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背叛的爱人正文第四章

2019-02-04 06:52: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背叛的爱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茶菁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背叛的爱人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中午的休息时间。

耿信涤背着书包,进了后山的林地。她喜欢这里的偏僻,很少有人会来打扰,可以让她安安静静休息一下。最近她工作得太辛苦,起身时常会感到头晕目眩。

坐在梧桐树下,她一边吃一边看书。

一阵脚踩落叶的声音。

她警觉地看到一个修长身材的漂亮男孩不知来了多久,这会儿正友好地对着她笑。

常朗斜斜地靠在树干上。他早该想到她和他一样喜欢这里,不然昨天怎么会在前面不远处撞到她。

他静静地问:“为什么不告诉她是你买的?”他指的是早上的花盆。

耿信涤淡淡看他一眼:“没必要。”

她似乎任何时候都处乱不惊。有个性的女孩儿!常朗心中惊叹,唇边的笑意更浓了。很自然地走过去,席地坐在她右前方。

“为什么会想起买花盆?其实对她来说,含羞草才具价值。”所以他自以为是地买来的那盆却没有意义,而她却敏感地捕捉到了最真实的东西。

她不语,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她当然知道,那株细小的植物比精雕细琢的雕花瓷盆重要。没有人会用如此精致的器皿,去盛栽垂死的东西,只有因为爱惜它怜悯它,认为它的存在非常重要,才会把它栽种在如此精巧的花盆里。

她感到那男孩明朗光亮的乌黑眸子里,有着霍然的理解和了然于心,开朗的脸上满是猜到她心思的开心。

已经是习惯性的冷淡,她从衣服里拿出手绢还给他:“谢谢。”

常朗接过手绢,有些高兴她还认识他,也老实地没有揭穿她。她把他的手绢一直随身携带,以便及时还给他,这表示她并不是真的对什么都冷冷淡淡的。

“你的伤好了?”

“是的。”骗人,昨天还流血呢,真要强。

常朗的眼光看了看她简单的饭盒,又看了看她手中书籍的名字。

“这样光看书是不行的,编程需要实践。”他好心地指点她。

她果然抬起头来。

“报名参加计算机社团吧!可以每天下午上机!”他热心地说,脸上的笑容满溢着热情。

她迟疑了一下,下午她还要打工。

似乎察觉到她的犹豫,他又接着说:“还有周末全天!”

她冷冷地盯着他。

她看出这男孩是真心实意地想要邀请她。他全部的感情变化都很单纯、明显,是和她完全不同的人。也正因为含羞草的事件,她才破例和他说了几句话。况且对于没有电脑又生活拮据的她来说,这的确是个非常好的主意。

耿信涤淡淡地说:“你在招兵买马吗?部长。”

常朗尴尬地笑了笑,他早该想到她虽然冷漠,却知晓很多事情。

“算是吧。你会入会吧?一年级的耿信涤同学?”他针锋相对地说,语气却很友好。他早就从钟涛那里打听过了。她点点头,动作有些僵硬。

常朗却高兴极了。

申请入社的表格顺利递了上去,学校正在办理手续。

耿信涤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看书,脑子里正飞快地运转着。她一点儿也不想和别的女生一样,在空闲的时间里三姑八婆地闲话连连。对于她来说,她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耿信涤,外面有人找。”一个身材娇小的长发女生怯怯地说,声音轻柔得惟恐受到冷遇。

“谢谢。”她淡淡地应了声,站起来。

“不客气……”女生望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有一丝失望。

她想不到会是什么人找她。她一直独来独往,甚少和人联系,就连同班的人还不太认识,怎么会有外班的人找。“是你?”耿信涤有一丝惊讶。上次在苗圃的女生,可是她的样子变了好多。

陈曦芙甩了甩拉直剪短的黑发,大方地说:“我是来谢谢你的。”她不仅剪掉了长发,原来总是用浓浓的胭脂掩饰着的苍白面庞,现在干干净净地沐浴在太阳底下,清爽的脸上重又放射着清纯的光芒。

“是我打碎的。”她不认为做了什么值得感谢的事。

陈曦芙笑了笑,注意到有人在角落里私语:“到外面去谈,好吗?”

她领着耿信涤,两人并肩而行,来到苗圃。

陈曦芙走到角落里,端起那盆含羞草,端详了一下,突然伸出手,说:“送给你!”

