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叱咤风云 六七二 蛇皇不是挑事的人【三合一】

2018-11-09 18:15: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叱咤风云 六七二 蛇皇不是挑事的人【三合一】

六七二蛇皇不是挑事的人三合一

这就是血脉战士!无数年来,血脉战士的骨子里,已经彻底养成了对普通战士的无视,即便双方都是斗魂级的战士,血脉战士也一样看不起普通战士。

这些血脉战士的年纪大约都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可以说是精力跟体力都接近最巅峰的时候,平日里遇到同级的普通斗魂战士,也可以极快的速度击败对方。

断风不二拿眼睛去瞅着盘宏机,发现这位蛇皇大人一点都没有阻止带来人员的骄傲,更是撇了撇嘴嘀咕着:“蛇皇?我看是狐皇还差不多……借着我们的手来帮你教导家族年青一代,给不给指导费啊?”

焚途狂歌跟木讷真策一头起来,眼睛里都是赞叹佩服盘宏机的心机,这蛇皇现在看来根本就没跟这些年轻人说什么,故意不去压他们,想让他们吃亏成长呢。

年轻人?乾劲看着年纪比自己大的血脉战士,抬手挠了挠头皮苦笑,自己竟然会把这些年纪比自己大的人称之为年轻人,呵呵!看来自己这些日子遇到的事情太多,年纪虽然还没有提升上去,心态却真的越来越成长了。

十名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进入院子二手电脑回收
,院子里和谐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目中无人的气息,除了看向蛇皇的时候毕恭毕敬,看其他人都是直接那眼角扫一眼。

盘宏机拍了乾劲的肩膀两下:“这位,就是乾劲。”

十名年轻人的眼神视线终于比刚才好了很多很多,首次正视院子里面的第二个人,毕竟前不久雷霆狮王天炼灵关就是死在他的手中,这个战绩让任何人都不会去小看他。

十名年轻的血脉战士面带着怀疑的神色,还是恭敬的向乾劲点头打招呼,就算撇开那凶猛的战绩,数大总工会会长的身份,也不是这些年轻人可以招惹的起的。

“这几位是各地战士工会的分会会长……”

十名年轻的血脉战士这一次,并没有像对乾劲那样点头打招呼,鼻孔纷纷朝天不把这些工会会长放在眼里。

大家都是斗魂巅峰的战士,我何必去尊敬你们这种普通战士?十名年轻人的脸上,写着近乎相同的表情。

“这是焚途世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年轻战士,焚途狂歌。”

这一次,十名年轻的血脉战士脸上浮现出了不屑的冷笑,焚途世家?那个每一代人都挑战血脉战士,被血脉战士打的跟狗一样的家族?

其中数人鼻孔中干脆,直接发出了很是不屑的冷哼,焚途世家年青一代的最杰出战士?那又怎样?能做的就是被打趴下在地面,仰视血脉战士,衬托出血脉战士的强大而已。

“怎么?看不起焚途世家的战士?”盘宏机笑眯眯的走到焚途狂歌身边:“这年轻人真的很强的。”

挑事!绝对的挑事!断风不二忽然发现,这位睿智雄才的蛇皇家主,还有着如此酷爱挑事的一面,为了锻炼九头蛇血脉年轻战士一代,竟然连这种手段都用啊!这几个年轻的血脉战士,要……倒霉了。

“家主大人……”

十名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之一,缓缓走出队伍,很是恭敬的向盘宏机鞠躬继续说道:“我们尊敬焚途世家每一名战死在人魔战场的战士,但我们无法认同那他们那非要维护什么普通战士荣耀的死脑筋,他们难道还不明白?普通战士跟血脉战士之间的差距吗?他们很清楚,但他们的死脑筋……哎!他们能做的就是给我们血脉战士服务就可以了。”

