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没盈利模式A轮钱烧完差点60万被卖掉腾讯

2019-03-07 19:21: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没盈利模式、A轮钱烧完、差点60万被卖掉,腾讯当年是如何跨过生死线的? 微链创江湖 14:22 2400亿美元的腾讯,也有艰难的过去。

融资,大部分创业公司最心急的事。眼看2016年都过了大半,上轮融资快烧完了,资本寒冬却还没有要完结的迹象。

怎么熬?

有人曾形容阿里巴巴和马云是跪着熬过第一个资本寒冬的,如今的BAT之一,马化腾和他的腾讯也有着一段相似的经历

差点以60万卖掉的腾讯1998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这一年里,大洋彼岸的拉里 佩奇和谢尔盖 布林在美国创办谷歌;这一头张朝阳的搜狐、王志东的新浪也相继成立。也难怪盛大的COO陈大年这样评价1998年:

那是中国的互联元年。

就在那一年的11月11日,马化腾和好友张志东在深圳注册了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腾讯早期办公室

此时距离马化腾从深圳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不过5年。这段时间里,他在润讯(寻呼行业的龙头老大)当工程师,也因痴迷于互联而结识丁磊(易创始人),求伯君(金山创始人)这批日后的互联巨头们。

宅男的普遍特征 低调 也在马化腾身上得以体现,周围的同事都对他印象不深: 小马当年一点都不起眼。 谁也没想到,不起眼的他在得知曾一起喝啤酒的丁磊创业成功后,也辞职加入这波创业潮。

90年代的润讯,年收入达到20亿元之多,已经做到研发主管的马化腾本可以顺顺当当地继续升迁,却转头选择一条不知成败的路,走的还很坎坷。

腾讯刚成立时做的是寻呼系统,不过此时的寻呼行业逐渐走向衰落,前景堪忧。这时广东电信拿出90万元来招标即时通讯系统,马化腾便和创业伙伴开发出中文版的ICQ(1996年由三个以色列人研发出的即时通讯软件) 腾讯QICQ。结果,招标输给了其他公司,不仅没拿到90万元,还得自己运营QICQ。

早期ICQ界面

和大部分现在的初创公司一样,市面上的竞品很多,都拼命想着怎么获取用户、怎么快速实现用户增长、怎么让数据更好看。初期的腾讯也是如此,创业江湖里流传马化腾假扮女孩子聊天的趣闻就是这么来的。

除了在运营上费尽心思,腾讯也在ICQ的基础之上,针对其缺陷,做出可以加好友、发送离线消息和设置个性头像等创新。只不过,当QICQ的数据真的好转后,马化腾他们发现,资金短缺才是真正的 鬼门关 。

免费的商业模式下,运营成本却在燃烧,仅服务器就是一笔大开销。马化腾在润讯时因研发获利的第一桶金,对于创业来说根本不经烧。

不同于如今遍地VC的局面,那时候的风险投资意识在中国还未普及。马化腾只得弯下腰,到处找人借钱。借钱的时候,他几乎对每个人说过 以股还债 ,但都被拒绝了。李黎军(曾任深圳电信局技术中心负责人)曾帮马化腾江湖救急,他的态度基本上能代表大多数人: 我真没觉得腾讯能做成啊,就是个破QICQ吗,都没办法赚钱。 借钱终究只能缓缓燃眉之急,在他们找到盈利的正确方法前,QICQ就是一个吞钱的无底洞。

实在没办法,马化腾和他的团队考虑卖掉QICQ。报价从300万、200万、到跌破心理预期的60万,才终于有人愿意接手。只是在签字画押的那一刻,马化腾不愿意了。他舍不得卖掉自己心血,于是只能继续四处找人借钱,一度穷到蹭别人的服务器。

1999年11月,是腾讯的一周年,QICQ的注册用户终于达到100万,腾讯的账面上却只剩下1万多元。重压之下,哪怕在梦里,马化腾都会因为怕交不起服务器的托管费而惊醒。更糟糕的是,这茬还没解决,新的麻烦事又找上门来:ICQ发来一封律师函,称腾讯的QICQ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

