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大天师第二百二十二章试探之战们

2019-01-11 14:05: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天师 第二百二十二章试探之战

黄鹤楼,当年武当吕剑仙一道剑光冲天而起,破开城外万重山,使得本来绕山而过的钱塘江顺着剑气,浩浩荡荡直奔东海而其。

一剑之威,开天辟地一般,强大如此,夫复何求。当日,一只黄鹤从天而降,吕剑仙白衣飘飘,踏鹤而去,白云悠悠,空留下,一座巍峨的酒楼。

从此,这座酒楼就叫做黄鹤楼。烟雨黄鹤楼,罗昌发和石家的石英杰两个人早就坐在富丽堂皇的的大堂之中等着王禅的到来。

罗昌发这家伙,就是想当着大家的面给王禅一个好看,踩着王禅踏上潜龙榜前十名的位置。

白衣飘飘的罗昌发,此刻,看来确实是有几分风度,纸扇轻轻的摇动几下,看着门外漫天的烟雨,有些担心的说:“如果王禅这废物不敢来的话,那我们这番心思,可是都白费了。

这小子,希望他不会没有胆子来啊?”

坐在罗昌发身旁的紫衣青年就是石家的石英杰,倒是显得有几分瘦弱,营养不良的意思,不过。在他周身,散发着却是让人冰冷的气息,这种气息,深入骨髓。

石英杰有些担心的说:“这个时候他一定会来的,不来他就没有在王家立足的资格了。王家的大少爷,可是有很多王家的人都不服气他。倒是说王禅能够吧石玉虎给打败了,这小子也不是传说中的废物,到时候,你可是要小心一些,千万别阴沟里面翻船啊。”

罗昌发有些不屑的说:“英杰你放心好了,若不是当时我正在外面修炼,耽误了参加上次的潜龙榜,石玉虎会成为第十名?

就他那点本事,全部是丹药堆积出来的,根本没有经过生死的历练,可以说,同级别的武者之中。想要打败他很容易。

这次我本来想回来挑战石玉虎的。但是没有想到,王家出了一个王禅,倒是说把石玉虎给打败了。

自然这王禅要成为我罗昌发的踏脚石了。”血红色的光芒,在罗昌发的眼中一闪而过。

石英杰倒是显露出来几分忌惮的表情说:“血衣神通你已经练成了?”

罗家的血衣神通。是罗家的家传绝学,非罗家嫡系血脉不得修炼。罗昌发上次潜龙榜。就是因为在外修炼,错过了机会,没有进入到前十。三年一次的跃龙门,如果这次他不能抓住机会的话。那再过三年,他就已经超过二十五,没有资格进入潜龙榜了。

因此。这一次,他必然是要疯狂的挑战才成。

王禅在罗昌发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踏脚石而已。王禅终于还是踏着蒙蒙细雨,出现在柳色青处的长街,背后一匹瘦马。一个糟老头子。

黄鹤楼前,罗昌发化作一道血影出现在长街之上,静静的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等着王禅的到来。

王禅看到罗昌发之后,目光猛占星家预告了许多人的死亡地一阵收缩,杀意,他能够从眼前这个青年身上感觉到冲天而起的杀意,阴险,冰冷,残暴。如果说石玉虎不过是温柔乡中的纨绔子弟,那罗昌发这家伙,就是从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疯子。

杀意冲天,双目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血衣神通发动,此刻,在罗昌发的眼中,天地之间,无不可杀之物,无不可杀之人。

王禅站定长街青石之上,歪着头看了一眼才说:“罗家的罗昌发,你就这点本事,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小丫鬟?

”罗昌发却一点不为所动说:“你们王家的那个小丫鬟是吗?不过是我用来吸引你出来的一个棋子而已,这种时候,我没有杀掉她,已经是算他幸运了。

不过,看到你能来,我的血已经变的沸腾了,把你给打败,我就是潜龙榜上面的前十了,放心,我保证打死你。”嚣张,无比的嚣张,罗昌发此刻表现出来的神态,是目无余子的一种态度,根本没有把王禅给看在眼中的那种行为。

肆意的表达自己的蔑视的心情。狂笑一声,血色的光芒瞬间把罗昌发包裹起来。

王禅不紧不慢的收起来油纸伞,顺手扔给了老范,示意他带着自己的坐骑后退几步,马虽然是瘦弱,但是不管是怎么样,总是自己的马,总不能够没有马来装点自己的门面不是吗?