“哦?盘梦乘,这么说你觉得,焚途狂歌打不赢你?”蛇皇的笑容中,看在断风不二的眼睛里就是诱人一步步走向陷阱的恶魔冷藏车改装

“是的,家主大人。”盘梦乘身材高大很是俊朗,一双大手很是修长:“行军跟布阵,我或许不如焚途狂歌。但是若轮到男人一对一的战斗,我绑起一条手臂,也能轻易的打趴下他。”

嚣张的宣言,自信的话语,配合着盘梦乘把腰杆挺直,令身体好似天神般的雄姿,让那铿锵有力的话语好似真理一般传遍院子。

不但九名九头蛇血脉战士在点头认可,就连不少的战士工会的分会会长,也都在点头认可着盘梦乘的话语,除了乾劲这个普通战士中的怪胎,普通战士根本无法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正面对抗同级的血脉战士,特别是焚途狂歌这么年轻的普通战士,比起九头蛇血脉战士来,那就是更有不如了。

盘宏机唇角弧度快速向两旁拉起,一双细长帅气的蛇眼盯住了焚途狂歌,好似多年的老友一般拍打着他的肩膀:“年轻人,我蛇皇盘宏机可不是挑事的人啊。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性格,不过若是有人敢在我面前说,绑起一条胳膊还能放翻我,这事情我绝对忍不了啊。”

乾劲用力憋着笑,生怕把自己给憋出内伤来,这蛇皇还说自己不是挑事的人?还有比他更加挑事的人没有?为了磨练家族的年青一代,连这种手段都用了!不过奇怪啊!他明明有很多磨练这些年轻人的手段,怎么偏偏选择这一手?难道……?

乾劲的视线转移到了断风不二的身上,蛇皇看来还是没有放弃断风不二回到盘家的念头,把这些人带来估计是有两个原因,一个自然是磨练他们,另外一个也是为了让他们跟不二提前亲近一下吧?

“忍?”焚途狂歌耸了耸肩膀:“蛇皇大人,既然您也觉得我不能忍,那我就不忍了。”

“哦?是吗?”盘宏机对着焚途狂歌的眉角处泛起淡淡的感谢,一步退到了乾劲身旁:“我再说一次,我可不是挑事的人。”

焚途狂歌无语的点了点头:“您不是挑事的人,我是不能忍事的人。”

“怎么?”盘梦乘粗粗的眉毛拧在眉心处很是好奇:“你真的要跟我打?”

“恩!是要打一下!”焚途狂歌一步向前,两人气场接触的刹那瞬间交织扭曲在了一起:“不过,不是跟你一个人打,而是……”

焚途狂歌视线一扫其他九名九头蛇血脉战士,语调猛然提高了起来:“我一个人,打你们十个!”

一个,打你们十个!

十名鼻孔朝天的九头蛇血脉战士表情同时为之一呆,眉毛齐刷刷的拧在了眉心中央,好奇的打量着焚途狂歌,怀疑这位焚途世家的普通战士,是不是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了?竟然说出这样没脑子的话语?

几名会长也好奇的盯着焚途狂歌,跟十大血脉战士世家的上层家族交手,输掉若是能够输的不是很难看,就算很完美的结果了。

一个打十个?这是气疯了,气傻了,气的没有脑子了,才会说出的话语吧?虽然发言的时候豪气直冲星辰,可是残酷的现实令那股豪气,显得又是那样可笑滑稽,彻底冲淡了那份豪气。

“你一个要打我们十个?”盘梦乘一脸很是认真的表情,轻轻左右摇晃着右手的食指:“如果转换下位置,我一个打你十个,这事情或许还靠谱一些。你一个打我十个?请不要侮辱战士!”

“打十个?”盘宏机的声音估计拉的调子很高:“当我们高贵的九头蛇血脉战士是什么?”

几名九头蛇战士的面色齐刷刷阴沉了下来,当着家主的面被人这样看不起,哪怕是焚途世家的年轻战士,也要好好修理他一下才行啊!

