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第116章那叫你什么老婆

2019-04-2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初春,乍暖还寒。

穿着露肩礼服的她,站在酒店露台,看着崇川的夜景。vivn已经走了,只有她一个人,楼上的晚宴还没散去,她交代给方墨言招呼了。

这几年,诸如此类的宴会有无数,早就厌倦这些应酬了,又不得不参加。

肩膀冰凉,双臂环胸,双手搓了搓手臂,这时,一件大衣被丢了过来,刚好落在她肩膀上。

夏一冉转身时,唐皓南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身上的温热大衣,染着浓烈的男性味道,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一大把年纪了,打扮得这么暴露,深更半夜的,钓男人呢?”唐皓南一副欠扁的样儿,眯着眸子,看着她,冲她冷嘲热讽道。

心里却惊叹:她依然那么美!

看不出已经是32岁的大女人了!

夏一冉在他面前早就铸就了铜墙铁壁,或者说,这个无耻的男人在她心里已经没一点存在的位置了,所以,她把他的话当空气。

捉过肩膀上的大衣,就要丢掉!

“你给我穿上!”他突然强势地说,拿着大衣,紧裹住她的身子,而后,将她转了过去,他从她身后,强势地将她抱住天才纨绔!

“唐皓南!你……!”夏一冉委实气愤,这里是酒店,又是露台,如果被人看到,像什么话?!

她更排斥他这样!

男人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混合着烟酒味,将她紧紧包裹。

即使怀抱很温暖,也让人十分排斥!

唐皓南今天喝了点酒,刚刚看到她在这,穿得很少,看起来很冷,一个冲动,就情不自禁地这么做了!

死死地抱着她的纤细身子,享受这短暂的奢侈。

任由她挣扎、反抗。

“你想被我婆家人看到吗?!”她低声冷静地低吼。

“婆家人……”唐皓南呢喃,苦笑。

突然松开她,扯住她的手腕,拽着她,穿过西餐厅,朝着电梯口奔去。

“唐皓南你干什么?!”电梯开了,她被他拽了进去,夏一冉尖叫。

电梯一直在下降,最后在b1停下,门刚开,她就被他拉出去了,他的车子和司机在停车场等他,唐皓南强势地拽着夏一冉,上了车!

她还在晚宴包里,包在宴会现场秘书那,此刻,想打求助都不得!

轿车已经驶出停车场了,只听唐皓南对司机扬声吩咐:去大堤!

“神经病!”夏一冉知道反抗不了,总不能跳车吧,如果跳车摔死了,她的孩子们怎办?!

他是够神经的,这么晚还要去那里,去干什么?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没了意义了篮坛少帅!

……

万籁俱寂的夜,皎洁的月光洒落,夜风吹拂,她裹紧了身上的他的风衣外套,站在河堤边,唐皓南一屁股在堤坝的楼梯上坐下,她还站着。

这曾经是属于他们的地方。

夏一冉对这里完全无感,唐皓南脑子里却满满的回忆。

“你发什么神经?千万别告诉我,是跟我叙旧情来了!”她冷嘲热讽,不为所动。

唐皓南笑了,转过头,仰着,看着她,月光下,她像个高贵的女王。

“叙旧情?我们有旧情?”他一脸的笑容,反问。

那一瞬,夏一冉突然被他的笑容惊艳到了。

那是很自然很爽朗的笑,还露出洁白的贝齿,轮廓分明的俊脸,在月光、幽暗的环境里,更显深邃、立体,那修剪的很短的圆寸短发,显得他很有男人味。

可出口的话,还是带着嘲讽。

“是没有。”她冷淡地回答。

有!

他在心里抗议!

怎么能说没旧情?!

当年,她爱他,他也爱着她!

笑容黯然,心里早已泪流成河天价豪门:叶少宠妻成瘾。

“不能过来坐一会儿?”他平静地问,抽出左胸口西服领口里的手帕,将其垫在旁边的位置。

夏一冉像没听到,一动不动。

对他,满身防备。

虽然不怕他,但是,怕他玩阴的。

“你再不过来,我就强迫你了!”他威胁道,夏一冉冷哼,转身就走,又不是没走过这段路。

“啊!”

刚迈开步子,就被拦腰抱住了,她惊呼,被他公主抱式地,横抱在怀里,他一步步地下着台阶,大堤的坡很陡,夏一冉根本不敢动,生怕从他怀里摔出去。

她可不想死,曾经死里逃生过,这条贱命,还是得珍惜的!

双手抓住他的西服衣襟,唐皓南抱着她,快速地下去台阶,到了最底下一层,抱着她坐下了。

“你这个变态!就不怕被你的梦梦看到吗?!”

