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男主攻略第102章你不要脸

2018-12-07 19:37: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男主攻略 第102章 你不要脸

云牧有些诧异,心里这种微刺的感觉是心疼吗?

他的心竟为了对面那个彪悍的女孩生出心疼的情绪?

舒心,沣县舒家庶三女,即将继任舒家家主之位,他对她的了解仅限于此,还有的就是上次在酒楼第一次遇见与她追上他们马车的情形。再有她跟百里憬茙在街头毫无顾忌亲密无间的说笑模样。

云牧很奇怪自己为何会如此记得舒心,或许是因为她太特别,所以才会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要知道以前他根本不会记住任何一个企图靠近他的女子,但舒心……

云牧微微蹙眉,这种感觉可真是一点都不好!而这时对面的舒心更是说了句让他更加难以忘怀的话,只听舒心含着浓浓的笑意道。

“你说我轻薄了你表哥,那么表哥大人你可要我对你负责啊?”

云牧没想到一个女子竟会说出这种话,他看着舒心云淡风轻又略显轻|佻的模样,抿紧了唇。

舒心对上云牧沉静下来那温柔缱绻的眸子,恍然回神,只觉一道闪电兜头劈下,夭寿啦!刚刚她都说了什么?

明明说要给云牧留个好印象来着,现在看他的表情恐怕是更加糟糕了,舒心内心的小人扶着额头默默泪流……

明明她平时就不是一个说话这样随便的人啊!她明明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嘛!为什么到云牧面前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呢?

以前看文时就有写到,云牧不喜话多的女子,所以他才会一心一意喜欢着走高贵冷艳路线的女主容斐嫣。

而现在舒心在云牧表现出来的,不仅是话多,言语还轻|佻,那他不就更加不喜欢了,甚至是厌恶了吧?

不要啊!!

舒心内心的小人痛苦抱头。

立即轻咳一声正经道:“我开玩笑的,刚刚你们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说。啊哈哈……”

舒心笑着笑着在对面越来越低的气压下再也笑不出来,她一不小心就把温润清贵的。那个被人们奉于云端之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云牧给调|戏了!

我有罪!舒心深深忏悔。

“你明明就说了,还想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田紫欣还立马不遗余力的堵舒心。

真不可爱,舒心受不了的横白了田紫欣一眼。

舒心不想再跟他们纠缠下去。她怕再这样下去,她又会说出或做出轻薄云牧的事(此处该有企鹅里可怜的表情)。

舒心站起身满脸淡然,淡淡道:“其实我觉得从头到尾都没我什么事,既然事实都已经了解清楚,剩下的事就是表哥教育表妹……不。是表弟该如何做人的道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舒心朝云牧微微一礼就准备逃离现场,但奈何田紫欣不依不饶,她看着舒心准备溜那怎么行,立即喝道:“等等,你不能走。”

“为什么啊?”舒心无奈摊手:“我没心情教你如何做人啊,有表哥教你就够了。”

“你瞎说什么呢?”田紫欣简直被舒心的无耻气得无语:“我要你给我道歉。”

“道歉?”舒心愕然好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道歉?”

“你别想装傻。”田紫欣指着舒心忿忿道:“你打了我,就必须向我道歉,不然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我打了你?”舒心无语望天:“什么时候?”

“你还装。”田紫欣气恼不已:“在门口的时候,你用力拍了我的手。现在还红着呢。”

“在门口?”舒心懵懂的微微歪头眨巴了下清亮的眸子,满眼的纯良:“我在门口为什么要拍你的手?”

“为什么?”田紫欣不敢置信的反问:“为什么?还不就因为……”

田紫欣突然住了嘴,她小心的看了云牧一眼,咬着下唇一脸的委屈。

“说啊!”舒心勾着唇略带嘲讽的看着田紫欣:“说啊,你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你不是要我道歉吗?把理由说出来,若是合情合理,我就给你道歉,绝不推拒。”

田紫欣看着舒心咄咄逼人的模样心一横傲慢的冷哼一声昂着头:“反正你打了我是事实,你就必须给我道歉。”

“呵呵。”舒心讽刺的笑笑。眼神微沉,语气稍带寒意:“既然你不说,那么我便替你说,那是因为你像一个泼妇一样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你当你谁啊?你凭什么指着我鼻子骂我?你没事故意找我麻烦,就是无事生非。

你非要强买下我买了的衣裙就是无理取闹,你刁蛮任性,娇纵无礼,我招你惹你了?你骂我我就活该给你骂么?还想要我跟你道歉?我没要你跟我道歉就不错了,还那么咄咄逼人不依不饶?你当你谁?天王老子吗?”

