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大冲击正文1茫然

2019-02-26 20:16: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冲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徐奇峰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冲击全集阅读正文1、茫然,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天云市。

2006年夏日里的一天,天气很不错,淡淡的云朵让太阳的光芒削减了不少,时而有一阵让人舒服的微风吹过。

陈东走在繁华大街的辅路上,神情沮丧,就像是丢失了最为宝贵的东西,放心,他的贞操还在,他是把自己的劳动成果给丢了,准确点说是让人给窃取了。

拐过一个弯走进了一个小区,这是一个很有年头的小区,一排排的楼房都已经褪去了本有的颜色,防护栏也陈旧无比。

陈东家住在6号楼3单元502,楼房没有电梯,陈东顺着陈旧的楼梯朝上走,脚步太沉重了,咯噔咯噔的声音很清晰。

已经在这个小区住了12年,陈东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陈东的家大概有60平米,没有什么先进的电器,摆设大都是几年前的东西。

小客厅里,看到陈东回来了,一个50多岁的女人迎了上来,叹息道:“小东,妈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事情已经出了,就随它去吧,你不是爱写么?继续写下去,总有出头的一天。”

陈东垂头坐到了破旧的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烟气朝四周弥散开来:“妈,我不甘心,我要起诉。”

女人坐到了陈东的身边,手放到了他的腿上:“还要起诉?黄西南的爸爸是法院院长,我们都败诉两次了,还是放弃吧!”

陈东苍白的眼神,愤懑的声音:“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女人愣怔了,无奈地看着陈东的脸,片刻之后笑了:“小东,中午饭点儿已经过了,妈把饭给你热一下去。”

女人起身进了厨房小孩感冒流鼻涕
,陈东*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烦乱的思绪在脑海中翻转…

这是一个三口之家,陈东的爸爸陈珍贵是个厨师,但是水平很一般,进不了高档酒店,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辗转于一些不知名的小饭店之间。

本来三年前开过一家饭馆,但是好景不长,刚开了半年多就碰上了拆迁,租来的房子不在了,饭馆自然也开不成了,干脆又在其他的饭店里做起了厨师。

陈东的妈妈刘玉欣原来在天源纺织厂工作,五年前就下岗了,曾经在自己家的小饭馆里帮忙,小饭馆关门以后就时常做一些小买卖。

至于陈东,他的经历就很曲折了,曲折来源于他的爱好,别人的爱好往往是让人开心,让人的生活充实,可是陈东的爱好在让他感觉到充实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苦恼。

现在是陈东最为苦恼的时候,他有点痛恨自己的爱好了。

陈东爱好文学,很爱写也很能写感冒流鼻涕吃什么好的快
,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是写一些豆腐块投给报纸或者杂志,往往都是石沉大海,赚来的稿费不超过500块,至于名誉更是没有。

到高中的时候陈东喜欢上了写Ahref=小说,这源于他平日里看过Ahref=很多小说,他也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出seAhref=小说家,可是这个梦想对他而言太遥远了,他与梦想之间隔着茫茫大海,一片迷茫…

高中是学习很累人的时候,大家都在一心想着考大学,可是陈东却痴狂的追求着他的梦想,没办法,他已经上瘾了,他恨过自己的爱好,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爸爸的耳光和班主任的一次次谈话都没有把他扭过来。

这就导致陈东的高考成绩很不理想,上大学没指望,在父母的怨念之中,陈东度过了很痛苦的一段时间,后来他看开了,继续他的文学梦。

儿子是亲生的,父母不可能一直难为他,既然他那么爱写就让他一直写下去算了,逼得太厉害又怕出什么事。

那时候的陈东已经觉悟了,不能把文学单纯当成一种爱好,自己已经步入了社会,既然是爱好也要给自己带来收入才行,谁愿意一直做杨白劳啊。

经过不懈的努力,陈东的一些短篇开始在期刊杂志上发表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给他带来了些许的收入…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了下去,一直到今年的春天。

期间陈东也写了一些20多万字的中长篇,但从没有出版过,有些是手稿有些是电子文档,他都好好的保存着。

去年冬天是陈东痛苦的开始,在上他碰到了一位自称是某出版社的人,那人是主动加他的,说他在杂志上看到陈东的文章很喜欢然后就通过杂志社要到了他的,想聊一聊。

陈东喜出望外,感觉自己的好运来了,只聊了两次就约那个出版社见面并把他带到了家里。

陈东把自己所有的Ahref=小说存稿都给他看了,那人把比较满意的两个Ahref=小说的电子文档拷进了U盘,说是要带回出版社审核。

追求了十几年的文学梦,自己的Ahref=小说终于让出版社亲自带回去审核了,陈东对此毫不设防,心里多了一份浓厚的期盼。

可是那人一走就没了消息,陈东不得不到那家出版社去打听,有没有一个叫赵文来的?根本就没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东和家人都意识到,上当了…于是只能通知有关部门去处理,一直都没有结果。

今年春天,陈东在附近的新华书店里看到一本叫《迷宫似的人生》的Ahref=小说才知道,自己的劳动成果让人给窃取了,署名居然是黄西南。

黄西南是当代很有名气的作家,也是天云市的人,年龄要比陈东大四五岁,他凭借一篇《拯救生命》在八年前的全国精英Ahref=小说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闯出了名气,之后红得一发不可收拾,在众多人看来是年轻有为的典范。