耿信涤迷惑地看着她美丽的眼睛,她是真诚的。仍迟疑了一下没有接,这对她太宝贵了。

陈曦芙拿起她的手捧住它,微笑了一下:“常朗都告诉我了,是你买给我的。”

“如果不是我不小心打碎了它,你就不会受伤。”她说得很诚恳。

陈曦芙摇了摇头,坦率地说:“不,我正是要谢你这个。它早就该碎了!”这几天她想了很多,甚至比某些无知无觉的人一生中思考的还要多。

伸手掬了一把太阳光束,金色的光芒映射着她安静的神态。耿信涤几乎不能把她和昨天那个疯狂的女孩联想在一起:“为什么送给我?”

她笑了笑:“它现在对我已经毫无意义,不如留给怜惜它的人吧。”

她把花架上另一盆端在手上,是常朗送她的那盆,还缠着纱布的手指拨弄着上面新鲜的叶片,看它层层地收缩起来,不禁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想学校已经不适合我了,就办理了退学。刚好有家电影公司通过了我的面试,所以,”她歪着小脑袋说,“下午我就要走了。”

她也曾经是个单纯的学生,有着满心不着边界的幻想和纯真的感情。不过李佑豪的出现毁灭了这一切,她再也回不到原点了。

笑了笑,她注视着耿信涤不知不觉温和下来、带着理解和赞赏的眼神,突然说:“很奇怪是吧?我只想和你们告别!你们和我只认识了几天,我却把你们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其实——你们真的很像,总是不声不响地为别人做事。”而且他们的话都不多,她却感到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耿信涤沉默着。这时言语反而多余,新生的灵魂纯洁得有如清泉,她不希望挣脱了梦魇后的陈曦芙再受任何不好的影响。

陈曦芙又笑了,她终于感到自己又能开心地、发自内心地笑了:“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她也不等耿信涤的回答,抱起那盆娇嫩的含羞草,潇洒地挥手而去。

耿信涤站在原地,看看手中的含羞草,又看看她的背影,轻轻吐出:“再见。”

一个噩梦结束了。

平平静静的校园生活在过了一个半月之后,终于因为陈曦芙的突然出现和突然离去让她一下子成了众所周知的人物。

耿信涤依然冷漠,依然沉默,可是校园里对她的注目却反而因此增多,连年轻一些的老师们都不由得开始注意她。

因为她异于常人的冷静,几乎从不出错的学业,入学测试的满分,她成了校园里的一个传奇人物,甚至有些人背地里叫她“电脑女人”。她就像一台运行精确的计算机,同样冷静、迅速和没有感情。

她对于这一切无动于衷,真正的无动于衷。对她来说,勤奋地学习和勤奋地工作,只是她内心深处一个愿望的铺垫。

“常朗,你家里送来了好多柚子。”钟涛埋头在几瓣柚子里,吃得正香。常朗向来很大方,总会和他们一起分享。还是有这么个室友好,时常会有好东西吃。

常朗看着他吃得那么津津有味,汁水四溅,也拿了一瓣放到嘴里,果然甜甜的清爽可口。他想起那个简单的饭盒,抓起两个柚子就跑。

“喂,上哪儿去?”

常朗早跑得没了影。

耿信涤匆匆收拾着书包。每天都如此,放学后还有一份工作,她必须快一点。

这些日子她不再到那片林地去了,很简单的原因,她不想再“碰见”那个热情开朗的男孩子。她有很多的事情,很多的工作,不想让复杂的人际关系,将她辛辛苦苦努力得来的学业和生活毁掉。

听着教室外面的嘈杂声增多,她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好像听着有人说:“她在。”还探头探脑地看着她。她本不以为意,可是一个身影突然蹿到她眼前——

“我还怕你走了呢!”常朗开心地说,把两个柚子递到她跟前,“这个给你!”

耿信涤迅速抬起头来,冷清的目光有着不悦。她不去看那两个颜色鲜艳的水果,有些生硬地说:“谢谢,我不要。”站起身就要走。

常朗刚好不偏不倚挡住了她的路。他热情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她眼中的戒备和不悦:“这是刚刚空运过来的湖柚,你尝尝看吧,很好吃。”

她站在他面前,无法忽视他孩子般的笑容。

眼角余光一扫,班里没走的人全部都在侧着脑袋偷听。这可是在陈曦芙来访后的又一个爆炸性。冷淡女生和活泼热情的计算机部长!他们以为看到了什么?正在上演现代版的灰姑娘吗?

蓦地,有一股怒气冲了上来。瞪着他一脸开心的笑容,身上带着运动后的热力,就像是太阳的味道——可是她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最不屑的就是阳光!

