯龙德这幅打扮如果再披上一件没系扣的风衣的话,那活脱脱的就是暴露狂变态而且还是女暴露狂,别忘了冯龙德现在是灵梦的样子......

看着一个裸奔版灵梦在自己面前晃悠,搁在正常男人的情况下估计都是下面竖旗外加鼻血横流的上火症状;但问题就是这里大部分都是妖怪妹子,剩下的也是卡洛琳与条顿卫队骑士们,而后者全都是没有那啥需求的往生者,前者则全部都是妹子,因此除了震惊无语与喷饭之外,所有人还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了。

“烈酒害人不浅啊......”刨去两个鬼王。所有人基本上都不约而同地领悟到了这一点。

此时此刻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光着身子肆无忌惮地四处晃荡的灵梦已经晕倒在地,而无良的鸦天狗射命丸文正举起她那个老式风格的照相机在疯狂拍照,就连比较有良的另一个鸦天狗姬海棠极都举着翻盖闪光灯不断,估计接下来不少天的最新流行话题就是这个没跑了;魔理沙爱丽丝与帕秋莉这几个要么魔法使要么魔女的家伙虽然也对冯龙德这个条顿大叔发酒疯都能变身裸奔灵梦的情况无语透顶。但这些有着研究精神的魔法师人才对于这货开始有所兴趣,估计是把冯龙德看成了什么稀有的魔法材料;慧音这个算是和冯龙德有些交情的半兽人教师对于冯龙德这货的举动直接被吓蒙,连带着她身边那个看不清楚面目只看到一头扎着红边白色蝴蝶结的银色长发的妹子都睁目结舌了;围观妖怪妹子中还有河童河城荷取以及几个看不太清的其他天狗妹子,这几个和冯龙德只见过一面以及只听说过的妖怪妹子直接被他留下了丧心病狂的第一印象,估计如果以后相互之间并没有太多接触的话,冯龙德“比博丽巫女还无节操没下限的疑似可自由转变性别的变态条顿大叔”的黑锅称号估计是铁定背定了......

哦。萃香与勇仪这两个鬼王虽然也挺震惊冯龙德这个原本从头到尾都是一股子纯爷们气场与外形的家伙居然能瞬间变妹子。但她们更关心的是冯龙德喝过加强版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后的酒精反应,冯龙德抽不抽风对她们俩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主要是这两个鬼王喝醉了也有可能会干出同样的事情来,只不过她们更习惯相互或者向别人挑衅打架......

除去这些幻想乡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土著之外。还有不少待在这里时间并不长的家伙看到冯龙德现在的状况后整个人都不好了:v家的歌姬们早在以前第一次在自己家接待冯龙德的时候就从初音妹子之口得知了这个逗比大叔跟拟态怪或者史莱姆一样能变化自己的身体相貌甚至性别,所以还能勉强算有点心理准备,只不过和其他人一样对此不忍直视;相比较于v家歌姬们还有点司空见惯的心态,阿道夫的脑海里简直就如同一万匹欢乐的草泥马羊驼奔腾而过一样,他万万没想到之前还和自己有些对脾气的这个条顿男人居然能变身成博丽巫女的模样不说还裸奔。这对于阿道夫这种绝对保守德国好男人而言冲击性实在太大了此时此刻他已经感到自己的狗眼瞎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裸奔灵梦形态的冯龙德不仅不自知自己现在正在发酒疯的情况,而且开始更加变本加厉了:这货又去把那几个起哄架秧子唯恐天下不乱的妖怪妹子递过来的其他人的头发都吞噬一空,然后依次伪装成几个妖怪妹子的模样还是只穿着黑色长筒马靴以及厚棉袜子的裸奔形态,接着就开始跟普通狂躁型醉酒人士一样开始发酒疯了,比如大声嚷嚷和推挤别人什么的......