应该小心的事情,总是要小心一些才好的。

此刻,王禅轻轻地弹去身上的尘土,有些懒洋洋的说:“其实呢,我本来是不想出手的,又不是跃龙门,打了也是一点奖励都没有,但是你不该打我的人啊,我在王家现在就两个手下,一个就是老范给我养马的,一个就是小琉璃了。

你打了我的人,我很没有面子啊,不得不过来,其实我觉得,打架是一个很没有意思的事情。”

罗昌发哼了一声,也不和王禅叽叽歪歪,血色灵气爆发,大喊一声说:“别废话了,打败了石玉虎,你就以为你是潜龙榜上的十大高手了吗?

先问过我再说。血影天下。”

血色的光芒光华大作,凶悍的杀机充斥长街,罗昌发灵气爆发,左手画出一道血芒,打出一道手印,之间血色的灵气化作一道血影,发出凄厉的叫喊声,血色手印直奔王禅而来。

漫天的烟雨,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血色的烟雾一般,天降血雨,席卷而来,黄鹤楼前的长街,顿时笼罩在一片血色光芒之中。

长街之上,一块块坚硬的青石,在血色手印强大的破坏力之下,发出爆裂的破碎的声音,一块块散落在无边的血雨之中。

整条长街,仿佛都变成了黄泉之路一般。

这一刻,罗昌发仿佛就是地府冲上来的判官一般,肆无忌惮的收割着他遇到的每一个生命。

血衣神通,罗家安身立命的根本,强大的威力自然是有独到之处。

而此刻,被淹没在漫天血雨之中的王禅,手掐剑诀,一道白色的剑芒爆发出万道剑芒,在这一刻,一瞬间撕裂漫天的血色。剑芒如同一朵骄阳一般在半空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力。

不待血色手印靠近。王禅左手轻轻地一推,白色的剑芒化作一条蛟龙,一阵龙吟冲天而起。

狂乱的灵气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漫天飞卷,细雨微凉。剑气之下,仿佛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冰冷的死亡的气息。那种威慑。撕裂一切。这种感觉,他们深深的震惊,王家的【玄元剑典】。

王禅施展的这种神通。正是定远公的绝学,王家的玄元剑典。

蛟龙出。虚空中,呈现潜龙之状,却咆哮一声。其声震天,血色的灵气。瞬间被撕裂粉碎。

潜龙剑,王家玄元剑典的潜龙剑。

血色手印顿时破灭。

长街之中,一片烟雨。两个青年,静静的站在那里,无数的青石碎片,此刻方才印证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战。

王禅看着一言不发的罗昌发,叹了一口气说:“何必呢,我们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是不是,你就算是想进潜龙榜,我前面还有九个的不是吗?

就算是在黄鹤楼,现在不还是有石英杰在里面,石家的石英杰,也是潜龙榜上的十大高手之一,你找他打去啊。这一剑,算是我代替我那小丫鬟还给你的,做人,不要那么嚣张,送给你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别忍着了,吐一口血也不丢人。”

王禅一剑出,潜龙剑无比的剑气,已经打伤了罗昌发,但是罗昌发不过是强忍着没有把一口血给吐出来而已。

经过王禅的这番挖苦,罗昌发终于还是忍不住,一口血瞬间吐了出来,倒退几步,死死地看着,眼中却充满着无比疯狂的战意,就算是败在王禅的手下,但是却也没有丝毫影响到罗昌发那种冲击其潜龙榜上的决心。

他调息了一下自己的体内沸腾的气血,然后服用了一颗补元丹,脸色顿时好穿了起来。

奢侈,这是很奢侈的行为,看的周围的人一阵的时肉疼,那可是补元丹啊,等闲武者,如果不是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一般是不会用补元丹的。但是罗昌发倒是一点都不吝啬,直接的服用了补元丹。

