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234章宫

2019-01-28 00:29: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34章

宛城学院是安河省政府直管的地方高校,黄爱军这名校长享受的是正厅级,论级别倒是比陈兴和陈丹英都高,不过高校的行政级别跟政府部门的行政级别比起来那又得差一个档次,特别是陈兴和陈丹英两人都是出自教育部,黄爱军笑着簇拥陈兴和陈丹英坐上座,自己坐在陈兴的下首。

酒桌上大家没谈正事,随意的聊起了目前高校的现状,陈兴对这个领域还相对陌生,听得多说的少,陈丹英则是很健谈,她跟陈铭正的关系摆在那里,有她在,就是很好的润滑剂,让桌面上的气氛不至于冷场了。

“陈司长,我敬您一杯。”酒过三巡,大家也都逐渐放开,宛城校方的那唯一一名叫许小兰的女同志就主动跟陈兴敬酒了。

“我不欺负女同志,咱俩都随意。”陈兴开着玩笑,也不端架子。

“陈司长您是领导,我干了这杯才能表达我对陈司长您的敬意,您随意。”许小兰说完就干净利落的一口见光,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234章宫

委实是豪爽的很。

陈兴笑着眯了对方一眼,只是轻轻的沾了一口,能在机关单位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女人都不能等闲视之,眼前这个叫许小兰的女人看样子也就30岁出头,人家能混到校团委书记一职,要么是自身能力很突出,要么是背后站着个人,这高校体制里面的竞争跟政府部门差不了多少,别看一个校团委书记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就拿宛城学院来说,那也是正处级的干部,30来岁的女人能混到这个地步,厉害着。

到了8点多,陈兴看了下时间,也就准备离开了,其实吃饭也就花了个把小时,后面的时间已经把饭菜撤了,几人坐下来喝茶聊天,宛城学院的领导这次进京公关是为了明年上半年的本科评估做准备,校长亲自带队,连带着常务副校长陈铭正将自己的关系也拉了出来,体现出了他们志在必得之心。

作为一所地方普通高校,本科评估对宛城学院来说无疑是重中之重的工作,不论是几个专科专业申请升格为本科,还是原先旧有的几个本科专业的评估,都对宛城学院很重要,毕竟不是重点名牌院校,本在孤寂的道路上科专业的设置关系到学院的选择了事业却发现并非所爱招生工作,这对于一所大学来说显然是至关重要的,充足的生源是保证学院发展和有效运行的保障。

陈丹英提出要开车送陈兴离开,陈兴也没拒绝,回去的路上,陈丹英也没跟陈兴说要对宛城学院的本科评估工作多加照顾的话,有些事情心照不宣,本科评估的工作虽说是由陈兴分管,但她怎么说也是高教司的副司长之一,想要插手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陈丹英相信陈兴会给她这个面子。

“陈副司长就住在部里附近呀。”陈丹英照着陈兴说的地址将陈兴送到了小区门口,这里离部里也就几百米的距离,陈丹英诧异道。

“是啊,离部里近一点,要上班也比较方便。”陈兴笑着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可惜这里的房子太贵,要不然我也在这里买套房子算了,直接走路上下班,省得天天堵车的。”陈丹英半开玩笑的看了陈兴一眼,她也没去八卦的问陈兴是租的房子还是自己买的,这种话题犯忌讳,要知道就算是他们这些部里的中层干部凭借自己的工资收入想要在这首都京城买套房子也是压力山大,能够全额付款的,那一个个屁股都干净不了。

当然,也有自身家境优越的,又或者嫁了个有钱老公或娶了个有钱老婆,这又另当别论,而陈兴之前在地方上当过县长县委书记,这可都是能大捞特捞的,所以陈丹英不问这种问题,也是为了避免引起一些不快。

“我倒是羡慕陈副司长有车来着,像我这种可是连车都买不起。”陈兴笑着岔开话题,房子是张义送给他的,那套房子连带装修值个上千万估计是没啥问题的,他自然是不想跟陈丹英多聊这个话题。

两人随意开了几个玩笑,陈丹英将陈兴送到小区门口,陈兴也就象征性的邀请道,“陈副司长要不要上去坐坐?”

“好呀,正好上去看看陈副司长的家如何。”陈兴只是一句客套话,哪知陈丹英一口就应了下来,陈兴坐着颇有些目瞪口呆,不过表情的变化也就是转瞬即逝,给陈丹英指引着自己在那一楼栋,陈兴等着陈丹英将车子停好,在前引路。

“这是陈副司长的家?”陈丹英走进房子后,目光微微有些变化,又装着不经意的打量着房子的装修和家具啥,陈丹英不禁有些眼晕,200多平的楼中楼,高档的装修,还有里面那些奢侈的名牌家具啥的,就陈丹英看到的,全都是国外进口的名牌,这房子是一个干部能买得起的吗?这可是在房价高得离谱的京城啊。

“算得上一个家吧。”陈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没特意的去承认乃至否认什么,他不愿意多谈这个问题,但要是让陈丹英知道这房子是他的也无所谓,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房子经得起查,真要是有人想查他,陈兴倒是很想看看对方最后出现的戏剧化表情。

“陈副司长,怎么没见你夫人啊。”陈丹英在沙发上坐下,左右打量了一下,笑道。

“我都还没结婚,哪来的夫人,未婚妻倒是有一个。”陈兴笑着给陈丹英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坐了下来。

