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超雄正文第五十九章险些失贞

2019-02-03 20:43: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雄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木土七小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雄全集阅读正文第五十九章险些失贞,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刘亦凡见势而动,一把抓过桌上的干红,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又一次给程雪菲倒满了酒杯。

程雪菲表情木然,再次拿起酒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刘亦凡眼见程雪菲两大杯干红下了肚,眼都不带眨的,又一次怔了怔,然后抬起眼,看了看程雪菲红扑扑的粉脸,心中怦然一动,暗想到:她喝了酒,变得更漂亮了。

这时,程雪菲依旧表情木然,开口说到:“怎么不倒酒了?”

还不等刘亦凡反应过来,程雪菲伸出手,抢过刘亦凡手里的酒瓶,“咕咚咕咚”的往自己的酒杯里又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然后端起酒杯,仰起脖子,又来了个一饮而尽。

看到程雪菲这种玩命的喝法,刘亦凡心里除了一点点愧疚之外,更多的是难以压抑的喜悦和兴奋。在刘亦凡的心里,其实更渴望程雪菲喝醉了,最好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那样就能扶着她,抱着她,送她回家,这一切都才会显得顺理成章。

喝吧,不怕你喝,就怕你不喝。放心吧,喝醉了有我呢,我会照顾你,我会保护你。

刘亦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程雪菲一次又一次端起手中的酒杯。

程雪菲就这样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下去。

就算是葡萄酒,这样喝也肯定会醉的。

大概六七杯之后,程雪菲的眼睛明显有些迷离了,俊俏的头颅也开始变得摇摇晃晃。

“啪”的一声,程雪菲把手中的酒杯放到桌子上,面色红晕,看着刘亦凡说到:“你说,我漂不漂亮?”

刘亦凡痴痴的看着程雪菲光洁绯红的小脸,喃喃的说到:“雪菲,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儿。”

程雪菲不相信的笑了笑,说到:“别骗我了。”

刘亦凡一字一句认真的说到:“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雪菲,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

程雪菲似乎没有听到刘亦凡的话,眼睛看着半空中的空气,怔了半天,然后表情忽然黯淡下来,语气悲切,一脸凄苦的说到:“那些漂亮的女孩子,总是能勾住他的心,偏偏我不能。”

“谁?勾住谁的心?”刘亦凡问到。

程雪菲摇摇头,又说到:“也许,也许我真的不适合他。”

刘亦凡表情明显有些尴尬,虽然刚才迫不急待的说出了表白的话,可是对方显然根本就没当回事,而且似乎她心里已经有另外一个男人了。

一想到对面这个暗恋已久,名满一中的小美女,心里居然想着别的男人,刘亦凡的心里妒火中烧,他死死的盯着程雪菲,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到:“他到底是谁?”

程雪菲迷离的双目中已经布满了泪水,她摇摇头,未置可否。

在心底那一点最原始、最本能的**的促使下,刘亦凡拿起桌上的酒瓶,一次又一次为程雪菲斟满酒,假心假意的劝程雪菲一杯又一杯的喝了下去。

在喝下第十二杯干红之后,程雪菲终于意识有些模糊,摇摇晃晃的抬起手臂,用手指指着刘亦凡,嚅嚅的开口说到:“我,我,我一定要把他抢回来,无论用什么方法。”

然后,咚的一声,程雪菲的头,重重的磕在酒桌上。

刘亦凡左右看看,然后尝试着用手动了动程雪菲的头,没有任何反应。

刘亦凡又伸手轻轻拽住程雪菲的几根头,稍微用力拽了几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终于喝醉了。

这时,刘亦凡看着程雪菲横放在酒桌上的粉红色的小脸,心里惴惴然激动起来。

程雪菲那飘逸如丝的秀,雪白稚嫩的脖颈,淡粉色的小耳垂,让刘亦凡的呼吸越来越重,对他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时刻,是用多少金钱也换不来的时刻。

刘亦凡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叫过服务员,说到:“把帐结了吧,再给我开一个双人间,要顶层南楼的。”

服务员站在旁边,简单计算了一下,回答到:“先生,晚餐一共是四百八十六元。开双人间另外要交一千元压金。”

刘亦凡用略微颤抖的手,掏出钱包,迅点了两千块钱,交给服务员,说到:“不用找了。”

服务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去开票。

刘亦凡慢慢站起身,努力压抑着嘴里喘息着的粗气,走到程雪菲身旁,再一次用力注视了一下程雪菲的脖颈、微微隆起的胸部和两条纤细如柳的长腿,然后弯下腰,一只胳膊轻轻揽住程雪菲的细腰,另一只扶住程雪菲的肩膀,稍稍用力,将程雪菲架了起来。

