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把爱错给了你正文亲密的接触

2019-02-04 06:48: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把爱错给了你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叶落无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把爱错给了你全集阅读正文亲密的接触,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还好我的心脏没有毛病,不然今天肯定会吓到心脏病作。

杨岚航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刻意动了动身体,避过那只搭在他肩上的芊芊玉手。

“刚刚我也以为看错了,怎么这身打扮?”

“都是那些狗仔队,没事就乱写,害得我都不敢出门。”她看看我,秋水般的眼眸里都是戒备的神色:“原来你有女朋友了,难怪每次找你,你都说忙。”

“不是!”我赶紧解释,我可承受不了这么漂亮一个女人的妒忌。“我是他学生。”

“噢?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老师,这么忙还跟学生出来吃饭……”她光洁修长的小腿有意无意从杨岚航的腿上滑过,身子又贴近一些,笑容是**裸的诱惑:“要不改天我也做你学生算了。”

她要是真做了杨岚航的学生,我是该叫她师妹还是师母呢?

我低头揉揉前额,装作没看见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

可低着头还是能看见李斐斐的手放在他的腿上......

我转过脸,看见坐在那边的男士正看向这边,笑容是十二分的轻佻,一看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

“有空再聊。”杨岚航说:“伊凡等你呢。”

“没关系!凡不会在意的。航,一会儿吃过饭有没有空,一起去我家喝杯红酒吧。”

我已经努力让自己不要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可是她那意味深长的邀请,我怎么都没办法不联想到……

我刚才好像说过:是个女人都不会看上这种变态!!!

现在我收回。

“好了,别闹了!”杨岚航依旧是那副冷淡低沉的声音:“让我学生误会就不好了。”

“那我先过去,一会儿吃完饭给我们打。”

“嗯!”

等到李斐斐回去,我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

“白凌凌!”

“啊!”我的心脏啊!

“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唔,我没误会。”

这样还算是普通朋友,是我的思想落伍了,还是这个时代太进步!

从此我又在讨厌他的理由里加上一个:轻浮!

***********************************************************************

抱着杨岚航要的资料匆匆走向实验室,一路上冷风徐徐而过,吹起我的落寞。

永远有多远好多天都没上线了,没给我理由,也没说一句再见,就这么消失......

如果不是电脑屏幕上还能看见那熟悉的头像,我会以为他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老妈打来,我擦擦脸上的眼泪接通:“妈,这么晚还没睡?”

“你陈姨说要给你介绍一个男孩子,博士在读,人很本分,又很有心,你假期回来见见吧。”

“妈,我想去美国。”我心里的话冲口而出,听见那边长时间的沉默,我又有点后悔。

“你去吧,我要在家照顾你姥姥和老爷。”

好久,我才压下抽泣声,装出很平常的口气:“你一个人照顾他们太累了,雇个保姆吧。”

“我闲下来能干什么,做点事情时间过的还快点。”

“妈......我不去了......”我咬着嘴唇,尽可能让呼吸平稳下来,说:“我忙过这阵子就回去看你,顺便见见陈姨介绍的那个人。”

挂了,我蹲在地上,用膝盖抵着心口,低声哭泣。

妈妈说过:凌凌,不是我不想再找一个伴,只是被你爸爸那么优秀的人爱过,还能跟谁过日子。

凌凌,找个本本分分的人就好,千万不要相信男人的承诺,这世界最不可信的就是承诺。

凌凌,女人只能依靠自己......

见到好多从我身边经过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扶着墙壁站起来,继续向实验室走......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实验室的走廊比平时里安静好多,连我高跟鞋的声音都份外清晰。

走到杨岚航办公室门前,看看周围早已熄灯的办公室,我踌躇了很久才敲敲门,小心地推门走进去。

他正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揉着额头,表情不是一般的痛苦。

“杨老师,您要的资料我送来了。”

“放桌上吧。”

走近他,才闻到一阵浓烈的酒味。

我知道他不擅长喝酒,有一次他跟几个老师出去吃饭,才喝了四瓶啤酒回来就吐得很厉害。

看他现在这个痛苦的样子,估计是刚刚吐过。

我放下资料,我在饮水机里接了杯温水放在他的面前,“杨老师,喝点温水胃里会舒服点。”

“谢谢!”

他对着水杯看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来。

刚喝了一口,他的响起铃声,还是那《痴心绝对》,我听得都有点听觉疲劳,不知道他怎么不觉得烦。

因为安静,我清楚地听见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说:“喝到一半你怎么就跑了,不是又想那没长心的女人了吧?”

他看了我一眼,用手掩住的麦克风说:“不是,我是实在不能喝了……别等我了,你们慢慢玩,走到时候记我帐上就行。”

“不是?!”里那个男声又提高一些:“你现在要不是在办公室,我就不姓欧阳……”

他清清喉咙,没有说话。

“航,你不是说不想再管她的事,要跟她断了吗?”

