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觅仙第一百二十七章子母剑蜀

2019-01-29 01:08: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觅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子母剑

对方宝剑锋利,李慕然不敢大意,立刻祭出了旋石盾,护在身前。

那少年一抖手中宝剑,立刻便有一道二尺来长的银色剑光激射飞出,刺向李慕然,后者早已经催动旋石盾,大量的元气从旋石盾内面镶嵌的中阶灵石中抽出,通过引气符文汇集于盾牌表面,形成一层透明的灰色石墙。

“当”剑光斩在石墙上,直接将石墙斩破,并在盾牌表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

“好锋利的一剑”李慕然心中一惊,这剑光显然不是防御光罩可以抵挡的,必须借助于高阶防御法器才能抵御。

让他惊奇的是,对方的剑光被旋石盾挡下后,居然没有就此溃散开来,而是飞到半空中,绕过旋石盾,从后侧刺向李慕然

李慕然急忙手持旋石盾,在身后一挡,又是当的一声,险险挡下了这一剑。

“这不是什么剑光,而是真正的飞剑”李慕然脸色微变,对方施展的法器,应该是一种叫做子母剑的成套法器。气脉期修士法神游出体,便不能控制飞剑在空中变化方向杀敌;但若是有子母剑这类法器,只须母剑在手,便能用母剑在一定距离内隔空控制子剑,从而达到远距离操纵飞剑伤人的效果。

“哈哈,这套灿银子母剑,是锻清峰邹师弟的成名法器,想不到他居然也为此子打造了一副,看来这小子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啊”观战的吴老头大声笑道,许多弟子都听到了他的话语,顿时恍然

“果然是子母剑”李慕然心中一动,吴师叔故意大声说话,也许就是要提醒自己。

趁着李慕然将盾牌放在身后抵挡子剑的攻击,少年手持母剑连续凌空虚斩,劈出一道道凌厉的剑光,正面击向李慕然。

子母双剑,一个在背后偷袭,一个在正面强攻,都是锋利匹,的确很难应对。

李慕然手中符剑一抖,刷刷刷,几道金刃符在瞬间被激发,化为一道道金光,准确的迎向对方斩来的每一道剑光,丝毫不差。

半空中一阵刀光剑影,金刃与剑光同归于尽的溃散开来。

白灵见状又是震惊不已,金刃符她也会使用,但恐怕难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同时激发多张、并一一操纵对付不同的目标。

挡下这几道剑光后,李慕然将符剑一收,同时向袖中一探,再张开手掌时,已经多了一枚赤红铜环,铜环上还系着一根灯芯。

李慕然将大量法力涌入灯芯中,顿时灯芯化为一条数丈长的绳索,绳索一端系着的铜环是暴涨至丈许大小,并有一股赤焰从绳索上蔓延开来,附着在整个铜环上。这正是李慕然的精火环和青铜古灯灯芯两件法器。

铜环带着烈焰,呼啸着向少年砸来,这也有些类似于飞剑,可以远距离攻击对手。

少年一惊,双手握剑奋力一劈,一剑斩在飞来的铜环上,“当”的一声闷响中,精火环被少年一剑斩出一个寸许深的缺口,但少年也被震的连退几步。精火环上附带的火焰,是直接将少年的护体光罩冲破,一股炽热的火焰气浪扑来,将少年裹在其中。

“啊”观战众人一惊,想不到那铜环本身也就罢了,附带的火焰神通竟然如此霸道,气脉后期修士的防御光罩,在这火焰面前几乎毫作用。

众人正以为少年大意之下已经落败,就在此时,火焰中冒出一股蓝霞,瞬间将火焰扑灭。原处露出了焦头灰脸的少年,他的外衣已经被烧的所剩几,但里面却露出一件蓝色的丝甲,那霞光正是内甲泛出的。

“原来还有一层内甲”李慕然眉头一皱,手中绳索一抖,挥舞着精火环疾速旋转起来。

精火环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烈焰,他这样挥舞之下,石台上顿时出现一大片火海。少年急忙连退数丈,避开火海。

可是,李慕然随即跟上几步,将火海一步步的向少年压迫而来。少年退了数丈后,发觉身后已经是比试台边缘,不能再退。根据比试规由此可见则,一方若是掉落比试台下,就算认输。

