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九转创世录第两百二十七章七国演战竟

2019-01-13 17:26: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转创世录 第两百二十七章 七国演战

仙岛之行已经过去很长时间,却依然被人津津乐道,但是时间的脚步还在向前迈进,沒什么会成为永恒的话題,

而此时天界也迎來每五百年一次的圣战---七国演战,

每次嗤鼻

虽然蓬莱之行天界损失数十万修者,但那都是小国和散修,而七大国却很少参与其中,力量依然雄厚,

七国演战如火如荼的展开了,七国行军全都向着大秦国进发,因为演战的地点便是在秦国,

秦国,天界七国最强的国度,称霸一方;多少年了,它压得其余六国喘不过气來,

咸阳,大秦国的国都,

七国演战胜利的一方就会接受天尊塔的洗礼,而天界七国便是最先接受洗礼的大国,秦国无疑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每五百年一次的演战秦国已连胜数次,

一座宽广的平台,七国分居各方,那些小国只能在外围观望;在平台上方,一座辉宏的殿宇横空而立,那便是咸阳宫,

咸阳宫内,只见一个身穿zǐ金龙袍的中年人横坐上首,俯瞰着下方,

他身材雄伟,不怒自威,双眉好似神龙腾飞,浑身带着一股霸者之气,无形中给人强烈的威压,

他就是秦国的老祖---始皇,

在秦国沒有所谓的继承者,他是唯一的皇帝,永不更变,

很快,各国强者纷纷现身,更有老一辈的强者前來观战,

“快看,那个从下界上來的狠人出來了,”一群人看向秦国方向,

那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神态冷峻,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表情,只有双眼中带着熊熊战意,

“怎么这次从下界上來的人都是群狠人,听说始皇的儿子胡亥差一点沒被他杀掉,如果不是始皇出面阻拦,”

“楚国也來了一个狠人,听说是独孤耀阳的儿子,连第一银将龙且都不是对手,”

“······”

“那个人从异洞出來了,也要参加这次的演战,”

“不会吧......”

“······”一道道议论声传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之色,同时也感觉到了这届的演战会与以往不同,

半天的时间,天界大小诸国全都到起,每一国都有一名战将率领本国百名银将对战,

“演战开始,”

随着一声长啸,五百年一次的圣战终于开始了,

秦国蒙恬、楚国独孤耀阳、赵国廉颇、魏国孙膑、韩国冯亭、燕国乐毅、齐国田忌,

而那些小国只能观望学习,连上场的资格都沒有,但这也让他们激动不已,

天界七大国,那是天界最强,他们的排兵布阵很是值得借鉴学习,

九转创世录第两百二十七章七国演战竟

“杀,”

每一国轮番上阵进行对战,但这次还是沒有丝毫的意外,秦国蒙恬率领的黄金火骑兵又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韩、赵、魏、楚、燕、齐一个接着一个被打败,沒有一丝悬念,即便是有独孤啸天的百银队也不是其对手,这是整体实力上的压制,

七国演战获胜者便可进入天塔,里面可以得到古老的传承,传闻天塔乃是下界通天塔的最顶层,只是无人可以证实,

而后,七国人众又全都转移,向着天界的中央浩荡而去,

天尊宫,至尊之所,七国环笼,那就是一个神明,让人感到战栗,

而就是在几十年前,天尊宫的明火突然变得暗淡,随后一位让人畏惧的人接管了天尊宫,

那个人是天界所有人心中的一根刺,让人又敬又怕,压得一代人抬不起头,只有一些年岁久远的强者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虚幻的宫殿悬浮在众生的头顶,仙气缭绕,沟通着天地;七国人众站在它的下方,全多受到一股莫名的威压,场面肃然,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虚空中一个男子飘然落下,他背负双手,双眼巡视着下方,就像天道俯瞰着众生,

独孤逍遥迎着目光看去,赫然是当初曾在人间界出现过的中皇无名,也就是天逆,

此时天逆的双眼也看向独孤逍遥,那眼神就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四周的空气变得凝实,所有人感到一股压抑的气氛,

许久后,两人终于将目光移开,那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殆尽,而天逆却径直的走向秦国一方,

“主透过文字人,”秦国所有人竟然全都躬身行礼,

“嗯,”天逆淡漠的点了点头,而后直接坐在了王座之上,

“什么,秦国竟然是他的附属,”许多人都不敢相信,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始皇的强大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沒想到他一手创建的大秦国竟然是为了眼前这个男子,

此时众多天界大佬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六道就是六道,即便是剥离世界,步入轮回,他依然是那个六道,

而接下來便是单体实力的对决,胜者亦可进入天塔之中,

秦国一方,天逆坐在一把用zǐ金打造的王座上,上面雕刻着九天神龙,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而始皇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好似一个忠实的护卫,

“我等你,”天逆隔空对着独孤逍遥无声说道,

丝毫沒有躲避,独孤逍遥迎上那强烈的目光,

“逍遥,不要与那人对上,”独孤飘香提醒道,虽然不知道天逆的真实身份,但是她却知道那人绝不好惹,即便是连族中的大能也对天逆畏惧几分,

而如今的独孤飘香与以往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一身凌厉的气势,周身似有一层淡淡的zǐ雾笼罩,这是傲天剑诀快要达到第九层的标志,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独孤逍遥喃喃自语,那声音也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只是......”独孤逍遥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仙儿,等着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

聚齐六合花,清除赖仙儿身上的诅咒,这是独孤逍遥不断前进的动力,如今距成功只差一步,独孤逍遥不可能停下,也不能失败,虽然他明白之后会发生什么,

“秦国的那个狠人出來了,”一声惊呼传來,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慢慢走到场中央,脸色淡漠,

对于李灿來说,战斗提升实力是自己如今的归宿,因为有一个人他必须斩杀,

葡萄架图片价格
团结普瑞玛
匡威中帮帆布鞋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