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北庙棺材案

2019-03-28 19:49: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明朝万历年间,漳州东铺头富春记参茸行老板儿子,娶道口街金银行巨贾千金小姐为妻。两家大商人办嫁娶,当然格外排场,娶亲儿童抗病毒的药排名的轿、马排成长蛇阵,大鼓凉伞阵,挑金枣阵,弯弯转过几条街。

  

  锣鼓咚咚,鞭炮轰轰,花轿镶宝石,礼扛缀着珍珠,夜明珠,清水珠,金光闪闪,礼套装满海内外奇珍异宝,绫罗绸缎。更叫人称奇的是新娘子属鼠,外家特地陪嫁一只斤把重的金老鼠,金光闪亮,叫人眼花缭乱。街道两旁观判断病毒性和细菌性感冒看行人,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这天,富春记参茸行人来客往,大厅上从傍晚到三更过后,宴席酒桌开了7、八十桌,杯盘碗筷叮咚响,猜拳敬酒真热烈,贺客络绎不绝。待到四更后席散客归,王家人累得眼皮都快粘到一块了,顾不上收拾盘杯碗筷,躺下便呼呼大睡了。

  

  等到天亮大家醒来,才婴儿37度算发烧吗发现大门洞开,金银财宝等等值钱的东西,几近全被盗光,新郎被绑在后花园茅坑边,新娘子被剥衣裳捆在床上,看样子已被能人糟蹋了。

  

  富春记老板哭哭啼啼到龙溪县衙门报案。

  

  县衙徐胡老爷接着状纸一看,吓了一跳,单金银财宝价值就有数千万,自己上任才两个月,就出了个大案件,这还了得。他立刻发下火签,关闭漳州城里的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制止出入,等待搜城。风声一放出,大街小巷议论纷纷。有人说,县老爷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偌大的漳州城里要搜查赃物,这岂不是海里捞针。有人说,贼过才守更,真是马后炮。

  

  其实,县老爷徐胡经间期出血小腹痛胸有成竹,他用的是计。他想,选择在娶亲时忙乱作案,这贼人可能很了解城里的情况。从四更到五更一个更次,时间短,赃物多,东西肯定还在漳州城里。

  

  因此,关闭城门是假,搜查只是虚张声势,目的在于“引蛇出洞”。

  

  这事急坏了县衙里的李捕头,因县老爷限令,搜不出赃物,三天就公然挨一次板子,不能拖欠,现打现算。

  

  徐胡县老爷办案很认真,勤思考,不单信口供。他带着师爷万智君,主簿周新,和随身都头兆昌庆、潘连生,化装成外地客商四处暗访。有一天,投宿在东门街万安客栈,有1客人说话生动,编出一篇金老鼠失盗记,说得有声有色,那些匪徒如何的有办法,听到风声,他们便从天窗飞进屋里,走路脚不点地。兆昌庆当场捉拿这个客人,那客人笑着说:“这是开玩笑的,就叫‘新编金老鼠失盗记’,客官,不要误解,这不是真的,而叫讲故事。”兆昌庆只好低着头走了,不理这个胡说八道的客人。

  

  封城的第二天下午,一队出殡行列,从圆环街动身,吹吹打打,哭哭啼啼,经东铺头、草花街,过给事巷转探花街到了北门,要求开城门放行。守城门的派人来报告县老爷徐胡,有一家人刚刚死了人,就要出殡出城,请示开不开城门放行。

  

  徐胡一想,奇怪,怎么不按风俗停棺数日,死了马上要埋?这内中一定有蹊跷,因而下令:“开北门放行!”

  

  差人一走,徐胡和万智君、周新三人哈哈大笑。万智君说:“可能蛇出洞了。”

  

  周新说:“准备竹笼工具。”

  

  徐胡微微一笑:“一起捉蛇去!”

  

  因而,徐胡带万、周、兆、潘等一行,化装成外地人,赶往北门,在北门大庙木棉树脚下等出殡队伍。

  

  殡葬队伍出了北门,过了糖市仔,在两株大木棉树下转了个圈,就把棺材抬进北庙后面1间厢房里。吹鼓手、八音队等殡仪队打发走了,亲友也走了,房子里只有七个孝男和四个孝妇。

  

  万智君、周新伪装问路,上前观看,竟看出四个孝妇,很快脱下麻衣,个个浓妆艳抹,穿着艳红衣袄,绣花裙。孝男们诚惶诚恐,脸上毫无泪痕,全不像死了亲人的样子。潘连生和周新眼尖,一下子就认出其中两个孝妇是康乐道迎春院的婊子碧桃、荷香。

  

  徐胡想,这哪里是一家人,难道这里有诈?附在万智君师爷耳边如此这般交代几句,留下兆昌庆等人,徐胡带着周新、潘连生回到县衙里。

  

  徐胡回到县衙里,立即升堂,发下火签,令差人到康乐道上去捉拿迎春院的许鸨母到案。这许鸨母1到公堂就战战兢兢,她从来没见过县老爷,徐胡县令惊堂木一打,她就四脚朝天,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