“嘘!你再说话,我要吻你了!”唐皓南笑着威胁。

“你……唔!”她再反抗,双唇真的被他堵住了,男人霸道而强势地吻着她,火舌在她的嘴里放肆地侵略,将她的小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女人的双手还在使劲地捶打他的胸膛。

男人像毫无感觉,只疯狂地占有她小嘴里的甜蜜,放肆地搜刮,狠狠地吸吮,铁臂紧抱着她,带有决绝和歇斯底里!

忘乎所以地,只想享受着这短暂的拥有舌尖上的江湖!

终于,他将她放开了,夏一冉扬手就想打他,被他紧紧抱住,他抱得太紧,她快踹不过气了。

“唐皓南!”

“夏一冉……”她愤怒地吼,他却深情地呢喃出她的名字。

这个名字,每每呢喃出口,都会心疼。

“你还想干什么?是不是还没伤够我?!”

“我现在哪敢伤害你啊……何况,能伤得了你吗?”唐皓南轻声道,深深地贪婪地吸吮她身上的味道。

这样的拥抱,是何其的短暂,说放开就必须得放开。

“是!你无论如何也伤不了我了!”

“那你还怕什么?让我抱一抱,像朋友一样……”他轻声地说,心在颤抖,拥有的时候,不会珍惜,现在,想要珍惜,却连拥有的资格都没有!

“朋友……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朋友?唐皓南,你真搞笑!”夏一冉嘲讽反驳,觉得他真是没脸没皮,就算是想逗弄他,好歹说话过过脑子吧?

“是没资格……可能是,你现在是大集团总裁了,我想跟你攀攀关系,寻多点的合作吧……”唐皓南自嘲地说。

有什么资格做她的朋友?

“唐总,我这人虽然现在算个商人,但是,我做生意,也有自己的原则!不与小人共舞!哪怕利益再丰厚!”夏一冉很有骨气地说。

“小人……在你心里,我是个小人……”

“而且还是不知廉耻的小人诡才县令!”夏一冉补充,斩钉截铁!

他笑了,又露出那一口的大白鲨,低着头,贪婪地看着怀里的人儿,“你会跟陆遇寒好吧?他这些年可是一直在找你,一直没放弃过!柯奕臣那个人,就算了吧,他都跟罗琦有私生子了!”他看着她,沉声道。

“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么?你操哪门子的心?!”

“你好歹是我的前妻,我这个前夫关心一下不行?我要是你,就跟陆遇寒在一起,人好不说,嫁给他,你就是我这个前夫的,舅妈了……”他笑着说。

“唐皓南,你以为我不敢吗?你说这些,居心何在?!想警告我,不要跟陆遇寒好吗?!”

“不是!我真心希望你能跟他在一起!”唐皓南立即反驳,目光诚恳地看着她,心已经疼得麻木。

“你别惺惺作态了,真让人恶心!”她厌恶地瞪着他,觉得这个人真是,莫名其!

她想站起,又被他拉了回去,再次抱紧。

是不是,他现在对她说出那三个字,她也会觉得,恶心?

其实,他也不配说。

所以,不会说。

“冉冉……”

“别这么叫我!”

“那叫你什么?老婆?”他颤声反问,“老婆”这个词,念出口,是那般揪心!

她无语地瞪着他,月光下,他的黑眸里闪烁着星子般的亮光,像,泪光……

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参杂着各种情绪梦幻西游之黑衣刺客。

为什么,她以前不知道,他爱她……

看不出来吗?

现在呢?

看不出来吗?

“别生气,开个玩笑,夏总!不早了,送你回去!”唐皓南扬声说,微微一笑,扶着她的腰,将她推起,自己也站了起来!

一阵眩晕感袭来,他高大的身躯不稳,踉跄了好几部,夏一冉见他就要往河里倒去,连忙拉住他的手,稳住了他的身子!

“你怎么了?!”突然想起他上次在马路边晕倒,她心惊地问。

唐皓南摇头,“晚上喝了点酒,后劲上来了!你在关心我?”他笑着说,突然低下头,扣着她的下巴,邪魅地问。

她猛地甩开他,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唐皓南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一直幸福地扬起,今晚,真美好!

只是抱抱她,亲亲她,就十分知足了!

有一双目光,一直尾随着自己,她知道。

不知道唐皓南还有什么目的,她得时刻防着,转身时,发现他是扶着扶梯,一步一步,很缓慢地往上爬的,像个老人。

“你能不能快点?!我还要回去哄妮妮睡觉!”她没好气地吼,觉得他是故意的。

他也想快,可是,右手在发抖,右腿也在抖,每走一步,都像踩在软绵绵的东西上,十分不踏实!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孩子咳嗽怎么办
宝宝退烧小窍门
宝宝反复咳嗽是怎么回事
TAG: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司机痔疮怎么办 建筑资质办理 扬州印刷厂家 订制职业装 订做西服 职业装定做 冲击试验机 摆锤冲击试验机 订做工服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定制职业装 订做工装 脉动疲劳试验机 定做职业装 拉力试验机 液压万能试验机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