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谁为你拭去眼角的泪

2019-05-16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快手素菜芽菜粉条的做法
房价不会大幅回落随手记金融研究院房地产税
侨外业内首批美国投资移民客户50万美元全

我,vivan,今年十七岁,现就读于1所所谓的重点高中。

在这所重点高中里,我找到了一个给我最重的伤害的人,她出现在我的青春末端。原本我的青春一直顺风顺水的就要走完了,我还打算学习《北京青年》里的人拉上一帮兄弟重新再走一遍青春,丫的老天都到最后了还是想起了我这个被遗忘的人,而且是毫无人性的对我进行迫害,不过唯一有点人性的是让我遇见了现在的一群人,这一群我一生都不想丢掉的人,就在遇见这群人的同时,我遇见了她--林沫儿。

夜晚,月亮躲在云的后面,没有几颗星星,幽暗的环境藏着一颗彷徨的心,我蹲在花坛上,里的音乐响起的是许嵩的《叹服》,手里拿着一罐啤酒,嘴里叼着烟。L坐在我对面的石椅上。我们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一节的晚自习的铃声响了,L终于开口了。

说吧,既然喜欢你就说吧。L淡淡的说。

我,不敢,如果被拒绝怎么办?我略带忧伤的说。

你个懦夫,这都害怕,活该受伤害。L扔掉手中的烟,朝宿舍走去。

我看着L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一口饮尽了手中的酒,脑袋有点晕眩,眼前林沫儿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对我笑,她嘴里轻轻的呢喃着,我能清晰的听见她在说:只要你说,我就答应,由于我爱你。我看着她的身影,笑了,耳旁还有许嵩残留的歌声,我叹服你的技巧,把爱情玩转的如此奇妙,可你的内心不配你的外表

嘿嘿,嘿嘿,哎呦。我从床上跳了起来,脸上的笑立刻转变成了愤怒,我瞅着L大骂:你丫的头脑进水了吧,踢我干什么啊。L拿起在我眼前摇了摇,我能清楚的看见7点半了,7点40就要上课了。L坏笑了几声:不要着急,再睡会儿吧,刚应该是个好梦,对不起哦,打扰你的梦了。我瞪了L一眼:去你丫的。接着,慢悠悠的穿上衣服,然后慢悠悠的洗漱,背后,我能体会到L的怒火已经快要蔓延到我的身上了,的确,我刚刷完牙转过身,一只臭鞋就扔了过来,正中心脏。L朝我吼道:你妹的快一点能死啊。我望着他邪恶的笑了笑:反正都迟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刚说完,另一只臭鞋就已经扑向了我的怀抱,幸亏我身手敏捷,成功的躲过了。然后就朝L挑衅的笑了笑。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相信上过学的人都能够预感的到,我和L因为迟到被罚站一天,L在教室门口踩了一下我的脚,然后绕过班主任那一张满脸褶子还卖萌都挡不住怒气的脸,径直向教室后面进发,我怒视着他的背影也紧跟其后。

一天站下来,腿还是有点酸痛的。晚自习刚下,我和L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聊天。

她今天看都没看你一眼。L盯着林沫儿的背影,悄悄的对我说。

我笑了两声,背上书包,走到了林沫儿的面前,林沫儿惊讶的看着我,我望着她清澈的眼睛,淡淡的说:路上当心点。然后转过身走出了教室。身后我听见L笑了两声,应该是对着林沫儿笑的。

楼梯上,L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怎样了,伤心了。我呵呵的笑了两声,我说没什么,我们两个看来这辈子是不可能了。L沉默了,静静的跟在我的身后。

我径直的走向花园,在石椅上坐了下来,夏天的夜拟投建多个项目福田汽车抛40亿元增发预案
晚,石椅的冰凉还是传到了全身。L在我的身旁坐下,从口袋里取出了烟,递给了我一支,我看了一眼:我不抽,上次抽了一根,弄的我脑袋晕晕的。L默默的点燃了烟,我看着从L口中冒出的烟,哭了。L慌张的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被烟熏得。L望了望我,低下了头。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也一天又一天浑浑噩噩的过着,成绩还是不高不低,和林沫儿的关系还是不冷不淡。

离分科后的分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一天,班主任走进教室,通知我们和父母商量好选文选理。夜晚,花园里,L刚挂掉,就冲到我的面前大声的对我说:我选理,你呢,和父母商量好没?我摇了摇头,坚定的说:不商量了,我听说林沫儿选文,那我也就选文吧。L打了下我的头:你丫的脑子进水了吧,不至于为了个女的连前途都搭进去吧。我点点头说:为了她,就算是搭上我的前途,我也愿意。L扔下了一句无药可救,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我在文理分科志愿卡上毫无犹豫的写上了文。放学后,和L在餐厅吃饭的时候,L轻声的问了1句:你确定吗?我疑惑的看着他反问道:什么确不确定啊?L说:就是你确认林沫儿选的是文。我摸摸了脑袋,带有疑惑的说:我也不确定,不过上次她朋友韩玲说她选文的。L听到了我的答案,不再说话。刚从餐厅走出,我就看见了林沫儿,然而他的身后还随着一位男生,男生手里拿着两杯奶茶。林沫儿看见了我们,朝我们微微一笑。我回给了她一个苦笑。然后就是一阵风,擦肩而过的风。