于是,她冷冷地说:“心领了,我现在很忙。”

常朗让她过去,却没被她的冷漠吓跑。他继续地跟在她身后,继续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吃柚子?我在宿舍里还有苹果和水晶梨……”

耿信涤加快了脚步,穿过走廊,对于他的话语不理不睬。听到他这句话,不知怎地,那股怒火竟轰然烧了起来!他以为他在干什么?救济?还是施舍?

她猛地站住。

常朗开开心心地看着她停住,转过身来,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下去,就看到她的脸上挂满了冰霜,冷冰冰的眼神里有着高傲。

一语不发地,她不知第几次丢下他一个人走了。

常朗在众人的目光中站在原地,有些尴尬地握着两个柚子。

他没有再追过去。

到计算机部报到的日子到了,耿信涤握着刚批下来的申请书,决定不管怎么样也要去看看。或许上次不应该对部长那么不留情面,他毕竟也掌握着小小的权利,可以决定她的去留。因得罪这些不可漠视的小人物而尝到的苦头,对她来说已经够多了,她实在不应该那样沉不住气的。

进了机房,已经有人先到了。

一看到她的影子,常朗马上热情地跑过来,接过她的申请书,把她领到一台电脑前。

“这台计算机给你用。”他小小声说,笑得像个小孩,“里面有我设置的密码,可以偷偷地打游戏哦,老师那里也查不到!”

耿信涤心中有些不安。她本以为会受到冷遇,本以为他会记着那一天她的无理态度。可是面对他如此灿烂的笑容、热情的眼神,她怎么可以把他想象成那种人?

常朗见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还有各种我调试好的软件。”他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勤工俭学的人怎么会有时间打游戏?

他却不知,他越是这样设想周到,越是会让她感到不安。

“你慢慢练习吧,我去忙了。”瞅到又有人进来,常朗连忙迎了过去。

耿信涤默默地坐在电脑前,为自己曾有过的黑暗想法感到汗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位置。由于机器角度的关系,一旦她坐下,宽大的显示器就会将她遮起来,这样的位置让她觉得满意且有安全感。这也是他特意安排的吗?

机房里是很安静的,只听见鼠标和键盘轻轻的敲击声。这种有些庄重的环境让她沉醉,紧绷的头脑只有在电脑前可以放松下来。她暂时抛开了那些不安和汗颜,投入到一行又一行的命令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眼睛有些酸。她闭上眼睛,抚了抚眉头,无意中瞟见了腕上的手表。五点半了!她吓了一跳,五点钟就该结束了。

她赶快站起来,想看看周围的人都走了没有。

常朗正笑咪咪地站在她身后!

她迅速地环视了一下,早就没人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用疑问的眼神传达着信息。

常朗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他是想让她多练习一下,所以先收了其他的机器。可是当他绕了一圈回来后,竟看着她安静的表情有些失神。面对着那台无知无觉的计算机,她冷漠的脸上竟然显得那么柔和又放松!

他不忍打扰她,就这样一直站在她身后。

“我刚要告诉你时间到了。”他撒了个小谎,关掉了机器,切断所有的电源。

回头看她还没走,他笑着补充说:“回宿舍吃晚饭吧。晚了会没有好菜吃!”

耿信涤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隐隐又有些生气。他不也同样误了晚饭!他在掩饰些什么?为了照顾她可怜的自尊吗?她根本不需要人照顾,从来她只靠自己!

“我不住校。”她硬硬地说。

“哦?住家吗?”他很高兴她愿意和他说话。

家?自从一踏进这座城市,她就没有家了。

察觉到她又沉默了,常朗立刻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对不起,我似乎总是提起让你不高兴的事。”他抓了抓头皮,好脾气地笑。

耿信涤刚刚险些又克制不住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情绪,心里惊讶着他的细心,她开始稍稍明白他一些了,不仅热情而且非常善解人意。

她诚恳地说:“上次的事我很抱歉……”

她还没说完,常朗的脸已经开始红了,他嘴快地打断她:“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说风就是雨,从来不管别人怎么想!所以上次的事是无心的,你别放在心上!”

她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到底谁才是应该道歉的人哪?