其实这种事情,很多武者都是知道的,如果动手之后,一旦是受伤,最好的办法是立刻服用丹药,最大程度的减少对自己的身体的伤害,但是对一般的武者来讲,丹药实在是太珍贵了,只有神纹师才有能够炼制的丹药,往往是在救命的时候才会用,一般受点轻伤,自己扛过去就成了。

哪像罗昌发一般,一点轻伤都服用丹药来调息。王禅鄙视的看了罗昌发一眼说:“浪费,你这是浪费啊,一点小伤,至于说用补元丹吗?倒是显得你们罗家有钱不是?”

对王禅这种轻蔑的攻击,罗昌发根本一点都不放在心中,

大天师第二百二十二章试探之战们

他很是坦然的说:“身为一个武者,自然是要时刻的保持最佳状态,王禅,我很好奇,你凝结的灵台到底是几层?”

罗昌发自己凝结的灵台是七层,在罗家,已经算是天才级别的子弟了,但是和王禅刚才的抗衡中,罗昌发居然是感觉到自己隐隐的处于下风,这一点让罗昌发非常的忌惮。王禅并没有直接的回答,没有去黄鹤楼,直接的转过身来,缓缓离开,一边走,一边说:“想要知道吗?跃龙门的时候来参加吧,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灵台是凝结的几层的。”

这个表示,王禅刚才根本就没有用全力,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试探而已。

取过老黄手中的油纸伞,一个老仆人,一批瘦马,一个青年,缓缓地消失在江南的烟雨之中,转眼不见了踪影。

雨是弥漫的画卷,泼墨一般,画出江南千里的柔情,翠柳依旧,只如那狼藉的街道,似乎在诉说着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罗昌发阴沉着长脸,在王禅的面前他不愿意丢了自己的气势,因此对自己的失败也是表现出来了一种非常的洒脱的态度,仿佛根本没有吧胜负放在心中一般,但是实际上,罗昌发心中还是非常的在意的,被王禅给打败了,居然是被王禅给打败了,这个就是王家传说中的废物吗?

石英杰是罗昌发的朋友,因此,罗昌发在石英杰面前根本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心情,生气就是很生气。罗昌发静气凝神,想了很久,也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给王禅。

此刻,他想了半天才说:“这个没有道理啊,王禅据说是一个废物,但是,现在看起来,领悟了王家的玄元剑典,这样的子弟如果是说都是废物的话,那王家就没有一个天才了。”

石英杰毕竟是没有亲自和王禅动手,因此,在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下,石英杰也是没有清楚的感觉到王禅那种霸道的气势。因此,对王禅的了解不够深刻,只是说能够感觉到一声龙吟,道道剑芒绽放,比斗便是结束了。

罗昌发有些不服气,最后还是说:“玄元剑典,绝对是玄元剑典,这家伙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了,王家的玄元剑典居然是还有人能够领悟,这个让我很意外啊,这一次跃龙门,那可是真的有好戏看了。而且,王守仁,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大儿子不怎么样的看好。”

三大家族,彼此都是非常的了解的,因此,王禅回来之后,在王家的地位不是非常的高,而且和自己的继母关系是非常的糟糕,这一点,不是一个人知道的。

王禅一边走着,一边问:“老范,问你个问题,这丹药,在大易朝,是不是显得非常的稀少。”

罗昌发吃那颗补元丹的时候,就算是站咋黄鹤楼里面的石英杰,度是露出了一种肉疼的表现,可见,这丹药,还是非常珍贵的。老范迷瞪着眼睛,牵着瘦马,几乎是撞到了一棵柳树上。

王禅都几乎怀疑,这老家伙是不是一边走路一边睡觉。

听到王禅的问话之后,老范才含糊不清的说:“丹药自然是很稀少,只有神纹师才能够炼制丹药,而在大易朝,有神纹师的地方可是不多啊。每个神纹师都是用后非常的崇高的地位的。像是说云楼的洪大师,见到圣武皇都不用大礼参拜。”(未完待续。)

室内绿叶植物
用什么钓鱼好
直升飞机停机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