那一个周的周末,晚上闲着没事干,就和几个朋友出去饮酒。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我们聊着游戏,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班上的女生。而林沫儿似乎是被他们都钟爱聊的对象,因为,她天真,单纯,给人一种不喑世事的感觉,似乎这个喧嚣的世界从未影响到她。听着他们对林沫儿的夸赞,我心里暖暖的,L也不停的向我示意,冲我微笑。

回去的路上,他们一直不停的打闹着,我和L静静的走在他们的后面,我不知道L心里在想甚么不止360:这些年腾讯举报过的企业
,反正我一直想的都是林沫儿,而且是她的好。走着走着听到他们一阵哄闹,我跟上了他们,才看见了一个我成天在教室里都要张望成千上万次的背影,林沫儿。没错,就是林沫儿,可是她的身后还随着一位陌生的男生,也不是上次的那个,他们两个一起走进了吧。L走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冲他露出1抹苦笑。然后,低下头,退出了人群,接着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最后。

终究到了期末,在期末考的前一天晚上,我和L提了几瓶酒坐在花园里喝着。L问我:这都期末了,都快要分班了,你真不打算说吗。我喝了一口酒,渐渐的说:说啊,试考完就说。L又打开了一罐酒递给了我:预祝你恋爱成功。我望了望他,浅浅的笑着。

试考完了,在最后一场的时候我提前交了卷,然后守在林沫儿的考场门口等待着。不一会儿,下考铃就响了。林沫儿出现在人群的最后。我走到她面前,微笑着说:待会儿可不可以去一下花园,我有话对你说。林沫儿惊奇的望着我,彳亍了一会儿说:那你等我一下吧,我们现在就去花园。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林沫儿冲我笑了笑,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花园里,我在石椅上面坐着,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林沫儿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中,一样出现的还有一个男生的身影,我能清楚的看见林沫儿挽着那个男生的胳膊,可是这个男生我没记错的话既不是上次在餐厅的那个,也不是陪她去吧的那个。她面带微笑的走到我的面前,我站起身来,轻轻地说了一句:祝你们幸福。然后,擦过林沫儿的肩膀,走了。在林沫儿背后大约有五米远的地方,泪落,心碎,疼痛开始折磨着我。

试考完过后,我很想找个地方散散心,就随着妈妈去了西安几天,可是每当我走到任何一个地方,总会把一些和林沫儿差不多大小的人看成林沫儿,梦里总会不经意间的梦到她。暑假期间,和林沫儿在上聊过几次。她问我我们算不算朋友,我看着朋友两个字,叹了一口气,然后给她发过去了一个字算,她说她希望和我是一辈子的朋友,无论别人怎么伤害他,无论别人怎么背叛她,她都不希望也不允许我那样做,我问为什么,她没有回答。最后一次聊天,她说如果最后她累了,希望我可以陪陪她,借她个肩膀让她靠靠,我还是不争气的答应了她。

暑假里唯一让我高兴的是林沫儿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这些话似乎让我感觉我和她近了很多,我跟她有了更多的可能。

暑假最后的时间里,除了整天上,就是反反复复的看着和林沫儿的聊天记录还有就是等待着她的上线,可是,直到暑假结束,她都没有上过线。

报名的那一天,我早早的来到了学校,看着贴在墙上的那些名字,我仔细的寻觅着林沫儿这三个让人疼爱又心痛的字。整个文科的班级名单我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都没有林沫儿的名字。最后,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回过头,是韩玲。她第一句话就是:暑假过得怎样啊?我没有回答她的话,我焦急的问:你知道林沫儿在那个班啊。韩玲笑着说出了她的答案,这个答案对我来讲如同晴天霹雳:哦,她在理科X班。我瞪了一眼韩玲,然后朝贴着理科名单的那个地方走去,我只找了一遍就找到了林沫儿的名字,看着她的名字我笑了两声,眼泪还在眼眶里酝酿着,我抬了抬头,让眼泪流回去,可是眼泪并没有流回去而是流到了心里,由于我明显的感到心脏是一阵冰凉。

在我走出校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林沫儿,她也看见了我,她笑着朝我走了过来。她问:分到几班了。她听到我的答案后只是敷衍的夸赞一番,然后她又让我陪她去看看她在哪个班。我点了点头,走在她的身后,就像那几个男生一样,走在她的身后。她看了她所在的班级后,只是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对我说:你先走吧,我还要等个人。我望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走了。我一个人走到花园里在石椅坐下,一个人低着头,让眼泪肆无忌惮的流,可是没过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使我抬起了头,我很清楚的看见不远处林沫儿和一个男生手拉着手幸福的走着,而他们应当正在说着甜蜜的小情话吧。我刻意的从另外一条路离开了花园,背后还能模糊的响起林沫儿四川小吃 豌豆肥肠汤
和那个男生幸福的笑声。

开学后的一个多月时间,我整天都会去几次林沫儿他们教室外面转悠,有几次也遇见了林沫儿,每次她都上前和我寒暄几句然后就进了教室。虽然只是寒暄,可每一次都能令我高兴几天。

经常痛经怎么办
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污
经量少痛经怎么调理
TAG: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优卡丹治咳嗽吗 建筑资质办理 扬州印刷厂家 订制职业装 订做西服 职业装定做 冲击试验机 摆锤冲击试验机 订做工服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定制职业装 订做工装 脉动疲劳试验机 定做职业装 拉力试验机 液压万能试验机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