不自觉地,唇角有些牵动,虽然没有真正笑出来,但那笑意已经很明显了。常朗看得呆了一下,他不知道她也会笑哩,而且这么快就得到了她的笑容,虽然这个笑容还有些僵硬,但已足够让他受宠若惊了。

“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在想什么?”他热情地问。

哦?她抬了抬眉毛。

“那时我在想,这个人好酷哦!”他回忆着说,“而且是那种从人本身散发出的那种酷感,而不是用黑衣服和没表情堆垒出来的表象。”

是这样的吗?很酷?她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评论。

“可是,”他凝视着她有些困惑的眼睛,声音是柔柔的,“你好像是真的很少笑。”不知为何,他竟然希望能够了解她,或许因为是她的冷漠和落寞反而激起他灵魂热情的那一面吧,“笑容可以冲淡你的……”

他还没有说完,她就匆匆打断他:“时间不早了。再见。”几乎是逃跑般冲出了机房。

“冷淡”两字哽在常朗的喉咙中,没有吐出来。她像缕轻烟,冷冷地来,静静地去,一旦靠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平生从不曾为谁心动的常朗,第一次感到了一丝怅然若失……

接下来的几天,耿信涤虽然还去计算机房,但是她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着常朗了。悄悄地坐在位子上,准时地起身离去。

常朗有时候刻意地捕捉她的眼神,她却总是埋着头,偶尔的对视也恢复了冷冰冰的视线。好像那一次交谈只是过眼云烟,并没有让他们成为朋友。

他悄悄地叹了一口气,只好也很默契地不再提起。

耿信涤眼睛盯着荧光屏,背后却敏感地感到,有人在注视她。她下定决心不回头,不想看见那个男孩乌黑动人的眼睛和火热的眼神。那个人、那种眼神会让她不安,好像能熔化她心中的冰川一样。

“耿信涤?”一个柔柔的声音,迟疑着从头上飘过。

她回过头来,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这会儿正有些惊喜地小声说:“真的是你!刚才我看到背影有些像,还不太敢认……”声音羞涩,渐渐低了。

“有什么事吗?”她不记得和她有什么来往。

“有,有的!”她赶紧说,带着惟恐被拒绝的神情,“我一直想把我的笔记给你。”说得又快又急,生怕会被打断似的,“我知道你学习非常好,可是上个月你有三次课没来,只看课本可能有些难……”

说到这儿,脸已经红透了。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鼓不起勇气。上次那个三年级的男生对她猛追不舍,都是耿信涤出面解围她才逃得掉,从那时起,她就想为她做些事了。

不由分说地,她把已经被不知所措的小手卷成一团的笔记本,硬塞在耿信涤手中,急急地说:“还有上次谢谢你帮我解围!”转过身便想逃掉。

“等等!”耿信涤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叫住她。

那女孩美丽的眼睛里顿时像受了伤,怯怯地回过头,感到心里乱糟糟的。她不要她的笔记本吗?她学习那么好,她早该知道她不需要这个的!可是她是真的很想和她做朋友啊。

耿信涤看到她有些受伤地咬着嘴唇,长长的睫毛下渐渐浮起了莹莹的水雾,不知怎地竟想了那个大男孩的话。

她勉强扯动嘴角,试图挤出个微笑——可是面部肌肉显然缺乏锻炼,现在正不受控制地有些痉挛——她只好放弃了,轻轻地说:“谢谢你,林薇。”

“不……不客气!”林薇一下子高兴起来了,她还记得她的名字!那个若隐若现的微笑,更让她本来就绯红的面色烧了起来。她像是只小鹿似的,快活得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笑容?耿信涤摸摸自己的面颊,那里刚才差点抽筋。真的有魔力吗?眼光一转,常朗正忙着整理文件,一接到她的目光,他说:“这是最好的见面礼。”脸上有着会心的微笑。

从那一天起,林薇便形影不离地跟在耿信涤身后。

她是个很美丽的女孩,性格更是娇柔。耿信涤有时会奇怪,像她这种没脾气又害羞的胆怯女孩,怎么会鼓起勇气,和大家公认冷硬得像一块冰的自己成为朋友?但是她好像不管这些,只是每天开开心心地找她去吃午饭,练习电脑,对别人异样的眼光不加理会。

慢慢地,她有些了解她了。林薇的父母是很普通的公务员,一直盼到三十多岁才盼来这个粉雕玉琢般的女儿,自然宝贝得不得了。这种过分的宠爱和保护,让她变得惹人怜爱却缺乏自信。

有了林薇的陪伴,她也就不再刻意地躲避常朗了。只不过那男孩眼中放射的热力,已经越来越多地在注视她的时候显现出来。这个认知让她隐隐有些不安。

一天午后的休息时间,两人到校园散步。

林薇把手挎在耿信涤的臂弯里走着。她只有一百六十公分,靠在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耿信涤身边正合适。仰起小脸,她很有兴趣地问:“小涤,你觉得钟涛这个人怎么样?”

