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斗气冤家好姻缘

2019-05-12 19:41: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许芸下岗后,在新华都超市承包了几个柜台,出售小型家用电器,有电压力锅、电饭煲、电磁炉、微波炉、电热水壶等等。

许芸口才很好,能说会道,她把卖的商品吹得天花乱坠,有些顾客本来只是到商店走走看看,但经不住许芸的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噪,就买下了货品。像这样本来不打算买,因为被许芸鼓动而买了货的顾客,每天都会遇上几个。许芸的营业额就一直走高,是超市里营业员中的佼佼者。

但是,好景不长,刘婷婷也来到新华都当营业员了,而且就在许芸的隔壁,这真是冤家路窄。刘婷婷原来是许芸的值班长,两人长期不和。在纺织厂当工人时,刘婷婷借着手上有点小权,经常故意刁难许芸,动不动就扣她的奖金,三天两头批评她。那时候,许芸总是忍气吞声,哀声叹气。

许芸动过辞职的念头,但是丈夫林洪不同意。他说:“你有20年的工龄,辞职太不划算了。你就忍一忍吧,站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呢,当工人的到哪里干活都得受气。”许芸就忍气吞声,每天像个小媳妇一样。当工厂宣布办不下去了的时候,有些人垂头丧气,有些人哭天抹泪,只有许芸长长地松了口气,她终于等来了今天,她走出车间大门时说了句:“天亮了,解放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刘婷婷卖的也是家用电器,但品种有些不性感模特艾尚真绝美内衣写真一样。刘婷婷刚来上班,有点放不开手脚。她从前是管人的,现在变成干活的了,就有点不习惯,束手束脚的。

许芸看她的样子就有心要气她。每每有顾客往她们这边走来了,许芸就扯开嗓门儿喊:“这款产品不错,新出产的,有三大优点,第一省电,第二安全,第三保修5年。”然后就叮叮当当地敲着手上的不锈钢“随手泡”。

“随手泡”是用来泡茶的烧水工具,这款随手泡到处都有卖,但是许芸的嗓门儿高,声音又动听,加上她长得水灵,虽说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过去是在车间干活,一年到头很少晒太阳,皮肤捂得像牛奶浸泡过一样,以至于她第一天来上班,化妆品柜台的负责人就来找她,愿出高价聘她到化妆品柜工作。结果是家用电器柜与化妆品柜的负责人吵了起来。

许芸的吆喝很有吸引力,顾客马上就走过来了,笑嘻嘻地在她的柜台前东看西看,然后挑选物品。许芸卖出的东西越多,刘婷婷心里就越难受,她的脸就越发臭得像阴天。

这天,在一个导游的引导下,一群游客来这里购物。他们往刘婷婷的柜台走来,但是,许芸的嗓门高八度地喊叫起来:“过来看,过来看呀,这款旅行水壶有三大功能:第一保温可达8小时之久;第二能同时携带三种饮料,白开水、甜饮料、牛奶都能装;第三用完后能收缩起来,不占空间……”

这些人立即走到许芸的柜台前了,而且马上就被这种新款式的帆布水壶吸引了,几乎每个人都买了一个,还有的顾客买了剃须刀、充电电筒等等。这一拨人给许芸带来了很高的收入,刘婷婷气得眼睛都出血了。

这拨人一走,刘婷婷忍无可忍了,她冲到许芸面前气势汹汹地责问:“你凭什么抢我的客人,你简直就是个无赖!”

许芸反唇相讥:“你的客人?凭什么说是你的客人?”

