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从头再来正文第六十章人和猪

2019-02-28 13:20: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从头再来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靓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从头再来全集阅读正文第六十章人和猪,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袁闵取笑她神经质,“你把罗翔当成什么?神佛还是魔鬼?”

乐月愁苦说道:“我知道自己疯魔了,唉,妍妍来就只说罗翔长罗翔短,我干涉不对,不管更是不对。我告诉你啊,罗翔在学校有女朋友!”

袁闵跳了起来,“什么风寒风热感冒吃什么药
!他真敢脚踏两条船?欺负我女儿!?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小孩便秘怎么办
!”

乐月拽拉暴走的丈夫,“你稍安勿躁!妍妍是女孩儿,她的事情我出面。”

袁闵阴沉着脸,“不行,我放不下妍妍,她是笨丫头。”

乐月同意道:“我明天飞江城。”

。。。。。。

乐月在天上飞得郁闷,宝贝女儿却正喜滋滋坐在饭桌上,等候服务员上菜。

“罗翔!”她问道,“在这里吃饭真的不要钱?”

喝茶的罗翔轻轻点头,眼睛盯着门口。也是他没去东华酒店雅间的缘故,坐在大厅里看到何詹和几个人说说笑笑走进来发软乏力怎么回事
。罗翔看得很仔细,看出何詹在一行人里地位不高,领头的男人五十岁出头,红光满面。

罗翔笑了起来,桌子对面的袁婧妍扭头,没发现谁值得他笑成一只狐狸模样。

罗翔招招手。一名男服务员快步走来。罗翔小声吩咐去看看那一行人何处用餐。随手塞给他两张十元钞票。第一次得到小费地服务员屁颠屁颠走开。袁婧妍撅嘴说道:“你太大手大脚。”

罗翔呵呵笑道:“二十块钱吃一顿饭。不值?”

过不了一会儿。服务员来密告何詹地房号。罗翔陪袁婧妍吃得差不多。起身上楼。

袁婧妍性格很好。男人做事时绝对不问东问西指手画脚。只是低头细嚼慢咽。吃她自己地饭菜。

罗翔在雅间门口停下脚步。侧耳听听里面地动静。这才推门进去。

雅间里。宽大地饭桌上碗碟零乱。六位用餐地男男女女喝得面红耳赤。见有不速之客冒然闯入皆是惊讶。罗翔不等他们出声质问。告了一声抱歉。对何詹笑道:“何老师。好久不见。”

何詹也笑起来,先向同伴们解释罗翔是自己的学生,拉他到身边问道:“你的眼尖,什么时候看到我?”

罗翔胡乱指指,答道:“我陪同学吃饭呢。”

主位的富态男人喝得正愉快,大声说道:“老何,叫你的学生坐下!远来是客嘛。”

何詹笑着点头,借势向罗翔介绍了在座的诸位,其他人先不提莲花清瘟颗粒是治什么的
,那名男人和他身边妖妖娆娆的女人是罗翔过来的目的。

“省外经贸厅汤崇贵厅长。”“市旅游局周晓芳小姐。”

汤崇贵哈哈大笑:“何老师往我脸上贴金啊,是副厅长,而且还是前副厅长。”

站在何詹身边的罗翔说道:“汤叔叔红光满面,吉云高照,是主位大吉大祥之相,近日便有好事临门,并且此后一生与副字无缘。”

汤崇贵吃惊的说道:“小老弟吉言可贵,来,坐坐!”

罗翔没有借此套近乎,歉意的表示楼下还有同学,他离开后汤崇贵闲谈似的问何詹:“你的学生会算命?”

何詹笑着摇头。他是唯物主义者,对鬼怪鬼魅之事素来厌恶。在他看来,就是罗翔儿戏客套之语。

可汤崇贵不是何詹,他很相信八卦易经之说。此时又正值党校深造,前途未卜的关键时机,虽然对外一团和气荣辱不惊,内心却是敏感憔悴心急如焚。

几个人吃完饭,算账时服务员告知罗翔已经结了账。汤崇贵的党校同学,栖武县财政局副局长舒鸿峻笑道:“何县长的老师当得好!离开学校不被学生忘记,一定是德才兼备的好老师!”

何詹谦虚一阵,心中自有疑云,罗翔如此破费居心何在?

第二天,何詹到农学院找到罗翔,二话不说掏出一叠钱塞给他,沉着脸呵斥道:“少做歪门邪道的事!你在学校安心学习,毕业后老师会帮你想办法!”

罗翔心口升起一团热乎乎的热流,他一面笑着解释和朱华东的渊源,一面掏出白吃白喝的金卡,“喏,老师你拿去,县大老爷迎来送往的花费不少。”

何詹脸色阴转晴,笑骂道:“什么人才迎来送往?我打死你这口无遮拦的小子!嗯,我这次来江城是公费,用不着你的卡。”他带有深意的说道:“朱华东的名字我听过,他的好处会烫手。”

罗翔抿嘴一笑:“我知道啦。老师,你到江城做什么?”

何詹说起公事叹了口气,“国家今年大力抓扶贫工作,栖武县又是我省贫困村最多的县镇,我上来好不容易要了一笔扶贫款。。。。。。”

要到钱是好事,但何詹眉头紧锁,想必盯上款子的人很多。罗翔灵机一动,“老师,你不如在上面就把扶贫项目确定了,大不了请县太老爷到江城商定,千万别急急忙忙回下面受苦。”

何詹点头说道:“我也有此意,但项目我是绞尽脑汁,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罗翔笑道:“我倒是知道一个。”

何詹“哦”了一声,随便问了问。罗翔故意哭丧着脸,“您不相信我啊,我保证这是好项目。”

何詹瞧他小孩子模样心情舒畅许多,哄孩子似的夸奖他,“说来听听,对了有奖。”

罗翔呵呵笑道:“我和你说过的,秀滇猪!”

“秀滇猪?”何詹苦思半响茫然摇头,歉然说道:“我真的不记得。”

罗翔拉了他就走,“我的好老师,何县长,它是我们学校培育的品种,好东西!”

秀滇猪当然是好东西,但畜牧系讲师麦学金今年年初培育出来后,一直没能铺开这个优异品种,直到九七年姜恩华教授接手推广后才广为人知,成为全国最知名的养殖猪种。

罗翔带领何詹到麦苗儿的小卖部,通过她找到麦学金。

麦学金是只会低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学者,听说本校老师参观取经,老老实实带路到养殖场,把秀滇猪的各项指标一一告知,连培育的父本母系也一并详细说了出来。

罗翔听得苦笑,放在后世这都是机密啊。

何詹则越来越晴朗,他看看罗翔,既高兴又惭愧。身为农学院本校老师,居然不知道学校就有值得挖掘的好东西!

何詹当即拍板,国庆后请县农牧局和县长来参观学习,预定秀滇猪为栖武县扶贫暨农业生产的重点项目。当然,要当仁不让的聘请秀滇猪选育者麦学金做县里的技术顾问。

老农般的麦学金诺诺的不知说什么,女儿麦苗儿替他高兴,拉着罗翔的手小声说道:“谢谢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