钟涛?她努力想了想,不知道是谁。

“就是那个……追求……我的人啦。”不好意思的声音,像是在哼哼。

被她瞪跑的那个?

看出她马上要想歪,她赶快解释:“他没有再来骚扰我,他只是问了我一句话……”

耿信涤静静听着,这些事情是她所不熟悉的。

林薇的脸已经红得像苹果了,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她呢,也没有问,就这样慢慢地在午后的校园里踱步。

刚刚绕到篮球场前,一个又惊又喜的声音打破了她们之间的静寂:“林薇!”

钟涛从篮球场上过来,避开耿信涤冷冰冰的眼光,目光径自射向躲在她身后的含羞带怯的小鹿:“你可以给我答复了吗?”充满期待的笑容,热烈地投向她。

林薇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地答应:“嗯。”眼睛直瞅着好友静静的脸庞。

她会怎么想她呢?前两天还哭着赶人家走,这会儿就动摇了?可是那天钟涛找到她,真的什么让她难堪的事情都没做,只是态度诚恳地请求——请求她做他的女友!当时她的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体贴地没有强迫她回答,她也就没有原来那么讨厌他了。

“那么你答应我了?”他热烈地追问着,眼看着她的头越来越低,竟然一转身扭动纤腰,一溜烟跑掉了。

钟涛愣在原地,为她无声的回答抓耳挠腮。

常朗一看到他丢下球赛,就跟了过来,这会儿正偷笑。

他咳了一下:“还不快追?”真是笨蛋,还整天以情圣自居,连这个都不懂!

“啊?是是是是是!”钟涛如梦初醒,欣喜若狂地追了上去,“等我一下,林薇!”

耿信涤一贯沉默着,心里却好像有什么东西什么意识,在朦胧间有些觉醒了。她看着林薇前后态度的转变,面泛桃花的娇羞;还有刚刚被她吓走,这会儿就视她为透明人的钟涛,他的眼中就只看得见林薇。或许这是她永远也弄不懂的。

由于林薇和钟涛的走开,耿信涤发现自己必须和常朗独处了,几乎是反射性地,她立即拔脚准备离开这里。

“要不要打会儿篮球?”常朗追上去问。她又要逃了,每次一接近她,他就能感觉到她的内心在不断地排斥他。

“不,我没有时间。”迫于礼貌,她只好停下来,硬生生地转过身,毫不掩饰冷冽的眼神。

“篮球是很有意思的运动,可以锻炼人的反射神经和团队的协调性!”他热情地邀请,不在乎她的冷淡。

她立即知道了他的用意,他是想让她融到这个学校里,融到各色各样的学生当中去,不想让她像现在这样孤立。但这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不必了。”淡淡的口气,和他的反差甚大。

常朗看着她霜一样的脸,沉思了几秒钟,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嘴里嚷嚷着:“跟我来!”

耿信涤大吃一惊,不断挣扎。他们这一对奇怪的组合,让所有正在操场上有幸目睹的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们还没见常朗这样冲动地硬来过。

常朗一直拽着她跑到林地才放开她。

耿信涤被激烈的跑步弄得大口喘气,透明的脸上头一次有了血色。她大为光火,气愤愤地说:“你凭什么强迫我来这里?就凭你是计算机部的部长吗?”他可知道,一路上有多少人用异样的眼光,像瞅什么未知生物似的看着他俩?她痛恨这样的目光!

“来,看看这个!”常朗不由分说,又拉着她前行了一小段路。在他抓住她细瘦的手腕时,那里冷冰冰的温度让他难过,而且细瘦得令人不能想象。

“我才不看!”他这样突然地心血来潮,就可以扰乱她的生活了!

常朗第一次看到她喷火的眼睛,和绷成一条直线的薄唇,他是真的伤害她了。低下头,他说:“我只是想了解你,也让你了解这个……”

“‘了解’我?”她愤怒地说,“你有了解陌生人的习惯吗?还是喜欢多管闲事?难道强拉着我来这里就是了解我的过程?”

他歉意地看着她,单纯的脸上有着固执的神情:“我很抱歉。可是我真的想要帮助你。”

“‘帮助’?”她像受到侮辱似的大叫,“你凭什么以为我需要帮助?你为什么这样自以为是?是想让我感激涕零地对你到处兜售的伟大情操三跪九拜吗?”

