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争夺奥妮纳爱斯与立白两巨头商标战升级

2019-11-21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在国有洗护品牌遭受国外品牌挤压的情况下,对“奥妮”这类品牌的争夺将直接影响纳爱斯与立白未来在“大日化”战略中的比拼。

奥妮商标战从隔空叫阵升级为短兵相接。“立白已经在广州市中院对市面上使用‘奥妮’商标的六家企业提起诉讼。”4月27日,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言人许晓东对表示。

这六家公司,包括原奥妮系的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奥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广州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奥妮国际(香港)化妆品有限公司及其代工企业广州栋方日化有限公司、澳思美日用化工(广州)有限公司。

谁的奥妮

去年4月7日,立白在重庆以3100万元的价格竞得“奥妮”系列注册商标23个商标的所有权,三个月后,奥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在《广州》发布声明称,早在2004年11月30日,重庆奥妮与该公司签订了20年独占使用‘奥妮’系列注册商标的商标许可合同。立白一旦使用“奥妮”商标,便构成侵权。

据称,合同规定,“包括破产拍卖等种种情形,都不得影响合同的授权,许可方不得单方收回授权”。

在外界看来,立白耗巨资买回“奥妮”商标,无疑是吃了哑巴亏。此后大半年,立白一度沉默。

“‘奥妮’商标的变更手续已经在工商总局完成,立白拥有‘奥妮’商标的所有权。而香港奥妮的那份商标许可,是没有到国家商标局备案的。”在选择使用法律手段解决纠纷后,许晓东告诉。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国内日化行业另一巨头浙江纳爱斯收购了香港奥妮,成为其新东家。当致电纳爱斯胡姓发言人时,他表示公司已通过报纸知道了该事,由于奥妮是其下属企业,公司也有过讨论。针对立白有关“没有备案”的说法,他的回答是:“备案与否并不影响合同使用效力。”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纳爱斯的回答无疑有法律依据。

不过,曾担任立白法律顾问的广州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温旭认为,如果使用合同没有备案,即使合同有效,根据司法解释,不可以抗拒善意第三方使用此商标。而参加竞买时,立白被委托拍卖方重庆市第一中院告之标的物并无任何瑕疵,属于“善意第三方”。

对此,重庆市一中院当时负责“奥妮”商标拍卖的陈姓法官告诉,香港奥妮方面只出示了一份合同复印件,法院也曾专门到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查,发现商标许可合同并没有备案。

“法院方面要求有合同原件,同时要有国家工商总局的备案,他们都没有。”该法官称,“因此,那份合同我们没有采信。”

合同疑点

如果立白被证实为“善意第三方”,就意味着立白同样拥有使用“奥妮”商标的权利。不久前,曾有传言称,立白与纳爱斯将共享“奥妮”商标,各卖各的产品,互不干涉。

但此次起诉,表明立白还想将使用权排他化。

被告之一的广州栋方日化有限公司一负责人告诉,其在立白收购“奥妮”后就不再加工奥妮产品了,但立白认为目前市场上还能买到存货产品。他认为,栋方与香港奥妮签有委托加工合同,是合法的。

“当年重庆奥妮与香港奥妮的商标使用合同本身存在问题。”具体什么问题,许晓东不愿多说。

据重庆一中院法官透露,在那份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复印件上,曾规定该合同在双方授权代表签字后生效。但合同上只有一个公章,没有双方代表签名,且那个公章还是香港奥妮的。

温旭律师则向透露,他们还怀疑那份合同有“倒签”嫌疑,即重庆奥妮在得知商标被法院冻结并要拍卖后,才匆匆与香港奥妮签署了商标许可合同,并故意将日期往前签。

而来自重庆一中院的消息显示,法院对奥妮进行过三次查封,都没有得到曾经转让的信息。直到拍卖前不久,香港奥妮才通知法院方面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存在。

