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梅子镇鬼事

2019-03-28 20:38: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梅子镇有个面馆,面馆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韩姓夫妇,他们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晓晓,一家3口其乐融融非常幸福。他们本该幸福快乐地一直生活下去,谁知道有一天恶运竟降临在了这个幸福的家庭里。
两岁的晓晓贪玩,一不小心掉进了煮面锅了,人捞出来的时候,浑身已熟透了,没等送到医院就咽了气,夫妻俩哭得死去活来,孩子的妈妈韩太太几次寻死都被救了下了。
梅子镇是个民风质朴的地方,小镇上的人见这对夫妻如此伤心,他们能尽的努力,就是去他们的小店买上一碗面,安慰这对夫妇两句。
小夫妻俩渐渐地脱离了悲痛,由于韩太太的肚子又鼓了起来,十个月后,一个健康活泼的男孩出身了,夫妇俩的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
自从有个这个儿子韩太太的心情好了许多,但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也开始头疼,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惧的,是由于儿子的长相、行动举止简直和他死去的姐姐一样,连说话的声音都和他姐姐一样。
这些可以理解为偶合,可是儿子常常自言自语瞧他的模样像是和谁在对话,还有一回她看见儿子蹒跚地走向面锅,伸着手向里面摸去。
韩太太尖叫一声冲过去抱起儿子,还好面锅里放着的只是冷水,要是滚开的沸水,儿子的这双手怕是没了。
韩太太把这件事告知她老公,韩先生听完脸都黑了,看样子即紧张又恐惧。他说:“雇个人看孩子吧,我可不想儿子也失事。”
韩太太点点头,不久韩先生雇了个小保姆来看孩子,这小保姆长得很俊,手脚敏捷,韩太太蛮中意的,有了小保姆看孩子夫妻俩放心了不少。
韩太太也有时间亲自出去买菜,这一天韩太太从市场出来,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叫住了她:“这位太太,看你面色昏暗、印堂发黑,想必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万事须当心啊!”
韩太太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个坐在路边的中年男人。男人的面前铺着一张白布,白布上用朱砂写着八个字——看相算命,占卜吉凶。
“瞎说啥,我能有什么灾祸?”韩太太气呼呼地回了一嘴。
中年男人慢条斯理说道:“不信我也可以,但是你要看好你的儿子。”说我中年男子闭上了眼睛,像是再不愿开口。
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你说甚么?”韩太太被他激怒了,“扯淡,你儿子才有危险!”说着韩太太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走了。
韩太太回去以后,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晚上收工的时候,却怎样也找不到儿子了,小保姆也不见了。夫妻俩急的甚么似的五个月宝宝止咳方法满世界找儿子。
1直到深夜,小保姆自己回来了,她颤抖地说:“对不起!大哥大姐!我今天带着小宝去公园玩,他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全部公园都没找到。”
夫妻俩一听更加慌了,拿着手电跑去公园找,旮旯胡同都找遍了,最后只好报了警。警察也没能帮助他们很快找回孩子,哭哭啼啼的韩太太疲惫不堪地回到家时,她听见儿子的房间有异动,推门进去,见儿子正坐在地上摆积木,很奇怪他对面也摆着一层积木,好像刚刚在和谁一起玩一样。
“宝呀!”韩太太冲过去抱着孩子大哭了起来,儿子拍了拍韩太太的脸,指着他对面叫:“姐姐……姐姐……”
韩太太提扭头,对面甚么也没有,她的心格登一下,一种不好的感觉顺着脊背爬进他的心里。
第二天一大早韩太太便独上了市场,在市场门口她又遇见了那位算命先生,可是这一次算命先生一见她就躲,好像见到鬼一样。
“先生留步。”韩太太追了上去,她还没开口,算命先生已扬手道:“别说了,我帮不了你。”
“我还没说什么事,先生为何就拒绝?”韩太太一宝宝退烧药阵心惊,不依不饶地跟在算命先生的后面,算命先生见躲不过了,站住说道:“要说我昨天也是多嘴,以为你不信就算了,没想到你今天到找上门来了,那么你说说吧!产生什么奇怪的事了。”
“昨天我儿子丢了,可是后来居然奇怪地出现在他自己的卧室里,还有他一直叫姐姐……大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韩太太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塞进他手里。
谁知算命先生说什么也不要她的钱,还说:“你这钱我没法要,我怕我没命花。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你家这个冤魂年纪虽小但是怨气冲天,她会带走你儿子的。”
“先生我求你。”韩太太被吓坏了,扑通跪在了算命先生眼前。
“我是真没办法,除非有人能感动这个冤魂让她自己放手,你的儿子也许还能有救。”算命先生捋了捋下巴上那几根花白胡须说道。
“可是我家怎么会有冤魂?”韩太太百思不得其解。
“听说你的女儿死得挺惨?”
“您的意思是……”听了算命先生的话,韩太太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她不是正常死亡。”算命先生浑浊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两道寒光,盯着韩太太说,“她是被人害死的”
“不会吧。”韩太太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家里就只有她和她老公,怎么会有人害孩子?
韩太太还想再问的时候,算命先生已不见了,韩太太连菜都没买失魂落魄回到家,韩先生见她如此还以为她病了,正要摸摸她的额头,韩太太却打掉他的手,冷冷地问:“你白带增多粘稠用什么药一直喜欢男孩是吗?”
“怎样了?”韩先生小心肠问道。
“女儿掉进面锅里时只有你在家?”韩太太咄咄逼人地问道。
“是……”韩先生的额头冒出了汗珠,他慢慢走到门口,关上了门,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刀。
“你要干什么?”韩太太惊惶地吼道。
“干什么?闺女是我杀的,可是我也没办法,她不死我们要不了二胎,我这辈子就没儿子送终了,所以我杀了她,现在有个儿子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就偏偏发现了?”韩先生握着刀一步步向她走来,韩太太又惊又怒地大吼:“你……你杀了女儿,还想杀我不成?”
“说我也没办法,你发现了这个秘密就保不住了,我只能杀了你。”韩先生的刀高高举起,就在这时候面锅突然沸腾了,1只小手在面锅里伸了出来,然后是胳膊然后是全部身子。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张恐怖的脸上带着怪异的微笑。
“妈妈……”她烦闷地叫了1声,嗖一下站在了韩太太的眼前。
“滚……”韩先生发疯一般向孩子挥下了刀子,他的刀没挥到女儿的身上,而是扎在了自己身上。
女儿咯咯直笑着看着他疼得呲牙咧嘴,好像他在和她做游戏一样。等韩太太回过神,韩先生已经把自己扎的浑身是血。
韩太太报了警,并且给精神病院打了电话,警车和救护车都到了,伤痕累累的韩先生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不久韩太太结束了生意回到了老家,她走时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拿着一把红雨伞,一路上儿子不住地问:“姐姐为什么要呆在雨伞里?”
韩太太没说话,但是她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