“不是的,”他急急地辩解,生怕自己又说错话,“我只想让你看看这儿的景色。”他环顾着四周,一片绿色的郁郁葱葱,到处充满着生机和活力。

“我明白你喜欢自然,也理解你热爱生命,可是你总是表现得这样淡然……”他是熟悉她的,尽管她拒绝承认。因为含羞草的事情,他看到了其他人或许永远也不会看到的她内心深处的一面。

她冷哼:“明白?理解?笑话!”表面上对此嗤之以鼻。心里却有一股隐痛,他为什么偏要撕下她的伪装,硬要闯入她的生活?难道她所企求的平静永远也得不到吗?!

“是的,是的!”常朗嚷了起来,发亮的眼神直逼她内心深处,“我明白!我理解!我懂!你现在明明很寂寞,明明很孤独,明明很……”

“够了!”她受伤地大叫,愤怒让她的脸涨得通红,一下又变得苍白,“你明白?你理解?你懂?”她咬牙切齿地说,“你明白我从乡下那小地方考到C大有多么不容易吗?你理解我从十五岁就开始养活自己,到处做工为生活奔波的辛苦吗?你懂我母亲临终前,握着我的手说‘杏儿,你要做——人上人!’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你又明白、理解、懂我只因为和同班富商的女儿同名,就要被勒令换名字的耻辱吗?”

她倏然闭嘴,惊讶地瞪着他。

她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个可以算得上是陌生人的他吐露内心的隐痛?而他不但没有为她一连串没头没脑的痛骂愤怒,或是耻笑她不过是个不懂事的乡下丫头,然后解气地扬长而去;反而连一丝丝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只是用他那双漂亮的、黑黑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里面满溢着一种她看不懂的东西。

“是的,现在——我终于明白、理解、懂了。”低沉的声音柔柔的,让她滚得发烫的情绪降了下来。

“对不起……”她喃喃地说。这不是他的错,她不应该把这么多年的积怨宣泄在无辜的他身上。她怎么会如此失态?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和冷静到哪里去了?

莫名其妙发火后的羞愧,被人洞悉后的困窘,统统涌上了她的心头。回忆起以前的苦痛,更让她一口气哽在胸中。她无法抬起头看眼前这个始终体贴入微,对她关怀备致的男孩子,连他身上淡淡的阳光味道,都让她难受极了。常朗不自觉地握住了她窄窄的肩,感到那里有一副沉重的担子,密密实实地压在她瘦弱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逐渐变得冷漠、淡然和无动于衷。

他的声音又轻又柔,仿佛是怕稍大一点的响动就会把她又逼回那个冷冰冰的外壳里去:“来,看看这棵树。”

他引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树,叶子在这个季节就掉光了,枝条也干硬得没有了生命力,可是粗壮的树身依然屹立不倒。

他轻声说:“你看,这棵树被雷劈到,叶落光了,枝也枯萎了,好像已经死掉很久了。可是在它身上依然有许许多多的生命存在。”光秃秃的枝上,一条大尾巴一闪而过,“松鼠在上面搭了窝。”树身上有一个小小的洞,“啄木鸟在树干上啄出了家。”树根已经腐烂,上面长满了小蘑菇,“青苔爬满了这一带的地面。”

他认真地说,深潭似的眸子里,有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深沉:“所以一个事物,一段历史的过去,都孕育着新的生命和希望!”

她迷惑地摇摇头,不懂他的意思。

“忘掉过去吧!”他热烈地低喊,“或许是明天,或许是明年,这棵树会慢慢消失,但是它的躯干会为更多的生命带来养料,帮忙更多的生命!”他大大地喘了口气,“过去的事情永远无法改变,但是,现在、未来,是可以牢牢地抓在手里的!”

她好像有一些明白了。

看着他神采飞扬的面庞,热情低沉的声音,动人心魂的笑容,任何人都会被感染。像是受到了催眠,她梦呓般地说:“还有希望……

“是的是的!”他欢快地回答,喜悦飞上了他的眉梢,让他本来就俊逸的面庞更加生动,“这些都让我们的生命变得美好,变得更有色彩!”

她不禁晕眩起来,隐隐地感到,心中的冰川在一点一滴地溶化……

..致力于打造国内专业文学站平台,争做收录最全的免费小说。

二手30装载机
河北闸门出售公司
防滑板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