“陈副司长还没结婚?”这下陈丹英真的诧异了,看着陈兴的目光颇有点怪异,她一直先入为主的以为陈兴早就有家室来着,虽说陈兴的年纪也不大,但将近30岁的人,有家庭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在体制里面混的,一般更不会晚婚,组织上考察干部,有没有一个稳定和睦的家庭多多少少也会成为一个影响的因素。

得到肯定的答案,陈丹英又是羡慕又是玩笑道,“陈副司长现在还没妻子孩子的羁绊,那可得多享受享受单身生活,要不然以后想享受也没机会了。”

“我这都老男人一个了,哪还敢自称单身。”陈兴同样笑道。

两人才没说几句话的功夫,‘啪啪’的敲门声就剧烈响了起来,陈兴眉头一皱,这谁呀,敲个门这么用力,关键是他在京城除了张家兄弟,没认识什么人了呀,谁会知道他住在这里。

“帅哥,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开门,后面狼来了。”略带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陈兴一听,登时就苦笑了,那声音不正是隔壁的那个小姑娘嘛。

“我说你这一惊一乍的干嘛,就不怕影响到别人休息吗。”陈兴打开门,板起脸道。

“别介,您这不是还没睡吗,这一层楼除了你,也没别人,另外一个大户一年没见个人影,吵也就只吵到你了,帅哥,赶紧开门让我进去先,后面有人追我。”小姑娘拍着门。

“啧,怎么我两次见你都是有人在追你。”陈兴那个苦笑就别提了。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小妹我也是没办法,要不然绝对不会打搅您。”小姑娘急道,她的话音才落下,后面电梯门就打开了,里面走出来四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到小姑娘时,脸上一下就露出了逮到目标的笑容。

陈兴一见这状况,赶紧将门打开,虽然跟这小姑娘非亲非故的,但怎么着也是自己的邻居,没理由见她有难而置之不理。

几个小伙子围了上来,陈兴也没来得及关门,小姑娘就先躲到他身后,陈兴看着几个根本还是半大孩子的小伙子,斥道,“你们干嘛的。”

“这位兄弟,这是我们跟她的事,她欠了我们的钱,我们来讨债的,你别多管闲事,要不然呆会要是有个磕磕碰碰啥的,可不要怪我们。”其中一个小伙子斜着眼看了陈兴一眼,眼里有些凶光。

“怎么回事。”这时,陈丹英也走了出来。

“哎呀,帅哥,我不会打扰了你的好事吧。”小姑娘一见陈丹英,眼睛睁得圆圆的,看到几个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人,忙又缩回头去。

陈兴好气又好笑,这小姑娘自己都惹了麻烦,还有心情八卦别人的事。

“你欠他们钱了?”陈兴看着小姑娘,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帅哥,别听他们瞎说,老娘才没欠他们钱。”小姑娘瞪起眼睛。

“没欠钱?哼,这黑纸白字的还能有假,今天先还五万块的利息,不然别怪哥们几个不客气了。”起先说话的人拿出来一张纸条晃了晃。

陈兴看了都觉得头疼,这小姑娘要是真欠了别人钱,那可就是自个先理亏了,他想管也师出无名。

“切,我当初才借了五千块,这还不到两个月,怎么就有五万块的利息了,你们怎么不去抢银行。”小姑娘怒道。

“你是只借了五千块钱没错,不过我们当时可是跟你说了利息是怎么算的,你自个要借,能怪得了谁。”对方冷笑道。

陈兴听到这里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小姑娘是跟高利贷的纠缠上了,这种事情棘手的很。

“我看还是报警吧,跟这种地痞流氓打交道,还是让警察来比较好。”陈丹英也大致听清是怎么回事,她不清楚陈兴跟眼前这小姑娘是什么关系,也就没自作主张的报警,只是提出了建议。

“那就报警吧,跟这些小屁孩打交道,我也头疼。”陈兴苦笑道,他看这几人估计也就跟小姑娘差不多大的年纪,20岁左右的样子。

“帅哥,报警没用吧,人家在公安局有关系的。”小姑娘弱弱的看向陈兴。

“不报警你要把自己卖了还他们钱呐。”陈兴白了对方一眼,真不知道这小女孩是不是脑袋缺根弦儿。

“报警也没用,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警察来了也管不了。”对方听到陈兴两人说要报警,一点也不惧,“宋致,你应该明白陈哥的能量,你报警了没用不说,反而会惹得他不快,你自个掂量掂量吧,陈哥要是发火了,那可就不是还钱能解决得了的,今儿个陈哥让我们出来收利息钱,你把钱给我们,我们也不为难你,大家毕竟相识一场嘛。”

“我呸,老娘把钱给你们才是冤大头。”小姑娘扬了扬头“你们当时压根没跟我说清楚利息是怎么算的,这摆明了就是坑人,老娘我要还就把5千块还了,两个月的利息就按百分之10算,多一分没有。”

陈兴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因果,真的是蛋疼的紧,他这会才知道这小姑娘的名字叫宋致,名字倒是挺大家闺秀的,不过行为举止啥的那简直是糟糕透顶,一口一个老娘不说,竟跟些混混打交道,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管教她的,要不是对方就住在他旁边,算得上邻居,不管她又怕她被几个男人给怎么滴,陈兴真想直接关门让耳根子清净。

医用出诊箱
mcm黑色铆钉双肩包
气动封孔泵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