盈利模式之困内忧又外患,腾讯内部真乱成一锅粥了,只能紧急召开大会。

也正是在这场大会上,马化腾第一次听到 风险投资 这四个字。彼时的腾讯,已经把能借的钱都借光了,刚刚出现的风险投资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恰逢中央决定在深圳开办一场高新技术成果的交易会,马化腾马上揣着改了6个版本的商业计划书跑遍展台。

好在,腾讯的用户量是很好的 对外名片 ,最后被IDG和李泽楷(香港首富李嘉诚之子)旗下的香港盈科资本看中,二者各自出资110万美元并占有了腾讯20%的股份。

李泽楷

虽然解了燃眉之急,可事实上他们的投资理由令腾讯上下失望:前者是看到美国的ICQ被美国以将近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寄希望于腾讯被收购后的获利;后者则是急于打入内地市场,望腾讯助力。

第一次融资成功后,腾讯立马用这220万美元提升技术:改善服务器和带宽等硬件问题,同时加大软件的开发和改进,借这个机会拉开与市场上竞品之间的距离。IDG和香港盈科也顺便帮忙解决了腾讯与ICQ之间的法律纠纷,至此之后,QICQ正式改名为。

也是这一年,的同时用户数突破10万,马化腾拜托友写的腾讯软文还被《人民》旗下的人民转载,他兴奋地逢人便说自己公司上了《人民》。那时候腾讯的员工不多,

没盈利模式A轮钱烧完差点60万被卖掉腾讯

马化腾还特地为此组织公司全员去深圳附近的光明农场滑草。

创业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用户增长速度喜人的背后,是日渐减少的资金。每逢月底发工资,马化腾都是愁云惨淡。腾讯还是没有找到的正确盈利模式,甚至连靠倒买倒卖深圳与香港的电脑赚差价的生意都做过,收入还是负增长。

220万美元很快花光了,腾讯又陷入低谷,只能开展下一轮融资。但是,比他们的融资决定更艰难的,是整个互联行业的处境:美国的互联泡沫破裂与纳斯达克的崩盘。

腾讯所在的互联行业成为各个投资机构避之唯恐不及的灾星,不仅找不到新的投资,连两个老东家IDG和香港盈科的态度都变得模棱两可。

移动梦的救命稻草腾讯的第二轮融资可以说是马化腾一生中最艰难的时间段。

老东家里,IDG的基金快到期了,迫于压力,他们不得不套现腾讯的股份让基金有个好看点的回报率;而香港盈科的态度却很 暧昧 ,李泽楷一会表示要跟进,一会又说要再看看,腾讯团队就这么被一直吊着。

在融资的过渡期,腾讯不放弃一丝可能融到钱的机会:

新浪的总裁汪延来深圳后,被腾讯锁在办公室里不让走,却还是没有下文;搜狐的CEO认为想不出的盈利模式,放弃了投资的念头;找到联想,但报告还没递到投资总裁朱立南的手里,就被下面的人否掉;找上Tom集团,对方的CEO表示没有看上;香港盈科因为过度收购,欠下的债务过多,也选择放弃;

一名腾讯创始员工回忆起那段融资困难的日子,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天早上找马化腾签字,却发现他是在办公室里过的夜 看起来两眼无神、布满血丝、头发蓬乱、脸色焦黄、极其憔悴

马化腾尝试自我造血,做过络广告 在上放小banner广告。只是,整个互联环境依旧动荡,的主受众是消费能力偏低的年轻群体,上的支付方式也很落后,哪怕价格低廉都没有多少广告商看上。

2000年11月的时候,腾讯推出付费的会员服务,主打口号是 向付费用户提供免费用户享受不到的服务 。但从用户手里要钱太难,一年120~200元的会员费,腾讯数百万的用户里只有3000多人掏了钱。

这些旧路都走不通,腾讯只能开辟新路。危急关头,马化腾在润迅任职期间累积的人脉让他听见圈子里的风声:位于电信行业食物链顶端的运营商们打上了互联的主意。

1992年就发明的短消息技术,在中国的使用情况却极其不佳。进入千禧年,运营商们想借移动的趋势,推广这项业务。运营商势单力薄,需要合作伙伴,于是中国移动启动了 移动梦计划 以"移动梦"为中心,聚集移动互联服务提供商,向其移动用户提供各种增值服务。

马化腾一把抓住与 大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