“哼,看你能支持多久”少年冷哼一声。

要祭出这大片的、威力强大的火海,需要消耗惊人的法力,对一个气脉后期修士而言,又岂能持续太久,少年认为只要自己在火海中能坚持片刻,对方就不得不撤去火海

少年知道自己的护身内甲品质非凡,当即将大量法力灌注于内甲上,身裹着一层凝厚的蓝色霞光,冲入火海之中。

“哎呀”观战的修士们又是一声惊呼,他们倒不是惊讶于少年要冲入火海之中,而是这样一来,他们只看到比试台上的漫天熊熊火焰,却看不清火海中的二人究竟如何斗法。

白灵顿时秀眉微蹙,

觅仙第一百二十七章子母剑蜀

她看不到火海内斗法详细情形,不禁也是颇为担心。

少年刚冲入火海之中,就看到几道金色剑光迎面斩来,急忙挥舞手中宝剑,斩出一道道剑光抵挡

“砰砰砰”火海金刀光剑影相交,各自溃散开来。不过少年还是忙中有漏,其中一道金色剑光他没有挡住,竟直接在他的蓝色内甲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好犀利的剑光”少年一惊,将子剑召回,呈力防御之势。

火海中,李慕然正一手操纵着灯芯绳索和精火环,继续施展漫天火焰,另一手则握着极品符剑,操纵着化剑符一顿狂斩。

可以,一番密集的金光剑影之下,那少年居然能以手中子母剑一一挡住,果然实力不俗。

而那带着熊熊烈焰的精火环虽然不断的向少年撞来,但都能被少年一一挡下,而且少年身上的蓝色霞光十分凝厚,完将火焰隔绝在外,让火焰法伤及少年。

李慕然知道自己这样狂攻并不能支持太久,他眉头一皱,忽然间将手中符剑向上一抛,单手变掌,向少年隔空拍出了一掌。

他的掌心处,冒出一片纯净的白色灵光,但在周围漫天火海的掩护下,并不显眼。

然而白光之中,少年身上的蓝色霞光陡然间为之一暗,趁此机会,精火环正好向少年砸来,呼啸的铜环直接砸破了蓝色霞光,带着烈焰撞在少年的脊背上。

少年顿时扑倒在地,受伤不轻。

此时,李慕然将周围火海一收,又伸手抓住了符剑,向那少年一点。一道金色剑光一闪,斩向少年的脖颈处,那里可没有内甲防护。

少年大惊,剑光未到,他就感觉到脖颈间一片清凉,可是自己却难以再挥剑抵挡。

“就这么死了?”少年一瞬间产生了绝望的念头。

但是,那金色剑光在离少年脖颈间只有三寸距离时,却忽然停下不过剑气所及,少年已经被割开了一个寸许长的血口,但并不深。

“住手”火海褪去,观战的几名神游期修士见到此景,各自大惊失色、急忙大声喝止,当他们见到李慕然及时的将这一道剑光收住时,不由得神色一松、各自长舒一口气。

若是比试时一方丢了性命,对手虽然胜出也会失去资格,而他们这些负责主持比试的神游期修士,多半也会受到一定的惩处,以警示监管不力。

“在下认输”少年看到悬在自己脖颈间的剑光,急忙说道。

李慕然闻言,轻轻一抖手中符剑,那道剑光便溃散成点点灵光消失。

“承让了”李慕然拱手一礼。

这场比试便宣告结束,观战的众修士大感可惜,原本斗得十分激烈,但后来却被火海笼罩,看不清楚,好不容易火海收去,却已经莫名其妙的分了胜负开心也是一天,犹如一场好戏,却没有看到紧张的**部

那输掉比试的少年,心中也是懊悔不已,就在那铜环后一击击来之时,他莫名其妙的感到法力一虚,仿佛在刹那间流失了大量的法力,等他回过神来强催丹田法力补充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紧张的斗法期间,突然间法力一空,后果自然是输掉比试,少年却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还以为是自己一时大意,法力调动不畅所致。

他却不知道,李慕然当时拍出的那片纯净的白光,乃是专门消除各类法力的散失之光,虽然这散失之光的威能有限,效果也只持续了那么一瞬间,但已经足以在激烈的斗法中改变局势,让李慕然一举拿下对手。

“做的不错”李慕然走下比试台时,耳中传来吴老头的声音,“你用符熟练、收放自如,这在气脉期弟子中难得一见;即便是我擅长制符用符的上清峰中,也罕有其他弟子能与你相比。”

“不过,修仙界险恶,并不是有实力就能脱颖而出,你好自为之”

李慕然顺着声音转身看去,却见吴老头嘴唇微动,显然是在向自己密语传音。他向吴老头报以感激的一笑,点了点头,走下比试台。

“太好了”白灵欢的向李慕然奔来,“慕然兄,你只要再赢下一场,就能得到神游丹了”

装修阳角处理报价
ck手包男
道路交通与安全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