陈东也很喜欢黄西南的Ahref=小说,认为他的Ahref=小说在浪漫之中富有生命力,是不可多得的精神食粮。

偶像这种东西往往是在你不知道他的劣行之前才存在的一种崇拜,陈东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窃取自己的Ahref=小说,更该死的就是赵文来这个冒牌,但他却像是蒸发了一样。

陈东和家人把黄西南告上了法庭,万万没想到的是,黄西南的爸爸黄为康居然是天云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折腾到现在,已经败诉两次了…

刘玉欣准备好了饭菜,站在饭桌旁把围裙解开捏在手里:“小东,过来吃饭。”

陈东郁闷道:“我不想吃。”

刘玉欣很想跟儿子发脾气,可还是把火气给压了下去,走到陈东身边,慈祥的微笑:“好儿子,妈知道你最有出息了,不就是让人偷了一篇么?妈相信你能写出更好的来。”

陈东明白妈妈的苦心,这么多年来,妈妈为了这个家都老成了这个样子,自己都这么大了,不能总是不懂事,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起身朝饭桌走去:“妈,我想喝酒。”

刘玉欣笑道:“昨天就喝了不少,都吐了,今天别喝了。”

陈东回想了一下妈妈刚才的话,认为该是自己振作的时候,黄西南有名气,将来自己要比他更有名气:“好了,不喝了,吃饭。”

陈珍贵现在工作的小饭馆要到晚上11点才关门,他一般在11点半左右到家,今天也是一样,刚过11点半他就回来了。

这是一个很粗壮的男人,个头一般,当厨师不怕吃不饱,但陈珍贵的肚子并不是很大,肌肉很发达,他自己的解释是颠炒瓢练出来的。

这个男人性格随和,为人厚道,很少跟外面的人闹矛盾,但是儿子的爱好曾不止一次让他大怒过,在Ahref=小说没被窃取之前他曾经认为儿子是走上了邪路,但是出了Ahref=小说被窃取的事,陈珍贵的想法改变了,认为自己的儿子还是行的。

起先儿子和黄西南打官司,明知道黄西南的爸爸是法院院长,陈珍贵还是大力支持儿子,耗费了不少财力,可是官司一直打不赢,人也不能为打官司活着,只好劝说儿子放弃。

陈珍贵和刘玉欣都知道儿子受了天大的委屈,前不久刚给他买了一台很不错的笔记本电脑,花了一万多,换去了原来那台响起来像战斗机的台式机,希望这台笔记本电脑能唤起儿子新的希望。

但一直到现在,陈东的情绪并没有好起来,他的Ahref=小说署上了别人的名字,在书店里大卖,可他却是这个样子,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心情怎么才能好。

房间不隔音,陈东听到了父母的议论声。

陈珍贵的声音很粗:“老婆,今逃邬子的状态怎么样?”

刘玉欣无奈的笑脸:“今天可是比以前强多了,我感觉我们的儿子快解脱出来了,他正在卧室里写东西呢!”

陈珍贵走进了陈东的卧室,逛了一圈:“写的不错,儿子你要努力啊,有人偷你的东西,说明你的东西好!”

陈东不说什么,对着爸爸笑了笑,继续写东西,他心里是很痛苦的。

《迷宫似的人生》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来最为得意的长篇Ahref=小说,就这样让人给窃取了,而且连个名字都不换,太霸道太无耻了…,如果那篇Ahref=小说署名是他,或许他会走红的…走红了将是怎样的生活,这个家还会是这么破么?自己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么?

想到真切的地方,陈东已经是热泪盈眶…

写得有点累了,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陈东走出了小卧室,看到爸爸还在看电视。

陈东笑道:“爸爸,你早点休息吧!”

陈珍贵道:“明天我倒班休息,你去哪里?”

陈东伸了伸胳膊:“我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回来就睡觉。”

陈珍贵道:“去吧,别出去太长时间,早点回来睡觉,你看你比以前瘦了多少?”

看到儿子已经把门打开了,陈珍贵喊了一声:“出去转一圈就行了,早点回来。”

天云一个繁华的大都市,凌晨三点马路上来往的车辆还是那么多,陈东流荡在小区旁的辅路上,路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映衬出一片茫然。

陈东已经决定继续追求自己的爱好,希望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但是那一天什么时候才能到来,要想写出大家认可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美妙的灵感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他的思绪像是天空中的云彩自由的飘荡,他想到了以前的日子,那些日子里有同学的嘲笑声,有老师的骂声还有爸爸的黑脸、妈妈无奈的眼泪。

他就是从那条路上走过来的,没有爱情的滋润,没有大把的钞票,一直到现在。

不远的地方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一个醉汉开着一辆摩托疯了似的从机动车道拐进了辅路,像是没头苍蝇一样朝陈东撞了过来。

当陈东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摩托从身后把陈东撞的飞将了起来,摩托车也斜擦着倒在了地上,后轮子还在飞快的转动,摩擦着青年男子的双腿…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