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千古帝皇第三百五十八章敌国来袭

2018-12-07 22:16: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千古帝皇 第三百五十八章:敌国来袭

“现在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妻!”真龙殿前,赵宇龙在念完一段不长的致辞之后,如今也忙去喝了一口茶水用来扑灭那早已冒烟的喉咙。

如今天下已经安定,那些法律推广下去之后,百姓们倒是过得好了不少。虽然已经取消了部分赋税,但因为感恩,这些百姓们每年还是会上交一部分,倒是使得国库更加的繁盛。

而在这样一个稍微安定一些的日子,赵宇龙此时自然是要履行自己的承诺,为两位新人办理婚礼。如今两人正穿着喜服深情的看着对方。

“我说你两行了,要看还是在洞房里面看吧!别在这里秀了,没见到我们几个都单着吗?”湖蕴见仪式已经弄完便是上前打趣,如此倒是说得两人未免有些脸红。

“那龙哥,我们?”

“快去换一身衣服,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别忘了出来敬酒。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酒量,不要把自己给灌醉了!明白吗?”赵宇龙并没有多说什么,如今也只是稍微提点一下,便是和寻常人一般摆设宴席。

皇帝亲自动手,这在往年还真是难以见到。但既然现在赵宇龙是皇帝,他想做什么还需要别人去想什么吗?

见得杨正拉着翁香玉走后,湖蕴也不知是否出于玩闹竟然说到:“看着他们两个好羡慕啊!龙哥你说我们都二十四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这一辈子就注定单下去了?”

“你肯定注定孤单一生了不用想,至于我们你不用操心。现在还是快点帮我摆宴吧!马上所有大臣都要入座了。”说话间,赵宇龙指了指那上百张空着的桌子,示意湖蕴去摆放食物。

“天呐还有那么多!那些个大臣怎么不来摆放,一天就只知道贪图享乐,吃吃吃!吃不死他们!”

“这话可不能够这么说,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大臣,有很多都是我们的前辈。虽然如今是我做了皇帝,但是朝廷上下可不能够是我一个人就能管理全的,所以有他们全力支持好歹要轻松一些。”说着赵宇龙看向了景瑞:“清点完了吗?还有哪位大臣没有来到这里?”

“这基本都在刚才婚礼之前都来了。只是唯独少了一个最重要的大臣。”

“谁?”

“梁丞相,他没有来。自从两个月之前他去了叠霜关之后,就没有回来阳离子膜
。我在半个月之前也派人发过请帖,只是不知道现在怎么还没有回来。”

“叠霜关,那里是我们整个帝国的最南方,离这里距离远,半个月的时间来不到这里也正常。既然如此,只能够是遗憾了,也不知道丞相这次去那里视察回来会带来什么消息。好了,宴会要开始,尽快入座吧!”

叠霜关,这里虽然是整个帝国的最南方,但是却连年下雪,加之地势险要,又是昔日皇国的南大门,故而名曰叠霜关。叠霜叠霜,便是霜上加霜。

这不光是对于这里的气候的一个形容,还是对这地势重要性的形容。因为过了叠霜关之后,就会有一大片的平原出现在敌军的面前。

而敌军若是到达那里时候,上可北伐,下可东进,退可向西,对于整个战局就像是雪上加霜一般。

所以这叠霜关在整个战争中处于战略要地,是绝对不能够丢的。这些年来无论是皇国,还是赵宇龙现在都十分重视这里。基本上大军都会压在这里,故而这里的军队仅仅只次于皇城。

而如今梁子湖前来这里,一部分是为了视察这里的风雪究竟到了何等的程度,毕竟即将入冬不得不防。而另外一个目的自然是加强兵力,并运输一些武器过来。

而今一切已经做到,按说也应该反朝。不过梁子湖担心自己一走这风雪又来,故而决定留几天,等待风雪稳定之后再做离开。

这日,因为中午阳光明媚,故而年迈的梁子湖想要出来走动走动。便是来到了城墙之上捕猎机
,正朝着远处观望着,便是见得远处一片黑影。

便是吓得他连忙拉住一位士兵:“你看那是什么东西?我老了,眼睛有些花,看不清楚。”

那士兵本来没有过多在意,如今见到梁子湖有这样的要求,便也是朝着那方看去。这不看还好,只是这一看就要出大事了。

待得看清远处之后,那士兵额头上的冷汗都吓了出来:“黑魔踏云旗,是……是压云帝国!”

“压云帝国?”听到这四个字,梁子湖也突然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便是慌忙对那士兵说到:“快!快去通报霜降将军,全军戒备!死守此城!”

