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卤菜店里的操守

2019-03-08 19:54: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阵风把城市吹乱了。天空中电缆上下弹跳,仿佛随时都要挣脱杆子的束缚,弄出更加惊怵的火花:汽车如抱头鼠窜的人,声声喇叭,拼命扭动着身姿,晃动在街上,男男女女从悠然、急切、散淡等等神情中回过神,蓦然坠入恐慌,那些广告牌、空中标语,还有店面上的招牌,噼里啪啦,好像随时就要砸向某处,或者飞落在某人的头上。

一阵风把城市吹乱了。天空中电缆上下弹跳,仿佛随时都要挣脱杆子的束缚,弄出更加惊怵的火花;汽车如抱头鼠窜的人,声声喇叭,拼命扭动着身姿,晃动在街上;男男女女从悠然、急切、散淡等等神情中回过神,蓦然坠入恐慌,那些广告牌、空中标语,还有店面上的招牌,噼里啪啦,好像随时就要砸向某处,或者飞落在某人的头上。小昭正在生火,又是扇子又是鼓风机,一捆柴还没有点着煤球,就被不期而至的大风吹灭了。小昭看看外面狂风大作,拍拍手,又捋捋蓬乱的头发,才知道往屋内躲,想,这天咋了?

大风来得毫无征兆,就像平静的大海被不知名的力量掀起了巨浪,层层挤来,最后拍打到石头上,惊涛裂岸。风掠过城市的上空,穿行在城市的细微处,满街都变成咣咣当当、稀里哗啦的声响,一浪高过一浪。小昭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不敢睁眼,抱着头,蹲在一张餐桌旁,仿佛她一动弹,大风就会活生生刮走她似的。小昭不知道向谁求助,几次掏出,最后那声响,让她彻底放弃了求助的想法,想,都咋的啦?

听不到声响的时候,小昭抬起头来,大风并没有带来雨,晚霞依然明朗,小昭急忙走到外面,除了满眼混乱不堪的景象外,并没有出现大的灾难,街道还在,楼房还在,那些密密麻麻蜘蛛般的电线也在,只是户外雨棚早被刮折,散落一地。小昭有些茫然,呆站了会,才想起回屋找细绳绑住雨棚折断的部位,想,老天也抽筋,好好的,发什么飙?

卤菜店里的操守

小昭镇定了情绪,重新开始生火,干柴没有被大风吓到,很快蹿出火苗,接着燃烧起几块煤球,整个炉子就热气腾腾起来,里面的卤汤也冒出热气。天不太冷,秋天的末梢,那些热气捌饬出一些城市的烟火气,小昭重新梳理了头发,才扯开嗓子问隔壁的老杜,刚才怎么回事?

老杜不是很老,大家都喊老杜,小昭也那么喊,老杜说,你问谁?天的事情嘛。老杜心情不好,几张条桌被刮翻,断了腿,一时半会收拾不好,马上就要天黑了,眼看影响到生意,说话没有好声气。

小昭理解老杜的心情,看看自己的桌子还在屋里,庆幸没有赶时间搬出去,否则一样难逃劫难。庆幸之余,零零碎碎拿出卤煮好的猪耳朵、鸡鸭鹅,还有猪蹄、猪头皮、豆干等等易于卤制的东西后,靠在案板上用搜,看看上怎么说这次突然而来的大风。上还没有动静,她的生意也没有动静。不知道何时开始,县城把幸福路改成了邵南路,说是纪念一个唐朝隐士董邵南,韩愈有《送董邵南序》的诗作,说及董邵南拒绝官场,甘愿隐居。县里为了挖掘历史文化名人,就把好端端的路名改了。于是顺口溜随之而至,什么邵南路宽又宽,两边都是卤菜摊;邵南路长又长,两边都是灾民房等等,结果一个纪念大儒的路变成了鱼龙混杂、小商小贩满地窜的脏乱路。

小昭在邵南路租下门面摆起卤菜摊有一两个年头了,生意不好也不坏,夏天里,那些爱喝啤酒爱吃熟食的常客,晚上基本都泡在卤菜摊上,到了冬天卤菜生意不大好,小昭也随大流,做些火锅、热炒啥的。没有服务员,一切都是自己操办,成本不高,只是门面租金不低,忙忙碌碌,够糊弄日子。

小昭几天都没有看到那个人,那个人总是很晚才来,来了坐在屋内靠窗户的那张光亮的条桌上,要猪耳朵、鹅翅膀、卤素拼和时令菜蔬小炒,四碟菜上齐后,也不说话,开启了啤酒,独自慢斟细酌,整个过程,极为安静。小昭记得那个人的眉毛很浓密,像墨笔画上的,嚼咬卤菜时,脸上有几块肌肉坨坨也随之鼓动起来,有些生动。还有他喝啤酒的样子,不像有着生猛身材的人,更不像几块肌肉坨坨那么起眼,而是浅浅地抿一口,再抿一口,行为特别矜持,矜持得类似做作。有食客见到那个人的样子喜欢窃窃私语,说那个人装,那个人听到了,也不搭理,一脸恬静。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