看到有好几个妖怪妹子尤其是首当其冲的灵梦快被拱出火了,最恐怖的是冯龙德这逼眼瞅着就要摇摇晃晃地向间隙里的八云紫走去讨要头发来一个紫妈的伪装效果后,卡洛琳当机立断就带着亚尔曼等卫队骑士冲过去趁其不备强行拉了过来并裹上兜帽披风,趁着这货并没有想着用灵魂誓约给他们造成阻碍时赶紧给几位被伪装的妖怪妹子和灵梦道歉,随后就扛着这个神志不清还没有解除伪装效果的**以及全程被各种情况震傻的阿卜杜拉匆匆地在博丽神社外骑上各自的不死战马。一路狂奔着跟猪八戒去高老庄一样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今晚整个宴会就是这么一片狼藉目瞪口呆与哄堂大笑中结束了,另外,对于像阿道夫和v家歌姬这种非长期幻想乡土著还跟冯龙德有点交情的家伙们而言,简直满脑子都是一种日了狗了一般的卧槽之情洋溢其中......

当意识到自己的精神状态似乎从死机模式切换到正常开机模式的时候,冯龙德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躺在自己帐篷里的那张大床上,而且盖着一层棉被不说,自己身上还裹着一层兜帽披风。

醒来后迷迷糊糊地撑过清醒前的懵懵懂懂阶段并下床之后,冯龙德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下面那话儿正在跟着身体的动作而来回晃动......

手忙脚乱地运用罗恩病毒给自己覆盖上一层由血肉构建而成的服装与马靴,冯龙德赶紧心惊胆战地看了看自己的被窝,是不是里面还有一个衣着凌乱或者赤身露体的妹子,最好别tm是一个汉子......然而事实证明冯龙德绝对是想多了。被窝里除了枕头之外就没别的了。

“看来络里那种男主角喝醉酒后会被妹子逆推倒然后夺走第一次啥的,都是纯属意淫啊......”冯龙德捏巴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连带着胳膊的骨头都有些卡巴卡巴地响,“该死的,那天晚上我tm喝了多少,至于醉成这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

“你喝醉酒后在宴会里折腾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在你要玩脱之前我们把你强行带回来了,现在是宴会之后的第三天你睡了整整三十个小时以上。”熟悉的灵魂波动在冯龙德的灵魂中震荡着,那是卡洛琳的声音,“你前天晚上一喝醉酒后就开始狂放不羁,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现在保守估计参加宴会的所有人都会留下你那天留给大家最为深刻的印象。”

“......看来彻底喝醉的我肯定酒风不好,估计这次闯大祸了。”冯龙德叹了一口气,从帐篷里摆着的武器架子上找到自己的那套条顿式哥特板甲开始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往自己身上穿戴起来,“卡洛琳,你现在在哪里?现在几点了?”

“昨天和今天我都待在营地里主持日常事务,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卡洛琳在冯龙德的灵魂内回答着,然后说道:“兄长,等你穿好衣服洗漱完吃点东西后从帐篷里出来一趟,我在总部堡第一层等着你,有点事情需要报告一下。”说完,卡洛琳通过深层灵魂联系传输过一个具体的位置坐标。

等冯龙德这一堆起床事务都忙活完跟平常一样用全身重甲的打扮走出帐篷来到卡洛琳所说的总部堡第一层的一个房间后,就看到卡洛琳双手撑在房间内唯一一张桌子上,上面还摆着两份报纸,看样子还比较新。

“兄长,对于前天晚上你喝醉酒的情况,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卡洛琳看上去没啥表情,但灵魂波动上绝对是那种有些身心皆疲的感觉,“想知道具体情况的话,你看看这份不同发布的报纸就行了。”

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冯龙德开始尽可能不颤抖地拿起报纸,然后就看到了第一份报纸上的标题《文文》;然后是整整一面首页上的图片锦集,那都是冯龙德喝醉酒后玩伪装效果后的裸奔撒酒疯画面,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光着身子的“灵梦”抡着一把斧型戟泛红着脸四处溜达的照片......

这还不是最丧心病狂的,忒丧心病狂的要属射命丸文起的标题:喷饭喷血条顿营地领袖酒后失德,变身裸奔灵梦大闹宴会

冯龙德:“.......我选择狗带”未完待续。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