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张爱玲与母亲黄逸梵的关系怎么样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张爱玲是一名天才少女,也是一个时代的异类和传奇。写作曾经带给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战火纷飞时,她享受着成名的欢愉和恋爱的放恣,战事一停,一切戛然而止。本书讲述了张爱玲后半生的隐秘故事,细密还原一个写作者的朝圣路,破天荒地把张爱玲的形象聚焦在“写作者”身份上,突出张爱玲对于写作的“执著”。

张爱玲写《年轻的时候》,里面的男主角魏汝良喜欢画人的侧脸,一笔画下来,轮廓鲜明,那是他潜意识里的爱。爱玲也有心魔,有属于她自己的“忘不了”,晚年时候写《小团圆》,里面那个自我的化身九莉也爱画小人。画来画去都是母亲黄逸梵的模样:纤瘦,尖脸,铅笔画的八字眉,眼睛像地平线上的太阳,射出的光芒是睫毛。她活在母亲的光辉下,怯怯懦懦,她或许知道自己有些地方永远比不上母亲。母亲是女娲,她是人,她似乎永远没法和她平起平坐,又爱又怕又怨,压到潜

秦始皇死后使用的阴间通关文书今天还在用

意识里,压扁成一种二维图像,也还是眉目清晰,历历可见。

张爱玲对母亲,曾是“一片冰心在玉壶”,但因为跟不上,难免有些怨念。黄逸梵曾经对蓝绿色情有独钟,她带爱玲去照相,那时候爱玲还小,脸胖嘟嘟的,笑得天真。照片洗出来,黄逸梵给它着色。张爱玲站在旁边看,黄逸梵伏在一张小书桌上,外面是狭窄的小阳台,北国的下午,光线幽暗。桌面上摆着黑铁水彩画颜料盒,旁边放杯水,黄逸梵握着细瘦的黑铁管毛笔,一点一点在爱玲的衣服上画蓝绿色。那是她的蓝绿色时期,衣服全是或深或浅的蓝绿色,画油画,是习作静物,也以蓝绿色为主。爱玲爱屋及乌,在潜意识里,也莫名地喜欢上蓝绿色。出第一本书时,爱玲自己做设计,封面整个一色的孔雀蓝,没有图案,只印上黑字,不留半点空白,浓稠得使人窒息。

爱玲接受的是现代教育,可骨子里偏偏是仕女,她内敛、温柔,无论为人处世还是情感方式上都保留了中国古典女性的特质。可黄逸梵偏偏是古代教育里走出来的现代女性,她对于现代感的追求,有时候到了强迫性的地步。

张爱玲与母亲黄逸梵的关系一生难解难分,尽管是一个海北,一个天南,内心的纠结依旧氤氲不散。黄逸梵是一路向前,遇到什么就是什么,她更多的是行动派,晚年膝下无女,她就认了一个女儿,解愁闷之苦,但张爱玲却永远只有一个妈,情深缘浅。或许每个人的一辈子都有几年大运,奈何黄逸梵和张爱玲的大运都来得太早,真元消耗,晚景坎坷难测。官贵出身,冲出家庭,游览各地,似乎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到了晚年,黄逸

晋武帝司马炎为何重用他心目中的痴汉宅男王湛

梵定居伦敦,放眼四下,格外薄凉。她跟女儿张爱玲有联系,但顶多只能是鸿雁传书,当初抗战胜利时她要她一起走,女儿拒绝了。爱玲是写作的人,她宁愿留在大陆看看,广大的上海人才是她的读者。谁曾想风云变幻,一夜间红旗插遍上海,张爱玲亦是惘然。

1957年,与赖雅结了婚的张爱玲远居美国,生活困顿,靠写点稿子和申请各类文艺基金过活。他们辗转于各类文艺营,前途茫茫如迷雾。8月,张爱玲得到消息,母亲在伦敦病重,需要做手术。黄逸梵的诉求虽然表露得并不直接,但张爱玲大抵也能猜到,母亲是想见她一面。弟弟张子静在大陆不可能出来,美国的张爱玲成了她唯一可能见到的至亲。此时的爱玲,却根本负担不起远行的旅费,多少年的恩恩怨怨,走到生命尽头,也都该一一放下,如对清明。