程雪菲的头,就像是失去了支点的不倒翁,左右摆动,最后靠在刘亦凡的肩膀上面。

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扑进了刘亦凡的鼻子里。

刘亦凡如痴如醉的站在当地,努力感受着从程雪菲身上传来的少女所特有的青春气息。

脚下缓缓向前走去。

轻车熟路。刘亦凡不是第一次在新王朝吃饭住宿,顶层南楼是他比较熟悉的地方,也是客人比较少,一般不会被打扰的地方。

转过楼道,进了电梯。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刘亦凡架着程雪菲很快就来到南楼顶层的一间双人客房门前。

服务员递过开房的磁卡,说到:“先生,这是您要的房间,如果有什么需要,请拔打我们的客服。”

刘亦凡“喏喏”的应了两声,示意服务员尽快离去。

服务员也很知趣,说完例行的工作用语之后,迅转身去往电梯。

刘亦凡把磁卡往门锁旁边的卡缝里一划,房间应声而开。

刘亦凡架着程雪菲,走进房间。

一张宽大的双人床横放在客厅中央。

真是太完美了,刘亦凡心里赞叹着,那股原始的,兽性的**,也因此变得更加炽烈和不可遏制。

刘亦凡把程雪菲架到床边,慢慢放倒在床上。程雪菲仍然不省人事,对刘亦凡的所作所为一概无动于衷。

刘亦凡喘了口气,返回身,把房门关紧,上了锁,又拉住把手用力拉了拉,确认房间已经锁死了,才转过身,走到床边。

这时,程雪菲双目紧闭,仰面躺在床上,白里透红的脸颊,腥红小巧的嘴唇,微微隆起的酥胸,细嫩的腰肢,一双纤细修长的双腿,紧紧夹合着。

刘亦凡喘着粗气,眼睛上上下下,来来回回,贪婪的在程雪菲少女初成的身体上扫视了十几遍,最后终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

刘亦凡喃喃的说到:“雪菲,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要比他先得到你。”

说完,刘亦凡伸出右手,颤微微的伸向了程雪菲的腰间的裤带。

就在摸到程雪菲裤带的一瞬间,房间里忽然吹起了一阵大风。

“当啷”一声,门锁被一股强力撑断,砸在地上。

房门哗然大开。

刘亦凡眯着眼睛转头看去,一个戴着铁皮面具的人,站在房门口。

原来,王一龙在一中校门口,看着程雪菲坐进刘亦凡的轿车里,心里总是一阵阵的放不下。毕竟妹子没有单独跟男孩子相处的经验,就怕她吃了人家的亏。

王一龙高低不放心,最后终于跟着刘亦凡的轿车,来到了新王朝大饭店。

王一龙避过服务员的眼睛,悄悄的窥视着刘亦凡和程雪菲吃饭的包间,眼看着程雪菲被一杯一杯的灌得不省人事,心里愈的恼怒起来。

这个刘亦凡,表面上文质彬彬,实际上也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等到刘亦凡架着程雪菲走进宾馆房间后,王一龙终于现了形。

这时,王一龙戴着铁皮面具,几步走到刘亦凡跟前,大声说到:“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把妹子托付给你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给我滚。”

王一龙一手抓住刘亦凡的领口,轻轻往外一甩,刘亦凡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向房门外面。

“扑”的一声,刘亦凡的身体重重的摔在门外的走廊上。

同时,刘亦凡的心里也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铁面人的传说,他多少还是听闻过一些,那是黑道上一个极厉害的人物,他虽然背景显赫,但遇到铁面人这样,打架杀人如儿戏的人物,还是先逃命的好。

刘亦凡抬头看了看房间里的铁面人。尽管被摔得剧痛不已,但他还是强忍着疼痛,用力往楼梯处爬去。

几分钟后,刘亦凡爬到了楼梯口,但腰部的疼痛使他无法站起身来,他就这样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爬了下去。

逃命,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求生的本能,比任何力量都要强大。

这时,王一龙反过手,隔着空气,以闪电的度用力一推,一阵劲风猛地撞到房门上面,“啪”的一声,房门就被关得紧紧的。

王一龙看着程雪菲绯红的面庞,因醉酒而显得有些凌乱的秀,内心感到一阵阵的惭愧。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妹子的贞操,就要被别人夺去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妹子的清白,就此毁了。

王一龙心里一阵心疼,上前搂起程雪菲的脖颈,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就在这时,程雪菲忽然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因醉酒而显得无神而迷离的双眼,瞟了一眼王一龙,嘴里喃喃的说到:“哥,是你吗?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我一直就喜欢你,我不让你去找别的女孩子,哥,我喜…欢…你…。”

说到这,程雪菲又支持不住强大的酒精作用,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好好睡吧,妹子,哥誓,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曲阜斗式输送机厂家
水泥化粪池电话
曲阜杂粮膨化机电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