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水中魅影

2019-03-28 18:37: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石文辉是个攀岩运动员,他挑战过全国许多知名的陡崖,凭仗实力与运气,每次都获得了成功。尤其是3年前,他攀上了那座最高的狮子崖,这令他名声大振。石文辉曾夸下海口,天下没有他攀不上的陡崖。
这天,石文辉参加完一场攀岩知识讲座刚回到家,邮递员就送来1封挂号信。信没有署名,写信人只说在他们故乡有一座叫猴宝宝发烧吃什么低头的陡崖,问石文辉敢不敢去试试。信的字里行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石文辉蹙起眉毛,若是不去,恐引人耻笑,有损自己“天下第一攀”的美誉。最后,石文辉还是决定先去实地探查一番。
果然,当石文辉依照信中所留的地址找去的时候,发现了坐落在一个偏僻山谷中的1处陡崖。崖壁间几乎没有着力的空隙,底下窄顶上宽,难怪叫猴低头,真乃猿猴难度。
不管怎样,他决定先探查一番。经过一阵劳碌,天已黑了下来,石文辉从旅行包里拿出了一个手电筒和一把锋利的匕首,准备寻条路四周转转,看谷中有没有可以借宿的人家。这座山谷临近一条蜿蜒的小溪,石文辉沿着小溪向前行,终究在小溪旁发现了1间茅屋。
石文辉不禁喜出望外,他敲敲门,走出来的是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手里拿着1盏油灯,混浊的眼睛不停地朝石文辉身上打量着。石文辉客气地说:“老大爷,我是个攀岩运动员,来这座山谷进行探查,因天晚下不了山,想在你这里借宿一晚,我可以多给您钱。”
老头眯着眼“哦”了1声:“进来吧,年轻人,这座山谷可不平静,夜里经常有狼出没。唉!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呢?”石文辉对能找到一个栖身宝宝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之所已相当满意了,他放下旅行包,随口问道:“怎样只有你一个人住?”
老头叹了口气,“我本来有个儿子,前年去猴低头采草药,失足摔死了。年轻人,你来这里也是为了猴低头吧?我跟你说,我活了大把年纪,还没见有人上过猴低头呢,听说上面有冤魂在作怪。”
冤魂?石文辉的心蓦地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了,老头什么时候走出去的,石文辉一点也不知道,头脑里仍在回味老头的话。不知怎地,石文辉忐忑不安,又重新打量起这间房子,一张铺了些茅草的木板床,低矮的桌子上放着盏油灯,昏暗的灯光映在白色的窗纸上,显得特别阴森。石文辉突然想到在这鲜有人迹的山谷,一个寸步难行的老头孤身住在茅屋里,他靠甚么保持生计?想到这里,石文辉不由冷汗涔涔。
这时候老人端着脸盆进来了,他警惕的眼神紧紧盯着老头,并做好随时“战役”的准备,但老头并没有敌意的举动。这时候倦意袭来,石文辉决定先洗脸休息。他把脸盆端到桌子上,水很清澈,乃至能看到脸盆底的条形花纹。石文辉捋起袖子,以手掬水往脸上抹去,水触着肌肤冰冷冰冷的。石文辉第二次把手伸进脸盆时,盆里的水居然自动旋转了起来,像个小小的旋涡,接着冒出一阵阵热气。石文辉伸手1探,冰凉的水顿时如开水一般滚烫。
石文辉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这水难道有什么超乎自然的磁力,否则怎样产生这类奇异的现象,等他在望向脸盆的时候,整张脸都变得煞白。此时热气突然消失,又转为一盆清水,但水里清晰地映衬着另外一个人的头像,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这头像石文辉其实不陌生,英俊的面庞上还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是肖源,那个曾是他最好的朋友。原来肖源与石文辉一样,也是1名职业攀岩运动员,两人作为队友和火伴,一起征服了无数的陡崖,在攀岩界,两人像双子星座一般闪耀。两人同甘共苦,可谓生死之交,但一次意外却断送了肖源的生命。
那次,肖源听说狮子岩很具有挑战难度,因而约请石文辉合作,共同攀登这座有史以来无人成功的险峻陡崖。起初石文辉其实不同意,因为非常危险,哪知肖源的态度却很坚决,他说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登上狮子岩,战胜自我。石文辉禁不住肖源的再三恳求,同意了此番冒险。
两人研究了攀登线路后,彼此相互照顾,眼看快到崖顶了,不料石文辉系的安全绳被锋利的石块磨开了一道口子,情形非常危险,随时有掉下去的可能。肖源见状,连忙解下了自己的安全绳,扔给了石文辉,告知他尽快攀登上去,然后再把安全绳抛下来。石文辉接过肖源扔来的安全绳,顺利地登上了狮子岩,可当他把安全绳抛下去,肖源重新系上安全绳向上攀爬时,安全绳突然断裂,肖源惨叫一声,坠下了陡崖……
这件事整整过去了三年,没想到肖源的头像会在脸盆里出现,是不是肖源的阴魂不散,抑或只是自己一时的幻觉?石文辉的心“怦怦”直跳。正在这时候,脸盆中传来一阵声音:“石文辉……”石文辉仔细一听,辨别出是肖源的声音。石文辉的眼晴惊骇地看着脸盆中的肖源,肖源的嘴巴一歙一合,分明是他在说话。
石文辉倒吸一口凉气,颤抖着说:“是你吗?肖源,你究竟是人是鬼?”