“打十个就不必了!焚途世家的年轻战士,今天我会让你知道高贵的九头蛇血脉战士,是多么的强大!”盘梦乘一步踏出九头蛇血脉战身立刻迸发,黑色的九头蛇斗魂冲天而起,好似末世的魔兽降临在了人间。

顶级斗魂!九头蛇血脉战身!只差一步,就能入圣的强大斗魂!数名战士工会会长的面色齐齐一变,好强大的气息,好张狂的气势!为凝炼斗魂的战士,只是感觉到这气势,恐怕就会吐血吧?不愧是被蛇皇看重,专门带出来的盘家精英!

精英!只有真正的精英,才有骄傲的资本!

恰恰,眼前这十名九头蛇血脉战士,已经算的上是九头蛇血脉家族的年青一代精英,他们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不但在同龄人面前,哪怕面对很多老一代的战士,也一样有骄傲的资本。

几名战士工会的会长相互用眼神交流着,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对手,能有能有几成胜率?两成?还是一成?

战士工会的会长,都是拥有着丰富战斗经验,从人魔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战士,一时间也都吃不准自己有几成不败的把握。

九名九头蛇血脉战士骄傲的看着盘梦乘,这就是九头蛇血脉家族的精英战士!

气势一起,盘梦乘脚下斗气连连暴涨,将地面的尘土吹散干净,身体不动不摇好似天神。

几名老会长忍不住脱口称赞,九头蛇血脉号称诡变,其中霸气王道也是一种,盘梦乘刚一出手就将这种霸道王气散发的很是到位。

盘宏机眼皮跳抖了两下,这个年青一代有段时间不见,实力又前进了不少啊。

“焚途世家的精神跟荣耀值得敬佩,但有些事情还需要认清现实。”

盘梦神双手放在身后,腰部挺拔如同山峰,九头蛇斗魂在身体四周缠绕,真有数分蛇霸天下的威势,自信的话语缓慢而沉重,带着高位强者教训低端战士的味道。

不高的声音,字字如重铁砸地,传入每一名在场战士的耳中,都形成了一种难以说明的信服力,好似字字如真理之神的发言。

盘梦乘决定出手,就打算不只是要打赢,而且要赢得无比漂亮干脆,平淡的话语充满了锋芒,想要做到开战交手直接,直接打垮掉焚途狂歌的精神世界,做到未战就胜的高层次。

“战士就是战士,如果这一点都不明白,怎么算是战士?你自以为自己是天才,可你今年已经二十四五岁了吧?如此的实力算是个人才,但天才?远远不够,不够!你身旁的断风不二,如今半圣实力都不止呢。”

焚途狂歌双目看地,金色的睫毛轻轻煽动,透着一股老成的大气,很是随意的战士服让他更好似一望无尽的古荒沙海,苍凉,古老,成熟,让人一眼望去,好似就要深深陷入其中,掩埋高山,覆灭大河的无尽苍凉洪荒气势。

“我年纪比你小,但并不代表我比你弱。我这样的年纪拥有着更美好,更无限的未来,等我进入你现在的年龄段,或许一根指头就能捏死你。”

焚途狂歌的声音厚重却并非刚劲有力,带着三分叹气味道的话语,瞬间冲毁了盘梦乘之前的气势制造。

盘梦乘眉角一挑,流露出要开口说话的味道。

焚途狂歌那如同人生导师一般的声音,好似穿透星辰降临的神语:“你承担不起,你承担不起。九头蛇血脉战士的荣耀,你承担不起。”

三声你承担不起,令九名九头蛇血脉战士的身体齐齐一震,好似置身在浩瀚的古荒沙海,听到了那来次暴风中的神秘话音。

盘梦乘眉毛直接倒竖,本来达到巅峰的实力,竟然在愤怒的情绪下又有一分的提升,九头蛇斗魂仰天咆哮,抬腿直接一步九头蛇的蛇吞天的步法走向焚途狂歌,五指张开宛如蛇头的獠牙咬向咽喉。

这一动,空气四处发出嘶嘶声响,好似成百上千条的毒蛇集体出动觅食,斗气在其身体中四处乱窜,九头蛇血脉斗技毒牙!