要说这压云帝国,梁子湖可是熟悉。毕竟这些年这个国家可是没有少打过这里的主意,压云压云,连天上的云都敢压,这是何等的情况。

在下界,日,月,星辰还有云这些都是天的象征。谁敢忤逆天,那边是大逆不道,必将国破人亡。

可这压云帝国却如此轻狂,竟然胆敢叫这样的国名自然是有所底气,毕竟魔族可是十分支持他们。而作为这整个东胜神州的几个强国之一,他们的军队实力也是强大至极。

虽说当年的皇国也算是一个大国,但也不敢自称帝国。毕竟有能耐自称帝国的国家,实力都不简单。而这压云帝国成为帝国已经多年,这些年高手层出不穷,算起来光是兵魂境在其国内都不下二十来个,更有甚者说其最强是士魂境。

如此的境界必然不简单,而如今赵宇龙统治了这边,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帝国,但是毕竟是一个新生的帝国,和他们相比自然是难以比较。

故而此时梁子湖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便是让那士兵将这城中所有的守卫军全部叫道了城墙之上,而今便是指着自己身后正在逐渐靠近的军队对其说到。

“诸位可看到了,敌军现在已经兵临城下,不出几刻钟他们就会来到这里。所有我希望在场之人,如果还担心家人孩子的,马上带着他们跑,我不会说你们什么。可若是留下,这仗就得给我好好打!记住人在城在,人不在,这城也得在!”

“遵命!那么丞相这些百姓们怎么办?”

“敌军人数太多,若是让他们留在城中难免会被伤到,这样让一个小队撤离百姓,顺道将敌军入境的消息转告当今圣上,让其做好防备!”

“那丞相呢?这些话不是应该您转告圣上的吗?”霜降将军自然明白梁子湖的意思,但是眼下他还是希望梁子湖能够逃离这里。

“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和这座城共存亡。将军,你的实力强大,且年纪也年轻,是整个帝国为数不多的人才,转移百姓们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了见到圣上之后别忘了告诉他,老臣不忠恐无法参加陛下主持的婚礼,望陛下恕罪!”

“这……”霜降将军倒也年轻,如今虽然官拜金位将军,但言语还不算利索。如今到嘴的话却又被忘了,倒是让他有些着急。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这把老骨头了,死了倒也无妨。更何况天大地大也不过一个家,我是没有家了,所以不能够让更多人没有家。好了!快去吧!作为一个将军前往不能够磨叽,立刻带领几千人转移民众吧!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说完,便是转身看着城墙之外,那已经到达城下的军队。

几月之后,真龙殿前,赵宇龙正踱步:“这才安定几个月,这敌军他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刚刚安定的时候来。据说还是之前那几个诸侯王,真是的!”

正说着,门外有人闯入,定睛一看发现是一位金位将军,如此倒是觉得有些疑惑:“冒然进殿有何事上报?”

“陛下,他执意要闯进来,我们根本难不住。”几位士兵以为赵宇龙要惩罚他们,便是连忙解释到。

“你们先下去,我有事问他。”赵宇龙并不想在意这些,便是叫那些士兵退下。

见到那士兵退下之后,霜降将军方才说到:“陛下,我是叠霜城的守城将领,几个月前,压云帝国大军压境。丞相吩咐我等带百姓撤离,如今百姓已经安全。所以末将此番前来告知陛下。”

“我明白了!那么丞相呢?怎么没有见到他人呢?”听完赵宇龙心中未免有多了一层愤怒,不过他最在意的还是梁子湖没有来。

“丞相他!”话未说出来,一行泪倒是从霜降将军的眼中滚落了出来。一个近二十岁的少年还是将军,哭成这样,未免可笑,但在场之人无一人笑。

待情绪稳定之后,他方才擦过眼泪说到:“丞相说他要与城池共存亡,至今生死未卜!”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如此倒也使得赵宇龙的内心有些颤动,但此时他还是强作冷静说到:“好的,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遵旨!”

“等等你先别走,我们以前是否见过,为何朕觉得你有些熟悉?”

“陛下,我们不曾见过。”

“是吗?那或许是朕记错了,那么你叫做什么名字。方才十九就做了金位将军,倒是不错。”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赵宇龙总觉得眼前之人熟悉。

“陛下,末将姓徐,叫霜降。是在霜降天被灵力学院的徐院长救下的,所以他给我取了这样一个姓名。”

“徐院长,难怪如此,我当年也是在他手上出来的。和他尚有一些交情,当年还推荐了一位孩子到那里,只是可惜等朕杀回这里的时候,他人!唉!你先下去吧!”

听完赵宇龙的话,霜降将军倒是惊讶到:“陛下当年救下过一个孩子?”

“正是!怎么了?”

“陛下,我就是当年你所救下的那个孩子!恩公在上请受在下一拜!”说完跪倒在地,连磕了几个响头。

说实话,如今赵宇龙也是惊奇,便是慌忙扶起了他:“原来你就是当年那孩子,让我看看,都长这么大了,是个男子汉了!也能够独挡一面了不错,你先下去吧,就在皇城歇息,待我们几人商讨之后再做发兵打算。”

“是!”说完霜降将军便是退下。

“恭喜啊!在如今还能够在皇国遇上故人,这倒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如今这个时间倒也没有什么好高兴的。现在敌人两路兵力从两边朝着我们这里袭来,正是危机之时,哪里还有时间高兴?”

