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灵农传第一百一十七章措手不及陵

2019-01-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灵农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措手不及

约略半个时辰后,张地面色平静地走出了房门,心底却是一阵阵激动,喜不自胜。

身后跟着面色微红,两眼发亮的林巧儿,咬着红唇,颇有不舍地道:“黄前辈,你……你这一走,下次何时还会再来?”

张地转身看着她,一副少女动情的模样,心底也是泛起了涟漪,但想起这一去就是与郝仁大战,还不知是生是死呢!便把心一狠,摆手道:“林仙子不必牵挂,黄某独自一人行走江湖,天大地大不知何处为家,若是侥幸不死,两年后会再来这里与仙子一见,到时会把旺福和旺财还给你的。”

“啊!好,好,巧儿一定等着前辈!”林巧儿大喜,连连diǎn头,好似小鸡啄米。

张地袍袖一摆,不再多言,掉头就走,心底却自嘲一声:“我这世外高人的样子也算装得到位了,若是她知道我只比她大上两岁,也不知会作何感想。”想到这里,不禁暗暗好笑。

出了客栈后,辨明了方向,便大步向着山谷外走去,等转了一个弯,身影即将消失在拐角处时,他将目光向身后微微一瞥,看到林巧儿依然站在那里,远远地望过来。

张地不禁暗叹一声,心知这小丫头一缕情丝算是缠在自己身上了,他也并非没有心动,这林巧儿和吕田儿比起来,娇憨可爱,又隐忍重情,为了救她的哥哥不惜一切,实在是可敬可佩。同时她毕竟是修仙之人,身上若有若无散发出一股出尘清雅之气,只是看着她,便如看到一汪清泉一般,让张地感到心神宁静。

与她相比,吕田儿虽然也对他一往情深,但毕竟少了这股出尘清雅之气,有些撒娇缠人了,张地心底更多是把她当做小妹,而不是太往感情方面考虑。

想到这里,张地甩了甩头,把这些思绪统统都甩了开来,眼下危机临近,岂是考虑这些男女情长之际!于是他紧了紧衣衫,dǐng着越来越大的飞雪,甩开大步,踏着咯吱作响的积雪,很快就奔出了钟南谷。

这一趟坊市之行,可以説收获颇大,先是与青竹谷店的姜店主进行了交易,然后又从赵大年那里获得了八面幻杀阵阵法,又从聚宝斋收获了中品储物袋和黑金丝护体背心,最后则是从林氏兄妹那里收获了太乙青木功下卷和一对中品灵兽滚地龙,当然这些都比不了后来收获的那枚传送令和饲养无影玉蜂之法。

一想起林巧儿两眼发亮,兴奋得结结巴巴説起这无影玉蜂饲养到成熟体后的厉害之处,以及长期饮用玉峰浆的诸多好处,

灵农传第一百一十七章措手不及陵

张地就有捡到宝的大喜,嘴角就忍不住泛起笑意,真想手舞足蹈一番。

最后半个时辰,都是听林巧儿传授饲养无影玉蜂之法,张地还赠送给她两只,让她也尝试饲养一下,等到两年后相见,看看谁养得更好,这可把那个小丫头喜得小脸涨红,连连diǎn头,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

“这小丫头,有diǎn意思,呵呵。”张地嘴角一翘,心里暗笑。

接着,他取出一枚通行令符往大腿上一拍,顿时灵光闪闪,整个人嗖地一下就蹿了出去,dǐng风冒雪向着青岳山疾奔而去……

大雪漫天,昏暗的天色中,青岳山好似一个巨人伫立在前方。

张地收了通行令符,取出一个灵谷饭团吃下去,借以恢复消耗的真元,然后慢慢向着后山走去。

大约一个时辰过后,他终于来到了自家山峰的脚下,四下望望,天色昏黑,周围一片静谧,不见任何人影。

而此时正是隆冬,那些灵田都空置着,并无灵谷种植,看起来倍加凄凉。

张地心中泛起了不安的感觉,抬头望望天空,嘬唇吹了声口哨,可是等了一会儿,并不见黄灵鸟飞来,心中不安更要讲究做事的条件性加剧烈了。

他这次出行并未带黄灵鸟,而是留它在家照看,若是郝仁提前回来也好通知自己一声,可是看眼下的情形,黄灵鸟并未露面,让他心里直犯嘀咕:“难道小黄出事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他并未循着上山的大路回去,而是绕到山后的小路,攀着陡峭的岩石往上爬去。好在他此时已是炼体五级,身强体健,脚下又穿着穿云靴,轻轻用脚一蹬,就噌地跃起一丈多,很快就爬上去上百丈,身影渐渐接近山dǐng的小屋了。

等快要到dǐng时,他就趴在一块岩石后,侧耳倾听山dǐng动静。结果听了约有盏茶时分,除了呼啸而过山dǐng的山风外,并未有任何异样之响。

这并未让他放松警觉,反而更加紧张,一时便想离开,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屋内还贮存着一些育种的谷苗,何况小黄不知生死,更让他牵挂。便打消了离开的念头,而是足尖轻轻一diǎn岩石,身形如大鸟般飘飘忽忽地飞起了一丈多高,悄无声息地落在屋后的一株大树上。

扑索索,树上积雪掉落一些,发出轻微的响声。

张地稳在树杈上,两眼如鹰隼般打量着自家小院内,同时屏息聆听动静。

过了片刻,不见任何异常,他便从树杈上扳下一小截树皮,向着院内一丢,发出噗的一声轻响,树皮在积雪覆盖的地面上打了窟窿,便钻了进去。

仍然不见丝毫动静,张地稍微放了心,想着也许是小黄去后山啄妖兽吃了,自从喂食小黄吃了大量的灵谷后,它就变得越来越强健,毛色越来越亮丽,爪子和嘴巴也愈加锋锐,已经能独自飞进后山去啄杀一级以下的妖兽了。

啄死了妖兽,就会叼出精粹的血肉吃掉,这一个多月已经杀了三头了,直让张地惊讶,不知这只黄灵鸟是何来历,居然比想象得还要有成长潜力,不过好在它对张地是忠心耿耿,也就任由它自行其是了。

张地见一切正常,心想也许是自己过敏了,便轻轻纵下树杈,身子落在院子里,然后侧耳倾听着,犹如狸猫般快速在院内巡查一番,又透过门窗缝隙向屋内张望,并不见丝毫异样。

他略松一口气,但想起灵田还未检查,刚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赶紧跃出院子,向着十几丈之外的灵田奔去。

此时虽然隆冬,不能种植灵谷,但守护灵田的荆棘树却长势良好,此时挂满了冰凌,好似一圈忠实的卫士守护在灵田周围。而灵田则激发起了遮蔽阵法,从外面望去一片烟先咋后咋雾蔼蔼,并不见里面的情形。

站在田边,看着荆棘树和阵法都安然无恙,张地这才放下心,这説明并无外物闯入灵田啊!

于是他缓步走到灵田前,掏出阵旗轻轻一摆,分开阵法走了进去,随后烟雾在身后合拢。

“我的好徒儿啊!两年多不见,你出息了!”一个声音骤然在他前方响起。

“郝仁!”张地心头巨震,循声望去,却不是郝仁是谁!

食品商城网站
儿童乐园连锁加盟排名
纸皮核桃产地
TAG:
友情链接
冠心病会不会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