毒蛇最强的便是缠绕跟毒牙,这是毒蛇的基本点,同时也是它最强的地方!

焚途狂歌眼角轻轻一跳,面对来人全身感官能力提升了无数倍。战意,气势,技术!都完美的混合在这毒牙的一击之上!好似一条巨蟒从天而降,要将大地都给吞噬,死死锁定了咽喉的位置,那锁定的气息冰寒入骨!

刹那间,焚途狂歌便感觉到这盘梦乘的实力确实霸道,一击毒牙哪里是比试?这一击打中,最少断三个骨头是少不了的!

“今天,我就来给焚途世家证明!哥哥啊!让所有人知道,咱们联手的威能!足以开创新的事迹!”

焚途狂歌咆哮着绽放出了两大凶暴斗魂,大真金斗气遍布全身,整个人如同纯金的金像,斗气之中都发出铮铮的金属铮鸣之声,皮肤好似涂抹了一层金漆,焚途狂啸的斗魂栩栩如生,好似他的守护神一般立于身后怒视着那咆哮的九头蛇斗魂。

气势无双的撼世金锤斗技,狠狠砸向盘梦乘的五指毒牙,那锐利吞天的气势瞬间被迫,好似刹那间天都被这一锤给砸出了窟窿!大真金斗气,圣级斗气自然也有圣级斗技!

盘梦乘想要后退已经有些晚了,牙齿一咬五指收拢化为拳头,砸向焚途狂歌的撼世金锤斗技之上。

这一变招,气势毒辣似针,直戳焚途狂歌的拳头中心点。

轰隆隆……

斗气对撞,拳头碰撞,盘梦乘彻底感受到了焚途狂歌的凶猛。

拳头碰撞斗气四溅,拳骨好似小孩子的拳头砸在了铁块上,疼痛的力量直接顺着拳头传导在了臂骨之上,直接是可以惊动星辰的一拳!

刹那间,焚途狂歌的攻击长驱直入,好似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所有防御寸寸毁灭,那散发着金光的拳头蕴含着比恶魔还要可怕的力量。

更让盘梦乘惊讶的,还是焚途狂歌这一拳丝毫把场面上所有的气流全部控制,那些气流仿佛全部被吸附到了他的拳头上,自己好似处于一种真空的状态,甚至……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只在面对盘宏机的时候曾经遇到过!

焚途狂歌一拳轰出爆发出的威能,令自然都好似在变动扭曲起来,四周空气都要化成实质的金属国度!

躲避不可能?只能再次继续硬接!

盘梦乘刹那间忘记了所有,眼睛里只剩下了这飞来的一拳,双臂交叉向上抬起,好似两条蟒蛇纠缠在一起要直冲星辰!狂放的阻挡住了焚途狂歌的轰击路线。

拳头手臂相互接触的刹那,盘梦神感觉自己轰击在了圣器一般的铁柱子上,身体彻底不再受任何控制,死死扣住地面的脚掌随时可能会离地,勉强扒着地面的脚趾在地上,在地上留下两条长长的痕迹,好似流星撞击地面之后,在地面上滑行出的痕迹一般。

胶底的鞋子,在摩擦的瞬间发出阵阵烧焦的味道,鞋底子在一瞬间彻底磨穿!

焚途狂歌一拳轰出不动不摇,五指猛然用力一握,强横的斗气混合成型从拳头上直接喷出一道金色的斗气光柱!斗气外放!

斗气外放,这种方式只有对敌较弱的人才有效,或者是很高明的斗技才能拥有真正的杀伤力!

盘梦乘瞳孔瞬间急速收缩,头皮更是一阵阵说不出的发麻,本能的感觉到那可怕的杀伤力,外放的斗气还灭有接触到皮肤,皮肤已经升起了那种被刀子切割的疼痛!

