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祭炼山河正文第253章神魔血脉

2018-12-03 16:33: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祭炼山河 正文 第253章 神、魔血脉

断灵山,云雾笼罩下,山谷静谧。

日光洒落,赤耀木烨烨生辉,红色光芒为整座谷地,铺上一层晕红。

它枝叶轻轻摇摆,卷动着天地灵力,发出轻微的,“哗哗”似溪水流动的声音。

谷中的灵植们,处于如此浓郁的天地灵力环境下,生长的格外茂盛,青翠细叶娇嫩欲滴。

空白的地方,除了原来的木屋外,又新修建了一栋,空气中还有新鲜的木头味道。

只多了这栋木屋,不知为什么,整座山谷看起来,竟有了几分温情的感觉。

吱呀——

新建木屋自里面打开,宁凌迈步出来,她深吸口气舒展一下腰身,嘴角露出淡淡笑容。这种宁静安心的生活,真的是久违了,如果能够一直留在这里,那就太好了。

宁凌眼神顿了顿,不知想到什么,有些迟疑,有些愧疚,笑容便勉强起来。

身后传来开门声,她敛去情绪转身,秦宇迈步出来,他淡淡笑着,那笑容似有温暖人心的力量,让她心情变好了许多。

“宁师弟,你伤势如何?”

秦宇走过来,笑笑,“已经好了。”

两人沉默下去,气氛并不尴尬,反而有种无比融洽的感觉。

“宁师姐……”

“秦师弟……”

两人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又都笑了出来。

还是秦宇先说,“我以为,此生再见不到师姐了。”

宁凌点头,“我也是。”她咬着嘴唇,认真道:“秦师弟,真的要感谢你,否则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秦宇不止是救她,更是以舍弃生命为代价,他当初做决定的时候,想来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

“过去的事情了,宁师姐不必在意,我们现在都活着,不是吗?”秦宇笑着开口。

宁凌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多言。她抬手,拢了拢头发,“既然秦师弟不让我说,那就让我做顿饭,聊表心意吧。”

秦宇惊讶,“宁师姐会做饭?”

宁凌脸微红,“会一些……”

秦宇识趣没多问,满脸期待,“我去布置桌椅,再准备些材料,等宁师姐大显身手。”

宁凌摇头,“你布置桌椅后,坐着等我就好,材料之类的事情,都交给我。”

秦宇面有迟疑,“这……”

宁凌眨眨眼,“方圆三百里为禁……我可是看到了,想来以秦师弟的修为,没谁敢闯进来放肆,我很快就会回来。”

秦宇露出一丝尴尬,没想到她竟看到了,当初立的那座石碑,自嘲道:“让宁师姐见笑了,我等着就是。”

宁凌微笑离开,脚下轻踏身影飞向云雾,日光之下飘然若仙。好在片刻后,她就折返回来,提着一些简单的野菜,山鸡、野兔各一只。

秦宇放下心,开始动手准备桌椅,这倒是简单,砍伐一根大树,直接削砍成形就好。

做这些事的时候,野鸡霸王就在旁边,小眼珠哀怨的盯着秦宇,为宁凌抓来它某位子孙后代感到不满。

当然,这些哀怨被秦宇直接无视了,他低头干活不时扭过头,向宁凌看去一眼,这状态落入野鸡霸王眼中,忍不住翻了几下白眼,狠狠咒骂几句见色忘义!

桌椅做好了,秦宇坐在上面,鼻子嗅了嗅,脸色有些古怪。不过当宁凌走出来的时候,他转眼恢复平静,一副期待模样。

宁凌面有扭捏,小声道:“我……我以前见人做过,第一次有些不熟练,你别笑我。”

秦宇连连摇头,“不会不会。”

菜上桌了。

好吧,如果这能被称为菜的话。

黑乎乎的是蔬菜,不知道它们经历了怎样的“浩劫”,才能呈现出此时凄惨的模样。

一块块,硬邦邦,同样黑溜溜的,不知道是山鸡还是野兔。

还有一盘清脆娇嫩的凉菜,卖相很不错,至少看着还可以。

最后是一盆汤。

盆很好,青瓷如玉表面描画杨柳依依,湖堤景色秀美,可里面的汤……就不是那么美丽了。

它呈浑浊状,表面飘着几片菜叶,随着热气散发出来的,是一股股的“香味”。

秦宇神色严肃,眼神沉凝无波,郑重无比。

他先道谢,然后拿来筷子,三样菜各自夹了一些,放入口中咀嚼。

咯吱——

咯吱——

宁凌脸微红,可见他吃的平静,心里又有些期待,自己尝了一口,小脸顿时扭曲起来,“呸”的吐出来。

她瞪大眼睛,急急道:“秦师弟别吃了,我没想到……会这么难吃,你不用顾忌我的脸面,快停下。”