肖源的声音很柔和:“是我,我不是鬼,而是肖源的灵魂。”
灵魂?石文辉从未想过人真的会有灵魂,并且与他面对面地谈话。肖源轻笑了几声,接着说:“自从那次我从狮子岩坠下以后,我的鲜血流入了旁边的一条小溪,小溪里的水含有一种特殊物资,它能吸纳人的鲜血使其复活,却永久离不开水,所以我只能沿着这条小溪存在。”
世界上竟然有这类匪夷所思的事?但石文辉马上猜想自己正是沿着小溪找到这所茅屋的,那个老头打来的洗脸水说不定也是小溪里的水,而猴低头与狮子岩相隔不是太远,这条小溪完全有可能同时流经这两个地方。如此推断,这个肖源说的话并不是无稽之谈。想到这里,石文辉期期艾艾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是这样的,我想弄清楚一件事。”肖源的声音突地一变,喝问道:“那根安全绳怎么会在毫无征象的情况下断裂?”1听到肖源提起这事,正触着石文辉的心事,他连忙摇着手说:“我不知道。”
肖源发出一阵凄厉的狞笑,面庞在水中强烈地扭曲,水又开始冒出一阵宝宝睡觉出汗阵热气,肖源的头像在水里消失了。
石文辉刚吁了一口气,背后响起沉重的脚步声。石文辉转过身一看,居然是那个老头,此刻老头的脸阴沉得可怕。“你怎样进来的?”石文辉惊愕地问。老头没有回答,他径直在走到脸盆前,把整张脸都浸入水中,当他从脸盆中抬起头时,脸已变成了肖源。
肖源冷冷地说:“你一定很奇怪吧?其实这道理很简单,我的灵魂负载在个人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遭到我的控制。由于我的生命离不开水,见不得阳光,所以我只能寄生在这个阴暗的地方。我一直对那根断裂的安全绳有怀疑,但又不能去找你证实。直到有一天这个人来到山谷,我控制了他的脑电波,让他给你寄去了一封信。”
原来这一切都是肖源的刻意安排,只等着自已来上钩,石文辉暗悔这么容易就中了他人布下的骗局。“好了,不多说了,我将进入你的脑电波,探求事情的真相。如果确切与你无关,你失去的只是这一天的记忆,可一旦与你有关,你不要怪我。”肖源一字一顿地说。
石文辉听后畏惧极了,当年的那1幕情景如电影在脑中显现。他登上了狮子岩,把安全绳抛向肖源,肖源系上安全绳,一点一点向上攀爬。石文辉看着手中的安全绳,心里起了奥妙的变化——他想起肖源处处比他强,现在肖源的生命掌握在他手中,欲望啃噬着他妒忌的心,他拿起匕首,朝安全绳砍去……
几天以后,两个探险者在这座茅屋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石文辉,他们急忙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把石文辉送进了医院,但所有的医生都对石文辉的病症束手无策,最后不得不做出一个结论,石文辉是由于脑部遭受严重刺激,已是一个白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