一声凄厉的蛇鸣从盘梦乘的体内发出,万解之眼出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想要找到这一拳的破绽,掌现了一把蛇形长剑,凌空对着轰来的外放斗气连连劈斩,瞬间化为九条金色的蛇芒,撕咬着那飞来的外放斗气。

嗤嗤……

斗气被撕咬的碎裂之际,焚途狂歌也不再做出任何攻击,只是看着披头散发一脸狼狈不堪,唇角带着鲜血,两只手掌都喷出红色液体的盘梦乘。

战斗的开始跟结束在一瞬间全部完成,围观的大部分人甚至还没有完全沉浸如战斗的情绪之中,就发现这战斗已经结束了?

众多的分会会长,还有九名年轻的九头蛇战士,都呆呆的望着战败的盘梦乘。

这?这?怎么可能?

同样的话语在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中升腾,九头蛇年轻的血脉战士精英,竟然败给了一个年纪比他还小的普通战士?

刚刚那斗魂?怎么是双斗魂?

一击!最可怕的还是仅仅一击!强横到半圣都不能够轻易压制的盘梦乘,连焚途狂歌的一击都没有真正接下来。

盘梦乘怔怔望着手中的斗兵蛇剑,如果刚刚不是关键时刻动用武器,那外放的斗气定然会自己重创,那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外放斗气啊!

盘宏机的眉毛忍不住连连跳动了数下,早知道焚途狂歌拥有双斗魂的事情,也知道他一定可以击败盘梦乘,却没有想到战斗竟然在一击之间完成!

而且!焚途狂歌没有使用全力!在场的战士,每一个都能看出来,气定神闲的焚途狂歌,刚刚那一拳根本没有使用出全部的威能,不然恐怕盘梦乘就是躺着,而不是站在这里了。

一击,败北!

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的脸上,一阵阵说不出的发烧,谁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竟然被一名年纪小的普通战士给一拳放倒了。

“哦?这就是我们九头蛇家族的年青一代吗?”盘宏机双臂环抱在胸前:“盘家的荣耀,你们就是这样给我守护吗?那哪天我死掉了的话,盘家是不是要跌出十大血脉战士家族啊?”

尖酸刻薄到刺耳的话语,令九头蛇血脉战士们的脸上一阵阵涨红,之前那样高傲的进入院子,眼睛里除了盘宏机也只有星辰才够自己让自己正眼看一下,却没有想到被一名焚途世家的年轻人给打败了。

“你们是战士,目标是取胜。怎么?见到强大的对手,连出手的信心都没有了?”盘宏机淡淡的说着:“战场上,可没有什么一对一。想要守护盘家的荣耀,就不要在那里骄傲!既然一对一不行,那就两个一起上,三个……甚至你们十个一起上!”

焚途狂歌大手一张:“来吧!我说过,我要一个打十个的。”

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们面色很是尴尬对视一眼,两个一起上就够难看了,但两个一起上也不可能打赢焚途狂歌。

难道?真的要十个一起上?九头蛇血脉战士们的面色更是阴沉,这事情传扬出去,九头蛇血脉战士家族的荣耀跟脸面……

“既然你们不先出手,那我先出手了。”焚途狂歌身体微微一晃,强横的斗气破体而出,转眼间身旁站着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

一个人,很快变成了两个人,两个人很快变成了四个人!

千军!来自乾劲指导的千军斗技,这一刻从焚途狂歌的手中再次绽放了出来,令九头蛇血脉战士跟普通战士工会的会长们脸色齐齐一变。

盘宏机双臂环抱胸前也不由张开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厉害啊!这是什么斗技?如果不是有万解之眼,我都找不出那个是真身呢。”

几名九头蛇血脉战士面色更苦,这里面有三人有万解之眼,可是这三位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就算是用上了万解之眼,竟然还是无法找出到底哪一个才是焚途狂歌的真身。

这种隐藏的方式,就像是最顶尖的刺客隐藏在无数人之中,随时准备发动那致命的一击。

“小子……”盘宏机眼睛带着兴奋的光芒,用胳膊肘子撞了撞身边的断风不二小声说道:“你会这个吗?”