她们一个是索取者,一个理应给予温暖与安慰,怎奈万水千山,重重叠叠,她们再也无法相遇。张爱玲给母亲写了信,随信寄去一百美元,聊作支持。黄逸梵很伤心。其实大多数时候,怨都是爱的变形,你所爱的人,总能够轻易让你伤心。人生从来不完美,不要指望依靠谁,生命的尽头,你只能独自伤悲,曾经的辉煌与陶醉,都化作回忆,陪你一醉。直到飞升,黄逸梵都保

千古美人西施是否被沉江底揭秘西施死因0

留着张爱玲的一张照片,那是她理想中的女儿,模模糊糊的调子,爱玲一副女学生样,头发上梳,露出额头,微笑也淡淡的,低眉顺眼。

本文摘自《蚤满华袍:张爱玲后半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学历史课本上讲到文成公主进藏时,都会用到一幅插图——《步辇图》。这幅画生动描绘了当初唐太宗同迎接文成公主入藏的吐蕃使臣会见的情景,唐太宗的英姿,吐蕃大臣禄东赞的干练,都在画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该图真实展现了汉藏和亲的历史场面,加上其高超的艺术造诣,都使得这幅作品名垂千古。

这幅画卷的作者阎立本,是唐代著名画家,他的绘画作品在当时备受追捧。除了《步辇图》,更有《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秦府十八学士图》等大型人物画卷,所绘人物形象逼真,时人誉为“丹青神化”。

阎立本本人出身关陇贵族,他的父亲阎毗娶周武帝的女儿清都公主为妻,一门显贵。《旧唐书》里说:“阎毗初以工艺知名,立德与弟立本,早传家业。”可见,在家学上,阎立本得受父亲真传。

阎毗担任过隋朝的殿内少监,负责隋朝大运河河北段的工程设计;弟弟阎立德担任唐太宗的将作大匠和工部尚书,设计建造了翠微宫、玉华宫等长安宫殿及唐十八陵中规模最为雄厚的太宗昭陵;而阎立本本人,则担任唐代最著名的建筑——大明宫的总设计师。

工程学与绘画两者对于阎立本而言,相得益彰,是其扬名立万的资本。

阎立本《步辇图》

但令后人所不知的,阎立本后位极宰相,同时,他对于自己画师这一身份,非但不引以为傲,而是引以为耻。

在唐代,绘画者其实享有较高的地位,包括画圣吴道子、青绿山水的李氏父子等,都受到时人的推崇。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提到:“自古善画者,莫非衣冠贵胄,逸士高人,振妙一时,传芳于祀,非闾阎鄙贱之夫所能为也。”

但阎立本的反应却颇为奇怪,非但自己对这一特长大加鄙夷,甚至告诫子孙:“尔宜深戒,勿习此艺。”劝告子孙不要学习绘画这门技艺。

这就涉及到阎立本所受的一次“屈辱”了。

担任吏部主爵郎中的阎立本,掌管着全国官员封爵,官位显赫。但一日惠风和畅,太宗拉着一帮侍从文士泛舟游园。偶见一稀有水鸟,正徘徊于水上。李世民兴之所至,便让跟随的文人作诗吟咏,更是想到阎立本擅长绘画,便让宦官急传阎立本前来助兴。

时值公务的阎立本,忽然听到宦官的传旨:“画师阎立本,皇上命你前去画鸟”。得到圣旨的阎立本无

古代文学作品为何都喜欢把和尚写成淫僧

奈,只能放下案头公务,小步快跑,赶至太宗跟前,顾不得擦汗歇息,便埋首作画。绘画间隙,阎立本抬头,却看见平时那些跟自己在朝堂上并行而列的同僚此刻却趾高气扬轻蔑地看着自己,阎立本不由得深感屈辱。

回家后愤恨不平,便唤来儿孙,要求不要学习绘画这一技艺,以致招来羞辱。

后来阎立本以画技高超深受太宗信赖,一路升任右相。但《旧唐书》仍嘲讽他:“既辅政,但以应务俗材,无宰相器。时姜恪以战功擢左相,故时人有‘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骋丹青’之嘲”。

阎立本的绘画技艺为他带来了艺术上的名誉,却未能给他带来仕途上的口碑。反而,因为他的这一特长,让不少同僚认为他是靠着偏门小道而获得晋升,不屑于其交好。

倘若阎立本是民间画匠,必然可以赢得更多的尊敬与热爱,官场上的规矩,反而束缚了他的手脚,让其陷入了不尴不尬的境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