“这倒也是。”说着景瑞点了点头:“说吧!这次你怎么打算的,不论你做何部署,我们都会尽全力帮助你!”

“我赵宇龙此生有你们这帮兄弟倒也是安心了,只是这次敌人非同小可,怕是此战不简单啊!”说着赵宇龙长叹一口气非标自动化设备

“不简单?得了吧!你每次说不简单的敌人不都被我们打得要死不活吗?谁怕他们,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一双就啥一双,杀到他们全家都畏惧我们!”

“湖蕴如今可不是开玩笑的时间,这次的敌人和往日的大为不同!压云帝国的实力可一点都不简单,光是军团就有十六个,而且军团长个个都是兵魂境的强者,都是战场上杀人如麻之辈,和他们做战怕是不见得能够讨到多少好处,所以此战我们会打得格外艰难!”

“管他艰难不艰难,总之打不打就龙哥你一句话。敌人强大又如何,大不了一死!反正我不怕死!”

“罢了!既然你小子这么狂,那么我就直接这么说作战的安排。景瑞你为三军大元帅,和霜降将军一起解决西面的那些诸侯王。我和孟良带领两路大军前去迎击压云帝国。记住你们那边胜利就要迅速来支援我们,不然光是我们的兵力完全不足以打败他们。至于湖蕴,杨正,香玉,你们留守这里,迅速将这新增的两路军力训练出来让他们能配合原本的那一路军队作战,我担心敌军还有后手,所以这三路军力是我们的后手,明白吗?”

“明白!”虽然众人之前未经商议,但如今这话还是同时说出了口,但显然杨正还有其他话要说。

“杨正,有什么话还是快说吧!”

“那个,我想,龙哥我和湖蕴都不太会操练军队,香玉一个女孩子更是不行,况且如今她还有身孕在身,更无法管理军队。所以我们恐托付不肖,要不让孟良留下,我跟你去吧!毕竟说起训练士兵他毕竟拿手,我虽然不如瑞哥那样用兵入神,也不如孟良这样会带兵,但是跟着龙哥你,我相信还是没有事情的!”

“这……你确定要跟着我?孟良留下倒是没问题,只是湖蕴也可以跟着我去。既然你知道香玉现在有身孕,你这做丈夫的还是留在身边照看为好。”说着,赵宇龙用手指了指在一旁挺着大肚子的翁香玉。

“湖蕴有治国之能,我却没有这样的本事,让他同去,我们留下又不会治国,如何能够帮你解忧呢?所以还是我去比较好,至于香玉……”说着杨正靠近了翁香玉。

“很抱歉,我想我们要短暂分离一下,但是正如你当初所说的,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好的重逢。”说着又把脸贴在了翁香玉的肚子上:“宝宝,爸爸要出去带兵打仗做大英雄了。这段时间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可要怪哦!不然爸爸回来就要打你屁股了!”

“孩子还这么小,你说这些他能够听懂吗?快点把脸收回去,大家都看着呢!再说了,以后我的孩子,你可打不得,你要是敢打他们,我就打你!”翁香玉,说着脸也红了。

说实话,如今有身孕的她倒是显得更加美丽了一些。如今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母性,自然不像当初那会儿调皮,如今见得杨正要走也有些舍不得。

可她同时也知道,杨正这么做是为了天下。毕竟他所说的话都很在理,之前赵宇龙让孟良跟着也是不想拆散他们两人。但这样做未必对战局有利,如今只有孟良和湖蕴都留下才能够保证后方的万无一失。

故而杨正这样的举动倒也算是大公无私,故而翁香玉打心底是支持的。只是此行出征,又不知道何时能够回来。但她相信杨正一定能够回来,至少这么多年她就没有看见赵宇龙拜过,也没有见过杨正在赵宇龙的指挥下受过伤。

故而如今就算是不舍,也强行压制住,只是淡淡的说上一句:“记得早些回来,别等到时候孩子都长大离家了!你才知道回来!”

“那不是正好吗?孩子走了,我们就又可以生宝宝了!我想一下,我们以后要很多很多的宝宝,至少几十来个!”

“讨厌说的什么呢!战事这么紧急,你还没个正经的,要是以后孩子生出来,我哪里敢让你教,都教坏了!”

说着便是一阵打情骂俏,赵宇龙无暇看这些,便是说到:“好了时间不早了,各自回房休息吧!明日一早准备出征!”

今天先发五千字吧!答应的爆更会在包月免费的最后一天献给大家,届时我会把这几天熬夜赶制的存稿全部发上来。另外,之后的几章或许会有些压抑,但希望大家能够看下去,因为就晴天自我认为这一个分卷会是这本书至今为止最为精彩的一部分。

(本章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