“是,我没上……”他说了一半,后面的话突然停住。

“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要是真放不开,就直接抱住她,来个漏*点的长吻,吻得她晕头转向,然后告诉她,你爱她!你想娶她!就凭你这样的男人,什么女人搞不定!”

“嗯……”他涨红脸看看我,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学生在这里,你别乱说……”

“啊……”里面拉了好长一个“啊!”的声音,才说:“不好意思,她听不见吧?”

我尴尬地看向别处,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坦然一点。

可是他们的话题实在有点过火!

“好了,有空我再打给你!”杨岚航挂了,非常客气地向我道歉,口气一点都不像个老师。“不好意思,我表弟总是喜欢胡说八道。”

“哦……您还有事么?没事我先回去了。”

“白凌凌……”

他斜斜靠在椅子上,一只腿抬起,半搭在另一只腿上。

他凝视着我,缓缓松开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他的眼睛因为略带些酒意,看来像是蒙了一层轻纱……

别的男人在我面前摆出这样的姿态,我肯定转身就跑。

不过他……

一个平日里总是谨言慎行的男人,在这一瞬间,竟有一种魅惑的性感。

看得我都有点心跳加……

我总是在别人面前把他批评得一无是处,但说句真心话,他还是个挺优秀的男人。

里那个人说的没错,就凭他,没有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定!

这么年轻能当上博导,前途无可限量。

平日里就知道专心工作,不抽烟,不酗酒,不风流……

绝对是国家提倡的那种,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

当然更符合现代女人提倡那种:有房子,有车子,有银子,还没妻子……

他的受欢迎程度,只要看看上课2oo%的出勤率就知道了。

……

不好意思跑题了,走神了。

收回思绪,他还在看着我。

我有点不安地问:“杨老师,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刚才我表弟的话你听见了吗?”

“啊?”我思维停顿了整整半分钟,才老老实实回答:“听见一点。”

“从你角度看,他的建议是不是有点过份?”

他的口气非常像在跟我讨论学术问题。

“不是有点……是相当过分!”既然他如此坦诚地问我意见,我自然非常中肯回答他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该尊重她,感情不是游戏,只有gameover,没有第二次Readygo!所以,越是想要进的门,就越要轻轻地敲。”

“谢谢!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哦!老师再见!”

刚走到大门口时,他追了出来:“我正好要回公寓,顺路送你回寝室。”

本来还很感动于他的关心,一看见他两手空空,根本就没拿我送来的资料。

什么感激都烟消云散了。

这是什么人呢!大半夜的,不是存心逗我玩嘛!

**************************************************************

估计大家也听我唠叨烦了,都眼巴巴等着精彩的那段吧?

算了,那我就跳过前因种种,直奔主题!

那天,我看见:『如果……我突然拿着钻戒站在一个女孩儿面前,请她把未来交给我,你觉得她会怎么说?』电脑上面的字迹明明是黑色,可我越看越像红色,血红血红的,还往下一直滴血。

我很想摔了电脑,很想趴在桌上大哭,可是有用吗?

他已经爱上别人,就算我再怎么伤心难过,他也不会知道。

“凌凌!”筱郁关切的扯扯我,我对她摇头,勉强笑笑。

“我没事!”

我真的没事,早知道他会爱上别人,早知道我们就只是普通朋友。

一切,我早就知道……

可真正面对的时候,绝望的伤还是如同锋利的荆棘碾过我的心。

“我没事……”

我有事又能如何?

他能看见我为他伤心,他能看见我为他流泪吗?

如果他现在站在我身后,我当然会扑到他怀里,大声对他说:“我爱你,你霸占了我的爱,你不可以爱上别人。”

可他此刻在遥远的国度,他听不见,也看不见。

所以,我只能对自己说:我没事!

用尽全身力气打出我最不想说的四个字:『祝你成功!』看着消息出去,我知道我们之间完了。

以后他身边有了爱人,再不会真诚地关心我,细心地呵护我。

他再不会在我想爸爸的时候,给我讲有趣的笑话,他只会搂着别的女人,为她声情并茂地讲着最动人的甜言蜜语。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就像两年前一样。

再苦,都要独自承受。

从今以后,我可以不必每天等着他上线,等着和他聊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可以不必隔着电脑幻想他的样子,他说话的表情。

我的爱情终于可以......终结于无望的等待和自欺。

我扶着椅子站起来,手突然被人抓住,那双手很有力,也很温暖,就像我幻想中他的手指。

“白凌凌!”

我仰起头,好半天才看清楚,他是我老板,我的老师!

我仰头对着他浅浅一笑,想叫一声:“老师好!”

但喉咙里噎着东西似的,不出一点声音。

我抽出手,侧身从他身边走过去。

“他……”杨岚航指了指正在关机的电脑,问我:“他对你来说仅仅是普通朋友?”

“他是我的友……”

我深深吸气,友,是啊,他就是我一个友。

“您是我老师,不是我老爸!”我多少有点迁怒于他,没办法,心绪实在太乱。

“白凌凌,不管我在你心里算是什么,也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我只想你知道……我爱你!”