两个人唇枪舌剑地吵起来。值班经理过来了解情况后,就批评了刘婷婷,超市的客人没规定是谁的客人,能让客人买你的东西,才叫本事。

刘婷婷碰了一鼻子灰,气得呼呼地喘气。想想过去是如何的趾高气扬,许芸是如何的俯首听命,现在居然被许芸欺负,真是太窝囊了,想到这里不觉伤心地抽泣起来。

第二巨乳美女阳光高挑比基尼性感写真丰满迷人天,憋了一肚子气的刘婷婷在那边骂骂咧咧,因为洒水扫地的事又与许芸发生磨擦,保安部把许芸与刘婷婷找去谈话,如果再吵,就辞退她们。两个女人才平息下来了。但是,她们两人一直都在暗里较劲,相互使绊子、瞪眼,或者指桑骂槐。

夏天来了,许芸读大三的儿子林彬回来过暑假。许芸说:“你在家呆着也是呆着,不如到店里去帮我打工,赚的钱归你。”林彬非常高兴,休息了两天就到店里来打工了。林彬熟悉了业务之后,许芸就经常不来了,在家休息。

刘婷婷看见许芸的儿子干得热火朝天,而且小伙子像他妈妈,嘴甜,叔叔阿姨叫个不停,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让刘婷婷眼红。

刘婷婷的女儿陈虹读大三,也回来过暑假,呆在家不是上网就是睡觉,她想,何不把陈虹叫来帮忙,她也可以回家休息几天。

陈虹被叫来了。陈虹不像林彬那样能吃苦,很娇气,也不善于招揽生意,看见客人总是爱理不理的。

刘婷婷就小声说:“你看那边那个男孩子,读大三,是妈妈同事的儿子,多能干,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让人眼红呀。”

陈虹听说林彬是妈妈同事的儿子,就马上要过去打招呼。刘婷婷制止了,她把她与许芸剑拔弩张的关系说给女儿听。陈虹呆住了,她说:“你们有这么深的恩怨,而且是十几年的恩怨,看来你们这一辈子得斗下去了,难道我们这一辈子也得斗下去?”

刘婷婷说:“你们斗不斗我不管,但你得把生意做好,不能输给这个小男生,否则让他妈妈看笑话。”从这天开始,陈虹在妈妈的教导下,认认真真学做生意,看见顾客往这边走来,就脸带三分笑意,不停地介绍产品。一段时间后,陈虹也能独当一面了,刘婷婷也能回家休息了。她心里对许芸说:“你儿子能干,我女儿会比你儿子差吗?”

陈虹果然不比林彬差,两家生意做得旗鼓相当。

有一天,陈虹正在整理柜台上货物,来了两个青年男子,他们在陈虹的柜台里挑了款无网豆浆机,然后就付钱了。等验钞机验过之后,这两个男人便抢着付钱,你推我挡的,样子好像很客气,其实他们是在演双簧,使用障眼法把一张百元的假币混进了陈虹装钱的柜子里。陈虹当然是一无所知,倒是站在远处的林彬看得清清楚楚。

两个男人捧着豆浆机准备离开时,林彬走过来了,他说:“两位先生请留步。”两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林彬,而陈虹也瞪着林彬。林彬无视陈虹的目光,他站在两个男人面前,很绅士地说:“二位先生风度翩翩,风流倜傥,何必玩这种小把戏呢,有失体统呀。”他把那张假币捡出来,塞进一个男人的口袋,然后小声说:“兄弟我可是给足了你们面子,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不是?”另一个男人马上哈哈一笑,迅速拿出一张真币放在柜台上,友好地拍了拍林彬的肩膀,立马离开了。

面对这一切,陈虹先是目瞪口呆,继而难为情地脸红了,她很不好意思地问林彬:“你怎么发现了,我一点也没发觉呢?”林彬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就回到自己的柜台去了。

陈虹对林彬的处理方法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叫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却疼得你服输。从这一天开始,她对林彬有了好感。陈虹没对妈妈说过这事,她背着妈妈与林彬打招呼了,两个年青人很快就混熟了,有时陈虹要上卫生间,就让林彬帮忙照看柜台。林彬不但乐意帮忙,还能帮她卖出几件商品,使陈虹感激得不得了。

林彬的确有才,他胆大心细,善于察言观色、捕捉顾客的内心活动,往往在顾客拿不准主意时,他能调动起顾客的购买欲望,最后生意总能做成。这一点让陈虹心服口服。

这天,刘婷婷到店里来拿东西,看见陈虹与林彬在说话,她非常生气,给陈虹脸色看,然后用恶毒的语言攻击林彬与许芸,说林彬这种人不可能有好的前途,他妈妈那个德性,他能好到那里去,将来不是个贪污分子,就是个色狼,是个蹲大狱的货色!