“那是当然。”断风不二撇着嘴巴:“我能分出六个来!乾劲说,这个练到极致,可以分出一千个以上,所以这个斗技叫做千军。”

“千军。”盘宏机咀嚼品味着这个斗技的名字频频点头:“好斗技,真的是好斗技!绝对是圣级的啊。”

“那是自然。”断风不二眼皮也没抬一下的说道:“战友那里可不是只有这一套圣级斗技,我们都学了不少。所以啊,蛇皇大人,别再想着用九头蛇血脉家族的斗技,把我给招揽回去了。圣级斗技这种东西……”

断风不二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现在还真不缺了。唯一愁的就是练不过来啊,这个太让我发愁了,圣级斗技太多了。”

盘宏机看着一脸臭屁表现的断风不二更是喜欢,同时觉得以前的长辈将断风不二的母亲放逐了,这真是一个巨大巨大的错误。

“我们可以交换啊。”盘宏机笑眯眯的看着断风不二:“九头蛇血脉战士,才能将九头蛇的血脉斗技发挥到极致,相互激荡更容易觉醒力量的。”

“这……”断风不二摇头如同拨浪鼓:“斗技都是战友的,我只有学的资格,没有向外交换的资格。”

“乾劲?”盘宏机笑了:“那就好说了!我去跟乾劲谈,他一定会同意。能让朋友提升实力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拒绝呢?”

盘宏机说话的功夫,焚途狂歌已经发动了攻势,四个分身加上一个本体同时行动,脚下全部都是自由斗技步法,刹那间好似五尊金甲天神突然出现,每一步大地都在颤抖,好似可以将大地给踩踏一个窟窿出来。

“拼了!”盘梦乘抬手一擦唇角的鲜血,体内斗志连连攀升抢在所有人前面第一个发动了攻击。

砰!拳脚相碰的刹那,盘梦神再次止不住的向后退却:“这个是真的……”

他的话语声还没有落下,那些跟其他焚途狂歌交手的人,也都连连向后倒退着,吼叫着自己的对手才是真的。

五个人,各自一击!震退了五名九头蛇血脉战士!

这一刻,焚途狂歌在九头蛇血脉战士的心中,建立起了真正无敌的形象。五个人,竟然没有一个是虚拟的,他们全部都有着强横的战斗力!

“五极归一!战势不可挡!”

焚途狂歌一步迈出,千军的四个分体瞬间融汇到了他的本体之中,实力并没有刹那间爆升,但是气势方面止不住的连连攀升,凌空一掌拍下,强横的外放斗气直接将盘梦乘给生生打飞出去!

一个打十个!焚途狂歌不再做任何留手,出手之间大开大合好似金属巨人,每一掌凌空拍下,那都是无比的凶暴宏大,打的九头蛇血脉战士家族的精英只能勉强招架。

“狂歌,稍微教训一下他们就行了。”

断风不二开口说话的同时,一步进入到战场之中,九头蛇血脉战身在他的身上出现,那巨大的九头蛇斗魂一经出现,其他的九头蛇血脉斗魂看起来好似那样的渺小。

气势的不同!断风不二的九头蛇斗魂,好似从沙漠中冲出生死的历练王者,其他那些九头蛇斗魂看起来更多的还是幼稚小气了很多。

九影齐现!断风不二斗魂爆发,九头蛇的虚拟影像也好似真正实体化一般的由体内升腾而出,九影齐现!天极觉醒的本钱!

盘宏机兴奋激动的望着断风不二背后那近乎实体的九影齐现,一步来到乾劲身旁小声说道:“怎么才能让这小子回我盘家啊?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他妈?”

“早接回盘家了,过着最优越,最有权势的生活。”

“他父亲?”