秦宇笑笑,继续夹了一块,硬邦邦的肉干,在嘴里被嚼碎,“没有啊,我觉得很好吃。”

宁凌伸手抓他的筷子,秦宇没有躲,看着她的眼睛,“自从小时候,离开顾娘娘以后,就没有谁这样用心的,给我做过饭了……我吃的不是味道,是这些菜里面的东西。”

声音很平静,像是一股暖流流入心底,宁凌想了想松开手,笑道:“秦师弟说的这么好听,那就都吃下去吧。”

“我本来也没打算留的。”

宁凌笑着,眼帘微微低垂,将眸子中的情绪,悉数遮掩起来。

小的时候娘说过,遇上喜欢的人,一定要亲手为他做一桌饭菜,静静坐着看他吃完,这便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当秦宇喝完最后一口汤,伸手拍了拍肚子,满足的叹一口气,“我已经许久,没有吃的这么开心了。”

宁凌递过来手帕,“擦擦吧,一嘴的焦黑。”

秦宇笑笑,擦拭几下后,将手帕收起来,“我洗干净再还师姐。”

宁凌瞪了瞪眼,旋即笑了起来,她看着秦宇,像是下了某个决定,“秦师弟,你为什么会去宁家?”

秦宇笑笑,“一些小事罢了。”

宁凌沉默下,“突破元婴也算小事吗?”

秦宇面露惊讶。

宁凌轻声道:“你救我的时候,身上流露的气息,我是知道的,秦师弟你修炼了【魔体】,以其霸道属性,师弟想要突破元婴,自是无比困难。”

秦宇苦笑,“不是有意隐瞒师姐。”既然宁凌知道了,他便不再隐瞒,将自问天阁得到消息,进入黄金世家之事道来。

宁凌眼神微亮,“师弟说的简单,可为进入宁家,耗费了不少时间、手段,最终无功而返便不觉得可惜吗?”

秦宇摇头,“失望是有些的,可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比起成就元婴,你要更加重要。

他没说出来,宁凌却知道了,她脸上微红,沉默半晌后道:“师弟不好奇,宁家之人为何,称我为孽女吗?”

看了秦宇一眼,她继续开口,“宁家这一脉,之前并不在这里生活,他们在一片更加辽阔的世界中,因为家中一名女子,与死敌中一位男子生出感情,最终因为一系列的事情,导致那名男子死去,造成极严重的后果,所以才被放逐到这里。”

“那女子是我娘,男子是我爹,所以对他们称我为孽女,我的确没有办法反驳。更何况,我身体之中,本就拥有着,两种不可融合的力量。”

宁凌抬手,左手间金色光芒流转,右手上却是漆黑一片。光明正大,恢宏磅礴,与阴寒冰冷,森厉暴戾,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此时出现在她一人身上。

淡淡纹理,自左、右双手开始,向身躯蔓延,分别呈现淡金之色与漆黑之色,各自占据了宁凌半边身躯,威严与冷酷齐聚。

她眉头轻皱,轻轻颤抖着,似承受痛苦,“这就是我体内,两种不同的血脉,它们给了我力量,同样给了我痛苦,更让我这一生都是悲剧。秦师弟,我希望你能帮我,取走我体内魔的血脉,让我摆脱它带来的厄运。”

不需要宁凌开口,秦宇便已经感受到,肉身本能中的疯狂渴求,每一寸血肉都在咆哮着,让他吞噬宁凌身上,那份暴戾的魔之血脉。甚至于,他有清楚的直觉,一旦完成吞噬,魔体必定可以突破。到时候,秦宇元婴大道将是一片坦途,再无半点阻隔!

这渴求如此强烈,眼珠上血丝缓缓浮现,似一张,将心脏越收越紧。而最重要的是,此时它正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这种收紧与跳动对碰,便产生了某种直抵灵魂,不可承受的痛苦。

它是理智与本能的碰撞!

秦宇深吸口气,缓缓道:“宁师姐,你不要骗我,剥离你体内魔之血脉,会不会有伤害?”

宁凌笑出来,柔美温和,便是脸上的痛苦,都被瞬间冲散许多。她看着秦宇,心中万分清楚,魔体突破之际,面临她的血脉气息,将承受怎样的煎熬。这种状态下,秦宇最先想到的,仍旧是她的安危,这种用心之深,岂能让人不感动。

“师弟放心,魔之血脉对你而言,是突破魔体的关键,可对于我,只有伤害与苦难。将它给你,我才能重获新生,纯粹的神之血脉,会让我变得更加强大。所以,你不需要有顾忌,这对你我而言,都是好事。”

秦宇认真看着她,几息后,确定她不是故意这样说,“好,我答应了!”

宁凌放下双手,神、魔气息一并敛去,“我做些准备,两日后,抽取我体内魔之血脉。”

她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微红,起身快步离去。

专业制作标书
全自动伸缩楼梯
CMMI三级认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