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济南惨案经过日军实行惨无人道的血腥大屠杀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1928年5月4日,蒋介石命外交部长黄郛致电日本首相兼外务大臣田中义一,指出“似此暴行,不特蹂躏中国主权殆尽,且为人道所不容。今特再向贵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请立即电令在济日兵,先行停止枪炮射击之暴行,立即撤退蹂躏公法、破坏条约之驻兵,一切问题当由正当手续解决。"日本政府根本不把这个抗议照会放在眼里,不予置理,反而扩大济南事态,更疯狂地向中国公民开炮射击。蒋介石一味忍耐,连连派出罗家伦、赵世暄、崔士杰、王正廷与日本谈判,都被日本轰了回来。于是,蒋介石又急电在东京的张群直接找日本当局谈判。日本方面的意图是很明显的,他们想先把蒋介石势力控制在济南,逼他签订城下之盟,阻止北伐军北上,从而日军控制华北大平领土。为此目的,日寇不但没有把事态平息下来,相反还加紧进攻,企图消灭蒋介石的部分力量。

蒋介石见济南的事态不但平息不下来,相反有越来越紧急的势态,于是他整顿了北伐军,拉着黄郛等人在混乱中溜出了济南。蒋介石、黄郛等从济南逃出后,来到党家庄住下。梳洗己毕,急忙修书一封,送给日军:福田师团长惠鉴:自本月3日之不幸事件发生,本总司令以和平为重,严令所属撤离贵军所占区域。现在我各军已一律离济,继续北伐,仅于城内留相当部队,借维秩序。本总司令亦于本日出发,用特通知贵师团长查照,并盼严令贵军立即停止2日以来一切特殊行动,俾得维持两国固有之睦谊,不胜企盼之至。专布顺颂公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事前。

武三思能和皇后打牌让皇帝帮其数钱

田已通过安插在蒋介石身边的顾问佐佐木,得到蒋介石的传话:“革命军为避免糜乱地方,决不与日军冲突。"现接到这封来信,才知道蒋介石改道北上,继续北伐,并得悉已离开济南,急得顿着脚咆哮道:“糟了,北伐军继续北上,以后的事更难办了!"福田彦助恼羞成怒,便于5月7日下午向蒋介石提出最后通牒:蒋总司令阁下:贵总司令屡违对于中外之声明。此次由贵部下之正规军实现此不忍卒睹之不祥事件,本司令官不胜遗憾。平加诸帝国军部及居留民之一切损害,以及有关毁坏国家名誉之赔偿等,虽有待于帝国政府他日之交涉,本司令官不欲置喙,然敢对贵总司令要求左列事项:一、有关骚扰及暴行之高级武官,须严厉处罚。二、对抗我军之军队,须在日军阵前解除武装。三、在南军统辖区域之下,严禁一切反日宣传。四、南军须撤退济南及胶济路沿线两侧20华里之地带,以资隔离。五、为监视右列事项之实施,须于12小时以内开放辛庄及张庄之营房。盼右列事项,于12小时以内答复。临时山东派遣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

北伐军将领见到这个最后通牒,简直把北伐军当作战败国看待,把抗日将士作为投降的战俘,大都气炸心肺;但蒋介石不愿以"小不忍而乱大谋",因此除第二条外,准备全部接受。当下拟定六项答复,并派熊式辉、罗家伦前去交涉。福田彦助看了蒋介石的六项答复,并不满意,他横眉怒目回答:“规定时间已过,不必再谈!"福田彦助蛮横地赶走派去的使者,随即下令对济南发动攻击。

济南军民在济南卫戍副司令苏宗辙的指挥下,与日寇奋战,特别是邓殷藩团第九连连长郭德芳与部属发誓说:“我们生为军人,死当卫国。今天的事,日本人逼得我们实在忍不下去了!为国家,为人民,正是我们牺牲报国的时候了!我们不忍心,也不愿意亲眼看到祖国河山破碎,而束手被擒!我们要本着'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精神和决心,与敌人拚一个你死我活!"北伐军将士以散兵战术抗击日寇的立体战术,打得敌人闻风丧胆。留守济南的李延年、邓殷藩两团将士,与日寇激战三昼夜,打得日寇不敢轻举妄动,直至接到蒋介石令他们撤退的密电后,才撤出济南。北伐军撤出济南后,日军于5月11日上午举行"显扬国威"的入城式,开始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见人就开枪射击,见女人就割去双乳,乱刀刺死。济南死伤军民1.1万有余,真是血流成河,尸横遍地,惨不忍睹,举世公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爱日本,因为那是我的祖国,我生长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和许多值得怀念的人们。但是我更爱中国,爱那些在艰苦战争岁月和坎坷生活中和我同生死、共患难的中国人民。”——小林清

出征

我叫小林清,生于1918年,日本大阪府松原市三宅村人。家里做些小生意,父亲小林熊太郎曾经是明治天皇时的皇宫卫士。

1938年被征召入伍时,我还在学校念书。放学回家时,妹妹向我鞠躬,说:“哥哥,祝贺你,征召令来了,你成为日本帝国的军人了!”