“现在在家里伺候他妈呢。”

“他……”

“他周围那群关系,我全部打点好了。”

“这……”乾劲摇头:“我也没办法了。”

盘宏机叹了口气,眉头拧到了一起,脸上流露出不服输的表情:“我就不信了!我盘宏机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还搞不定这小子重回我盘家!”

乾劲耸动着肩膀:“那预祝蛇皇好运了。”

“少他妈跟我玩虚的。”盘宏机拍着乾劲的后背:“你也要给我想办法才行啊。”

“我尽量,我尽量。”乾劲连连点头,这些日子的相处也确实觉得这蛇皇为人很不错,不只是对自己好,对其他的普通战士态度也不错,对于断风不二的母亲给予着最大的补偿。

虽然,这世上,任何的补偿都永远无法弥补当时的伤害,但至少他做出了这个姿态,想要全力补偿的姿态,这就够了,一切都够了!

如果乾战玄能够像盘宏机?乾劲脑海中快速划过了一个小小的猜测,唇角不由向上一抹,或许自己真的为了父亲,会重新回到乾家。

只不过……乾劲将头望向天空,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乾战玄的霸道刚烈,根本不会向任何人妥协!在他的眼里只有服从,血脉战士要服从他,普通人要服从血脉战士,只能给血脉战士服务!

乾劲能明白乾战玄的坚持,如果没有这样森严的制度,乾家或许无法像今天这样昌盛,乾家可能早就变成像是散沙一样的存在。

明白,却不能认同!乾劲再次叹了口气,这就是立场,可以明白理解乾战玄的思想,却绝对不会去认同他,因为双方的立场,天然对立的。

轰隆!整个院子的大地为之猛烈震动,一条条裂缝甚至出现在了大地的地面上。

烟尘笼罩着断风不二跟焚途狂歌的战场,盘宏机抬手一挥将烟尘扫净,露出了双方的情况。

大地,在双方的脚下分别塌陷,焚途狂歌两大斗魂全部入体,全身散发着涂抹了好似金属漆的光泽,斗气围绕着他的身体好似要凝结成为金属。

断风不二化身为九头蛇血脉战身的状态,一双不能算是万解之眼的眼睛盯着拥有双斗魂的焚途狂歌,九头蛇斗魂在他的体外缠绕飞腾,时而喷发魔法元素,时而绽放着强横的斗气。

“想不到啊!狂歌,你竟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呢。”断风不二收回了血脉战身:“双斗魂!有点意思,确实有点意思。”

“可我还是没有打赢你。”焚途狂歌意外的盯着断风不二,这个九头蛇血脉战士同样没有入圣,却远比那十名九头蛇血脉战士强大太多太多了。

“大真金斗气,真是……”断风不二晃了晃有些疼痛的拳头:“够硬啊!”

焚途狂歌笑了笑没有说话,刚刚毕竟是两人一时技痒,相互对拆了一下,并没有说明什么真实的问题,断风不二也有没有用出来的底牌呢。

“你们几个,怎么样?”盘宏机收起了之前的随和,脸上浮现着家主长辈的威严,看着垂头丧气的九头蛇血脉战士们:“自信跟愚蠢的自大,是不同的。精英战士?现在,知道你们的差距了吧?”

十名年轻的九头蛇血脉战士只是把头埋得更低,没有一个人再有最初出现时那骄傲的神情,木讷真策一旁连连冷笑,蛇皇还真是谁都能顺手就给利用上,刚刚的不二跟狂歌两人,他们算是正常的精英战士吗?

无数次的生死拼杀,一次次的感悟跟苦练,才换来了今天这样的实力,背后吃的苦烧纸炉
,冒得风险又有谁能知道?

即便是这些上过人魔战场的精英,那些经历也无法跟不二跟狂歌相比较。

当然,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办法比较!只是那一个重力魔导器的训练器物,就足以让他们跟其他人很快的拉开差距。

:前几天有一天忘记更新了,虽然补上了,昨天也三更想要做些补偿,总觉得不够,今天直接三章合在一起发吧,觉得这样看起来比较流畅RO!~!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