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渔村谋杀案

2019-03-28 19:56: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盖房引发的风波

临江村三面环山,一面紧挨着黑龙江,村里的男人多数靠下江捕鱼为生。夏天的傍晚,渔船归来,一只挨着一只停靠在江边,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来晃去,烘托出这个边境渔村特有的宁静、平和。

这年六月禁渔期的第一天,村主任李永亮家准备新盖的三间大瓦房正式开工了,6挂三千响的鞭炮高高地挑在临时搭起来的炮仗架子上点着了,炸得硝烟四起,噼里啪啦响成了一片。前来看热闹的村民一个个都捂着耳朵,躲得远远地站着看。李永亮笑呵呵地拿着香烟。递给那些前来看热闹的男人。

李主任在村庄里人缘特别好。再说都在一个村庄住着。哪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没有甚么太大的过节都过去帮帮忙,最起码也得到场看看能不能伸上手帮人家一把。房子的地基去年六月就打完了,整整放了一年,李主任主要想让地基沉一沉,这样盖起来的房子才更结实。更坚固。来帮他家盖房子的人,没有一个是从外面雇的专业建筑工人,瓦匠和木匠都是本村的。找这些人干活除了不用付工钱以外,还有最大的好处,他们干活时肯定不会糊弄人。

家里盖房子,最高兴的当然还是村主任的老婆高喜环了,屋里屋外地张罗着,领着几个前来帮忙的村里女人忙着择菜,杀鸡,收拾鱼。

鞭炮声响过以后,还没等院子里的硝烟完全散尽,10几个人已经抡起瓦刀开始砌砖了。有技术的四个土瓦匠各把一个墙角,其余的人在中间跑犬墒,干得如火如荼。村里的那个老木匠也领着徒弟在一边挥动着手里的锛子开始砍柁,准备做房架子了。

几个前来帮忙的女人中,有个叫春月的女人,是村里医生赵廷玉的老婆,她头一天的晚上还因为房子的事跟丈夫大吵了一顿,嫌自己的男人没有本事,眼看孩子一年比一年大了,他们还住在刚结婚时买的两间土坯房子里。

赵廷玉从一所卫生学校毕业,回村后自己开了1家小诊所,开始收入还不错。可是他这个人特别爱玩麻将,来了病人也不给好好看病,问上几句,急急忙忙开个药方,拿上几片药便把人打发走了。时间1长,来找他看病的人就渐渐少了,认准走几里地到别的村庄去看病,也不找赵廷玉。为这事儿,春月没少跟赵廷玉吵架。

见村主任家要盖新居,而春月又流露出对自己的不满,赵廷玉没好气地说:“你要是看好了李永亮,就嫁给他呗,跟我干什么?”也是话赶话,春月说:“你别着急,要是村主任把他那个没有三块豆腐高的老婆休了,我就跟你打离婚,嫁给他!”赵廷玉讥讽地说:“你以为自己还是几年前没出嫁的大闺女呢,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别忘了,你也是个黄脸婆了,想嫁给村主任,村主任还不见得娶你呢!”

一句话,把春月气得大哭一场。

别看李永亮长得1米七八的大个子,又是村庄里的主任,可是他娶的老婆却特别不起眼,乃至可以说长得十分丑陋。高喜环身高不足一米五,又矮又粗,活像武大郎托生转世,变成一个丑陋的女人了。但是李永亮对自己的媳妇却是一点也不厌弃,无论去镇上,还是到县城,走到哪儿领到哪儿。村里好多女人见了李主任对老婆那末好,又是妒忌,又是羡慕。

一个凌晨,大墙砌到快一米高了,李永亮在新房场张罗着要那些干活的人直直腰。抽支烟,喝口水,歇一歇。几个人找个地方坐下来,嘴里叼着烟,唠着闲嗑儿。这工夫,只见春月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大声喊叫着:“李主任,可小孩晚上咳嗽怎么办不好了,你家嫂子被砸着了。快去看看吧!”

李永亮仿佛一愣,忙问:“怎样砸着的?”

他话没等问完,拔腿便朝后院跑,进到厨房一看,只见高喜环双眼紧闭,满脑袋是血地躺在地上。他拨开人群,把高喜环从地上抱起来便朝大夫赵廷玉家跑。

原来,李主任家的老房子锅灶旁钉了一排架子,充当碗架柜,油盐酱醋等一些厨房用的东西都放在上面。炒菜时,高喜环去架子上捧酱油坛子,可是架子太高了,高喜环捧不到,她便找个凳子想站到上面去捧。当时春月站在她身边说:“嫂子,我拿吧。&rdqu小孩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o;

高喜环说:“不用。”便站了上去。她刚把酱油坛子捧得手,身子晃了两晃,便从凳子上掉下来,酱油坛子正好砸在她的脑袋上。高喜环当时便昏了过去。

赵廷玉顾不上先给高喜环包扎脑袋上的伤口,戴上听诊器又是听心跳,又是摸脉搏。觉得没有甚么大事,估计可能被砸了一下,又遭到了惊吓,昏过去的。这时候,高喜环已经醒了过来,好像不知道产生了甚么事情似的看着围在身旁的人。等赵廷玉帮她清算好伤口,包扎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哪个好好,人也没事了,只是说头还有点晕。赵廷玉给她拿了药,被李永亮搀扶着朝家走去。

二、鏖战麻将桌

李永亮家的房子已盖完了,可是一个月的禁渔期过去还不到一半的时间,不能下江打鱼的渔民们闲得无聊,经常几个人凑到一起玩麻将,每天晚上都有好几桌,1玩就是一个通宵。

他们一般都玩五元钱的小麻将。上限为二十元钱。吃过晚餐后,赵廷玉便走出家门,走了两三家才坐到麻将桌上。掷色痛经期间吃什么比较好子挑风,他坐在北面。几个人稀里哗啦地洗完牌,码起来,赵廷玉随手取出二十元钱扔到牌桌中间。

赵廷玉抓的一手牌不错,吃一口,叉一张便可以和牌。可是随后的手气实在太差了。他不但一直没换上牌不说,还给对门的郑福点了黑炮,一把扔出去四十元钱,气得他直嘟囔。

那天晚上,赵廷玉的手气实在是背到家了。两圈下来,一把牌也没和,兜里的两张百元大票已经改了姓,装进别人的腰包里了。赵廷玉张罗着要挑风。

郑福见赵廷玉总也不和牌,调侃他说:“赵大夫,都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你昨天晚上是否是没干好事呀?”

赵廷玉说:“老夫老妻了,谁还总想那些事,赶紧抓牌吧!”

郑福听出来赵廷玉的话里带点“粉子”味了,知道他不高兴了,便不再说甚么了,专心地打着自己的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