重庆奥妮被查封的商标共有103个,之前已有80多个商标分两次拍卖,并最终由香港奥妮获得。但重庆一中院的法官告诉,在此前80个商标过户时,他们发现“有很多假”,一些主要商标已被国家商标总局收回或注销。但详情他不愿透露。

温旭律师认为,重庆奥妮存在两头牟利,一边通过拍卖的3100万元还债,一边又将“奥妮”商标使用权许可给香港奥妮。

据了解,该许可费用为每年50万元,20年共计1000万元。但有知情人士称,其实香港奥妮在得到许可后并没有付过一分钱。

事实上,重庆奥妮与香港奥妮的关系曾一度为外界所质疑。尽管香港奥妮方面曾称,香港奥妮和重庆奥妮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双方并没有资产等直接联系。但重庆奥妮一位债权人的代理律师就曾怀疑,当年重庆奥妮董事长黄家齐把工厂搬迁到广州的时候,说是便于利用广州的日化产业链成熟的优势,但是这些资源到了广州后,实际上逐步被黄变成香港奥妮的资源。

上述知情人士也透露,香港奥妮一度拥有重庆奥妮和香港奥妮两个公章。

不过,对于“倒签”的指责是否已有证据,温旭律师表示,由于该案已移交法院,现在不方便公布。

两巨头之争

就在去年立白与香港奥妮就商标权闹得不可开交之际,纳爱斯也悄然而至。

去年年底,纳爱斯在内部站上称:纳爱斯已正式收购包括香港奥妮在内的三家公司,拥有“奥妮”、“百年润发”、“西亚斯”3个品牌及83个商标的独占使用权或所有权,这一收购案已由国家商务部审查批准。

收购香港奥妮,纳爱斯无疑最看重的就是“奥妮”、“百年润发”两个品牌,并曾表示那次收购“以收购知识产权为主要特征”。但此前关于奥妮商标的纷争已经白热化,纳爱斯为何还愿意趟这个浑水?

营销专家冯建军曾指出,目前洗涤用品行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这就迫使洗涤用品企业转型,进入化妆品等高利润领域则成为主要方向。

事实上,作为国内洗涤用品的两大巨头,纳爱斯与立白都确立了“大日化”的集团战略,准备进军洗涤之外的日化领域。

2005年10月,立白收购了天津市蓝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从洗衣粉挺进牙膏;去年9月,立白又收购了上海一化妆品品牌“高姿”。

而纳爱斯方面也表示,集团希望将现有业务范围从洗涤类扩大。此前,纳爱斯已经推出了纳爱斯牙膏和香皂,目前牙膏业务已占有集团15%左右的份额,未来还将推出洗发水、沐浴露等产品。

通过收购品牌切入个人护理领域,无疑是最便捷的途径。纳爱斯方面就对表示,重新做一个品牌投入很大,而收购奥妮这样有声望的国有品牌相对更简单。

尽管重庆奥妮已日落西山,但奥妮“植物一派”以及刘德华等所演绎的“黑头发中国货”,曾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在不少圈内人士看来,“奥妮”、“百年润发”一直是国产洗发水品牌最优秀的品牌策划,到现在依然是中国洗发水市场最有竞争力的洗发水品牌之一。

在国有洗护品牌遭受国外品牌挤压的情况下,对“奥妮”这类品牌的争夺将直接影响纳爱斯与立白未来在“大日化”战略中的比拼。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立白收购“奥妮”所有权后,纳爱斯的进入也是想阻击竞争对手。曾有消息称,立白本打算在去年7月推出“奥妮”品牌的洗发水,但随后的商标纠纷使其计划一再搁浅。

许晓东表示,“奥妮”产品已在上市准备过程中,等商标权案成功解决后就会推出。纳爱斯方面也对称,对于“奥妮”品牌“正在策划中”。

也许,此次对于“奥妮”商标的争夺只是立白与纳爱斯两大巨头交锋的一个回合而已。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血管堵
康缘药业的竞争优势
血管堵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