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萱草一生不凡哪

2019-04-09 12:08: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萱草,一生非凡

王旭忠

风不好,绝对算不上和风。料峭中带着尖锐和呼哨,带着沙尘和黄土,带着几近让人感觉不到的湿润和温暖,就把这里的春季唤醒了,阳坡上的草就吐出若有若无的尖。雨绝对是细雨,但就是这一点细雨,已可以把新生的草尖洗出一丝又一丝的绿意,唤起它们的生机。先是冰草芦草,然后就是苦菜大蓟蒲公英车前马莲等等,其实几乎不存在前后,除非你有意识地去给他们排个先后,否则,你实在弄不清谁在前谁在后。也就是这时候,你就能看到萱草的影子了。

起初并没有异常,一丝绿意随春风升起,随春雨加深,渐渐地,那一丝绿意就膨胀了,变成一簇,像是马莲出土,只是马莲的叶片似剑如刀,绝不弯曲,而萱草的叶片是柔嫩的脆弱的,娇娇嫩嫩惹人怜惜。一簇又一簇,就连成一片。若是风调雨顺大有年,艳阳庇护,和风抚慰,细雨沐浴,不需要多长时间,萱草就日高日上,日上日鲜,叶片参差披拂。无风,静立,似笼着青纱的梦;有风,飘荡,如展翅欲飞的鸟。若是水略微多一点,那叶片就宽大厚实,似乎里面充盈的不是汁液而是喷薄而出的生命力。

等到根深了,叶齐了,一蓬自然下垂的绿叶,比起兰草茂盛。昼长夜短,长长的夏日的确无聊,就从叶片中抽出花葶,那花葶一天天高起来,顶端一簇花蕾次第膨胀,透出一丝鹅黄。先长大的花苞“砰”地一声,从尖端裂开,五片或六片,下端倒是完整的,只是愈来愈细,最终收缩于花萼中。像极了小喇叭,只是喇叭的出音口裂开而已。那花瓣厚厚的,花蕊长长地,都是橙黄色。诱惑得人极想摘一朵尝尝,那一定是甜甜的嫩嫩的。

花开易说,花落难写。整整一个夏天,你的花园里都次第开放着这种艳丽的茁壮的花朵。假设你有花园的话。我们是把田野当作花园的。

但是,我们是不能等到花开的。在萱草花还是蓓蕾时就把它摘下来,将其放入开水中浸泡,时间不能太长。我们叫做“炸”,规范的叫法是“焯”。焯过后被烫软的花蕾,要赶紧放到透风透光的地方晾干。晾干后的花蕾色泽淡黄,条索粗壮,整齐均匀。

这就是黄花菜。

黄花菜是萱草吗?的确是。萱草是黄花菜吗?不一定。

这要从萱草的历史说起。

中国是萱草的原产地。只是“萱”原来写作“谖”。这个“谖”我们不太熟习。依稀有点印象的是战国时期为齐国孟尝君“焚券市义”“狡兔三窟”的那个门客,他叫冯谖。“谖”有个意思是“忘记”,所以,“谖草”又名叫“忘忧草”。西晋时张华的《博物志》中解释说:“萱草,食之令人好欢乐,忘忧思,故日忘忧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毒了。本来谖草中就有一种生物碱,叫做秋水仙碱。它有毒,富含于百合科的许多植物中。得名也是由于最先发现和提取于秋水仙这类植物中。谖草也是百合科的,自然也含有秋水仙碱。秋水仙碱中毒后的症状是恶心呕吐等等,没有像海洛因那样产生幻觉的功能啊?“谖草”又被称为是中国母亲花。这个说法首先来自于《诗经·卫风·伯兮》。该诗有句云“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这本来是妻子思念出征丈夫的诗篇。但经过《毛诗正义》等汉朝学者的解释,“背”即是北堂,北堂是主妇生活之地,进而将其解释为母亲生活的地方,因此将北堂当作母亲的代称,再进一步,又将北堂种植的谖草当作母亲的代称。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母爱本来就是永久的主题,经过一代又一代作家诗人们的演绎描写歌颂,谖草或萱草成了母亲的特称。至于用椿树代指父亲,是不是与庄子《逍遥游》中的“上古有大椿,以8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有关,就更不得而知了。只是在后代“父母俱存,谓之椿萱并茂;子孙发达,谓之兰桂腾芳”就成了人们的思维定势了。

还是回到萱草上来。

似乎从前的萱草只有淡黄或橙黄的,而这种萱草的花蕾应当就是黄花菜。等到现代,萱草的色彩愈来愈多,有报道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等地的园艺爱好者收集中国日本等国的萱草属植物进行杂交培育,萱草的色彩形状迅速繁多,萱草花成为了鲜切花卉中的重要种类。

再说黄花菜。

黄花菜质嫩味鲜,营养丰富,本来就是冬春时节的蔬菜佳品。迨至近来,健康养生观念日渐深入人心。黄花菜的保健养生功用得到了人们的重视。日本人称其可以健脑抗衰,中国人说起可以降低“三高”,更有许多的药用价值。成了老幼妇孺的最爱,不,可以说是人见人爱。

初生时绿意蓬勃,风姿绰约;盛年时秀雅端庄,花枝招展;而今,就是个吃货,也人见人爱。萱草,一生不凡哪!

王旭忠,甘肃高台人,以教书为业,业余喜读书写字。

通讯地址:甘肃高台一中;

电子邮箱:gt_wxz@163.com

邮政编码:734300

联系电话:13042929964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皮肤白癜风怎样治疗效果好
女性治疗白癜风的好方法是什么
泰安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