“你……你简直……你牙尖嘴利!分明就是你有错在先。”田紫欣腾的站起身与舒心成对立之姿。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有错。

“哦?”舒心好笑的哼笑一声:“我有错在先?我怎么有错了?”

“你……你……”田紫欣被舒心不屑轻蔑的态度气得几欲抓狂,长这么大她什么时候不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长这么大,谁敢跟她顶嘴哪怕是一个字,哪个人见到她不是对她毕恭毕敬,这个粗鄙丑陋的乡村野妇竟敢……田紫欣愤恨的瞪着舒心道。

“对牧表哥不敬,你对他有非分之想就是不对。你上次在街上拦我们的马车,你还要了牧表哥的发带你不要脸。”

“嗤!”舒心不屑的别开眼,从衣袖中掏出云牧那根发带,飞快走到云牧与田紫欣坐的茶桌前“嘭”一声将发带拍到茶桌上。

妈蛋,任务已经完成了她要这玩意干屁啊?

“我看你就非常想要,想要你就拿去吧!你当我稀罕呢?”舒心冷冷与田紫欣对视着:“告诉你,我对你牧表哥,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别再因为吃醋找我麻烦,给我不痛快,明白?”

“你!”田紫欣瞪着舒心气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够了。”云牧轻喝,冷冷的看了田紫欣跟舒心一眼,再看了茶桌上的发带一眼,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怒意,舒心那话中对他的不屑刺痛他的耳朵,舒心那对从他这要走的发带毫不在意的态度刺伤他的自尊。

要的时候,死皮赖脸的粘着他要。不要的时候,嫌弃的就像面对一堆垃圾,竟是如此冷绝,强烈的反差让云牧心里生出丝丝气愤与气愤之外一点点陌生的酸涩感。

云牧缓缓站起身,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威压,舒心跟田紫欣同时转头看他,只见云牧面色如常的缓缓抓过茶桌上的发带,抓在手心轻轻地缓缓地碾了碾,发带就在他手中变成了碎渣渣,再随意的一撒于空中消散,简直跟变魔术一样,看得舒心小心肝狠狠的颤了颤。

云牧带着如常的笑意,或者说比平常笑起来更加柔和温润,暖到至极便是让人由心底感觉到的丝丝寒意。

厅房里的气氛瞬间异常沉凝,舒心感觉自己,包括田紫欣与云牧的四名小厮都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

云牧淡淡的扫了舒心跟田紫欣一眼道:“首先,欣欣你不该惹是生非,去故意招惹舒三小姐,这是你的不对。其次,你不该指着舒三小姐的鼻子骂她,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了有失身份的事,你那样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别人拍开你的手也属正常。你自己做错了事应该向舒三小姐道歉。”

田紫欣倒吸一口冷气,张了张嘴,不过在云牧温柔却充满压迫的视线下她终究是咬了下唇,厥着嘴不甘的垂下头去。

云牧看着田紫欣低垂下头再看向舒心,舒心表面淡然,无怒无喜,也没有得意,这让云牧略有些意外,他再看向田紫欣淡淡的转了话锋:“但是,舒三小姐既然动手拍开了你的手,鉴于她所用的力气之大,那你也就无须向她道歉了。”

田紫欣欣喜的抬头眸光闪闪的看着云牧。

云牧神色没有丝毫波澜的与田紫欣对望一眼,看向舒心淡淡问:“舒三小姐可有异议?”

云牧虽教训了田紫欣但却明显的偏袒于她,谁叫人家是表哥表妹如此微妙的关系呢?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自然是只有摇头表示自己毫无异议了。

云牧抓住了舒心表情中微小的不屑,抿了抿唇,不再看舒心免得闹心,至于为何舒心能如此影响他的情绪,他不愿多想,转头看田紫欣道:“这次是舒三小姐大度,欣欣,以后不可再做类似的事情。”顿了顿踌躇了下继续道。

“并不是所有女子都会对我有非分之想,而且那次舒三小姐也不过是不小心抓到了我的手,不能用轻薄来形容,你可明白?”

田紫欣咬着唇可爱的嘟起嘴,乖巧的点了点头:“牧表哥,我明白了。”

可其他人却是不明白了,云牧的四个小厮跟了云牧十五年,他们十分清楚自家主子的脾性,完全无法理解自家主子为何会说后面这段话,简直就像是在赌气,这让他们非常错愕,这一定是他们的错觉吧?

不仅是他们错愕,云牧将话说完也觉诧异,后面这段话若按他的性子根本不会说,而且他也犹豫了下,结果最后竟没控制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就好像……(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