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不羁天师正文第十八章其兽为獜

2019-02-04 07:31: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羁天师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西半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羁天师全集阅读正文第十八章其兽为獜,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呸,我有名字给你叫的,别地狼地狼的叫。”

在昨天傍晚暴打了马啸风一顿的强大妖怪把一身伤势的马啸风推倒在病床上,然后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妖怪手一拂,病房的大门便自动合上,马啸风还感觉到,这家伙还顺便制造了一个结界,让外界察觉不到病房内的动静。

“你该不会是专程来吃我的吧?”马啸风搞不清楚半夜三更的,这妖怪为何找上自己,想来想去,只剩下这唯一一个理由。

地狼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马啸风,然后它弄出一付孺子不可教的无奈表情摇了摇头:“开玩笑的话你也相信,即使要吃,我也去找个香喷喷的女人来填饱肚子,干嘛要找你这种一身臭哄哄的男人。”

马啸风顿感郁闷:“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地狼站了起来,很绅士地说道:“还是先让我介绍一下吧,如你所见,我是一只地狼,作为地狼的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明白,我有一个人类的名字,叫罗迪,怎么样,名字还不错吧,有几分好莱坞巨星的味道呢。”

臭屁。

马啸风直接在心底给这只名叫罗迪的地狼一个简单的定义。

“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然后…”罗迪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接着露出一个笑容:“我想和你合作!”

“合作?”马啸风顿时反应激烈起来:“你开什么玩笑,一个人类和一只妖怪合作。”

罗迪很干脆,一手捂住马啸风的嘴巴说:“听我说完,你要这样大吵大闹的,我不介意现在先杀了你,然后再自己想办法。”

马啸风立刻住嘴,没办法,形势比不过人家,住嘴就住嘴吧,还是小命要紧。

地狼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你也在找那只四处吃人的家伙吧,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告诉你,那家伙是一种叫‘獜’的妖怪。”

“獜?”马啸风喃喃自语:“獜为兽,其状如犬,虎爪有甲,食者不风;怪不得它的样子看起来像一只大狼。”

随后,他又望着地狼罗迪说:“你是怎么知道那妖怪的?”

罗迪甩了甩头发,得意的说:“怎么说我也活了快八百年了,建安南文这两个城市,可是我看着它们从一个小村,变成小镇,最后再慢慢发展到现在的城市,没有什么妖怪比我更熟悉这两个城市,再说这可是我的地盘,出现陌生的妖怪我会不知道?”

“哦,那在南文和獜打架的是你?”

“不错,就是我。”说到这里,罗迪竟然露出郁闷的表情:“本来听说南文来了一只獜,我就到南文去会会它,你要知道,那种妖怪一旦给它修练个几百年,也是一种很强的妖怪,当然,没有我厉害。”

马啸风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只地狼真是自信得过分,不过联想到它的实力,倒也不觉得它在吹牛。

地狼继续说着:“本来想着獜要是厉害,就不妨和它交个朋友,要是差劲,那就直接赶走好了,省得它在我的地盘里闹事,但这只獜却不简单,你猜猜是什么事情?”

马啸风忍不住想把它扔到窗户外去,他要是知道的话,还坐在这里和地狼说个什么劲啊。

但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冲动的念头,很配合地摇着头,罗迪很满意马啸风这个反应,于是它津津有味地说道:“我找上獜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吃了两个人,而且这家伙吃人还挺挑剔,不但没把人全吃下去,还把尸体到处乱扔,我想告诉它,做事不干净的话很容易招来人类的干预,但在接下来的观察中,我发现这只獜好像被恶气纠缠着,这些不知道在哪染上的恶气戾气,让獜一到了午夜就发狂,那时候的它完全没有一点理性,剩下的便只有野兽的进食本能。于是我决定杀了它,这样的妖怪无论对人类还是城市里其它的妖怪来说,都太危险了,而且可能因为它的关系,让我们妖怪暴露在人类的眼睛里,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你和它交手了?”问出这句话,马啸风便暗骂自己笨蛋,要是它们没交手,南文的废品回收站里他就不会看到那付情景了。

罗迪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道:“那家伙的实力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日间,獜拥有一些理智,它总能找到一些隐匿的地方藏起来让我找它不着,只有在夜晚午夜之时,它体内的恶气发作让它出来觅食,我才有机会找上它,在它杀第三个人类的时候,我顺利找到它,开始我还想先和它谈谈,谁知道那不知好歹的家伙竟然连我也想吃,于是我们打了一场,但獜在恶气的支配下越打越厉害,最后我回复本体,才勉强打跑了它,可能因为感觉到我给它的威胁,獜在南文再吃了一个人后,便跑到建安市来了,于是我也跟着过来,却没想到要遇上你,还被人误会成獜,被逼打了一架。”

马啸风听到这里也苦笑了一声,早知道地狼那么厉害,他才不会正面与之为敌。

“那你想找我合作,找出那只獜?”

“你只说对了一半。”罗迪嘿嘿笑道,然后伸出自己的胳膊说:“看,这手臂上的伤是被你的匕首划伤的,很奇怪,你那匕首好像天性能够克制我们妖怪,这伤已经一天了,却不见愈合,而且这个伤口还不断让我的妖气一点一点地泄出体外,要不是我以秘法控制住伤口的异力,我现在的妖气大概已经跌了一成。”

“嗯,我的匕首夜叉,能够对妖怪和恶灵产生无法复原的伤害,并且能够消散它们的力量。”马啸风说道:“莫非你要借用我匕首的力量对付獜身上的恶气。”

罗迪畅快地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功夫,你说得不错,我发现獜身上的恶气与日俱增,现在的它可能连我也不敢声称必胜,而它的力量却是因为恶气的缘故,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染来的恶气,竟把它变得嗜血无比,如果不早日杀了它,恐怕这两个城市所有的生物都会有危险,怎么样,和我合作吧。”

马啸风不由犹豫了起来,这只地狼虽然说得在理,确实只有和它这样强大的妖怪合作,才能够杀得了连地狼也不敢说必胜的獜,但地狼始终是妖怪,要是到时它临阵兵戈的话,那他马啸风的小命就玩完了。

看出马啸风的犹豫,地狼露出奸商一样的笑容,再下了一剂猛料:“我调查过了,前天晚上,獜曾经袭击了这所医院里一个女医生吧,而且那女人还跟你有一点关系,别怪我没提醒你,獜这种妖怪有一种非常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它吃不到嘴的猎物,事后它还会想方设法的把那猎物找出来吃掉,所以我劝你还是和我合作的好,尽快把獜干掉,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这一句话,马上把马啸风心底的犹豫打了个粉碎,他可不敢拿于素秋的小命开玩笑,却在此时,他的响了起来,罗迪好心地帮他把拿了过来,马啸风接过来一看,显示屏上浮现着于素秋的名字。

不知为何,马啸风心底浮起了不好的预感。

炸金花开发
正版星力捕鱼游戏
羊肉切片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