陈虹听了很不高兴,她说:“妈,你别门缝里看人,这个男人很了不起的,拿得起放得下……”

“什么东西,充其量不过二两肉,能包出几个包子!哪天出门被车撞死。”刘婷婷话一说完,陈虹叫了起来:“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刘婷婷怪怪地看着陈虹,想不明白女儿怎么会为仇家叫冤。

刘婷婷一走,陈虹马上走过去与林彬说话。林彬说:“我看你妈妈一脸的苦大仇深,是在骂我吗?”陈虹说:“不用管她,我妈妈更年期。”林彬正在上网,他说:“我想建个网店,把店里的货物挂到网上销售,这样我去上学了,还能帮助妈妈做点生意。”陈虹对网购一直是非常热心的,立即赞同。于是,林彬就在淘宝网上注册了网店,把店里的货物统统挂到网上。一个星期后,就有人在网上联系林彬了,而且立即成交。

看到这种情况,刘婷婷也想在网上开店。林彬说:“你就不用开店了,我帮你把货物挂到网上,卖了钱是你的。我们两人合开,到时候管理也方便,等到我们去学校之后,不至于忙不过来。”陈虹还有点顾虑,怕妈妈与林彬妈妈不和,以后不好做生意。林彬说:“不要管这些了,我们这样做,也许能促成她们和好,这么多年的积怨为了什么呢?冤家宜解不宜结!”

陈虹说:“我妈妈说,我家与你家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我们不是交往得好好的吗?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呢?”两个年青人想不明白上辈人何来如此不共戴天之仇,他们决定合伙把网店开起来。

暑假结束,大学生回学校上课。许芸与刘婷婷回到店里,各人忙各人的。

这天,一个快递公司的速递员来到许芸的店里取货。许芸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是网上购物。但是,速递员没空给她解释,拿了货,预付了钱就走了。这时,林彬的电话打到许芸的手机上,把开网店的事告诉了她。许芸一时半刻弄不懂,但见到钱赚到手了,就很高兴。接下来,速递员不断来取货,财源滚滚,许芸高兴得手舞足蹈,天天都在进货。

那边刘婷婷看傻眼了,不知道许芸生意为什么会那么好,真是出了鬼了。

第二天,一个速递员在许芸那边找不到货,就根据货物编码找到刘婷婷这边来,一下就找到了。速递员说:“你女儿与那边阿姨的儿子合开了网店……”一直到速递员走了,刘婷婷也没弄懂怎么回事,她就打电话问陈虹。陈虹把经过说了,刘婷婷很生气,但见赚到钱了,也就没多说什么。

接下来,网店生意做得如火如荼,比店里现场卖出的还多,两个有仇的女人看在钱的分上已经没工夫争吵了,时间久了,关系也缓和多了,有时还互相帮助进货,帮助看店。

寒假到了,两个大学生回来了,他们经常在网络上聊天,彼此很熟,但见了面还是很亲热,好像有讲不完的话。他们有很多新想法,生意做得很活,但显然各做各的已经忙不过来,于是货就一起进,统一上网推销,两个年青人唱主角,两个妈妈只有做配角,打打下手,十几年的恩恩怨怨就在忙忙碌碌与赚钱的愉快中消解了。

寒假快结束时,两个青年人开始谈恋爱了,两个大人在闲聊时也道出了当年结怨的缘由。

刘婷婷说:“你知道当年车间主任为什么这么向着我,我说什么他都听吗?”许芸说不知道。刘婷婷把经过说了出来:许芸的更衣室在最里面一间,紧挨着车间办公室。有一次刘婷婷到办公室办事,偶然看见洪主任趴在墙上看什么。走近了,她才发现洪主任在墙上一个洞眼里偷看许芸更换衣服。