参军是日本家庭的荣耀,家里人为此宴请亲友。母亲缝了一条“武运长久”的红布佩带,拿到街上,遇到不认识的人,就请他缝上一针。这叫“千人缝”,来保佑出征的人平安。

当年11月,我来到中国胶东的烟台福山县,被分到独立混成第5旅团19大队2中队。第二年夏,经过机枪射手训练班考核合格,升为上等兵机枪射手。

1939年秋末,我随队参加扫荡,一连数天都没找到八路,还被当地农民带入了八路的伏击圈。队员死伤过半,队长野村下令撤退。我抱着机枪拼命扫射,掩护撤离。等子弹打完,弹药手和小队其他人早没影儿了。我撒腿就跑,却被一块石头砸中脑袋,昏倒在地。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八路军的担架上。和所有皇军士兵一样,当时我的想法是,宁可被杀,也不能投降,不能做对不起天皇的事!我闭着眼睛大喊,“我不怕死,你们杀了我吧!”

被俘

开始我不吃饭,后来改变策略,伺机逃跑。

胶东军区敌工科、八路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仲曦东,政委王文,先期被俘的日本士兵布谷等都曾找我谈话,可我根本听不进去。

每天早上,听见八路的号声心中就无比凄凉,看见敌工科的那几个人就感觉非常讨厌。时时刻刻想着逃跑,认为八路一身“破烂”:破鞋子、破袜子、破军装、骑破马、拿破枪!

终于在一次夜行军时,找到机会跑,都快跑到据点了,被老乡发现,又被抓了回来。

从要跑到不想跑、从日本兵到八路军的转变着实不易,中间还经历了一次“死亡”。

后来,八路军五支队抓回来一名日本军曹。见到他,我大吃一惊:原来这俘虏正是我以前的班长濑古。我的军事技术和务实精神,都是濑古训练的。濑古看见我,也跟见了鬼似的:“你……你还活着?”

从濑古嘴里,我才知道,我已阵亡,骨灰盒和战死通知书都已送到日本家里。我一听就炸了,一股无名火蹿到脑门子上:我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地为了国家,为了天皇,结果却把别人的骨灰给寄我家去了?!可见那些送回日本的骨灰盒里,装的都不知道是谁的骨灰,死猫死狗的都有可能!

在那段时间里,我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我不想逃跑了,只想这场战争到底是为什么。1941年3月,我被送到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习。在那里,我寻找到了答案,“日本发动的战争是非正义的,中国人民不是日本的敌人,相反日本军国主义才是罪魁祸首”。为使中国和日本两国的劳苦大众从野蛮的军国主义统治下解放出来,就非踏着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道路前进不可,我决心为此贡献自己的一切。

抗战

1942年9月,反战同盟胶东支部刚一成立,即奔赴前线进行宣传工作。在东海一带,文登县内部管理不严,士兵作风和纪律较松散,在八路军的协助下,我和盟友们将大批日文宣传品和慰问袋送进文登县城。日军收到后,将宣传品收藏起来,躲到马厩里、厕所里偷偷阅读。

接着,我们又趁热打铁,开展对县城里日军据点的喊话。

开始,日军长官极为恼怒,骂我是“卖国贼”、“没骨气”,并要开枪,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我意识到需要变更喊话内容,开始用聊家常的语气,说起家乡和日本兵熟悉的事。据点内慢慢平静下来,后来我们聊到了时事和战争。

喊话结束时,同

莫高窟开凿的历史背景莫高窟开凿最早的是谁

盟队员对日军唱了一首歌:“明月偏西挂树梢,寒风凄凄树叶儿响。年老父母种稻又插秧,依然忍饥受饿度时光。……”在带着寒意的秋夜里,歌声更显凄凉忧伤,让据点内的日军想起了遥远的故乡,勾起了他们的孤寂和辛酸。

当我们离开据点时,日军高呼:“谢谢你们!但一会儿我们得向你们开枪,跟上级汇报可以说击退了一次攻击!”果然,等我们走出据点好远时,身后响起了机枪声、步枪声。此后,这个据点的日军很少骚扰周围村庄的百姓。

反战同盟主要通过战场喊话、电话、书信等方式来对抗日军。我的工作不止于此。

战争打到后期,八路军缴获的日军武器越来越多。为了能让战士们尽快掌握这些较先进的武器,我们举办了日本机枪射击训练班。因为我对日本各种武器和战术较为熟悉,便担任了八路军的军事教官,详细解说日本机枪的构造、性能、零部件、射击中目测距离的方法以及维修方法。

在保卫胶东抗日根据地时,我还拿起武器与日军直接作战。1942年11月,日军开始对胶东根据地进行冬季“大扫荡”,这是胶东抗战史上日军发动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扫荡”。

情势危急。在我的再三请求下,部队领导同意了我参加掩护突围的战斗。在争夺阵地中,我听到日军指挥官隐隐约约地大喊开炮的声音,立即叫八路快转移阵地。刚撤离一会儿,日军的炮弹落在突击队

揭秘姜子牙孙膑诸葛亮刘伯温之间有什么关系

刚才的阵地上。突击队转移到另一个地势更高的阵地,我迅速架好机枪,猛烈射击起来。就在这时,一发炮弹落在机枪旁边,弹药手头部中弹牺牲,我只觉得胳膊上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也负了伤。但顾不上包扎,抱着机枪横扫,掩护其他人撤退。这时,司令部和老乡已经突出包围,走远了。我边打边撤,突出重围后,才被抬上担架,送往后方医院。

在和山东军民共同对日作战的3年中,我负过伤,也立过功,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有人夸奖我的贡献,但我最想感谢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