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圣堂之上第0042章冥鸦成群如何破有

2019-01-30 01:54: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圣堂之上 第0042章 冥鸦成群如何破

四人沿着山脊向南疾行,在路上草草解决了午饭。

有了长空云奇的夜幕,木流心里很踏实。是不是?有时候你必须学习弯腰

路过魂兽的巢穴时,只要足够小心,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魂兽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即便路上不小心惊扰了一些魂兽,被它们追杀,最终也能借助夜幕全身而退,避免了很多麻烦。

而且继乌酸天麻果之后,木流又发现了一些珍稀的草药,比如紫丹龙皇参、千金蚀心菇、清心三叶草等等,还有一些稀有的矿物,都统统交给长空云奇保管。

楚寒江忍不住问起:“难道你是木族人?”

木族人感官天生敏锐,细致入微,总是能觉察到不可思议的所在,总能发现一些被外族遗忘、忽略的角落。

他们对天地间的奇珍有着莫名的亲密联系,是天生的寻宝专家,不用刻意训练,就能找到隐藏在丛林里的宝物,让无数寻宝家、冒险家望尘莫及。

面对楚寒江提出的问题,木流一笑置之,没有回答。

“你肯定是木族人!”

楚寒江断定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

鉴于木流的寻宝能力实在惊人,孟姜和长空云奇都表示赞同。

不过进入迷离谷快两个时辰,四人没有遇见其他新生,也没有获取清单上的任何一样东西。

时间一久,孟姜显得有点烦躁不安,情绪变得不太稳定。

“我曾经为了得到四头花兽守护的一株芝马,扒在一个泥坑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动也不动。”木流用自己的经历安抚孟姜,接着又道:“你自己也说过,迷离谷很大,所以我们在这里耗上七八天也不是没有可能。”

孟姜深吸一口气,试着调整心态。

“木流说的对,我们要做长期准备。”楚寒江性情有些慵懒,不紧不慢的,觉得有这三位十分给力的队友在身边,高枕无忧,所以不介意在迷离谷多呆上几天。

之后,四人绕过一个山坳,眼前豁然一亮。

前方地势开阔平坦,不远处的高崖上空没有玫瑰的妖娆,盘旋着十数只黑色大鸟,体型估计有成年人那么大,浑身缭绕着黑雾,在风中穿梭,时隐时现,其飞行轨迹极难捉摸。

这些黑色大鸟正是孟姜任务清单上提到的冥鸦。

一看到冥鸦,孟姜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愁眉舒展开来,跃跃欲试。

楚寒江忍不住念叨:“真是踏破铁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他刚把话说完,就被木流泼冷水。

“这话现在就说出来,为时过早。”

木流接着解说道:“冥鸦谨慎凶猛,而且是群居魂兽,同一个家族的冥鸦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们共享视觉、听觉和嗅觉。只要其中一只受到威胁,其他的冥鸦会马上支援。以我们四个人的力量,最多可以应付六七只冥鸦。”

木流环顾四周,极目远望,看到了远方一些闪烁的黑影,又道:“依我看,高崖上的这些还不是全部。想要从冥鸦身上拔一根尾羽,一定要把它整个家族考虑进去。”

孟姜若有所思,看了长空云奇一眼。

长空云奇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木流真诚地注视着长空云奇,替孟姜把话说出口,道:“云奇,看你的了,去它们的巢穴逛一逛,捡一根尾羽回来。”

“对,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你,路上小心。”

楚寒江不失时机推了长空云奇一把。

长空云奇卸下包裹,三步一回头,带着一脸幽怨,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木流三人眼前。

难得停了下来,闲着也是闲着,木流拆开长空云奇的大包裹,取出一张添加了足量瘦肉的什锦烧饼,背靠一块大岩石坐在地上,细嚼慢咽,悠然自得。

楚寒江呆呆地望着木流。

“你看着我干嘛?”木流随手抓起一把牛肉干,举到楚寒江面前,道:“就当是下午茶,一起吃吧。”

楚寒江挥手推开,气鼓鼓地说道:“服了你,这种情况你也吃得下。”

让长空云奇单枪匹马上阵,是没办法的办法。楚寒江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非常担心。

圣堂之上第0042章冥鸦成群如何破有

虽然长空云奇有夜幕护身,但冥鸦的巢穴何其凶险。稍有差池,就会被众多冥鸦围攻,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长空云奇消失后,他坐立难安。木流的无动于衷,让他颇为不满,为长空云奇感到不值。

孟姜出言调停:“行了,你也别弄得太紧张。”

楚寒江别过脸去。

木流状极闲适,并不把楚寒江的指责放在心上,边吃边说:“我相信云奇,也相信他不会介意我吃他的肉饼。虽然这不是什么美食,但味道还不错,可以将就一下。我哥说过,唯大道和美味佳肴不能辜负,千万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孟姜耸耸肩,在木流旁边坐下。

“看来你们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饥饿。”

木流仰望稠云惨淡的天空,长吁一口气,嚼着肉饼想起了多日不见的司冥琴真,也想起了养在玲珑阁后山的那几条长须龙仙。

凌姑姑和青檀院的姐姐们,还有几位先生,以及十一位死侍,现在应该在回西宁镇的路上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聚。

不知不觉,木流已经吃了四五张肉饼。

这时,楚寒江指着高崖上空的异象,问道:“那是什么情况?”

顺着楚寒江所指的方向,木流和孟姜看到盘旋在天空的众多冥鸦行为出现异常,像受到什么刺激似的,齐齐大声叫唤。

尽管隔了近百丈,但魔音灌耳,依然让人头晕目眩,迷迷糊糊。

同一时,分散在外地的冥鸦得到召唤,相继折回老巢。

很快,越来越多的冥鸦聚合起来,似乎察觉到什么,集结成,攻击地面某处,而且向着三人所在位置步步进逼。

“糟糕,被发现了!!”

木流立马站起来,咬着一张吃了一半的肉饼,用最快的速度把长空云奇的包裹系紧。

同时手指东南方向,对孟姜以目示意。

孟姜领会了木流的意思,面朝扑杀过来的冥鸦,大声吼道:“云奇,下山,去竹林!!”

“云奇,挺住啊!”

匆忙之中,楚寒江抓起乌木火杖,放出一道蔓延数十丈、直冲云天的火墙,横在冥鸦扑杀而来的路上。

不过,他还特意为长空云奇留出一线缺口。

当前形势危急,木流二话不说,一手抓起楚寒江的衣领,一手提着长空云奇的包裹,一前一后,往东南方向奋力一掷。

十一岁的楚寒江在七岁大的木流手里,如同摆设,毫无份量。

就像石子一样,呈抛物线,和包裹一起,被木流扔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急速下坠,身影模糊看不清楚。

丢完楚寒江,木流伸手要抓孟姜。

可以冷冻的蔬菜价格
阻燃pa6价格
山东红富士苹果产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