他一句:“我爱你!”

我本来烦乱的脑海,一下子轰轰隆隆炸开。

他爱我,我怎么觉得像是我老爸站在我面前说爱我一样荒唐可笑!

“杨老师……我看你喝多了!”我只能找到这个理由解释他的荒唐。

我向门外走,可不知怎么一下子撞入他怀里。

他身上是淡淡的茉莉味道,很清新的洗水味道,透心的清爽。

“我错过了一次,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他双臂有力地抱紧我,呼吸吹动我额前的丝。

也许是太过伤心,以致于连身体都没了知觉,我竟然完全不排斥这种亲昵,反而觉得踏实,就像爸爸的怀抱那么安全。

“我的人生是一条直线,转弯只为与你相遇......你不爱我没关系,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证明我有多爱你!”

“你……你!”这句话很相似的话,让我有种错觉,是永远有多远在抱着我,对我倾诉他的爱恋。

我看着他,那张与我幻想完全不同的脸,真真切切让我有种他的感觉。

我真的是受了太大的刺激,不但反应都必平时迟钝很多,脑子里还尽是乱七八糟的幻想。

刚要推开他……他的唇吻了下来。

初吻!?

这就是言情小说上描述得最圣洁无暇的感觉,这就是电视上那最美妙的一幕。

骗人,都是骗人的,我感觉就是痛,像是被夺走什么的痛苦。

我咬他,狠狠地咬,可他不但不闪避,手臂还搂的更紧,拖着我后脑让我避无可避,任他索求,占有。

他还趁着我咬他的时候,舌滑进我的口里。

是哪个白痴作家,说这种滑腻的纠缠**无限,我看她知觉有问题。

这根本就是麻痹,他的舌撩过哪里,哪里的神经都会麻痹,以至于牵动全身的神经系统。当他缠住我的舌时,我基本上脑神经也处于瘫痪装态,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

我依稀听见天边的声音传来,有个人在说:“杨老师!请您自重!”

他猛然松手,我麻痹的神经还没恢复,差点跌倒。

退后一步总算站稳,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的初吻!我珍藏已久的......

怨气直冲头顶,我挥手打了他一个耳光。

“我……”一听见他声音,我更愤怒,挥手又一个耳光打过去!

“下辈子都别让我看见你!”

我很想狠狠用高跟鞋踹他几脚,很想去学院里告他非礼女学生,让他身败名裂,再不能做老师,可是这些有意义吗?

退一万步,他都是个好老师,他为我做的已经够多。

不就是爱吗?

单恋的苦痛我也不是没有体会过。

何必把人逼得太绝。

不就是初吻吗?也没什么大不了,至少我不觉得想呕吐!

至少那个人已经不会想要......

怒气平息,我对他说:“杨老师,看在你我师生一场,我不跟你计较,但我希望在我硕士毕业之前,不会再看见你!”

他问:“你就这么讨厌我?连个机会都不能给我?”

“机会?!”我也想要机会,希望自己可以有勇气再爱一次。

可惜我已经不能,因为这个世界在没有人能比那个人更懂得疼爱我。

爱,太多人轻轻松松把这个字说出口,可谁像那个人一样,把“爱”表现得那么彻底。

被他疼爱过,我还能再为谁动心?!

我不忍再看杨岚航满是期待的脸,将脸转向别处,苦笑说:“你爱我!你能爱我什么?你了解我多少?”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他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你总是表面上装作坚强,装作无所谓,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脆弱,都害怕失去。

你喜欢冷言冷语嘲弄生活,那是因为你内心孤单,你才故意在别人面前用笑掩饰你内心的悲伤。

你从来不会善待自己,因为你希望有个人能细心地关心你,呵护你,照顾你……”

不可能,我一定是听错了,这个世界除了那个人没有会如此了解我。

因为我的脆弱从未对他以外的任何人表现过。

“白凌凌!我可以从你面前消失,以后都不在打扰你,可你能不能给我十分钟,坐下来喝杯咖啡?”

杨岚航离我又近了一点,近到我可以看见他眼里闪烁的深情,从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是这种眼神,而我却从未真正看清过。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你……”

我仔仔细细看着他的脸,那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那记忆中很多次的会面和聊天。

他在毕业答辩上激动的语调;他在办公室里匆忙关上的程序;在市里偶然的重逢,他突然说要跟我吃饭;那条我都觉非常不适合他的领带,他每天都戴着;还有很多……

他见到我双眼红肿地出现在办公室时,眼里那深切的痛……

我上前一步拉着他,激动地双手都在颤动,好担心一松手他就会消失在我面前。

“是你......是你吗?”问出口,我的手抓得更紧,好担心他会说不是,担心这都是我自恋的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我哭,我正修文,jj抽了,一大段丢了!!!

上海刀片厂家
316不锈钢方管厂家
安平县Y型柱护栏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