刘婷婷扬言要到厂部告发洪主任的恶劣行径。洪主任吓得浑身发抖,一个劲求饶。他说他妻子瘫痪在床,多年没有性生活,他只是在这里偷看一眼,饱饱眼福而已。他还保证今后不偷看了,把洞堵上。刘婷婷看他可怜兮兮的,就没告发他。但从此,刘婷婷就牵着洪主任的鼻子走,他也百依百顺。但是呢,一年之后,事情出现了转机,刘婷婷也有把柄在洪主任手上了。有一次刘婷婷把工厂生产的最新产品偷带回家,结果被洪主任发现了。洪主任当然是对她网开一面,但她必须听他的。洪主任说,他曾经追求过许芸,但被许芸拒绝了。洪主任一度想把生米煮成熟饭,找个机会,在车间某个角落,把许芸“吃”掉,结果是美味没吃上,反挨了一记耳光,从此他怀恨在心。后来,洪主任与刘婷婷结成了联盟,共同给许芸小鞋穿。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许芸内心很不平静,但她并不想在这些事情上纠缠不休。现在去找洪主任算账?洪主任已退休回家了,把他忘记是最好的心理解脱。现在的问题是林彬与陈虹谈恋爱了,如果结婚了,那么他与刘婷婷将成为亲家,许芸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她想,等林彬回来找他谈谈,让他另外找个姑娘。

林彬是在广州读的大学,毕业后说他不回来了,就留在广州开拓自己的事业。一段时间后,林彬与同学合开了一家超市,中等规模,生意不错。林彬叫许芸把超市的工作辞了,到他那里去帮忙。许芸想了想就把工作辞了。前一段时间,刘婷婷突然就不来了,说是辞职了。刘婷婷走后,对许芸有些影响,她也不想干了,这是许芸辞职的另一个原因。

到了广州,许芸才吃了一惊,原来刘婷婷先她一步来了。更让许芸吃惊的是,超市是林彬与陈虹合开的,而且婷婷就在超市帮忙。许芸到的时候,刘婷婷正忙得不亦乐乎。这使许芸很失落,她埋怨儿子没把这消息早点告诉她。林彬说:“就是考虑到你会受不了,才迟一步告诉你。”

许芸把东西放下后,就到超市来帮忙了。这里是广州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周围全部是织造企业,工人来来去去,熙熙攘攘,因此,超市生意火爆。林彬是学经营管理的,而陈虹是学市场策划的,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每天一起谈生意、进货,推销商品,策划市场。许芸想,他们俩是分不开了。

这天,林彬与陈虹去进货。他们买了辆小货车,专们用来进货的。在回来的大胸萌妹子比基尼妩媚私房照路上,一辆失控的运土车向他们一头撞来,结果造成重大事故——林彬与陈虹同时受伤。

经过抢救,两个人的生命保住了。

陈虹是脸部受伤,两个眼睛几乎失明。经过抢救治疗,一只眼睛看不见,另一只眼睛也只能模糊看清一点东西。医生建议说,如果能得到移植的眼角膜,另一只眼睛就能保住。

林彬是腰部受重伤,一只肾被摘除了,另一只肾因为读书时打篮球受过伤害,功能不太好。医生建议,有肾源的话,最好移值一个,这样能生活得更有质量。

林彬与陈虹从死亡的边缘走回来,更懂得珍惜生命。于是,林彬决定把一只眼睛移植给陈虹,而陈虹则把一只肾给了林彬。从此,这两个人的生命就融在一起了,永远分不开了。

林彬与陈虹商量尽快把婚事办了。他们找大人商量,许芸与刘婷婷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她们说,结婚只是个形式,你们的生命已经不分彼此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